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瘟疫蔓延

千月枫痕 牵喜缓缓
第二章 瘟疫蔓延 跨年临近,A城到处张灯结彩。洋节越来越受到城市人的欢迎,但对于妮子这种越热闹越头痛的人来说,跨年无非是一场灾难。各台各卫视在忙着出跨年晚会,妮子工作的电台收视率一直不错,跨年更是领导不放过的一块肥肉。唉……累坏了这些小化妆师啦! 某人此时看窗外看着发呆,在为即将来临的繁忙工作祈祷。 “看什么呢?外面风景……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初酒

千月枫痕 锦色杂志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一.梦回迷蒙的雾气顷刻间被洗涮干净,天地间一片空明,连叶尖将落未落的碧意都分外通透清晰。少女背上的药篓已兜揽了漫漫水汽,藕荷色长裙紧贴着身躯,勾勒出一笔写意的娉婷。青丝飞扬下,是清瘦的脸、湿漉的眉眼,眼中浸着几步之外白色的衣。他戴了半张面具,看不清面貌,只一双眸子如春阳照水,似笑非笑望着眼前采药归来的少女。嗓音如玉石陡然敲落,惊醒了失神的少女,她扫过少年身上血迹,缓缓走近,择出……

星空编年史之楚秦第三章、移魂易魄

千月枫痕 小述和小布
长生塔的模样实在太过古怪,不知应该如何形容。始皇帝原本觉得长生塔像一只伸向苍穹的巨掌,可是现在三位东海异人又在塔尖上竖起了一根十余丈高的青铜长杆,用以接引天雷,它的模样变得更加奇怪了。如今,长生塔就是长生塔,它什么也不像。几位近侍搀扶着始皇帝走到长生塔前,三位东海异人上前一阵摸索,从塔身上拉开了一扇十分隐蔽的石门,露出隐藏在塔内的一间……

《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一】(一)

千月枫痕 叫桃屋的小鹿娘
会持续更新始めましょう。《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文光辉夜其精髓在于光速打脸话说从前有个老学究夜行,在路上竟突然遇到了已经亡故的友人,老学究知道那是鬼魂,但他素性刚正不畏鬼怪,见到的又是往昔的小伙伴,便大胆的开口问他,你这是往哪里去呀?“( ゜Д゜)?!”于是老学究与朋友同行了,途中路过一间破屋,他的朋友看了看说:“这应该是读书人的住处。”朋友回答说,大多凡人白日里为生计奔忙劳碌,性中灵秀之气都被埋没了,唯独到了夜间休……

相逢一笑两欣然

千月枫痕 凉茶CS
2、抢劫“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欣然再次道歉。“我说大婶,你怎么开车的?你在自己车道上开得好好的,你避什么避?你走你的道,公交要是撇了你,它的全责。这下好,你瞧瞧我的车,都成了废品。”车主大声朝欣然嚷嚷。欣然特意定睛瞧了个仔细,一个身材修长匀称的男生,卫衣,牛仔裤,最有特色的是牛仔裤,前后都是洞,后面那个洞如果再开上一点,应该就露屁股了,这是一个时尚男生,大学生?搞艺术的?一时看不出身……

你眼中黑白风景疼了谁的心

千月枫痕 故潆Ann
这么被人霸道的拉着手 张艺兴还是第一次虽是夜晚 但明亮的月光还是让人沉醉其中…听到张艺兴这么说 鹿晗反而攥得更紧了[放手…鹿晗…]张艺兴小声的说[你…]鹿晗唤了一声张艺兴的名字 张艺兴条件性的抬头 鹿晗凑到张艺兴的耳边 轻轻说[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啊?用不用带你去看医生呀?][啊…不用了…][艺兴 ][我们算不算是朋友了啊?][那 你吃饭了吗?][可是你朋友我还没吃呢~]鹿晗漂亮的眸子盯着张艺兴看着张艺兴就要走 鹿晗问[……

星光下的沉默

千月枫痕 沨伊尔
第一章往日的相遇汽笛翻飞的大街上,‘前方学校’的标识,阻拦着急回家的车辆。放慢的步伐不仅仅因为道德的力量。远处,一道长长的车壕在幼儿园门口筑起,焦急的家长身体前倾,脑袋伸长,希望自己是那容易认出的彩色旗帜,在众多的人儿里。只是,可知?独特,是在乎人的专利,无需刻意。“辰楚。”背后,熟悉且绝望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双手,握紧,抓着的只是一片空虚,恰如当年。不想转身,不想回应,只当做偶尔的认错,……

老九门

千月枫痕 南派三叔
第九章 龙骨随葬齐铁嘴醒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何时,他发现自己睡在布防司令部的客房,床头放着一杯水。别无他物,整个客房赶紧的除了必需品,一点装饰都没有。记得之前看过留洋的谭采复写过一本书,里面提到过普鲁士皇帝卧室之内只有铁床和一只梳洗的铁盆,以保持铁血持军的传统,不知道佛爷的卧室,是否与他一样。如果如此,佛爷平日里的专注倒也有了解释。这水……

我也很伤心,只是不会哭

千月枫痕 晓晓晓晓伟啊
微风躁动,喧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街边小摊边儿人头聚集,刚入夏,仿佛好像已经要蒸熟大街上的人们一样,街上是没有吆喝声的,小城的人们知道符合自己口味的小摊,所以都径直的走向自己心之所想的地方。一阵风起,喧嚷的人群有些攒动,虽是风,却也是热的。 大街上的人群都是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或谈笑,或打闹,好不热闹。人群中有一个人却显得极为不合……

雨前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