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别想你》

原创作者:春衫冷,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晏晏 绍桢 虞绍桢 喜欢 妹妹 女朋友 跳舞 三年 一个 讨厌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Chapter1 楚女腰肢越女腮(4)

舞曲过半,她明媚的笑容渐渐坦然,却发觉身畔衣香鬓影的回旋交错间,总有兴味盎然的窥探视线落在他们身上——确切地说,是落在绍桢身上。

舞会上的男生都穿着大同小异的黑礼服,只他一个例外,雪白笔挺的海军制服掩映在翩然起伏的人群中,如晴夜的月光落于海面。

她察觉的,他自然也知道,却毫不在意。他当然习以为常,引人注目于他而言从来都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晏晏看着他泰然自若的笑容,忽然有些郁郁:

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是把美貌公主藏于深山密林迷宫高塔,等着王子去发现?难道一个漂亮的王子就不值得被藏起来吗?

她该有个秘密的兔子洞,他在那里,只有她一个人才知道。

那样多好!


“晏晏,想什么呢?” 绍桢看她不言不笑,想心事想得入了神,不由好奇。

“我在想,为什么故事里面都是把公主藏起来让别人找?为什么不能反过来,把王子藏起来呢?”

虞绍桢听着,几乎想要揉揉她的顶发,一边暗笑她小孩子心思烂漫,一边正色道:“因为找人这种事比较辛苦,辛苦的事当然要男人来做比较合适。”

晏晏煞有介事地叹了口气,“等人才辛苦呢!”

绍桢赞同地点头,“所以,睡美人最开心。待会儿你玩好了,早点回家睡觉啊。”

晏晏一怔 :“你要去哪儿?”

“我……” 绍桢本想说“去见女朋友”,但话到嘴边,微一犹豫,改口道:“约了朋友。” 他来是想让她开心的,就算要撇清两个人的事,也不必非要在这个时候惹小姑娘伤心。

“你不是刚回来吗?”

“就是刚回来,才要跟大家打招呼。”

“……反正你这次回来也不急着走,改天再约也没关系啊。”晏晏喃喃道:“我毕业就这么一次。”

“怎么会?你大学还要毕业呢,难道你打算以后永远考不及格?”

“讨厌。”晏晏秋波怨起,娇声低嗔:”你约了谁?“

”朋友啊。“

”阿澈他们吗?那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

”呃,不太好。“

”为什么?“

”因为我要去的地方,它……比较少儿不宜。“

”我才不信呢!阿澈才不会跟你去什么不好的地方。“

绍桢笑道:”我又没说我约了他。“

”那你约的谁?攸宁?“

绍桢被她缠不过,随口道:”我约了女朋友。“

晏晏将信将疑地呆了呆,扯出一个生硬笑容:”什么女朋友啊?“

绍桢见她倏然变了脸色不由追悔,只好道:”普通的女朋友。“

晏晏看他言辞闪烁,神色愈发不好,自语般低低道:

”你一回来就要去见,怎么会是普通的女朋友?“

她脸庞越来越低,密密匝匝地睫毛颤颤地像在发抖,绍桢唯恐她再抬头时会漫出眼泪,忙道:“好啦!我不去了,就在这儿听你差遣,好不好?”

晏晏仍旧垂着头,刻意矜持的音调却甜美了一度:“那好吧。”


“晏晏!”舞曲甫停,两个同班的女同学便撇了舞伴过来找她说话,“这就是你哥啊?”

“嗯。”晏晏敷衍地笑了笑,她很想说不是,可之前别人问起,她都说是叫了哥哥来,这会儿也不好意思改口,只得替她们介绍,面上笑着,心里却直觉要糟。

果然,寒暄了没两句,其中一个女孩子就十分爽朗地扯了扯她的手臂:“哎,借你哥跳支舞?”

“好啊。”晏晏只好大方地点头。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样貌再普通,也有几分动人之处,何况今晚来跳舞的女生都是精心打扮过的,一个比一个光彩照人。晏晏看着虞绍桢有说有笑地揽着人跳舞,不禁后悔让他留下。既然那个不知真假的“女朋友”,他说不去见就不去见,就是一点也不重要。可要是他在这里跳上两个钟头,还不一定又要认识什么人呢。

她手里捧着果汁,视线只陷在舞池里,连来请她跳舞的人都无暇打量,径直摇头推掉了。她纳闷儿这曲子怎么这么长,而且他和别人跳舞怎么好像比刚才和她在一起还开心呢?

