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三夜城金陵篇:

原创作者:赫连哀,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尹肃 白城 白琰 白姬 金陵 巫术 白墓 颜征 尹澈 城说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白琰冷笑:“这种锁魂的巫术,白墓向来只传掌教,在下这点微末的功夫是学不来的。”

狄苏问:“你的意思是只有白城城能救了?”

白琰认同道:“你们快带我去见她。”

白琰独自走进了驿站。白城城的状况并不好,精气神少了大半。白琰刚才没有将情况说明,他知道尹肃之所以会晕厥,完全是因为白城城的缘故,当初白姬用巫术锁了尹澈的魂魄,如今白城城命在旦夕,巫术的功力就会减弱,依靠巫术存活的尹肃自然也就朝不保夕了,从某种意义上将他们是双生共存的关系,白墓里将这种只传掌教的巫术叫做双婴。

白琰问白城城:“师叔,你是打算玉石俱焚吗?”

白城城说:“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我能想起从前的事,恢复功力,解开诅咒。第二就是我带着尹肃一起死,少了他,大巽也就多了许多胜算。”

白琰不知道她现在究竟是什么心思,但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有别的办法,她不会这么做的。

“能想得起来吗?”

“不知道啊,”白城城叹口气:“巽帝叫令湘给我送了本秘籍,我看了,是鬼毒道子的真迹,像我这种状况,只能在生死阴阳时搏一搏了。”

白琰明白她的意思,生死之时,元神出窍,若记忆能被激起,事情就算是成了,若不能就白白地枉送了性命。

“胜算有多大?”他问。

“不到两成。”

白琰沉默了,他知道他劝不了她,又不能坐视不理:“我听说尹肃要救你。”

“也许他只是想救自己,”白城城说道:“他是鬼毒道子的徒弟,怎么也该听过双婴术的,知道万一我死了他也活不长久,他又怎么舍得死呢。”

“也许他是真心想救你。”

“哦?”白城城一笑:“那你替我谢谢他。”

白琰知道,他这个小师叔向来嘴硬,他拿出一颗丹药递给她:“我从山里带来的,吃了吧。”

这定魂丹有镇痛和驻颜的药效,白城城没有推辞,一碗水就着吃了下去。她说:“你来了也好,若我有什么不测,也能再多个内应。其实,我来这里也不完全是为了以死谢罪,这些人各有各的算盘,不到九死一生是不会放弃他们想要追逐的利益。他们外表团结,却各怀心思,也不过是群乌合之众。如今他们知道尹肃靠着我们才能活下去,必将有所取舍,到时大巽便能掌握先机。”

白琰恍然:“你的意思是,金陵会为了尹肃来求我们?我们可以拿这件事情做文章,放出金陵跟大巽密谋的消息?”

白城城点头:“没错,金陵原本就是这些叛军的主力,若他传出倒戈的消息,剩下的乌合之众便可不战自溃。”

“但金陵如果不来呢?”

“这也是我担心的,若尹肃真得志在复国,不见得会为了保命来求我们,甚至会下令国人不许营救。”

“那你有什么办法?”

“也许我们的突破口不在金陵,他不来求我们,我们就去找他,蛛丝马迹的总能引起叛军的注意,到时便可离间于无形。”白城城咳嗽着,又喝了口水道:“不过阿琰,只有三天,时间不多了。”

白琰点头:“我明白。”

果不其然,颜征安插了眼线在白城城下榻的驿站,他们虽不敢靠近,却时时刻刻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尹肃昏迷的消息很快传回了金陵,只是时间紧迫,金陵派出的使者还未赶到前线。

白琰一天三次地往尹肃的大帐跑,这让叛军内部也出现了分歧,颜征为首的一派认为金陵有倒戈的迹象,实在不能继续同盟,而以狄苏为首的一派认为尹肃是盟军的核心,如果大家弃之不管的话,未免让人寒心。

颜征说:“尹肃虽然说是盟军副帅,可却独断专行,自以为懂些八卦九宫,就敢来对我们指手画脚?此人与白姬有着莫大的渊源,白墓残害了各国多少同胞,有哪次见他们这么好心,还亲自派人相救?依我看,别不是白墓埋在我们身边的一个陷阱吧。”

