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通灵狗仔(三十八)

原创作者:夏沐春吟,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吴悔 安然 春秋 白洛凡 熠熠 小胖 主编 小王 我们 大衣柜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三十八)纠缠不放

早上吴悔接到主编的电话,他儿子今年大四,学校让他们自己寻找实习单位,并在实习期满之后开出一份实习证明。这是大学的固有套路,专门用来提升就业率。主编的儿子专业是编导,来白氏传媒参观学习,还算对口。

“您放心地交给我吧,我一定好好带他。”她跟主编承诺。如果她没记错,主编的儿子应该跟白洛凡同岁。

“你要带谁?”白洛凡对着镜子打领带,她方才跟主编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我们主编的儿子,他来报社实习三个月。”吴悔在门口穿鞋,忙里回答。

“安然的事,我听林禹说了。”他从屋里走出来,立在她面前,依旧是一丝不苟的亮相,这场景该是多少青春少女心中幻想的霸道总裁。

吴悔系好鞋带,也站起身:“他的状况不太好,现在网上的声音也一边倒,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她停顿了一下,“我没办法袖手旁观。”

白洛凡突然低头凑近她的脸,盯住她的眼睛:“我心胸气量宽广,你大可不必担心。”

吴悔被他呼出的热气撩拨,她想起他起伏的身体,脸腾地红了。

他们分开行动,她开着身量轻巧的smart穿梭在早高峰,他坐在宽敞的奔驰商务车里看各地的财经新闻。她早他一步来到公司。主编的儿子已经到了,见到她,分外亲切。

“吴悔姐,好久不见!”涂春秋走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吴悔被他抱个满怀,她看着眼前活力满满的男孩,怎样也想不到他竟然跟白洛凡同龄。

“上次见面,你还在准备高考,转眼间,你都快大学毕业了,时间过得太快了。”吴悔感叹。

“可是你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漂亮。”涂春秋咧嘴一笑,露出嘴角边的酒窝。

吴悔带他简单参观了一下报社的各个部门,涂春秋看得认真,不时拿出随身的记事本写下来。

报社依旧忙碌,尹思琪的新闻纵然劲爆,可是安然的事情一出,大众立刻收起满心慈悲,纷纷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明星对粉丝的薄情寡义。

周六夏凉和何宏升的婚礼将在巴厘岛举行,他们身居一线,相恋多年,婚礼更是筹备数月,光是赞助的厂商都排起长龙,对于婚礼现场的盛况,大众充满期待。

小张带着小静负责这次“夏之河”婚礼报道,昨天就出发了,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巴厘岛风光旖旎,海天一色,小张他们可以顺便度个假了。

午休时间,吴悔带着涂春秋去公司附近的餐馆吃饭,涂春秋贴心地帮她背包,就连走路都让她走在里面。

“春秋,我有个任务交给你,希望你认真完成。”吴悔趁着吃饭的时候,给涂春秋布置工作。

“好的,是什么任务,我一定认真完成!”涂春秋兴致勃勃。

“你整理一下几年前韩国男子组合成员Leo自杀的新闻,按照时间的顺序把所有稿件都整理出来,相关的电视节目和报道也放在一起,做好了交给我。”吴悔详细说明。

“Leo?是那个因为粉丝散布假新闻而自杀的明星吗?他的经历曾经作为传播理论现象在我们课堂上讨论过。”涂春秋虽然不追星,可是Leo其人他还是听说过。

“对,就是他。”吴悔点头,“另外,你关注一下最近安然的所有新闻,也做好整理。”

“好,我明白了。”涂春秋做了个OK的手势。安然他还真知道,因为某人哭着喊着要去看他的见面会,这名字几乎如雷贯耳。

“春秋,”吴悔想了想,开口:“我们虽然做的是媒体,是传播的一种工具,可是因为每一个从业者都是活生生的人,是具有思想和判断的个体,所以我们在输出信息的过程中,或多或少地会参杂一些主观想法。正因为如此,我们也有义务为我们笔下的每一条新闻负责。”

涂春秋听完之后非常赞同:“我们老师也这样教导我们,希望我们成为有担当的媒体人。”

