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泗澂 原创
“诺诺······”有人在耳边低语,兰诺抬起头,一片睡眼朦胧,“干嘛。我困着呢。”  “看那边那个男生。”  兰诺往晓晓指着的地方瞟了两眼,说道:“没兴趣。”  “哎呀,你看仔细了,是七排的那个。”  “哦,长得还行,能看。”  “能看!诺诺,你确实是需要多睡觉!”  晓晓生气道。  “好了好了,长得天下一绝行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  “嘿嘿,天下丑绝。”  “你······”晓晓词穷,只能捶……

长安十二夜第四夜之《牡丹画院》

一枕清风梦绿萝-姽婳 原创
孤零若浮羽,此生何所依?就让天地间的狂风将我卷走吧!一道闪电劈下,要将这怀着伤悲的躯体燃作烈火一般,将四野的峭崖照得雪亮。我怆然,步子微一踉跄,看到脚下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半睁半闭,凝在一个方向,仿佛这天地震怒风狂雨骤都与他毫无关系。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哦,对了,是它,那隐藏在黑漆漆的一片迷雾般森郁丛林之中的神秘宅院。宅院潜伏深山,若漆黑墨海中一镇石龟,静静散逸着白润之光。远望之,垂手可及,实有崇山峻岭之隔。不管多远……

青春,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一)

孤岛leonardo 原创
你在难过什么?二.之所以叫他猴子,并不是因为这人长得多像类人猿,而是你会发现他整个人会带一种给你特殊的感觉,总结下来就是一个字——噪!但是猴子这个外号的来源,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多动症晚期,还有他那惨绝人寰的废话吐槽机。不夸张的说,曾经关于睡觉前是否应该洗脚的问题,他跟我们侃侃而谈了一个晚上,闹的所有人什么都没做,倒在床上,蒙头就睡。三.猴子的大号叫孙方宇。传说他们还曾为我们定下过亲事,如果双方将来生下一男……

五年的时光,偏偏纠缠到老去

用户5935875052 原创
青春的开始,是在下课时淡淡的和暗恋同桌说上几句话,青春的终结,是在毕业那天和暗恋的同桌说了一句再见。 于是我用了五年的时光,从初中到高中,就默默的喜欢一个学霸五年。当时所有人都知道,我终究是结局悲伤难回头。毕竟那时候最流行一句话,一个学霸和学渣,总归不能在一起。要么是不配,要么是对象不对。原以为可以在毕业之前自己折腾折腾,好歹可以获得学霸同桌一点点特别的对待。直到后来……

照犬與秋喵

格格能文能舞 原创
结束了工作之后,秋秋随包子回到他在小区的公寓中,一打开门,秋秋就被热情的天天给扑倒在地,舔得满脸口水,包子笑着将天天拽回屋子才让秋秋逃过了一截,重获自由的秋秋连忙冲进客厅抽起一大把纸巾拼命地擦着肉肉的小脸,又跑去厕所洗了把脸,刚回到客厅沙发坐下,天天马上又摇着尾巴走过来一屁股坐在秋秋旁边,将脑袋瓜放在秋秋大腿上,又用前爪巴着秋秋,要求秋秋摸摸牠,秋秋倒也不排斥地顺着牠的毛。「没…没有家人。」一脸迷茫地看着包子。「嗯。……

《笑忘岛》(十六)

一枚糖果 原创
16、灵魂深处那天在那酒店里因为喝酒而产生的激情,因为报复而产生的欲望,让凌溪有点迷乱。他是爱我的还是只是把我当成一时泄愤的工具?他应该是爱我的,他说了的。可是他为什么还不跟欧晓珠分手,他会拖延吗,他为什么还不向我求婚,我该答应还是拒绝还是假装拒绝然后答应......亲爱的你,我在想你,你能感觉得到么?在这段时间的胡思乱想中,在每一次见面那复杂的眼神交错之……

蓝鱼殇

芾杳子 原创
NO.3玙殇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无论她用什么方法也无法靠近通往霞落湖的洞口,看来祖母是铁了心不让她回去了,罢罢罢,就在人间好好玩玩吧。唔,肚子饿了,玙殇一路走来,打量着两旁的酒楼,她就爱人间美味,以前就缠着三姐给她带点回来。“殇儿?”“嗯?”玙殇一转头,竟看见一男子惊奇地看着她,“钰哥哥?”“你怎么跑出来了?”紫钰问。“这个。。。这个嘛。……

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