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盾铁乡村爱情故事》(中)

原创作者:我好他妈帅,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罗大盾 巴基 史东尼 东尼 大盾 莎囵 城里 狗头 山姆 娜塔莎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罗大盾踩着他的单车,载着史东尼到了隔壁村。山路崎岖,颠簸了一路,差点把史东尼手上的糯米糍给蹦了下来。

“哎哟,你这朋友咋住山里?我屁股要开花了。”史东尼被蹦一下,就掐一下罗大盾的腰,不说史东尼的屁股,罗大盾的腰也得有几个张牙舞爪的红印了。

“你这可掐了我一路了啊,再掐我就告你袭警了啊。”罗大盾抱怨,“我不是在后面绑了一个枕头吗?咋还疼?”

“我这屁股可金贵了。”史东尼吃完了糯米糍,又抓起罗大盾的衣服擦嘴。

“你不给我吃就算了,还往我身上擦?”

“你踩车就踩车,叽叽歪歪做啥。”坐在单车后座的人丝毫没察觉他这叫有恃无恐,罗大盾笑着摇了摇头,在心里记了一笔。

这两个人蹦得跟筛子似的,才到了罗大盾朋友的养殖场。

“山姆的鸟,最大的鸟。”史东尼把矗在门口的招牌念了出来,“你这朋友敢情在山里卖淫啊?”

“瞎说啥,你才卖淫。”罗大盾翻了个白眼,“人正正经经养鸟的。”

“我要真卖淫我还愁吃?”史东尼戳了戳罗大盾的鼻子,“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地就傻了,真可惜。”

罗大盾不甘示弱,伸手弹了弹史东尼的额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真有男人往你家跑啊?”

“你放屁。”史东尼捅了他一肘子,快速地丢下他,往养殖场里面走了。

“诶,诶,不是,我认真的在问哎——”

“滚蛋。”

“山姆,这是东尼,东尼,这是山姆。”罗大盾跟养殖场的主人山姆打了个招呼,就把史东尼介绍给山姆认识了。

这个山姆不知道是不是常年住在山上的关系,晒得黑不溜秋的,史东尼抬头看了看这毒辣的太阳,讨了顶破草帽,就跟着人家去看鸟。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太阳快要下山了。

“哎,你朋友的鸟真的好,颜色又漂亮,又肥又大,我就决定在这里进货了。”

罗大盾突然有种自己当了皮条客的感觉,他猛地甩了甩头。

“史东尼,今晚我不去你家吃饭了。”罗大盾把史东尼送到了家,也没像往常一样进去。史东尼也没说啥,也就点头,就让他回去了。

“爹,大盾哥哥咋没来吃饭呢?”史小五扒了几口饭,嘴也没闲着。

“人忙着呢。”史东尼掐了掐史小五的耳朵,“你今晚洗碗可没跑了。”

“我今天放学,看见有个穿得可时髦的姐姐在大盾哥哥家门口敲门呢。”

史东尼夹了个荷兰豆塞进嘴里:“那说不定是你大盾哥哥城里面的相好。”

“那姐姐特漂亮,然后我就过去跟她说大盾哥哥跟我爹出去了。”史小五说,“爹,你说,那姐姐会不会是来找大盾哥哥回城里的啊?”

“吃饭,哪那么多话讲。”

詹巴基把村里的规划图摊在桌子上,拿起了记号笔,边画圈圈边说:“这玩意儿我托人给搞出来的,失节帮我不清楚,但我能把狗头蛇的这几年的窝都给划出来。”

“你一破卖饺子的知道这么多,当真金盆洗手了?”莎囵环着胸,不信任地看着詹巴基。

“哎,小姐,这可是我以前积累的人脉,信不信由你。”詹巴基趁着人看不见的时候比了个中指,然后被罗大盾抡了一掌。

“别对人家那么粗鲁。”罗大盾斥责道。

莎囵几步靠了过去,认真地说道:“盾哥,这事太危险了,再说了,也就这破村子,能别管就别管,要不我回城里跟上级申请把你给弄回去?”

