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新娘

吓死你我偿命 原创
聚雅斋主人程光画得一手好画,慕名求画者络绎不绝。这天黄昏后,一位猥琐邋遢的男子闯了进来,他手里抱着一卷白绫。白绫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布面不少地方显露着霉斑。男子爱如珍宝地紧紧搂着白绫,急切地对程光说:“你可是大画家程光?”程光点点头,谦虚地说:“这‘大画家’三字实不敢当。”男子环视室内,赶过去将门窗关严了。 程光大骇,不知这陌生男子鬼鬼祟祟有何居心。他不觉后退几步,一把按住桌……

三人诡行:护鬼团

阿乃candy 原创
第一章 初遇(一)“还没睡吗?陪我说说话吧。一会儿……就一会儿……我害怕……”又来了,那个凄凄惨惨的声音,基本每个星期都得过来两三次,吵得俊泽没睡过几次好觉。“就说一会,你不出声音,我就觉得只有自己,好害怕……怕怕……”他这是在撒娇吗,俊泽暗自翻了个白眼,其实他刚来的时候,俊泽还是很有耐心的,可是总来,又总说一些没营养的话题,俊泽真的是没时间没精力陪他了。“怕怕……怕怕……”真没眼力见儿,俊……

他在那年,夏了夏天

顾乐笙 原创
听着蝉声在耳边聒噪,风浪里带着热气一阵一阵扑面而来,云筱这才觉得,夏天在这一刻,真正的来了。云筱顶着烈日出门,只是为了满足舍友的食欲,没错,她的室友全是吃货,在这燥热的夏天,她们情有独钟的不过就是那五彩缤纷的,有各种口味且造型独特的冰淇淋。其实,云筱完全不必替她们跑这一趟,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偶遇时常在太阳正空从书店出来的那个少年。……

一夜之间

银吻玉 原创
也就在几天前,我遇到了小虫先生要让我见的那个人,在威海路拐角处的一间杂货铺门口,就跟照片上一样,他站在那里,穿着藏青色大衣, ……

光与暗的交织第八章

云自漂泊 原创
第八章 神秘的怪人与路上的累赘两人走出屋子时已是傍晚,太阳像一个鸭蛋黄,懒懒地卧在地平线之上,外面的警卫兵较白天时少了一些,整个部落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平静。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如果不尽快救出长老,这份平静很快就会酿成一场风暴。“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就会开展营救长老的活动了。”步行回旅馆的路上,凯恩突然开口。“嗯。”尤希娅偏头看他,宝石蓝的眸子里倒映出少年的脸庞。“我们也一起去吧,我不希望再看到有……

爷爷的辫子

女性悦读汇 原创
爷爷脑后曾经有过一条辫子。我没有见过爷爷脑后的辫子,但是爷爷脑后确确实实存在过一条辫子。 在中国五千年文明发展史中,唯有清代男人的脑后拖着这么一个物件。它在爷爷身上曾经的存在,就像一个标签贴在爷爷身上,证明他确切无疑是一个晚清的遗民。 爷爷的辫子奶奶告诉我,爷爷的辫子打小就蓄起,一直在他脑后拖到了二十五六岁,也就是清朝结束之时。在此之前,他的那条辫子是他身体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比他……

那些我们曾遭遇的爱情

驼妹Qin小伟 原创
当年无法预料现在会发生什么,所以才能义无反顾的往前冲。可到了现在,以前发生的事情也不再变得如当初般难以忘怀,反倒可以一点一点的从心里拿走,说与他人,这大概就是成长吧。到了现在,看了很多不同故事,总结出来,初恋是让人成长的。和X同学在一起是在高二那一年,我还记得是在我18岁生日的前夕。想来也是好笑,当时太小,一切都太谨慎,似乎连句面对面的告白都没……

长得慢的树更能成材

博览人物 原创
他叫阿尔伯特。因为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所以他从小就被认为是不祥之兆。 阿尔伯特三岁多了还不会说话,父母担心他是哑巴,还曾带他去医院检查过。后来,阿尔伯特总算开口说话了,但是说得很不流利,而且他讲的每一句话都像是经过吃力的思考之后才说出来的。 后来,阿尔伯特上学了。同学们都不愿意跟他交往,老师甚至毫不客气地对他父亲说:“你儿子智力迟钝,不守纪律,他将来是不会有什么出息的!”阿尔伯特因此极度……

清风厉明月忆

某夏夏你等等我呀 原创
原来眼泪流多了,真的可以把茶变咸。追命端着早都凉透的茶,手都僵住了。他脸上没有眼泪,却散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绝望。无情一度以为追命又丢掉了魂,他错了,追命这次丢掉的,是心。“我又没说一定救不活。”“有办法吗?!”追命像突然活过来似的扑到他面前。“我……”无情真的很想抓住追命眼里那点稍纵即逝的光,但他不想骗他,“正在想……”于是追命的眼睛即刻黯然。无情何尝不知,三六是流血过多,没什么挽救的办法,但他不敢告诉追命,他怕追命又……

棋盘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