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玑通天疑云〖一〗夜话

千月枫痕 夜渡千仞
李星辰猛地坐起身来,小脑袋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又梦到娘了?”帐篷外传来荀大路浑厚的声音。摸了摸胸前温凉的玉钱,李星辰叹了口气,起身缓缓走出帐外,一屁股坐在荀大路旁边,默默点了点头。望着篝火中忽明忽暗的稚嫩侧脸,荀大路拍了拍李星辰的肩膀,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对于这个年方十岁但心性远超同龄孩子的小师弟,有些安慰的话说多了反而多余。看到荀大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危险的记忆漆雕醒

千月枫痕 今古传奇故事版
尹莲娜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她怀疑是何俊杰派人干的。第二天,何俊杰与未婚妻金丽在驱车前往机场的途中遭遇了车祸,金丽当场身亡,何俊杰则昏迷了整整七天。醒来后,他发现自己选择性地遗忘了车祸当天所发生的事情。虽然明知被人跟踪,但尹莲娜不打算报警。她深居简出,期望用这种含泪忍辱的方式为自己和何俊杰的关系留一条后路。照片上是金丽和她的异性好友钟唯,两人的亲密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了朋友的界限。“想不到吧?”何俊杰冷笑着说……

烂泥、人会变(完)

千月枫痕 冼mx
“这个位置太高傲了,平时一定没人来。”阿鸠靠着在天台酒吧的沙发说。这夜云淡星稀。隔着珠江,彼岸珠江新城高楼耸立灯火正盛,这边广州塔塔身上旋转着“韩后”广告。楼下,路上行人只有伶仃几个,散散漫漫。停泊路边的车辆迟迟未见减少,尚有几辆新来的频频打灯,正发愁无法停靠。江边有轨电车往来有序,了无噪声。后方琶醍酒吧街热闹哄哄,还不见疲态。这时已散席,好多人都先后离场,曦晨、阿鸠、猪仔文三人在天台西北角喝剩余的酒,随意地玩几盘德……

长篇小说《心病》

千月枫痕 清水绿豆汤1
二、狼多肉少,都在惦记母亲的动迁款红莲送红刚和美翠儿出来。赵立本和赵照跟在三人身后。在屋里憋了一肚子火的红刚不明白母亲刘玉环这是唱的哪出戏,于是问红莲:“姐,你说咱妈这又唱的哪出啊这是?”红莲:“妈让找咱就找,你管她唱的哪出干啥?”红莲对母亲刘玉环的话多数都是言听计从的,但这不代表红莲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她只是不想伤母亲的心。本来就是奔分钱来的,不但没分到钱,关了一天店少挣一百多块钱不说,还找了这些麻烦……

琥珀里的女孩儿

千月枫痕 张海生1110
7、“琥珀”案已经引起了政法委书记的高度关注,只是因为前期的保密工作做得好,书记又和宣传部门做了沟通才没有在社会上引起轰动。但这不代表警方要对这个案子进行冷处理,相反,市局已经由局长张智义牵头组建了专案组,早晚的专案会必不可少。但当事人赵凌云在这件事情上却矢口否认,让警方的调查陷入了僵局。他老了,思路已经跟不上年轻人了,只有过往的经验还能帮助这些干劲十足的警员们少走一点弯路。“好,那接下来,我们就传讯赵……

讲个故事给你听

千月枫痕 晋小篆
从前…………

鬼骨拼图:阴城血尸

千月枫痕 夜不语-苏醒
第十章 惊变停尸房人和人的际遇,有时候就是不同。同样的现象,落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嘴里又能说出别一番景象来。更何况,限于专业知识匮乏,我对李昌的尸体,并没有太多直观的感受。但是自己跟踪的这个人,显然也对李昌的死很感兴趣。甚至比我更感兴趣。我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个家伙的背影,暗自猜测。他,会不会就是躲藏在周伟背后的影子人呢?但为什么,我……

猫之茗同人小说(第五章)

千月枫痕 蜡笔桃酿糖小包
第五章。再见了,龙井“茉莉妹妹,我已知茉莉妹妹元素力尽失的缘由了。”洛神把圣灵石收回在龙井笑里藏刀的眼神下默默地离茉莉近了一步,像是挑衅。“呵呵……这真的是太!好!了!”茉莉心里默默地吐槽着:【他要是知道了我不是他妹妹而是一个穿越过来的小灵魂这个妹控的还不得宰了我!】这么想着茉莉便向龙井那边靠了一下。恕不知这让龙井不禁想多了:【茉莉向我这里靠来,是不是茉莉也喜欢我?我是不是要早点成亲?早点让茉莉为我生小宝宝?】当然,……

一玉虚羲华

千月枫痕 傲娇红尘
昆仑通常被人世称为天柱,而昆仑宗,和蜀山宗,也被并称为道界和人间的天柱。 昆仑玉虚、极天两峰,为昆仑虚群峰之峦首。双峰常年抱雪而立,终年不化,六月盈盈的太阳流光扫下,便成了一番六月映雪的绝景。而山麓则是一片生机盎然,放羊牧马之民得养于昆仑山脚的丰美水草。一仙一凡,相得益彰,更显自然造化之力。 双峰之上……

两仪战争过去走向消亡的道路月权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