被问的人还没开口呢,詹巴基就哼哼唧唧了:“人盾哥都找到姘头了,估计这辈子也就跟我一样烂在这村子里了。”

“巴基,别胡说八道的。”

罗大盾打开了莎囵从城里带来的派出所档案袋,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这两年失节帮很低调,倒是狗头蛇经常在这里闹事。”詹巴基说,“前年发生过一次窝里斗,狗头蛇散了几派,上次抓回来的就是其中一派的头。”

“我跟进了那案子的情况,这头刚进监狱一天就死了。”罗大盾说,紧锁着眉头,“咱上头局里有失节帮的人。”

“所以我才叫你别管这烂摊,这事儿可不止这村这么简单。”詹巴基翻了个白眼,“老子早些年在城里混的时候,没少看见失节帮的人抢地头,一架死十几个人,关进去第二天就到外面晃悠了。”

“你想把局里不干净的人给逮出来,单靠这点力量不够啊。”詹巴基又说,“你肱二头肌是挺大的,但是脑袋不好使。”

罗大盾又巴了他一掌。

“我能给出一份局里面能信任的人的名单。”莎囵说,“一半一半,明天我能把人给约出来,盾哥,你随我回城里会会他们。”

“哎哟,小姑娘,别太轻易信任别人啊。”詹巴基叫道,“指不定把你盾哥给害死。”

“恩,好,我明天随你到城里。”罗大盾点头,“正好我也有事到城里去。”

詹巴基见自己劝不动罗大盾,只好说:“我以前有个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现在在城里开了间叉烧骨卤味店,他人脉比我广,还有买枪的门路,去的时候会会他,跟他说是他詹哥让来的,比局里的可靠。”

“八成都是你以前狗头蛇的狐朋狗友吧?”莎囵眯眯眼,“还有买枪的门路?”

“嘿,他和我一样可都从良了。”

这头罗大盾请了假随着警校里的同学莎囵进了城,那头詹巴基就着手村的调查了。

史东尼好半天没看见罗大盾人,也不知为啥的这烟抽得也不溜了。他原本打算明儿进城里买辆大一点的三轮车,问罗大盾要不要一起去,眼下看来人确实挺忙的,就不必去打扰他了。

“明天到城里去?”史东尼无所事事,在花鸟市场跟娜塔莎闲聊。

“是啊,我想去买辆新车,好载鸟。你有啥让我带的?”

“到鲁斯那里给我带匹布,要带红花儿的。”说罢娜塔莎顿了顿,“要是太重就别给我带了,也挺麻烦的。”

“嗨,这有啥,不就一匹布嘛。说起来鲁斯到城里也几年了,上次去也没探他,不知道他现在生意如何。”

“啧,就他这老实儿样,发达也挺难的。”

“诶嘿,对了,这不快过年了,让我带布是想给巴基做件衣裳吧?”

“一边去,挡老娘生意了。”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说着就把史东尼赶走了。

史东尼在市场晃悠了两圈,买了几个糯米糍,想着现在也快到吃饭时间了,便回了家给史小五做饭去了。吃饱了饭,思前想后,还是到了罗大盾家。

他敲了好一会儿门也没人应,正纳闷,城乡通的那大巴司机奥托儿也恰好回来吃午饭了。

“哎,东尼啊。别找了,这大盾随一姑娘进城了。”奥托儿说,“我早上才把他俩送走。”

“进城了?”史东尼挑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屁股坐在了罗大盾家门前的石凳上,“谢谢你啊。”

“你要真有事找他,就打他手机呗。”

史东尼这才想起他没有罗大盾手机号码。

等詹巴基到罗大盾家拿点资料的时候,正好瞧见史东尼坐人门口一边啃糯米糍一边玩儿手机。

“东尼,你在这做啥?”詹巴基问道。这下他可不能进罗大当家了,好些重要的档案塞他家衣柜里呢,这史东尼虽说也不能算是外人,但现在时态严峻,小心点准没错。

“哦,巴基啊。”史东尼朝他挥了挥手,手里也没停着打开心消消乐,“我本来想来找罗大盾,可是——哎哟,又输了。”他懊恼地把游戏退了出去,抬起头瞧詹巴基,“他没在家。”

“大盾没给你说呢?”詹巴基睁眼说瞎话,“这不,他城里的表妹下来了,说是大盾家里出事儿了,赶紧把人给领上去呢,不过估摸也不是啥大事,他过几天也就回来了。”他见史东尼欲言又止,又补了一句:“这罗大盾,我太了解他了,十成是怕你担心,才没说的吧。”

“关我屁事。”史东尼嘀咕,“我担心他干啥,又不是特别熟。”

詹巴基嘿嘿笑了,问道:“你这找他,有啥事啊?”

“我本来打算明儿去城里,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呗。”

哎哟妈的。这城也不小,明天又是周六,人这么多,这俩人应该不会碰上的吧?