好容易等到他们跳完,她满口嚷热把他拖出了礼堂:“你们刚才聊什么那么开心?你又不认识她。”

“跳舞的时候还能聊什么?我又不认识她。”绍桢说罢,见她默然不语,拍了拍她挽在自己臂上的手,柔声笑道:

“晏晏,我是你哥哥,不是你养的宠物,丢不了,你不用总盯着我。”

晏晏面庞一热,心口又有点发酸,挨在他臂上,轻声道:

“你真的觉得我是你妹妹吗?”

“当然了。”虞绍桢立刻道:“不光是我,大哥和姐姐,就连小四也都把你当妹妹的。”

幽蓝的夜色从眼前浸到心上,晚风摇散了玉簪花的淡香,晏晏忽然停住了脚步:“我不想你当我哥哥,我也不想当你妹妹。”

她斩钉截铁地说完,仰起头,直直盯住虞绍桢。

她终于说出来了。

她再不说出来,会被自己怄死的。

她猜他早就知道,可现在她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他就要她一个答案,而且是她想要的那个答案。他当然会喜欢她,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喜欢——不,没有人比她更爱他。

可是,他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为难?


他知道早晚得有这么一天。

晏晏不再是个有冰激淋吃就开心的小女孩,总有这么一天,他免不了要让她伤心,可他不想是今天。

他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她那点小心思的。

有一回她从学校回来,正碰上父亲打他,小丫头哭得昏天黑地,父亲只好放他一马。第二天她犹不放心,逃了一节课偷偷跑回来在家里等着他,怕这次哭不出来眼泪“震慑”不了父亲,还备了瓶红花油……

他欲言又止的神情扣紧了她的心弦,她突然觉得害怕,她从来没想过他也许会给她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可是她不听也来不及了。

“好吧。”绍桢一脸尴尬地叹了口气,艰难地启齿道:

“……小姐姐?”

晏晏诧然怔住。

绍桢又道:“还不满意?小姑奶奶?”

“讨厌!”晏晏半羞半怒,带着骤然涌出的委屈一拳砸在他胸口,“讨厌!” 他这样的态度叫她气恼,可她竟没有勇气重新拉回他扯开的话题:“讨厌!”

虞绍桢迟疑了一瞬,还是在她额边轻轻抚了一下:

“就算你讨厌我,我也还是把你当妹妹。“

晏晏一声不响地垂着头,绍桢心下忐忑,只怕两下里认真起来,小姑娘以后见了他要尴尬,赶忙歪低了身子去看她脸色,”生气啦?好好好,那你想怎么样,你说。“

他柔如春风的一双眼凑到她面前,晏晏怎么也沉不住脸色:

”……我不想当你妹妹。“

”好啊。“

晏晏用力咬了咬嘴唇:”我喜欢你。“

绍桢仍是翩翩春风般笑道:“行啊,我又没说不让你喜欢我。”

晏晏两颊通红,又在他臂上轻砸了一记,心里像是架着小铫子烧了一汪醋,到处都酸腾腾湿漉漉:“ 那你喜欢我吗?”

“这还用得着问吗?”绍桢从容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啊。晏晏,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你四岁的时候到我们家来,我就喜欢你了,你又乖又……”

“不是那样的’喜欢‘!”晏晏焦灼地打断了他。

“那……你想让我怎么喜欢你呢?”

晏晏忸怩了片刻,轻声道:“就像你大哥喜欢苏姐姐那样。”

“那怎么可能?”

晏晏呆了一霎,不防知他竟答得这般干脆,喉咙里哽了泪意,脱口道:

“为什么?”

“我不是我大哥,你也不是我大嫂。”绍桢笑道:“要像他们那样,还挺麻烦的,得等你进了大学,暗恋一下你们哪位老师……”

“你胡搅蛮缠,你明知道我……”

“我知道。”虞绍桢连忙截住她的话,正色道:“小孩子长大了,也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一边说,一边点她的额角。

晏晏扁着嘴,不知要如何反驳,虞绍桢见她明艳不可方物的容色里泛着三分娇怨两分凄清,不觉心中一荡,赶忙敛住心神,放软声气央求道:

“晏晏,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你忍心让我没有了?”

