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鹿凤传

原创作者:作者华渭,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百目 鬼郎 武林 新谷 我们 东洋人 萧霆 连奕志 至尊 幕府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九十章:初试宝刀斩妖魔


洛阳城中的老百姓及武林人士讨论的更是面红耳赤,好像自己家里发生的一样。一位年较长者道:“好,死得好,这个狗贼终于死了,残害了我们中原武林不少侠士,毁了我们百姓不少房屋,我早就希望他死了,没想到他最终还是逃不了老天的惩罚。”

另一年轻者不同意他的观点,反驳道:“你知道什么,新谷軎軎怎么会突然之间死呢?这肯定是个圈套,用来诱骗那些侠义之士,所以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哎,你看这小子,怎么能说这话呢,莫非你希望新谷狗贼万古长青?”

“我呸,我好歹也是个习武之人,岂会希望东洋人长寿,恨不得他快点死!”

“那你怎么说刚才那种话?”另一老者道,“我跟你们无法交流,你们既然坚持己见,那我就走了,浪费时间!”老者们齐声怒道:“这……”

走在街上的两个买东西伙计也在讨论,“你说,也奇怪了,怎么来我们店里的人都在讨论新谷軎軎一人?”“这你就不知道了,新谷軎軎是当今武林第一人,而且还是个东洋人,刚才你我在转弯处,是不是看见许多人围着告示在看?”

这个人点头承认,伙计道:“那是人们在看告示上的内容。”“那是因为告示上写道,新谷軎軎死于疾病。”这个伙计不屑:“不就是死了个武林至尊,有什么大不了?反正我们店老板没死就行了。”

“那可是新谷軎軎呀,客人们讨论的不就是他的死因嘛!有人说是诈死的,是在吸引那些不轨之人上钩;还有人说是被连奕志与史戒行害死的,还有人坚持的确是死于疾病,没有一个定论。”

“哦,我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店里会突然增加那么多的顾客,原来是因为大家都在店里讨论这件事呢,他们又不便公然在城中讨论,因为有东洋人的存在,所以都以喝酒之名之。”

“行呀,原来你不傻呀,不过江湖上的事也很难说准,不知道下一任武林至尊会是谁?”长安幕府首领百目鬼郎,召见了来自于抚州的特使,是由韦镜带进来的,此人见了百目鬼郎跪下:“启禀首领,我是连首领与史帮主派来的信使。”

百目鬼郎让他起来说话,“多谢郎首领,这是两位大人让我带来的信函,用以回答首领之前的提问。”

百目鬼郎看着信使接过信:“至尊可好?”特使道:“一切尽在信中,还是请首领拆看看吧。”百目鬼郎不再多问,转身拆信,韦镜的目光聚集在信上,慢慢拆开之后,瞪大了眼睛,上写的是新谷軎軎半月前死于疾病,后面的便没有再看,便已怒了。

转身大声吼道:“混蛋,来人!把此人拖出去斩了!”同时把信扔在了地上,信使并没有害怕,百目鬼郎瞪着面前的信使,韦镜倒是被眼前的一幕给吓坏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百目鬼郎如此生气发怒,立即阻止:“慢着!”两个武士放开了已经抓住的信使,捡起了地上的信,一字一字看,“首领,事已至此,你杀了他也无济于事。”

“那至尊到底是怎么死的?我绝不相信他是染病而亡,肯定是史戒行与连奕志这两个奸佞小人设计谋害的。”

韦镜亦大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又有什么证据呢?没有证据什么都只是怀疑,怎么去兴师问罪?首领,你醒醒吧,不要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你们两个先把他看管起来。”两名武士照做,将信使押出去了。“那我们之前的猜测就是正确的了,没有看到至尊的亲笔回信,那我们该怎么办?”

“按首领所说,这信中已说得明明白白,我们现在无路可走了,连奕志在信中说的很明白,他的意思是让我们重新听从他们的,还像之前一样听命于新武林至尊的,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让我们帮他掌控关中武林。”“他想的美,杀死了至尊,夺走了权力,还想让我们为他卖命,我们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听他的?”