“哦,对了,巴基,把罗大盾手机号码给我吧。”史东尼挠了挠头,也不解释干啥要他号码。

詹巴基这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纠结了好一会,见到史东尼脸悄悄上了两朵红晕,也只好把号码给人家了。

好不容易把史东尼给打发走了,詹巴基就进了罗大盾家。他门都没锁上,就被罗大盾家搁院子的壳里忒发现了。

“把老子的酒拿来!”壳里忒大叫。詹巴基吓得心跳都漏了一拍,急忙冲过去抱住鸟笼:“哎哟祖宗,求你了,别叫了。”

“老子要喝酒!”壳里忒叫得更大声了。

詹巴基想起这破鸟好像爱吃饼干,就急匆匆跑进厨房,找了好一会儿,从冰箱里发现了吃了一半的饼干,又抬头,看见冰箱下面有好些啤酒。

奇了怪了,这罗大盾不是不爱喝酒的吗?不过既然有酒了,对付这破鸟可就容易了。詹巴基打开了罗大盾的一瓶啤酒,然后找了个碗装着,又把饼干丢下去泡了泡,过会儿才拿出来,搁壳里忒食盒里了。

这下倒是没几分钟,壳里忒就晃晃悠悠倒在了笼子里。詹巴基哼哼了两声,让你喝!

他把门和窗都锁上,便掏出了电话,打给了罗大盾。

“大盾,哎哟,谢天谢地,你没死。”詹巴基一听到那清晰的嗓音,心里的石头可算放下了一半。

“你这叫什么话,我只是去调查,又不是去送死。”罗大盾说。

“咋样了,今天一天的。”詹巴基问,“我这啥进展都没有,妈的。”

“我跟莎囵掌握了几个人的情报,看样子跟失节帮没关系,局里的黑子是狗头蛇的人。”

“哎哟,这下可好办了,狗头蛇没有失节帮难缠,你跟莎囵赶紧的,继续调查完就给我回来吧。”

“恩。”罗大盾应和着。

“我跟你说件事儿,今天晚上娜塔莎诶,来我家了,说给我包饺子——”

罗大盾也没说话,净听他讲。过了好一会儿,詹巴基听到了些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詹巴基才压低着声音,说道:

“她有问题。”

罗大盾沉默着,在那边点了点头。

“果然。”

罗大盾低声说:

“局里面有好些枪支丢失的记录,没对外公布过。”

“我操,你他妈去偷了?”詹巴基用气音尖叫道,“你想死,人黑不过你,白的也能摆你一道!”

“没办法。”

“立刻找机会给我滚去找郎木罗!”詹巴基抓狂了,“现在就他能保你一会儿,你他妈的不出第二天绝对被人发现!”

“我刚刚已经找借口在出来的路上了。”罗大盾说,推开了旅馆的门,朝人流密集的方向走去。

詹巴基稍微平复了下呼吸,低声又说:“我查了你们所里的帐,这他妈又牵扯到了别的派出所。我沿着这条线往上查,你们皮二司局长牵着一个大账户。”

“你找了寇二森?”

“他信得过。”

“好。”罗大盾沉默了会,又说,“巴基,谢谢你。”

“谢个屁,当初不是你把我从狗头蛇救了出来,我这条命早他妈没了。”詹巴基又说,“不过你他妈这次要是连累了娜塔莎跟咱俩一起死,我躺着也要给你来两枪。”

那边沉默着。詹巴基凭对罗大盾的了解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他妈吓尿了?”

“巴基,你听我说。”罗大盾哑着嗓子,“去找东尼,立刻。求你了。”

詹巴基怔了怔:“好。”又说,“我拼了命也要保住他。”

史东尼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抽了两根烟,也不知道要不要打过去。史小五早就让他给赶去睡觉了。他想了又想,一闭眼就拨通了屏幕上的电话。

他等了几秒,电话通的那一刻,他居然词穷了。

“史东尼?”

他可以听到那边喧闹的马路声。

“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那人又问。

“你,你咋知道我是谁……”

“派出所里有你的通讯录。”

那人笑了。

“你家里,还好吧?”

“好得很,巴基跟你说了?”

“恩,他说你家里出事了。呃,我这么说可不是,在关心你,我只是……”

“我饿了,东尼。”

那人忽然撒娇道。

“啊?啥?不是,你干嘛,你没吃饭……”

“我回来你给我做饭,好不好?”

“那啥,呃,好啊,你怎么了你?”

“给我做一辈子的饭好不好?”

史东尼噎住了,他觉得胃里忽然有只蝴蝶在疯狂地扑腾,撕裂一般地想要挣脱他的胃。

那人在他的心脏里边放了一束烟花。

他知道这种感觉。他张了张嘴,那个字在他胸腔里汹涌地翻滚着,让他如落水之人一般窒息,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他没办法再沉默一秒,他意识到如果他不说,他可能会用他的余生后悔。

只是他还没等他说话,那人便沙哑着嗓子,低沉地,将所有的感情都倾泻出来一般,就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发出了一句叹息:

“保重,史塔克。”

之后尖锐的爆鸣声便凶狠地刺进了史东尼的耳朵里。


tbc?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