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逍遙劇場–神仙情夢】第二十七章玉人晚裝

原创作者:無責任企劃謝崇輝,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林月如 李逍遥 林家 林进 银花 夏荷 不禁 恶徒 苏州城 说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李逍遥深恐佳人怒气未消,不自觉地放慢脚步。还未走近,林月如皓齿嫣然回眸问道:「瞧!我这身衣裳好不好看?」

  李逍遥被她劈头一问,大着舌头,结巴地答道:「喔~好…好看。」

  林月如闻言幽幽地说:「就这样子而已吗…?!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穿一次呢!」

  李逍遥偷觑玉人颜色,见她面色微沉,嗫嚅地问道:「林姑娘,我能否私下问妳一个问题,请妳老实回答我。」

  林月如柳眉一挑,嘴角含笑:「说啊!」林月如答得爽快,李逍遥却支吾了半天,才说出口:「妳…当真想要嫁给我?」

  林月如摇头笑道:「不是我嫁给你,是你入赘到我们林家。」

  李逍遥解释道:「不是指这个,我是指比武招亲太草率了,这门亲事不一定要算数。」

  林月如却蛮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我爹说了就算。」

  李逍遥急忙表白:「这…其实我今天上擂台与妳比武,只是想化解彼此误会,并未想到招亲这回事…」

  林月如玉靥生春,盈盈笑道:「嘻~谁叫你要打赢我,现在全苏州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林家的新姑爷了,难道你想赖账不成?」

  林月如对己的态度与日间全然不同,李逍遥心中不禁揣揣:「可是~我们认识才不过二天。」

  林月如佯嗔道:「说了半天,原来你讨厌我!」李逍遥忙辩道:「不!而是…我总觉得这样太随便了。」

  林月如哼道:「我才不是随随便便的女人呢!我在做什么,心里清楚的很。」

  李逍遥见她阴晴不定、心思难测,不禁问道:「妳该不会是为了昨天的事还怀恨在心,故意捉弄我吧?」

  林月如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说呢?」李逍遥看她神情狡狯,心头七上八下,越想越慌。

  林月如没等他回答,自顾自地说道:「我们家的花园很漂亮吧?在苏州城就属我家的庭院是最大的呢!」

  「你可以四处逛逛看看,包你这乡巴佬大开眼界!小妹有事要办,先失陪了~」说罢略一欠身,便欲回房。

  李逍遥哪能有此兴致,急忙拦道:「等等!我们还是趁早讲清楚。」林月如见他挡路返身便走,却遭李逍遥将手拉住,心中不禁砰然一动,不由自主地停了脚步,两人僵立当场。

  过了半晌,林月如首先开口打破沉默:「我要回房换件衣衫,你净拉着我做什么?」

  李逍遥闻言慌忙松手,连声抱歉。林月如见他这副窘样,低头幽然说道:「既然你这么急,那我就在这儿换也无妨…」

  李逍遥心觉不妥,想要阻止却说不出口,瞪着双眼,张大了嘴,已然面红耳赤,林月如跟着随手一扯,当场褪去华美外衣。

  佳人竟然毫不避忌地当面自解罗衫,想到即将乍泄的春光,李逍遥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正在魂游仙山之时,耳里却听林月如说道:「今晚我有事要办,若你有兴趣便跟着来吧!」

  李逍遥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哪有一丝半点的春光外泄?原来林月如内里仍是平常劲装打扮,刚才只是将外罩的一件雪纺连裙纱衫脱去。

  夏荷收拾起林月如脱下的衣裳,侍女秋菊随即奉上她的随身兵刃越女剑。

  林月如将越女剑斜插后背,叮咛别让林天南知情,回首朝李逍遥一笑,已然翻身越墙而去。

  李逍遥没有这般利落的身手,不禁踌躇不前,考虑跟或不跟。等到夏荷与秋菊分别向他告退,张望四下无人,终于费力地攀过林家高墙,跳落地面时还跌了一跤。

  正庆幸没人看到,忽然听到左近有人说道:「动作这么慢,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李逍遥闻言臊得俊脸通红,且喜夜色漆黑应没被看出,急将话题岔开说道:「这么晚了,妳要去哪里?」

  林月如见他仍想掩饰窘状,当下也不揭破,示意李逍遥搭上了一艘小船,自己坐上操桨的舱座。苏州人家前门是走车马的街道,后门是通船只的河道。

  林月如双桨一扳,小船已飞快滑出,穿梭在河街并行的小河道,须臾便到了城内东北边纺织机户的集中处。

  林家大小姐的行径莫测高深,令李逍遥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难道她深夜带着自己来此,是要亲自挑选布料缝制嫁衣?但这也未免太快了吧!