“我才不是你妹妹呢。”

“小丫头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谁跟别人说我是你哥哥的?”虞绍桢屈起食指在她鼻梁上轻刮了一记,端然摆出一副兄长的姿态:

“晏晏,小姑娘常常都会喜欢像哥哥一样照顾她的人,你还小,认识的人也少,有些东西分不清楚的——不如这样,等到你二十岁的时候,要是你还喜欢我,我们再谈,好不好?”


这是个委婉的拒绝,还是他当真觉得自己没有成熟到可以谈这种“大人的事”?晏晏在他的神色中努力分辨,却不知道两者究竟有没有差别:

“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每问出一个字都觉得胸口被堵住了一块,一句话说完,她的呼吸都屏住了。

虞绍桢低头看着她,只觉得心疼:“没有。”

“真的?”

“真的。”

她的手揪在自己襟前的玫瑰花苞上,故意挤出一个任性的笑容: “你发誓!”

“好,我发誓。”绍桢依言举了右手,“要是我骗你,就让我从今以后一天三顿被父亲拿鞭子抽。”

晏晏满心酸楚中忍不住一笑:“那也要虞伯伯有空管你。”

绍桢亦笑道:“别的也就罢了,这个空他一定有,到时候你可别后悔逼着我发这样的毒誓。”

“那也是你活该的。”晏晏低低应了一句,鼻尖一酸,蓦地伏身靠在了他胸口。

绍桢迟疑了片刻,晏晏便像抱玩偶似的环住了他。,他只好桅杆似地杵在原地,悄声打趣道:“晏晏,你不怕被同学看到啊?”

晏晏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话,自顾自依着他,喃喃道:

“还有三年我就二十岁了。三年前,我喜欢你;再过三年,我还是喜欢你;就算再过三个三年,十个三年,三十个三年,我也还是喜欢你……”

她的话依依镌在他心上,痴得教他心悸,像一匙鲜艳的果酱,芬芳浓郁,至纯至美,他却担心太甜,不敢尝。

绍桢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脊,正色赞道:

“你真是有志气!我都没打算能再活三十个三年。”

晏晏不答话,仿佛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心事,“三年么,我会等你,可是……你一定不会等我。”

你一定不会等我。

她的声音细而凉,像花梗上的一根刺,在他指尖扎出了一颗殷红的小血珠。他忍住那一点猝不及防地微痛,柔声道:

“晏晏,你还要不要跳舞?要是不想玩儿了,我送你回家?”

晏晏抿了抿唇,把方才那瓣纤柔如落花的伤心变成了压进辞书的标本,塞到了心房深处。她得做个甜美活泼的可人儿,让他在她身边觉得快活才好,哪有人会喜欢一个哀哀自怨的女孩子呢?连她自己都不喜欢。

她扬起一个娇甜明亮的笑容:“当然要!而且,你也不许走。”

绍桢笑应:“好,我哪儿也不去。”


她挽着他的臂穿过周遭艳羡的目光,玫瑰色的衣裙在他的怀抱中摇曳旋转,她的唇瓣红过浮着冰块的草莓汁,每吮一次都有惬意的微醺顺喉而下。

夜色渐沉,曲终人散,她却一点离愁别绪也没有,恨不得马上别起大学的校徽,让眼前的时光倏忽而过——不,不是眼前,是从明天起。

眼前这一刻,是她最心爱的。

虞家来接晏晏的车很早就到了, 绍桢送她上了车,吩咐司机:“不要跟人说我回来了。”

晏晏见他并不上车,奇道:“你不回家吗?”

绍桢笑道:“反正也是晚了,我等父亲睡了再回去,免得又给他骂。”

“你要去哪儿?”

“不告诉你。”

晏晏推着车门蹙眉道:“我也去。”

绍桢像哄小孩子似地拉开她的手,“乖,到时间睡觉了,快回去啦。” 说罢,关了车门,笑微微地挥了挥手。

晏晏看着他长身玉立的影子闪出车窗,有一瞬间的惘然,仿佛丢了件要紧的东西,却又想不起来。

————————

瑞秋从猫眼里望了一眼,粲然一笑,扭开了门锁:“你怎么来……”

一语未尽,门外的人已经欺身而入,将她压在了玄关的矮柜上。

“我怕你睡不着。”

虞绍桢一边说,一边慢慢抽开了她睡袍的系带,牙白的缎带滑落在深褐浅咖的拼花地板上。

瑞秋的腰肢软软搭在他臂上,像呻吟又像叹息:“你来了我才睡不着呢。”

———————————————————————————————————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