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相爱自由

斯洋啊斯洋 原创
斯洋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单看名字你是不能分辨出性别的。家庭温馨和谐,没转学去城里读初中以前的时光,她在家里和大四岁的姐姐便是放牛娃,除了放牛除了上学,剩下农村地里的那些活儿也都干过,当然父亲母亲也都是笑骂着,你能干出个什么样儿来? 2011年,斯洋在镇上中学读了半年,便转学了……

牛奶,你到达大海了吗?

赵吉他的张云龙 原创
有一种没有脚的鸟,她一生都在飞翔,一生只有一次接触大地,那一次便是死亡的时侯。(1)你的梦想也就是我的梦想。七月份热的知了都懒得叫唤都时候,你突然跟我说你要拍一部电影。这句话给朝阳似火的夏日带来了一缕凉爽。我捂着肚子笑,知了都热瘫痪了你哪那么大劲呢,你一定是在讲冷笑话对不对。可是你一脸严肃瞪我一眼,扭扭屁股走了。牛奶,其实我想说,如果你真的想那……

陀飞轮(第七十二章同学)

冼mx 原创
第七十二章 同学他们享受炭炉清汤鸡肉煲,吃到尾声时,聊着聊着也犯困,吃饱就想睡,莫过于此。圣诞夜就是这样度过的。打边炉,吃刺身,天寒地冻,吹水,没有女。阿鸠提议不如约人元旦夜倒数兼烧烤。猪仔文即刻说他家天台可以。“不会被投诉吗?”曦晨问。“我和居委本身就有牙齿印,大不了吵。”猪仔文轻描淡写地说。“那你约人吧。”阿鸠说。既然猪仔文认为没问题,事情就可以定了。约来烧烤的无非是那些平时就玩得比较熟络的人。“我明……

一行诗

tomheng 原创
秋归去,春回来,花谢花又开……

无忧辞

世无-南宫闹闹 原创
沈无忧闻言,却是轻笑道,“如何没有?”黑衣人震惊的看着那挂着淡淡笑容却身形消瘦的人,一瞬间,竟然察觉到莫名的恐惧!沈无忧皱眉看着周围瞬间化成血雾的弟子们,紧了紧手中的布包!沈无忧内心随着这句话狂跳,面上却强自镇定,“自然比你知道的多。”他不怕此物的名声被众人知晓,因为在他眼中,面前所有人都已经和死人无异,而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沈无忧握着布包的手骤然紧缩,这布包只不过是他出门在外的包裹,被他临时从系统中取出来作假罢……

一支笔和一张纸

张萌218 原创
我是一支普通的笔,可我爱上了一张纸,随着油墨的消失我也会被丢弃,但我燃烧着我的爱,我的生命,要用尽每一丝力气努力的去爱,那娟秀的字体,是我带给你的痕迹。原谅我不再能成为你的英雄,我能做的只有默默的再见,说一声没能更早遇见你,对不起,还有就是,纸,我们若能在回收站相遇,我们携手,可好? ……

神马绝恋第二十一章:天价比基尼

名牌小肚兜 原创
  “一万喔,只要你肯参加,一万块参赛费就归你啦。”小英挤眼笑道。    一万块,抵她半年的工资,面对金钱的诱惑,林若尘心痒了。    她在小乡镇教书,起早贪黑,一年到头也不过两万多点,换身比基尼晃晃就有一万,简直天上掉馅饼。    “哪里报名,楼下吗?我这就去。”林若尘松开抱着小英胳膊的手,一跃而起。    “你是认真的么?如果你决定了,我就下楼为你报名。”小英拉住林若尘很不确信的:“如果,我是说如果……

剑三丐毒微虐向同人文(尹笑亭曲芜音)(二)

窜天小芍子 原创
曲芜音养伤的这段日子,一直都是尹笑亭照顾着,每天打野味采果子饮溪水,过得别有一番自在。“笑亭哥哥,你怎么这么多天都没回家啊,在这个破树林子有什么好玩的,尹叔叔都发脾气了,婶婶也着急得很呢!”粉裙少女嗔怪地说道。少女拿出手绢,沾了溪水,扔到他手里,“看你这脸又弄这么脏,小心又遭人嘲笑,赶紧擦擦!”“对了,雲儿,我给你介绍个朋友,我这么多天没回去就是因为要照顾她,呀,你可不知道,她伤得可重了呢。”“得得,你就是知道挖苦我……

羞羞的事太多

我有一家小小店 原创
安久久是寄宿在外面的人家的,老头老太太心想自家一个孩子是带,几个孩子也是带,还能挣点菜钱,所以附近的很多人家都有学生寄宿!  安久久住在清水街右边第5排第2户人家,卿左记得很清楚!他在巷子口停下车,安久久急忙抹抹嘴,大概10分钟的车程,刚好吃完鸡蛋饼子。她跳下车,一蹦一跳的离开了,走到门口时,她会回头跟卿左笑着摆摆手。  安久久看着那少年手扶着……

萨摩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