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江城子——二

原创作者:小鱼心儿,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白子 摩严 师兄 子画 师弟 孟佑安 笙箫 绝情 销魂 尊上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江城子——二   

见白子画晕厥过去,师兄弟俩都慌了心神,两人合力扶起他的身子,一左一右替他调息。   

难耐六十四根销魂钉足以让昔日灵力已入化境的白子画跌落云端,如今怕是不躺上一年半载连元气也很难恢复(原著原话),师兄弟俩协力替他调息半日,榻上之人依旧昏迷未醒。   

摩严望向平日里对他疏离淡然的师弟,如今竟是如此孱弱地躺在他面前,额前满是汗水粘附的凌乱发丝,嘴角一抹骇人的殷红,面色更是苍白惨淡,不由心中巨恸!   

这个师弟,他视为至亲,儿时粉妆玉琢,他是捧在掌心都怕化了。后来又因师父临终嘱托,有子画在可保长留千年基业,他更是将他如神佛般敬着,供着!他知师弟性情清冷,对他亦是如此,他从不在意。他知师弟不通俗物,一心修炼,长留的诸多杂事他担了。乃至最后,他收了花千骨为徒,他虽一力反对,奈何还是随了他,也成了他此身最后悔之事!   

彼时拉着白子画的手,可谓是悔恨交加,五内俱焚!不由哽咽道:“子画,你醒醒,师兄对不起你!师兄不该让你收了那个孽障为徒,如今竟把你害成这番样子,师兄好悔啊!子画,你若有什么事,让师兄我,我如何去见师父!师弟……”   

笙箫默先时听他哭得悲怆,也黯然泪下,而后却是越听越不像话,拉着他道:“师兄,二师兄最疼千骨,你知道的,这些话你便不要再说了!”   

摩严一边试泪一边道:“怎的不让我说,我好好的子画被那个孽障害成这样!”复又道:“不行,我不能把子画一人留在这里,我这就带他去贪然殿,我亲自照顾他。”   

笙箫默忙劝住,“师兄,二师兄什么性子你知道,他怎么会愿意去贪然殿?”   

摩严点头,想想也对,“那去你销魂殿,总之不能把他一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笙箫默摇头叹息,“师兄,二师兄的身子需要静养,不宜挪动,不如派两个弟子照顾他,无论是贪然殿还是销魂殿都没有这绝情殿让他住着舒服。”   

“如此也好。”   

经师兄弟俩的商议,摩严派来了自己的近侍弟子孟佑安、孟佑平,这是一对摩严从小养在身边的双生子,做事最是细致妥当,很得摩严喜爱。   

孟家兄弟俩来了之后一刻也没闲着,一人留了下来贴身照顾白子画,一人将绝情殿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亦连那间花千骨的房间也没放过。   

白子画再醒来时,见身边围着两个身影,他凝神了半天才看清是摩严身边的近侍弟子。撑着身子起身,很快一阵无力感席卷而来,头也分外晕沉,即便如此,他仍是摆手拒绝孟佑平孟佑安的扶持。靠在枕边歇了一口气才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孟佑平答道:“尊上,是世尊让我和弟弟来照顾您,他不放心您一人在绝情殿。”   

白子画蹙眉抚胸低咳,一旁孟佑安忙将一只莹透的琉璃盏端了过来,“尊上,您该喝药了。”   

许是头晕的厉害,白子画只是微阖眼眸未有说话。可是彼时倚在枕间,明明孱弱不已之人,周身气息仍是一片冷冽萧肃。他微抿薄唇的样子让孟佑安就这般端着琉璃盏站立一旁,不敢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个动作。   

兄弟俩皆是恭恭敬敬地站立着,半晌,白子画才道:“我这里不需要人,你们回贪然殿去。”   

孟氏兄弟哪敢忤逆,孟佑安仍是硬着头皮道:“可是尊上,这药是儒尊交代的,说让您醒后喝下。”   

白子画无甚心情再去应付这兄弟俩,起身下榻向着殿外而去,孟氏兄弟看得心惊,那人步履虚浮,随时会倒下的样子,想伸手去扶又不敢,只好相互打着眼色后离开绝情殿。   

摩严心急火燎地赶来时见白子画只着中衣坐于露风石上弹琴,漫漫薄雾中,那人墨发随风飞扬,白色的衣袂翻飞,在层层蔼雾中若隐若现,伴着怆然悲茫的琴音,摩严只觉那人会随风化去,心中瞬间犹如被万箭穿心而过,这可是他从小疼在心尖的小师弟!疾步上前,由虚鼎中取出一件外氅,披在白子画肩头,“子画,这里太凉了,等你身子好点再弹不迟,我们回屋吧。”   

白子画停下手中动作,对他之话语却置若罔闻,抬颌望向浩渺云海。这里,他曾问小骨可以看到什么,小骨说,她可以看到长留的山和海,还有一片烟波缥缈的云雾之海。如今,云中似仍有小丫头清甜的笑声传出,而伊人却已不在。小骨,师父终究是没有保护好你!   

摩严看向他一双眼眸水汽氤氲,玉骨冰凌般的手指终于抚上心口,大口喘息,骇得他惊出一身冷汗,再也顾不及许多,将手掌抵在了他的后心口,另一手寻上他胸口的穴位慢慢按揉,半晌才平复他紊乱的气息,彼时才仿若哀求道:“子画,千错万错都是师兄之错,往后,任何事师兄都答应你,我只求你别再折磨自己。”   

白子画面若冰霜,阖目倚在摩严肩头没有说话。   

摩严本想抱他回殿内去,白子画摇头拒绝。哪怕销魂钉之伤正撕扯着他浑身的筋脉,这种深深隽刻入骨髓的疼痛如影随形,无处不在,光是抵御这番疼痛,已耗尽他的心神。面庞上却依旧是如水淡然的神情,“师兄放心,子画安好。”声音已是力不从心,意思却决绝。   

慢慢扶着琴案起身,摩严见他的手指扣着琴案的边缘已是毫无血色,显然是隐忍到了极致,忍不住伸手去扶,被他轻轻抚开,“师兄请回吧。”   

是夜,白子画辗转榻上,高烧不退,笙箫默与摩严皆束手无策,只能用轮流用真气护住他的心脉,紧急传音予夏紫薰与夙沙云甄。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