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单身狗史》第五卷第二十八章:

原创作者:大作宅易轲ike,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室友 我们 但是 可能 所以 这个 好像 实验课 性格 虽然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我爱不爱你,日久见人心


这个人吧,我不太好说,对于她,我现在的感觉是,当时很生气,但是现在也就释然了。这个事我也要慢慢说。

她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班。按理来说我对她不应该有什么非分之想,因为当时一件事,就是当时学院办个什么晚会,我室友是文艺委员,所以我们室友就去给他捧场,演个小品,当时也选了愿意参与到其中的女同学,但是到排练的时候,我觉得她们不太认真,有点和我们这些人的节奏对不上。可能她们仅仅是为了学分去的,而我们却是为了把节目演好去的。这些被文艺委员选中的女生,还是我们公认得看上去比较优秀的学生,但是表现让我大失所望,所以在一次和上铺室友在野外聚餐的时候,我们就这酒劲,对着明月起誓,就算是大学搞对象,也不在大学同学之间搞。然而对她有喜欢并且想要追求的想法,也是违背了我的誓言。只能说我其实挺在意这样的一种缘分的。

我和她的初次接触,可能就算我面对她,当面说出来,她都不一定记得。那是在我们的C语言上机课上。在第二天有物理课,要交作业。而她是我们的物理课代表。虽然我也不知道,以她的性格是怎么要去竞争这样的角色的,但是她确实是,可能是因为当时她坐在前排吧。而我的身份也比较特殊,我是我们寝室的学习标兵。这么说,并不是说我学习有多好,只能说我只能通过学习刻苦来证明我是认真学习了的。这交作业这样的细枝末节也就交给我了。嗯,和她的首次见面,是在给她交作业的时候,说的字也是很简单,就“嗯,给你作业”,她回的也很简单,嗯,附带着点头示意。更加恐怖的是,那是我们已经上了大二,或者大三了,说的第一句话。

到了后来,应该是快大四了,因为我有时间去思考些闲事了。有一次和上铺兄弟们,我们三人再次的野外聚餐,就说了这个事。最为年长的跟我说,还是找一个吧。而且我当时也挺想谈个对象的,可以理解为费尔蒙的作祟吧。但是我就说,现在找有点晚了吧,再建立联系和感情也比较难,只能从身边人下手祸害了。于是我们就从同班的女孩中,顺着学号一个一个往下数。数到最后,可能她就是最适合我的了。为人低调,虽然我们可能也是消息闭塞,但是她和其他的同学相比,和她的同班好友相比,真的太低调了。由此推断,性格方面也比较内向,和我的性格相符。虽然我最开始的时候很想找一个性格和我相悖的人,不然两个性格都老实沉稳,说句不好听的,很闷,万一再没有什么共同爱好,两个人真的有相处不下去的可能。虽然我或她有可能为此改变,但是也很冒险。所以,她可能是最好的表白对象了。嗯,就着一口啤酒,我也对自己下定了决心,要去了解她,要去跟她多相处,最后表白。

机会几乎在几天之后就来了。那是一个实验课,我们是分组去进行实验。和她相邻学号的是我的好友,那天他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拜托我去替换着上课。对于这个决定,我十分开心地就答应了。这真是心想事成,前几天刚刚想着,要去与她接触,这个机会就来了。

嗯,那堂课我很开心,开心得有些得意忘形,开心的好像溢于言表,我在事后怀疑,其他人好像都看出来了。但是当时我不管,这么长时间,没想过去主动接近谁,这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去接近她,心中的那份激动如果不从形体上表现出来,我很容易憋成内伤的。

之后,又是实验课,但是就不是那么好运了,我,我的室友,还有一个她的室友,我们分在了一个三人组里。近在咫尺啊,可惜远在天涯,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人为,她悄悄和她的那个室友,也就是和我一个组的,说了些什么,她就进我们的这个组了。这让我很诧异,直到实验之后,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在会寝室的路上,我和跟我同组的室友就研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室友也是我们上铺三人组的一员,所以对于这个我想要追求她的事情比较清楚。据他的分析,他也觉得,这个女孩好像是主动接近我们这个组的,加上之前的实验的互动,我毫不犹豫地相信着,她好像也对我有感觉,也在接近我。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这不正是我最想要的一种状态吗,男女双方互相都有感觉,都在相互接触相互试探,试探对方是不是自己比较适合的,确认无误了才敢出手了。可是这样的话,以我们两个人的性子,可能很长时间都迈不出第二步。所以,根据他们给我的建议,综合我自己的想法,我决定先迈出一个关键性的步,趁着她也对我应该是存在着的好感,如果这个时候我不主动一些,事后无论成与不成,可能都会后悔。

正巧那个时候,有个电影在近期首映,虽然不是点映,但是首映也不错了。于是我就想约她一起去看,票都买好了。之后等到电影上映的那天,我好像是发了短信告诉她我想要约她去看电影,因为之前都是QQ联系,可QQ都回复得很慢,所以为了能让她确定能看见,所以给她发的短信。但是令我感觉意外的是,她拒绝了我。我瞬间懵逼了,怎么了,之前的互动都不作数了?我没觉得我做得很过分啊,哪怕是朋友之间都可能相互请客看电影吧?辽宁大学的那个朋友,请她又不止一次了,也没什么问题啊。嗯,就算她看出来我有什么猥琐的目的了,也不至于这样果断地回绝了吧。这种感觉不好形容,因为在那两次实验课的互动之后,我们也不是没有任何交流,虽然不敢跟她开什么玩笑之类的,因为和我相交甚好的人都知道,我有时候开玩笑不留分寸,所以我怕把她吓坏。不管从哪个角度,我都没觉得我做得很过分,这样我在无限的憋屈之后,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一个是,她好像不是像我想的那样喜欢我,二一个是,可能她也是喜欢我的,但是我的轮番的攻势吓着她了,三一个是,我对她的想法好像被她的同学所发现了,然后她害羞了,如果真的能分清关系,成与不成的倒还好说,主要就是我们都没有公开向对方说起过自己的心思,所以都是未知的,又都不敢轻易迈步,一旦一方迈步,可能就会让对方退步。总体来说,我就想到这三种可能性,也许她是第一种吧,我希望是第一种。

在后来,虽然还参加了集体活动,班级组织的那种,我再看见她也心中悸动一番,但是我却不太敢了,毕竟被比较明确地拒绝过了,虽然还没断绝什么朋友关系,但是我也不敢了,我宁可不冒险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愿意我们之间再退了。

接下来的一次亲密的接触,可能就是在毕业的饭局上了。那场饭局,我喝的不算多说实话,但是酒劲还是有些上头的,我旁边是我的室友,现在想来,他们就是“怂恿”我追求她的两个元凶。在这个饭桌上,大家基本上都到了尾声,开始了闲聊环节。这两个又过来了,说就算是没成,但是这可能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了,留个念想吧。嗯,我也有这么想过,但是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可能还是我想对她说的三个字。于是我把正在和我们这边男生打成一片的她的那个室友找来,问,她去哪了。然后她就被叫了过来。我端着酒杯,实际上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拒绝我已经很明显了,我也没必要死乞白脸地自讨苦吃,心中的那种冲动被瞬间压了下去。和她碰杯,说了句“对不起”后,又觉得劲不够,心中还是有股烦闷发泄不出去,所以又补了一句“还是喜欢”。我们相互笑了笑,没说什么,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再见了,这杯酒。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