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章江滩水煞

原创作者:水慕窈,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余庆 沈克 雪舟 少爷 凶宅 水煞 亨利 租界 买房 公子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这种植物十分罕见,具有某些动物的习性,伶音就是说它们可以像鹦鹉一样,在一定程度上学人说话,甚至唱歌。它们像食虫植物一样,以生肉为食,如果长成了气候,连活人也可以猎食。只是它们的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只有在阴气极重的幽谷深涧旁才能存活。”这样说着,徐世初环视了一下洋房的四周。

沈克在一旁插话道:“我就说,为什么这宅子的风水这样古怪,故意建在日照不足的弄堂尽头,还种了这么多遮天蔽日的槐树,该不会是为了仿效幽谷深涧的坏境吧?”

一说到自己的老本行风水学,沈克变得滔滔不绝,“曹公子,我早说了,你买房之前,要找我看下风水嘛。此地靠近黄浦江滩,水煞之气原本就很重,在这里建房,理当多采集日照之光,以正阳之气驱散水煞。可这里非但没有驱散水煞,反而利用水煞的阴气养了这一屋顶阴藤盖瓦,你这次出事,可不能算是我的责任吧?”

沈克总算找到了为自己辩白的机会。

不过确实,曹余庆买房这件事极为蹊跷,偏偏就是沈克不在的时候,被人给骗了。

说起来,这位富家公子曹余庆也是很憋屈的。

曹余庆刚来上海,人生地不熟,早就听闻兴仁里的气派场面,又想住得洋气些,所以特意找了一个英国人亨利买房,没想到此人是个混混,将一栋凶宅卖给了他,他之前只是带人住了一晚,就险些丧命。

现在那个英国混混也跑了,他的血光之灾也没挡住,这才发现,沈克说的什么保驾护航消灾解难都是骗人的啊?曹余庆也是气得够呛,只能先跟沈克算账要钱了。

曹安尚在愤愤不平,怒道:“少爷,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你记不记得,你买房的时候,咱们就觉得这里风水不太好,可是那个骗您买房的亨利说什么?他说洋人建房不讲究这个,想要住得洋气一些,就要收起那套不入流的乡下风水学。现在想想,不是摆明了诓骗咱们吗?”

想到这里,沈克也觉得不太对劲儿。这样说来,房子造成这样着实有些古怪,这种积聚水煞的做法,一点都不像是给活人住的,反而像是精心建给那些诡异的藤蔓娃娃住的。

此时的曹余庆一阵脸红懊悔,他觉得,若不是自己虚慕租界里的洋气风潮,或许就不会累及家人了,这样越想越是生气:“那个混蛋亨利你们找到了吗?”

这时,他一个家丁答道:“少爷,那个英国佬已经被我们的人抓住了,早上少爷说要来送饭,我和他们说把那小子带到这来了。”

几人说话之间,曹府的家丁就押着一个古怪的人走了过来。

这人绝对像是有备而来,身上穿着击剑服,就连脸也被护具保护得严严实实,想必是怕挨打吧。

曹余庆正生气呢,一把将他的面具掀了下来,怒道:“混蛋,你卖给我的凶宅把我的人都害死了!”

“曹公子曹公子,别打脸,别打脸!小的知错了!小的就靠这张脸吃饭的呀。”那人顿时哆哆嗦嗦,跪地求饶。

沈克一听这话就乐了,他仔细去打量这张用来吃饭的脸,就发现此人金发碧眼,不过金黄色的头发一看就是染上去。而且,他的长相是很明显的亚洲脸,一看就是个假洋鬼子,只有眼睛的蓝色十分真切,不知是怎么弄上去的。

““少爷!我们都被这人给骗了,他就是个假洋鬼子。也不叫亨利,他真名陆雪舟,就是一个租界里的混混。他平时谎称自己叫亨利,在领事馆工作,全都是骗人的。事实上他就是靠倒卖那些卖不掉的凶宅吃饭的,专门诓骗咱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外地人。”家丁愤愤然道。

曹余庆初到大上海,原本就怕别人说他没见过世面,这才会花重金在最贵的地段买房子撑门面,一听到这句话,简直气坏了,狠狠踹了陆雪舟一脚。

陆雪舟?这个名字......为何有些耳熟?

一旁的沈克心下一惊,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

不过,身为一个职业骗子,沈克倒是十分爱岗敬业,他已经在心里盘算,看来这位陆兄在租界里很吃得开嘛?把自己弄得跟个洋鬼子一样,一定是深入研究了此地的风俗,师父说过,千门之人也要入乡随俗,与时俱进,陆兄一看就是深谙此道的同门,既然要在租界里谋生,也应当向陆兄讨教一下才是。

“少爷少爷,小的知错了,小的也不知道这里是凶宅呀,这个房子是卖到你们手上的,之前看房的时候少爷不也说是蛮好的嘛,我只是一个在中间穿针引线的人,价钱是讲好的,房子少爷看过了是满意的,道契和工部局的手续也都是齐全的,我怎么就成了骗子呢,咱们做事情是要讲道理的呀。”

陆雪舟说着一口软糯的弄堂腔调,犹自啰啰嗦嗦地讲着道理,一边说还一边把他的宝贝护具顺回来戴好,还真是,时刻不忘保护自己这张用来吃饭的小白脸。

曹余庆好气哦,心说等下本少爷就剥了你的面具专打脸。

不过,沈克很快就发现,这个陆雪舟虽然不靠谱,但他似乎非常清楚藤蔓会伤人的习性。他这一身击剑服的护具,分明就是为了防范藤蔓准备的,这样就算被利藤打到,也不会因为皮外伤而中毒。

这栋凶宅毕竟是陆雪舟倒手卖给他们的,凶宅为何会变成这样,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沈克和曹余庆都不知道,或许,只能通过陆雪舟去了解。可是,陆雪舟现在生怕自己被曹余庆寻仇,只说自己也是一个被骗的中间人,什么真话都不肯说。

“曹公子,我看这个人大概会对我们有些帮助,不如今夜你将他留这这里如何?”沈克问道。

“也好,让他给我大哥守灵!”曹安正在气头上,冲口而出。

曹余庆点点头表示默许。

“好的呀,好的呀,曹家几位小兄弟遭遇如此不幸,在下也颇为难过,自然是要帮几位小兄弟料理后事的,只是这守灵之事颇为讲究,断不能草率,不如我这就去准备香烛冥纸之事?”陆雪舟嘴上满口应承。

曹余庆冷哼一声,没有理他。

陆雪舟还是不死心,继续赔笑道:“哦对啦,少爷您不是对租界里的西洋风潮特别感兴趣吗,我这就去那边的教堂里给您请个洋和尚来做法事如何?”

曹余庆顿时怒了:“叫他闭嘴!”

很快就有几个曹家打手让陆雪舟乖乖噤声了。

这时,徐世初蹙眉道:“沈克,我们再多待一晚,也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累及自己的性命。”

沈克还惦记着那一栋洋行的报酬呢,怎么肯收手,不过,曹余庆倒是先他一步道:“徐道长,就算您也对付不了藤妖,但是您起码比我们要强些。是这样的,我曹家起码有五个人折在了里面,这些人,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您救不出活人,帮我们把遗骨都完整带出来,之前沈克欠下的那些钱,我们就一笔勾销,如何?”

望着曹余庆殷切的恳求,徐世初决定再多留一晚。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