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鼠

_卿_離_ 原创
麦斯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进入顶级实验室的资格,他被带去了那个充满实验氛围的实验室,在这间实验室中有着许多被饲养的小白鼠,他们在透明箱子中四处窜动。 带领着麦斯的实验员拿着不同的针筒向白鼠身上注射着。“这是什么?”“我们最新研究的试剂,哦,这些白鼠真是幸运它能让他们生长的更好。”“嗯,你一定很热爱实验吧,你的笑容中似乎充满了……

凤舞韩十三

飞魔幻杂志 原创
 ……

你不必跟我说,大冷天不要吃冰淇淋

烟蛋蛋儿 原创
20岁之前和20岁之后,似乎对于朋友相处的认知是不一样的。 20岁之前,会温暖贴心的告诉你最亲爱的朋友,胃不好不要吃辣,天冷了不要穿那么少,感冒了要吃药,心情不好不要去喝酒通宵,谈恋爱一定要告诉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早点睡觉哦! 而现在我已经把每天只会告诉我这些的朋友划在了朋友圈外。 忘了从哪里听过一句话,你不是我,不会懂我的生活。 有很多时候很多话只有自己能说,比如我说我下班还和朋友吸着雾霾沿着后海走了……

第十九章梦呓之旅:滥觞

羽衣烟霞 原创
麦柯顿本来是不想管这些杂事的,况且秦双和麦朵朵这对母女也整天苦大仇深的对着麦乐乐和她的养母。但自己的女儿终归在别人家里呆了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何况自己一个堂堂企业家——当然也有人认为他是暴发户,做起事情来这么忘恩负义也是对自己形象有损的。所以,麦柯顿皱着眉头打理了女儿养母的后事,父女俩在葬礼上擦肩而过,欲言又止。麦乐乐一直冷着脸,“为什么抛弃我”这个问题已经在麦乐乐的心里冻成硬伤,在以后的日子里……

宜昌鬼事之诡道Ⅲ:借命

蛇从革1977 原创
这下不用争了,不进去都不行了。我和王八把木门推开,门枢吱嘎的缓缓响起,我听得浑身发麻。王八抠耳朵抠得更凶了,看来他也比我好不了多少。进了门,屋里面黑洞洞的。进去了好长时间,眼睛才适应屋内昏暗的光线。慢慢瞧清楚了屋里的布置。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就几张木头椅子,一张春台。春台前面有张凉椅,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坐在凉椅上。看来就她叫我们进来的。“罗师父。。。。。。不在吗?”王八问道。“大。爹。蛮。忙。”那女孩……

秘密之树

土鳖土鳖刘 原创
门前长了一棵树,我叫他秘密之树。这棵树甚是奇怪,暖洋洋的春天枝干却是光秃秃的。每天傍晚回到家前我都会跟他悄悄分享一个我的秘密,每当他拥有了我的一个秘密他就会在夜里长出一簇形状怪异的绿叶来。就这样日复一日,这棵树愈发的茂盛,枝干蔓延,树叶都已经盖过了我家屋顶。我心想,树啊树啊,你可不能再长下去了,你都挡住阳光进我窗子的路了呀。为了能让叶子掉落下来……

狐不说【六】

云博良 原创
对于冒然动用两大神族本命神器的后果来说,算是很好的结局了,这还是托了老祖宗的福。这也幸得东遥上神见我恢复不错,才开口告诉我两件神器的使用方法,以备我保命之需。再看沧源和东遥上神两人,正在天上打的难舍难分。当年我虽然也干过说动上古两大遗留上神云华上神和昆尤上神约架的事儿,但我好歹也让他们跑到九幽那片荒地上打,也不见得这般的殃及无辜。我捏了个法诀,面色凝重的解开了额前的封印。在阿牧的仰望中,缓缓飘上半空。身后的九尾也已经……

武林神话

江左盟少帅 原创
北周末年战乱四起,为保住皇族的血脉护国将军在受重伤的情况下保护小皇子离开京都长安。在半路由于体力不支而晕倒了,当他醒来时却发现小皇子不见了,却发现身边有一张纸条内容:这小孩我带走了、会把他抚养长大并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他。小皇子被一个白胡子老者所救将他带入传闻中的通天谷并收他为徒,通天谷位于人、魔、妖三界的交界处,谷内有一座宏伟的城堡——仙侠城。城四周布下奇门遁甲,历代城主不但有几百岁的寿命而且功力高强通天谷口设下天地结……

污妖婆之怒

陆老湿是一只口水怪兽 原创
chapter1. 他回复你只是出于礼貌斜阳落下的余晖还透着初冬的寒冷,中医院门口的人群并不拥挤,鹿丝一手捧着杯去冰的奶茶,一手捏着病历,施施然往沈医师那儿走去。在半个月前被检查出有些乳腺增生后,鹿丝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美丽的咪咪居然得了病,在一脸懊丧地追问沈医师自己是否会面临割掉的命运后,淡定的沈医师抬起头,轻吐:“不用。”“你这个病,是现在很……

一花,生一故,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