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黄粱

李慕渊_ 原创
1.你好,我叫燕景行我被困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旧公园里,周围三角梅细细密密缠绕混凝土的缝隙,远远望去,只有一个可以避雨的凉亭。它就像是漂泊这片海洋里的诺亚方舟。我的确撞上了另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男性。他手里的茶杯因为我的冲击,落到地上,清脆地响起一声。那个人身体靠着凉亭的柱子,右手搭在一旁的扶栏上。我用余光偷偷地注意他。“这场雨……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了,”我率先打破僵局。“我……

风过江湖不留痕二(上)秦红

今古传奇武侠版 原创
长江帮虽然防范严密,但谁也没料到那红衣青年会抱着云镜从百丈悬崖跃落。毛长安挥掌拨落木鱼,厉声道:“放箭,用暗青子招呼!”几十名箭手和锦衣护卫应声拥到崖边,镖、箭及各种暗器,如蝗虫蔽空,纷纷出手。那红衣青年紧紧抱住云镜,两人似星丸般向下坠落,红衣青年因在上无法闪避,登时被暗器箭矢射得满背满肩,就像一只红色的刺猬!长江帮主倒很沉着,检视木鱼上的字迹之后,脸色一变,沉声道:“来人武功甚高,而且早有预谋,毛统领……

再次相遇要怎样

梵啊星 原创
再次相遇要怎样 梵星小魔头终于认识你了初识元夕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都可以用两小无猜来形容我们最初的相识,他比我小了三岁。说来也奇怪,记性不怎么好的我却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每一瞬,世间上的事总是有些我们谁也解释不清的巧合,也总有我们谁也无法预知的将来。当时我也只是一个小丫头片子,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推着家门,另一只手虚撑着门边,整个……

称钱

晓荷2356 原创
文/晓荷自从旺旺饭店开业以来,住五楼的李艳梅就开心不起来。因为她家的窗户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中午或傍晚时愿意开多久就开多久。李艳梅有洁癖,每天中午都要拖地,且喜欢带水拖。她觉得那样才能拖得更干净。而拖过之后,又每每立马打开窗户,打开门,让里面空气流通流通。还有一个原因,她爱人烟瘾较大,每天中饭和晚饭后总是习惯性把脚往椅子一架,拿起一张报纸,边看报纸边抽香烟。一支还不过瘾,非要连抽四五支。他吞云吐雾的时候,李艳梅必须……

第十七章四大门派的震惊

文哥小说 原创
百里飞腾父子、百里婷婷三人的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以前,他们只知道 “三焰决”珍贵,但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而且看着黄小龙将此功法当成垃圾,也让他们在潜意识里觉得,这部功法也不怎么样。但今天,当他们看到几大修真势力的反应后,才知道自己错了。不是因为“三焰决”不珍贵,而是因为黄小龙的眼界太高。同时,经过这件事,更让他们认识到,黄小传给他们的天级功法,有多么的珍贵。此刻,百里家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有了一个决定,……

别再让我爱上你

追风白马 原创
可不可以让我彻底的死心,别再让我爱上你,好吗?!第一话2月14日,你知道的,今天是情人节,昨天依昔中你还对我说,“想要什么礼物。”我说:“什么都好,只要是你送给我的,都好。”你很是倔强的说,“那怎么能行,我的女朋友怎么能随便,要不然这样,去听黄小琥的live怎么样?”提到黄小琥,我的眼睛立即明亮了起来,这当然好了,最喜欢就是黄小琥的歌声了,于是我轻声应下了,“嗯。”现在,刚过凌晨时间。我从现场离席到你身……

运动会的噩梦

暖橙文编部长蛋蛋 原创
第二章 “张懿赟,老班找你!”张懿赟,九班班长,听起来很霸气很正经,实际上,典型的逗比加女汉子。“燃烧你们的小宇宙吧!运动会运动会啊!”林汐雅看着张懿赟从门口跳到讲台又跳到桌子前,神色诡异的低头。下一秒,潜伏的数学老师浮出水面...... 林汐雅第一次穿了校服不想脱,因为高中校服太高大上了,不得不佩服化学老班的机智。白手套,黑白相……

第一章重逢

牧常顾 原创
“我们败了对么。”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轻的带着些许遗憾。狂怒的风呼啸而过,暴雨倾盆,女子的声音在风中越飘越远。“是啊,我们…输了啊…”一个男声回答道,温柔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痛苦。平原上一片焦芜,雨点打在地面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只剩轻烟袅袅散在风里。“他们都死了呢,你也会死么。”女子的声音夹杂在风里,带着悲伤的语气。雨点砸在地面上,溅起……

加奶不加糖

安小沫seven 原创
“您喝点什么?” “一杯美式,加奶不加糖。” “好的您稍等。” 我从桌上把菜单拿起来用下巴和一只胳膊夹在胸前,用笔在复写纸上飞快地写着 Americano 坐在我面前的人并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只是拿出了电脑摁开了蓝牙耳机说着话。 milk free 我继续动笔写着。 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往回走。 ……

第十九章玲珑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