颜征说得有理有据,众人心里也多多少少地受了影响。

见时机已到,白城城对白琰说:“扶我去尹肃那里。”

自从尹肃昏迷就被送到了镇上的一家医馆,他还是这么安静,无论她做什么他都舍不得给一丁点反应,白城城对白琰说:“你带着阿昭下去吧,我来救他。”

双婴是逆天而为的巫术,施展巫术的人不止会折损功力,还会遭受天谴,但为了不使好人枉死,也得将其流传下去,因此双婴术便只传白墓掌教,被施法之人与掌教同生共存,当年的尹澈也算是幸运,成了双婴术的第一个受益者,活了这么多年。

白城城调好蛊药,配合着奇门运转局,应该能让尹肃醒过来。但她知道自己也就只剩下两天的命数了,成败如何,生死如何,也就看天命了。

尹肃醒来的时候,白城城正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喝茶,尹肃从身后走来,坐在了她的对面。不用过多的解释尹肃应该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他说:“其实你可以不救我。”

白城城说:“你若是被我害死了,恐怕你的子民也不会饶了大巽,倒不如让你活着,我们联手攻破叛军。”

尹肃知道白城城救他是为了离间叛军之间的关系:“他们凭什么信你?就凭你救了我?”

白城城将茶杯放在石桌上:“就凭我们是夫妻,就凭一百年前你叫尹澈而我是白姬。”

尹肃微微一笑:“你这么快就把事情传出去了?”

“对付婴世侯来说,自然是下手越早越好。”

不得不得说,自从白琰把尹澈和白姬的事情散播出去后,在敌营的确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此颜征也更加怀疑尹肃的身份,不敢轻易地相信金陵,毕竟,这个尹澈在当年国破家亡后仍然选择放走了白姬。

颜征的按兵不动给了大巽喘息之机,甚至阻拦白城城来就尹肃,在他眼里,尹肃还是昏迷着比较有利于控制局势,在这一点上跟金陵就产生了分歧。

尹肃说:“所以你一定要把我救醒对吗?”

白城城说:“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是想听你详细说说咱们之间的事。”

“白殃不都告诉你了吗,还需要我再说什么?”

她摇头:“不,师父告诉我的是他眼里的故事,我要听你的。”

尹肃没想到这个白城城还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如果不是有确凿的证据,他也不会相信她跟白姬竟然是同一个人。

白姬为人冷血,从前杀了金陵王妃冒名顶替就可以看出她行事狠辣,那时是他动了儿女私情,即使她对不起自己,他仍是不忍心下手,他不忍杀她,却又无颜面对金陵百姓,唯有一死才能谢罪。

但尹肃没有想到自己活了下来,因为白姬的巫术,他足足睡了一百年,直到后来他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受人用巫术牵引,他知道,白姬一定还活着,他得找到她。

初次见到白城城,除了样貌她身上没有半点白姬的影子,他不敢确定,知道她毫无防备的自报家门,直到白殃一柄拂尘将他挡在山门外,他才确信,这个他找了许久的人终于出现了。

其实他是怀着报复的心态去提亲的,这个白城城显然是失忆了,从前她将他骗得那么辛苦,这次总要换个人来尝尝被欺骗的滋味。所以他没有出席婚礼,他想给她一个下马威,他想看到她伤心难过的同时,等来的却是她毫不回头的离开。

这一点倔强,她倒是从来没有变过。

他不希望她成为白墓的棋子,所以警告白殃,白殃识破了他身份,所以要拿西岐和月坞开刀。

尹肃知道白姬临死前下的诅咒,他明白大巽迟迟不敢对诸侯国动手的原因,他希望通过这个线索,着急列国反抗大巽的暴政。

可那封信还是被白墓的人截获了,万尧,包括申屠一家,没有一个活口。他若再不采取行动,只剩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如果说刚开始他是带有报复心理接近白城城的,那么在此后事情的发展中,他觉得最对不起的也是她。如今到了这个地步,不得不面对的是彼此早已伤痕累累的心。

白城城说:“尹肃,我快死了,也许你也活不过那天,这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坐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喝杯茶,嫁给你之前,我曾无数次想过,要和你这样坐在院里赏赏花,说说话,没想到现在才有了这么个机会,却也是最后一次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你能说实话。”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