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姜

莫谷轻吟 原创
楔子  洞房花烛夜,毁了容貌,没了夫君,丢了家。    孟琼姜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    1.    韩呈修被捆上山来的时候小白亲昵的围着他转了好几圈,然后小白就被孟琼姜狠狠教训了一顿。  其实这真不能赖小白。  小白是孟琼姜养的一头小白狼,五年前韩呈修被捆上山来的时候小白只嗷嗷叫了两嗓子就被孟琼姜呼了一巴掌,之后小白便再不敢找韩呈修的麻烦……

忘记回家的路

左左5718532861 原创
他曾说过,会一辈子带我回家,他带着我在回家的路上,走过了35801遍,但是,那天晚上,他依旧这样牵着我的手,走在家的路口,一束光射过,我被推开,跌倒在地上……今天是我独自走的第35800次了,可是我忘记回家的路了,你怎么还不领我回家啊…………

妖与僧

山野鬼事 原创
妖:小和尚,你六根不净,念什么阿弥陀佛?僧:阿弥陀佛!妖:小和尚,整日里对着佛祖,好生无聊,不如你就从了我吧!僧:孽障!休要蛊惑贫僧,贫僧既已遁入空门,自是常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妖:我虽只是条小巴蛇,尚且向往人间情爱,我就不信,你当真看破红尘,一心向佛!僧:孽障,休再胡言,今日,贫僧便要渡了你去。妖:渡我?小和尚,你好大的口气,你自个儿尚未参破红尘,何以渡我?僧:佛法无边,贫僧虽修为尚浅,但是渡你,足……

天玑园惊梦洛书

飞魔幻杂志 原创
天都三年七月,宁王西京逼宫,左卿相青鹿护幼主失踪,宁王师京集即位,改国号大盛。一傅小楼常州已是一片桃红柳绿,草长莺飞。天玑园的傅小姐一身白衣,牵着马儿带着笑,好似正待出城踏青。她身边的白衣公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倒有些仓促不安,不时拉了拉女子的衣裳,换了一个稍安无躁的眼神。一双双手冲着白衣女子伸去,惹得她身边的公子以身为她抵挡,但是身单力薄却不顾,被推得东倒西歪,才换来女子一笑。声音不大,却清润可人,人群眼看着傅小姐背着手……

诡门半镜奇谈(家里有扇吞噬活人的诡异之门)

半镜奇谈v 原创
诡门文 | 半镜先生1.那个年轻女人突然出现的时候,只有陈雅婷一个人在家。陈雅婷是一个初三学生。正在迎接中考的最后复习阶段。那天是周末,妈妈和爸爸出去购物了,只留她一个人在家复习。大约是天气炎热的缘故,陈雅婷非常不耐烦。她看了一会儿书,就跑去冰箱找饮料喝。她拿起一瓶冰冻可乐,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了下去。就在这时候,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陌生声音:“请问,大飞在哪里?”陈雅婷吓了一跳,嘴里的可乐都喷了出来。她连忙回……

余生太长,你好难忘

我和太阳肩并肩_我和王八嘴对嘴 原创
余生太长,你好难忘 by故里呐鲸 第一章 你看什么呢? 九月的一个早晨,林默默踩着单车从家里出来。她是一名初中生,十二岁,今天是她步入初中生活的第一天。九月亦有故人泪,又有新人笑,在这个既有欢笑又有离别伤痛的日子里,林默默还依然过着她有条不紊的生活。她不同于其他人,她有一个不完美的家庭,有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但最终,……

看不出苍老,鱼须已白

小写精灵 原创
小川是个王子,一直不会说他什么,来不及花痴,可遇不可及,就无力呀…  每挪动一个地方,就打开微博的雷达测一测,真的,有时候手机软件的附近应用是可以不期而遇的。但此时我就会想,我过的不好,还是不要看到我的苍白无力,比较好。  真的好害怕,安逸不得,等待着工作的回应,突然就心情特别苍老,觉得一开始就不对,就不该对自己太过自信,否则尾气与天空也不会如此灰暗,咳着老年痰,驼背流年。 ……

特工明星大战第一章巨星出没

沈席拉 原创
特工明星大战AI老公──老公──老公!巨大的声浪响彻机场,一群来接机的迷妹子使出比参加百货公司周年庆更拼的挤缝技巧,硬要用手肘撑开堵在前面的「阻碍物」。可前面的「阻碍物」像铁铸的一样,虽然感觉到后方的「攻击」,却依旧立场坚定、纹风不动。挡在最前方的铁栏开始慢慢弯曲,说明女人体内的男性荷尔蒙还是很有潜力的,平常说什麽拧不开水瓶盖儿啊、搬不动箱子啊,在此刻都成了过眼云烟。那块比人还高的灯牌不比箱子轻,但她们……

策明若有若无有(五十五)

挖坑兽皮笑肉不笑 原创
外面雨声打得急,里头卢奕跑得急。他精赤上身,腰间围了不知哪里拖来的窄小围布充当裤衩,提起水桶和布巾在室内风来电去。擦擦地板,抹抹桌子,再回头一瞧床上,何实知头都埋在被子里,呼噜依旧扯得山响。卢奕心道总不能光溜溜睡到早上,戳戳何实知脑门,“干净衣服收哪里了?刚才翻了几个箱子都……”无奈中卢奕只好往他那边挤紧过去,回想一整日的经历,唯有倒霉二字可以形容。侧转身与何实知紧贴,这样一来那眉目形容便清晰现在咫尺之间。卢奕左看看……

《谁没爱过水瓶座》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