“按首领所说,那我们倒是投鼠忌器——两头受气,西边有强劲萧霆雲,南面又有霸贼连奕志,我们不能夹在中间,虽然萧霆雲等人势力不是很大,但是他肯定会凭借手中的割鹿刀笼络江湖人士的,到时对我们就不利了,所以我们应该早下决定,当断则断。”

“看来是不能再等下去了,越等越对我们不利,这样吧,你修书一封,写明诚意,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拥护连奕志为武林至尊,一切都愿意听他的,把信使也放了,让他带着信一同回去;另一方面,是我们该行动的时候了,释放信息,告诉关中武林所有人,三日后,将在长安街头菜市口斩杀田无忧一家老小,引出萧霆雲,待捉了再说。”

渭水涓涓地流,偶尔也见狭窄处激流,河边的槐树、柳树枝繁叶茂,不时也有一两片叶子落下来,被水冲走。陈仓派出的探子亦赶了回来,被赵飞引到萧霆雲的房间,见了探子兴奋:“怎么样?到底什怎么情况?”

“回萧大侠,在下已探得一清二楚,曾扮作幕府人混进去,在里面转了一圈,发现的确不见一个东洋人,全都换成了连奕志与史戒行的人,而且有人还说这里之前发生了打斗,东洋人都被连奕志的人杀死了。”

“好,果然如我所料,这两个伪君子,真小人,竟然瞒了天下人半月有余,如今已是大权在握。”“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二人又将如何处置武宗幕府呢?”

“你至今还想着他会拆了幕府,释放所有武林囚犯,还我们一个安稳的武林,那是痴人说梦,我对连奕志的了解,他就是死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他的野心之大,不是你我之人可以想象的,而他的心狠手辣会将在日后的斗争中展现的,不是我与他有私仇便会如此说他,而是因为我接触过他,只怕,他比之前的新谷軎軎更为可怕!”

“那我们赶快把这件事告诉众位大人吧。”“先别着急,等到长安的探子回来后,再一并说。”

赵飞道:“这样也好,反正前往长安的探子也就快回来了。”到了下午,又盼来一个好消息,前往长安的探子回来了,见了萧霆雲便道:“萧大侠,属下打探到许多消息。”

“赶紧说说,长安城中有什么动静?城西幕府有什么动静?”

“属下打听到一条好消息,一条坏消息,不知你先听那个?”

“那就先喜后忧吧。”探子道:“好消息便是新谷軎軎的确已死,属下在长安城中看见了告示,上述死于疾病。”

萧霆雲道:“此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而且不是什么好消息,说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是小人出城之时,听别人提到的,说是三日后,百目鬼郎将在长安街头菜市场斩杀田无忧及家人。”

赵飞一听惊讶:“什么?要处死田无忧!这个百目鬼郎,真是说得出做得到,居然将愤恨发泄在囚犯身上,岂有此理!”萧霆雲听后开怀:“好了,或许这才是好消息。”众人都不解,赵飞欲问道,但被打断,“快召集所有人在大厅开会。”

又则亲自来到沈灵雁的房子,欲邀请沈灵雁参加,见了她道:“近日一直忙于公事,没有时间来陪你,你不会怪我吧?”

沈灵雁倒也善解人意:“怎么会呢?我们两个的心早就连在一起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又怎么会怪罪呢!”