  此时机杼之声早停,缎工、车匠皆已歇息下工,绝大多数都去林家凑热闹去了,其中较远一间,内里却还透着灯光。

  李逍遥思前想后毫无头绪之际,林月如已经来到这机户的大门,二话不说起脚就将门踹开,里面数名粗壮汉子正在与人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见状莫不大惊。

  李逍遥半夜跟着林月如来此,也被她的孟浪举动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与那些人进行交易的,正是昨日自己放走的那名林家长工,而那名婢女银花赫然被捆绑囚禁在墙角边,涕泪齐下。

  那长工林进平日贼忒兮兮,做事懒散毫不尽心,林月如早就觉得不是善类,果然来林家做长工不过几天,便拐得银花要与他私奔。

  林月如得到消息,再加上近日苏州一带,年轻姑娘失踪的案件时有传闻,便疑心他是拐卖人口的不法恶徒。

  林月如爱婢心切当下急忙追赶,在城外擒得两人绑在树上逼供,哪知林进硬牙得很,丝毫不肯招认,恰巧被李逍遥路过阻挠,阴错阳差地放走了林进与银花。

  林进带着银花离开苏州城,谁知到处都是林家堡搜捕自己的人马,这林进实在颇为奸巧,竟冒险回到苏州城中,想将银花随意脱手,等风头过了,再逃离这里。

  林进找上苏州的船帮老大,那船帮老大以风声太紧为由,硬将价钱压至只剩三成,林进自然不依,双方正讨价还价时,林月如已然杀上门来。

  林进想起鞭笞之刑的苦楚,惶然失措,见状马上脚底抹油,想要溜之大吉,林月如哪让他走,一箭步便将他拦住。

  李逍遥这时才恍然大悟,昨日林月如并非是在凌虐下人,自己没有弄清楚前因后果,便自以为是地强加拦阻,因此得罪林月如还算事小,若非林月如这时赶到,岂不是葬送了银花的一生?

  而之后轻薄林月如的恶徒竟也在其中,分明与人口贩子份属同党无疑,如若自己没有转念返回救人,林月如恐也将沦落被贩卖为奴、为妓的悲惨命运。严重的后果令李逍遥越想越惊,霎时流了一身冷汗,自觉愧疚不已,急忙去将银花束缚解开。

  虽然船帮恶徒顽强抵抗,但林月如嫉恶如仇下手极重,片刻便将他们一网打尽。查到线索的林家堡护卫深知小姐的脾气不喜他人帮手,通报林月如知情后,便乐得轻松一直在外守候,等到林月如亲自来破贼窟,这时才进来分派人手,把一干人犯押到衙门问罪,并将银花接回去。

  林月如交代护卫,请官府审讯这班匪徒时,务必逼问出其他失踪女子的下落,以使那些受害破碎的家庭,能够早日团圆。

  林家护卫走了之后,李逍遥独对佳人,只道林月如会以此事数落他,哪知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幽然,既无半点不悦,也不带丝毫责备,李逍遥不禁歉意更盛。

  林月如原来是要开口的啊!爽朗直率的个性,有话就说,做事每每任性而行,自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拂逆过她的心意。眼前这人明明对自己频频无礼冲撞,惹得姑娘又恼又恨,如今让这个冒失鬼明白了自身的错处,没有重打八十,也该大骂他的不是。

  谁知对着这可恨的呆瓜小贼,林月如竟发作不出来,今夜为何会如此别扭?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林月如依然与李逍遥操着小舟回到林家堡,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李逍遥想开口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直到行至之前赏月的后花园。

  只听林月如淡淡地说:「时候不早了,回房休息吧!」便自顾自地走了,留下李逍遥独自一人在原地,既觉羞惭又感愧疚,茫然走回客房中,一夜反复辗转难眠。

  天才刚微亮,夏荷以为李逍遥起得早,便打了水来服侍他梳洗了。李逍遥一宿没睡两眼惺忪,但也不好意思再睡,任由夏荷替他洗脸更衣完毕,强打起精神走到后花园中瞎逛。

  当惯了夜猫子,许久未曾呼吸到晨间清新的空气,嗅着花间清香,不禁心旷神怡。

  闲晃多时,在府中执事的奴役们洒扫炊事各师其职,忙得不亦乐乎,来往间遇到李逍遥皆必恭必敬的叫着姑爷,令李逍遥觉得好不尴尬。

  忽然闻到厨房传来的阵阵香气,肚子不禁饿得咕咕作响,嘴里猛吞馋涎。

  秋菊正在厨房指挥仆妇们准备林家堡上上下下的早点,看到李逍遥痴痴地向这里望着,掩嘴一笑,隔窗问道:「姑爷!奴婢正在准备早点,不知姑爷想用点什么?」

  新姑爷守在厨房外等吃早餐,真是有失体面。李逍遥干咳了一声,慌忙说道:「不用特别准备,随意…随意就好!」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