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双灵姐妹穿越记

原创作者:凡尘i琉璃,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慕容 诚玉景 诚赴 叶云 雷霆 慕容府 华宇 她们 小姐 女儿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诚赴:我老头子想抱孙子了!儿子啊,你快些娶妻!


都走到寒琴阁门口了,慕容双突然回过神,感觉手指有些火辣辣的疼,双手摊开一看,眼泪开始打转了。好厉害的古筝,手指上全是印子,其中一个手指头被琴弦磨了条口子。


“我要是会弹古筝了,手指的老茧估计也不会少。”慕容双摇摇头,心里默默的说。


寒琴阁内,狼藉一片,慕容华宇将脚下已经死了但占空间的黑衣人踢到一边:“这事,是皇后做的?”


“她杀人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莲女巫师暂时在我府上做客。貌似,我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雷霆递给慕容华宇一封信。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慕容双回到寒琴阁门口,附耳偷听。也不知道老爹和雷霆叔是不是真的有奸情,反正肯定有猫腻。


“现在知道了吧!她们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早就死了。听莲女巫师的话,把她们杀了,否则是福是祸,就不得知了。”雷霆看向房门,收回眼神。


“我不管,她们就是我女儿。哪怕现在是她们的三魂七魄都不一样了。不再是我以前的双儿和灵儿,可她们现在还活着,就依旧是我的女儿。就算搭了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护她们这一世。”慕容华宇的语气有些颤抖。


趴在门外的慕容双,听着老爹的话,直至心坎儿,到底他是爱自己的。慕容双鼻子酸酸的。


“我爹是真心爱我的,是疼我的。”


雷霆半笑道:“今天这事,肯定是另外一波人的杰作。皇上那里,不会不管的,而且有太子这个垫背的,皇后倒是会安静一段时间......我听说吴杰将军的儿子再过四天就要来我们沫月国进贡,刚好皇上想借此机会,想与他们吴月国联姻。到时候,你只需要将双儿或是灵儿嫁过去,不仅巩固了你的位置,他们也会保护你的女儿,岂不是一举两得?”


门外的慕容双,听完雷霆的话,气不打一边来,心里打算着自己是要嫁给诚玉景的,不会再选别人的, 又知道姐姐是最不喜欢强加的婚姻,他们如果不问问姐姐她的意愿,那么,雷霆,你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雷霆听得出门外的人的心跳声,只是他不说。


“联姻?和亲?”慕容华宇想了想,小女已有心仪的夫君,不可去联姻和亲。大女儿至今已不是太子的王妃,如此倒是可以将大女儿许配给吴杰的儿子。


吴月国在沫月国的东北方向的地方那里一面环山一面临水,山是青山,水是绿水,景色宜人不说,倒是一处好住处。 吴杰将军身经百战,他的军队也是杀敌无数,百战百胜。至今未打过败仗,连诚赴也敬他三分,就这一点保护灵儿,慕容华宇也会放心。


“倒是一个好办法。”


慕容双捏紧袖口,悄悄离开。雷霆再次看向门口。


诚王府内——


诚玉景听着烨的话,忍着气,手中攥着的为慕容双挑选的红珠宝钗,正在咔咔作响。


“让你派人保护她们的呢?”


“王爷,他们下手太快,我还没来得及……”


看着跪下来的烨,诚玉景压住了火:“什么都不用说了!查!是谁,给我查出来!杀了他!”


“是!”烨低着头。


“去吧!”诚玉景松开宝钗,等烨下去后,他从书桌上摊开他亲自为慕容双画的画,是他们第一次相见时的场景,一位女子浑身湿透,一把剑架上脖子,面无恐惧。


“小包子啊,你要是没了我,谁来保护你啊。”


而书桌旁,放着的正是预言信。


叶府内——


叶云得知慕容府遭到刺客袭击,脸上便露出了笑容,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除掉慕容双,独占诚玉景。她到现在依然记得莲女巫师的话。


“诚玉景的八字与你的八字很合,你命里旺子旺财,你要是嫁给他,这辈子都不愁了。”


叶云便安心的坐下来,吃着皇太后赐的点心,等待着黑衣人回来复命,她的丫鬟则安静的为她倒茶。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既没有黑衣人,又没有人来报慕容府的情况。叶云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来回走动。


“小姐,你怎么了?”丫鬟金环担心小姐。


“为什么我派去杀慕容双的人还没回来?难道是失手了!”叶云气的推倒了一旁的屏风。


“小姐。”金环马上捂住了叶云的嘴,“小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会杀头的。”


“那又如何,我就是想让她死,就是不想让她得到玉景哥哥。”叶云甩开了丫鬟的手,“再说啦我还有我的皇太后给我撑腰呢!”


“小姐小姐,刚才得到消息说慕容府里没有一个人受伤。倒是去了的刺客,片甲不留。听说现在的慕容府里是血流成河的一副景象。”一个急急忙忙跑进来的丫鬟说道。


“真的是失手了!”哼!慕容双,你现在死不了,那我接下来慢慢陪你玩儿。叶云眼神愈来愈毒。


而在雷霆府里的莲女巫师,占卜着,周围无人,她看着自己的镜子,只说了三个字“有变故”。


然后消失在房间里。


半个时辰后,诚王府内,后花园里,得知派人行刺慕容府的人是叶云,诚赴放下修剪花草的工具。如此狠毒之人,他绝对不能任她再来接近自己的儿子。但家家都有着联系,冒然做些什么,得罪的可不是一两个人。


他知道事情的速度也是极其快,由此可见他背后还是有些人。


诚赴心想,要是儿子娶了慕容双,那么他诚赴后继有人了。夫人的遗愿便可以实现,自己可以抱孙子了,不免心中一阵欢喜。


“把玉景喊来。”诚赴对着管家吩咐。


“是,老爷。”管家摆好一盆花,便去了。


花园里的花个个盛开的惊艳人眼。诚赴对着这些花,心里对夫人更加想念,自己脑补了一幅诚玉景和慕容双儿女成群,幸福和睦的场景。


诚玉景一路走来,到了后花园,他也猜的差不多了。知父莫若子嘛!


不管诚赴于公于私,他的选择都是最好的。像是能给诚玉景找到一个心仪之人,让他留下血脉这可是最重要的事情,让这个不近女色的儿子能有一个妻子,可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恰好,和慕容府有了联系,一文臣一武将,着实好。


“玉景啊!你好不容易有个心仪的人,可不能因为一个叶云毁了你的前途。”诚赴坐在亭子里的石凳上,一脸严肃。


诚玉景对着老爹说:“爹!若是以前,可是你逼着我娶叶云那丫头啊!。”


“我……”诚赴有些吃瘪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诚玉景停顿了一会儿,又说:“这次,你就等着做爷爷吧!”


诚赴听到这话,更加踏实了。


“我们即刻去见亲家。商量一下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


“好的,爹。”诚玉景从石凳上跳下来,抿嘴笑了。现在他眼前又浮现了慕容双牵着他的手,还有那次在诚王府门外被主动亲的场面....眼里映着一盆红色的月季,似乎慕容双就是那月季站在他面前。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