“我来是想告诉你,长安和抚州的探子已经回来了,我已掌握了许多消息,准备一会儿召集所有人商议此事,希望你能参加。”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道理不去呢?我也想参与你们的除夷灭贼计划,因为我也是武林中人。”“好,一会儿,我们把小翠叫上去客厅。”

“嗯,这会儿她可能在房间。”众人接到通知后,各自从房间赶到前院大厅,依次坐下。

萧沈二人随后已至,坐了下来。小翠站在沈灵雁的身后,赵飞在萧霆雲的侧面,沈灵雁每次参加武林中的会议总是带着她的佩剑,今日颇具女侠气质。“之所以今天下午把大家请到此处,是因为我们要商量三日后的行动。”

晏安与众大人都认真听取,魏禧帆道:“是不是我们要与东洋人交战了,我们这几天手都痒痒了,早就盼望着这一天。”

“魏大人说的不错,今天中午,我得到消息,新谷狗贼确定已经死了,抚州武宗幕府全部换成了史戒行与连奕志的人,此举证明我之前的推论没有错,新谷軎軎的确是被他最为信任的连奕志与史戒行谋杀。”

沈灵雁目瞪:“想不到,连奕志竟有此手段。”“但是大家不要沾沾自喜,以为东洋人新谷軎軎死后,我们天下武林就太平了,在他们二人颁布的告贴中写的异常清楚,将由他们二人中任意一个担任下一届的武林至尊,此二人已被权力蒙蔽双眼,还在实施他们的阴谋。”

沈灵雁不再言语,廉秀道:“看来,死了黑鬼,来了白鬼,没一个好东西!”晏安道:“那我们只能除奸了。”

张耳道:“只要谁想做上武林至尊一位,我们就反对谁,不能让他们继续为祸武林。”

“看来大家都非常痛恨称霸天下武林的人,为了维护武林正义,坚决与连史二人作斗争。”

“那附近的武宗幕府怎么办?”“这个就是我即将要说的,探子回报说,百目鬼郎将于三日后,在长安街头处斩田无忧一家老小。”

“这可不妙呀,田大人家中有一妻一妾,三男一女的孩子,如此不是惨吗?”晏安道:“不能让田大人遭受着灭顶之灾,田大人是个好人,我们一定要救他。”

“谁不想救呀,可是你们有没有冷静想想,为什么百目鬼郎会放出这个消息,不就是为了引诱我们上当吗?然后就地杀了我们,我们可不能上他们的当。”

晏安道:“可是,我们身为同道,又怎能坐视不管呢,你廉秀不愿救人,我晏安一个人去。”廉秀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耳忽然道:“都不要吵了,还是听听萧大侠的。”沈灵雁亦道:“说说你的想法吧。”

“刚才晏大侠所言有理,但是廉公子的话也不无道理,人必须救,我明知这是陷阱,还是要尽最大努力救人,百目鬼郎如今已成了众矢之的,没有了靠山,忍者武士早已慌了,我们这里云集了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人,还怕他一个小小的百目鬼郎,只要我们计划周全,拿出解救方案,一定会从东洋人手中救出田无忧及其家人。”

沈灵雁道:“此番看似危险,实则不然,以前我们未能攻打幕府,是因为对里面的地形不了解,如今他们是主动走出幕府,不正是给了我们一次歼敌的大好机会,所以我们此次不但要救,还要毁灭东洋人在关中武林的存在基地,彻底恢复我们关中武林的安宁。”

众人听后都为之叹服,萧霆雲亦是欣慰不已。晏安道:“想不到沈姑娘不仅艳绝江湖,才智更是女中翘楚,着实令人佩服呀!”

小翠听后在沈灵雁耳边私语:“沈姐姐,你好棒呀!”沈灵雁道:“各位大人过奖了。”

“灵雁说的没错,这是难得的一次机会,绝不能错过。”张耳道:“萧大侠,你就安排吧。”

“好,那我就安排三日后的劫囚破府计划,此次百目鬼郎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抓捕我们,所以他会派出所有的忍者武士保护囚车,而城西幕府那边则守备空虚,所以我意,由张镖头及魏禧帆大人率领一队人马,绕到府东,毁了武宗幕府;

然后由我携割鹿刀率领剩下的所有人共同与百目鬼郎正面交锋,一举全歼东洋人,杀了百目鬼郎及韦镜。”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