吃完饭他们散步回公司,路上碰到吴悔的大学师弟小王。

“吴姐,你身体好点了吗,上次我真是吓得够呛。”小王忆起上次《绸缎庄》的媒体见面会,吴悔中途晕倒,他那时正好在她旁边。

“好多了,谢谢。”那天她一夜未睡,又给白洛凡输了血,还逞强着出门工作,难怪白洛凡要生气。

“这是你的小男朋友吗?长得好帅呀。”小王打量了一下吴悔身边的涂春秋,那是标准的阳光大男孩,站在校园中小女生都要多看几眼的。

“啊?”吴悔被他说的一愣,连忙澄清:“不是,他是我们这新来的实习生,就像我弟弟一样。”

小王会心一笑:“不用解释,就算是也没关系,现在流行姐弟恋。”说完跟吴悔挥挥手,走了。

吴悔有点无奈,现在的人,看待一件事时总是带有强烈的个人判断,不论真相如何,他们都自认为自己的想法最正确。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问涂春秋:“春秋,你交女朋友了吗?”

“我有喜欢的人。”涂春秋没正面回答。

吴悔立刻凑在他耳边低语:“放心,不会告诉你爸的。”

涂春秋听完乐了:“涂恒这方面很开明的,他从来不管。”

白洛凡从明亮国际回来,刚走到楼下,就看到吴悔和一个年轻的男人有说有笑地走过来。

那男生穿着白色t恤破洞的牛仔裤,头发是时下时髦的款式,刘海垂到眉毛,阳光照下来,透着栗色。

白洛凡轻轻皱眉,他这一身散发着韩国欧巴气息的装扮,跟林禹的品味一样浮夸。

————————————————

“安然,你终于属于我了,我们现在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我太开心了。”周熠熠张着滴血的嘴,她脸色煞白如纸,双眼却像染血般通红。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安然在睡梦中大喊一声,惊醒。

身上冒出一层薄薄的汗,手心冰凉,面前是整面墙的艺术照,他侧脸站在灯光里,轮廓优美起伏。

“小安,你醒了。”小胖端了杯水走进来,递给他。

安然伸手接过来,玻璃杯里的水清澈透明,他刚要喝,里面的水立刻变成周熠熠染血的眼睛。

“啊!”安然手一抖,水杯摔在地上,玻璃的碎片溅落一地。

“安然,你逃不掉的。”周熠熠又现身在他眼前,歪着头看着他,嘴边的笑容甜腻。

安然抓过身边的枕头向她砸过去:“走!你立刻走!我不想看到你!快走!”

而周熠熠更委屈:“我那么爱你,你却要赶我走,你身边哪个女人会为你去死!”她的怒意瞬间爆发,五官狰狞凸起,眼球向上翻,嘴巴裂到耳后,像变异的丧尸。

安然连滚带爬地从床上跳下,踩着地板上玻璃的碎片冲出了房间,他发疯一般地在屋子里乱窜。小胖无助地跟在他身后,怎么叫他他都不理。

他最后把自己关在大衣柜里,而周熠熠的脸又出现在黑暗里,她伸出的手臂不断探向他,安然下意识地伸手挡在额前,红光一闪,周熠熠的鬼影瞬间消散。

——————————————————

吴悔跟林禹接到小胖的电话以后马上赶过去。屋子里一片凌乱,小胖正在打扫,白色的大理石地砖上,有许多带血的脚印。

“安然呢?”吴悔问小胖。

小胖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大衣柜:“他把自己关在里面。”

这场景似曾相识,吴悔一步一步走过去,慢慢拉开大衣柜的门。

安然瑟缩地埋头坐在里面,脚上长长短短的伤口里夹着玻璃的碎片。她送给他护身的红绳,断开落在地上。

看到她,安然一下子情绪激动起来。

“吴悔,你快走,她在这附近,她会伤害你,你快走!”边说边大力推搡她。

吴悔眼底有点发热,她努力维持正常的语调:“谁在这?”

安然突然睁大眼睛,指着前面空荡的房间:“她在这!周熠熠在这!她缠着我不放!你快走,她也会缠着你的!”

吴悔摘下黑框眼睛,这房间一如她刚来时干净,什么都没有。

“她朝你走过来了,你快走,你快走!”安然大叫一声,飞身向她扑来,她被他推到床边,欧式复古雕刻的装饰重重地撞在她的头上。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