哑巴

千月枫痕 两岸青山_
盛夏雨季,趁着暴雨逐渐消停,邀着老乡开车载我回老家。此次行程颇紧,又加上中途避雨耽搁不少时间,上路的心情自然急促些。汽车行驶在国道上,车窗外被雨水模糊的倒退的连山与近树,像是被摇摇欲坠的物件一样,被风暴拉扯着往车尾奔窜,我盼望着他们再快些,只是这总不能让我如意,下了国道之后,驶过一条泥水小路,汽车在老船桥前不情愿地停了下来。雨还在下着,视线中隐约有几个人在桥上行走着,被风雨盖过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车内,……

热水瓶杀人事件始末:第三章

千月枫痕 伍金松Jason
三 非常嫌疑犯 大家悲伤归悲伤,搞学习的热情却是一点没减。学校安排的是由历史老师当一下我们的临时班主任,班主任的课暂时由其他老师带着上。第二天,历史老师来我们班,说了几句,就说发生了这件不好的事很遗憾,叫我们不要太悲伤,要努力学习,把分数提高,这样才算是报答班主任的教导之恩了。然后班上的事,他说我们这……

怪阿姨和小男孩

千月枫痕 拍友1109245300
夜晚,莽山,一处孤村。几点烟火,燃起些许暖意。白锦看着村落,眼中亮了亮,流失的力气好像又回来了些许,她加快了脚步。四处打量一番,寻了一间较为偏僻,木板上堆着灰尘和蜘蛛网的小板房,偷偷溜了进去。果然里面一股子霉味,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楚,但闻起来便是久无人居的感觉。她也顾不着干不干净了,摸索着往那灰扑扑的床上一躺,只想安心睡个大觉,要是能有点粥喝,就更好了。她翻了个身,把包裹垫在脑袋下面,让自己睡的稍微舒服些,……

戏子

千月枫痕 拧发条鸟GJL
夜晚,一栋普通的居民楼下拉起了警戒线。各种喧闹的报警器声使本该平静的夜沸腾,三楼阳台的窗户被利索的火警队强行打开。阳台上几床棉被和窗帘还在熊熊的燃烧,然而挡不住高压水枪数秒的冲击。 客厅与阳台之间有一道玻璃式的手拉门,拉开手拉门后火警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客厅内的东西竟然完好无损,电视还在播放体育频道,但是声音很小,茶几上半杯没喝……

任静设局

千月枫痕 Lari小青
  “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你们两个月前还在一起对么?”“只有一次,后来我们就再也没联系了”“不要纠结次数,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所以,所以我就回家咯~晚安!”周芙蓉看都没看欧裴一眼,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走去。。。“我知道错了,你不要这个样子对我好吗?”欧裴两手拿着碗颤抖着,周芙蓉转过身看了他一眼,昏黄的灯光打在她脸上,她抬头看了一会天,叹……

青春是个不回头的傲娇少年

千月枫痕 杨杨杨杨杨杨沫
你作文那么好,想象力那么丰富,但是:当你的世界充满白雪皑皑时,你一定想象不到,我这里还是一如往常,四季如春。当你穿着厚大的羽绒服,冒着哈气,笨重地奔跑在雪地里打雪仗时,你一定想象不到这里的我,穿着短袖,吹着风扇。有时,奔跑在操场上,汗如雨下。当你冒着寒冷,颤抖地双手还紧紧的握着书本恋恋不舍地观看时。你一定想象不到,我坐在奶茶店里,喝着奶茶,连着……

时间

千月枫痕 我有绿箭能跟我走吗
时间回的到原点,却回不到昨天。就像你和我一样,在无人的清晨落在叶上,划过心间,在我看着你的那一刻,时间很慢。 ……

灵异的不能吐槽

千月枫痕 灵异档案员王昙
陈老听了我这话,哈哈大笑了好几声,才说:“你知道这小家伙是什么吗?”我仔细看了看那个小猴一样的东西,越看越觉得这玩意难看,就哼哼了一声,说:“我看他这个德行,估计跟那个老玃是一伙的吧?”那小东西似乎是听得懂我说的话,被我这么一说,它居然叽叽喳喳的叫了起来,居然还想用手上的东西砸我,幸好陈老手疾眼快,抖了抖手,才让它老实了,陈老笑着说:“哈哈,你可不要得罪了它,要是没了这个东西,咱们抓老玃可就难了。”陈老……

恋夏(逆风之翼

千月枫痕 勋剑
恋夏5.0(逆风之翼)一、铅灰色的云夕阳缓缓地落下,顾小沫背着书包走在空旷的校园里,迎着夕阳影子在地上被拉得好长好长,像是一块粘在脚上的口香……

壕,请别和我做朋友(五)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