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聪末世蘼荼

今古传奇故事版 原创
孙林是这个偏远山区的赤脚大夫,在这一片儿是出了名的医术好。他家祖上三代都是行医的,家里有些行医之书,里面记载了各种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可是这次,孙林却遇上了一怪症。起因是这样的,一个小女孩跑到水边玩,回家后就发现自己的耳朵什么也听不清了,不疼不痒,听声儿像隔了层棉花。她父母着了急,忙领她去孙林那儿瞧病。一般失聪的原因不是鼓膜、听小骨损……

不知游记

大宝and周女士 原创
   我从记事起就开始行走在旅途中,一大家子人穿过深山老林,走在弯曲的小路上。大人和我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再坚持下,马上就到了!”然后我们会找个小村子休整几天,接着又开始赶路…  他们说我是从狼嘴里夺回来的,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头,家里因为穷的吃不上饭,丢几个孩子是很平常的事情。正好他们的商队路过,就把我给救了。 &nb……

缉灵事务所

开小爷 原创
低沉的慵懒声音带着一抹凉意,寂十九看着站在门口前的男人小嘴微张,头颅缓缓仰起,两只眼睛都直了。  帅、帅哥啊……大长腿啊……极品啊有木有……  寂十九还在发傻,抱着她小腿的朱孝辉抖得更厉害,“白、白、白总经理……你怎么来了?”  好似早已经习惯了花痴似的注目礼,白泽没太在意那个穿着清洁工衣服,带着实习牌的寂十九,而是目光微转,视线落在朱孝辉的身上,“当然是来看看,到底是谁把手机扔我新车上了。”  苍天啊……

相见不恨晚张秋寒

锦色杂志 原创
穿着旗袍摇曳在歌舞中,摇曳在上海滩十里洋场之间的白光,烟视媚行,倾城一笑,很显然是后者。她第一次爱上的男人,是一个祖籍台湾的音乐老师。初恋的铩羽让人消沉,也让人在爱中迷陷得更深。就像昏黄的太阳落下去了,那彻夜不眠的人只能静静等待着下一轮旭日东升。她一意孤行,来至他乡,落得个只影渺茫。这样的仓皇里,一个人迎面走来,说一声久违的国语,带来家山祖国的气息,已经是难得的事,何况还是风度翩翩少年郎。这位鲜衣怒马的世家子弟很快就……

《》第一章

清欢渡PCL 原创
--辉敏高中?沈佑龄像往常一样,高冷潇洒地走到位置旁,坐了下来。坐在前桌的薛尚秀转过身来,戳了戳她的脑袋,“喂,你知道吗,今天有转学生要来!”沈佑龄不耐烦地甩开了她的手,“我知道!”,薛尚秀愣了愣,撇了撇嘴悠悠地道,“哦” “咳咳咳,同学们上课了,坐到位置上去,”一位长得英俊潇洒的男老师走了进来。“今天呢,同学们应该都知道吧,有转学生要来,所以你们一定要表现比以往更好……

坐票

南桨君 原创
厌倦了旅途劳累,厌倦了拥挤的火车,无奈,临时的出差加之春运期间,我又被飞机无情的抛弃了。乏味的我望着窗外不断略过的杨树,许久才回过头来看看我对面的这一对母子,凭我多年驰骋商场的经验,他们应该是来自比较贫穷的农村,从妇人的表情看,此刻的心情应该不是很好……

情深意动潘朵拉的盒子

我是云雪 原创
在行驶前进到荣城的路上,沈初尘一颗心随着和目的地距离的拉近,急躁感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倍增。昨晚那通电话内容,告知了大伙儿沈毓才是因为闪避不及迎面撞上来的车子而发生了意外。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车子和人不约而同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涉案的肇事司机是醉酒驾驶的,要是沈毓才车里没有安全气囊,现在他人不会仅仅是受点皮外伤和轻微脑震荡那么幸运了……短短几句话,堪比魔音,纵横贯穿沈初尘的大脑神经。她目不转睛地看向前方……

第一章:“公主女”也有伤不起的时候

舞月飘雪的微博 原创
(一)别人眼里,许小柳是人人羡慕的“城市公主女”,事实是 “公主女”也有伤不起的时候。30岁,单身,待嫁,这是身为“公主女”最大的悲哀。一个30岁的女人,如果家世职业还有长相皆好却没有嫁出去,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男朋友都没有带回家里来的话,那她势必是要受到谴责的,更何况,许小柳的父母还在机关工作,手下各管着大大小小的部门,只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儿,生得虽不至于羞花闭月,却也是娇小玲珑,唇红齿白,家世好,长相周正……

许卿一座菩提城莫卡

飞魔幻杂志 原创
楔子 初见惊鸿传说,师父大人在他老人家三千七百一十二岁时,于携大师兄玉冉赶赴蜀山法会的途中,在混沌初开时的那株青莲根化作的菩提木下,捡到了我。据说因着那日如荼的玉茗花开了漫野,师父觉得有缘,便为我取名“花铭”,收作他昆仑门下,第二十三位,也是他老人家最后一位入门弟子。彼时我尚年幼,只记得有一位生得极好看的白衣仙人,对着我伸出双手,……

喜欢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