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被禁锢的爱(第十八章)

原创作者:宫诗婵,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乐天 阿宁 失忆 男子 我们 医生 只是 有些 这么 以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阿宁……我只是遗憾,没在更早的时间找到你。


云朵一样的白,在四周弥漫着,像是看不清的雾气。我漂浮在这里,分不清方向,看不到任何的东西,除了这白,一切都是白,漫无目的的白……隐约听到有人轻声地呼唤,阿宁,阿宁……一遍又一遍,空灵地回荡在这白色的雾气中,这声越发的清晰,一点点传入耳际,然后一道莫名的牵引力,我跌落了下去。

阿宁……究竟是谁?

睁开眼睛,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空旷的屋子摆放了一些冰冷的器械,我的身下是一张约一米宽的床,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哗的一声,门开了,一个高挑的男子出现在门口,他的眼神在看见我的时候先是一愣瞬间化为惊喜,三两步便到了我的床边

阿宁,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他握住了我的手,不停地摇晃道,眼里的激动都快要溢出来

你是谁?阿宁又是谁……”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嗓子微疼。……”男子匆忙的放开我,倒了一杯水递给我,顺便按了床边的一个按钮。

你不认识我?”男子惊讶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不一会,一群白大褂慌张地跑进来

快给她检查一下!男子拉住医生,迫切的说道。

医生在我身边一阵忙碌,然后对男子说:“一切正常,只是脑子里有些淤血导致暂时的失忆,也许过一段时间会想起来。不过别担心,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医生耐心安抚道,说起话来却像是背书一样,仿佛在走一个程序,那么习以为常。

交代了护士几句,对男子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男子重新坐在我的身边,若有所思。

良久,他缓缓地开口:“你叫宁宁,是我从小指腹为婚的妻子。我是乐天,音乐的乐,天空的天,记住我的脸。”

他抓住我的手,抚在他的脸上。我心里一慌,将男子下打量个遍,我不会结过婚了吧?虽说他长得不错,身材也很高挑,但是我还不想这么早就嫁作他人妇……至少先让我过一段自由人生。“那个,乐天是吧?我们还没结婚吧?

还没。他不解的看着我,似乎不晓得我为什么张口便是这个问题。

那就好。我长呼了一口气。

那就好?男子显然对我的话有些不明所以

……我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今年多大了?住在哪里……”我一连问了很多问题,来转移话题。

你出车祸,已经躺半个多月,医生说,你再不醒来,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他的眼里还带着事故之后的担忧。看样子,他真的和我有关系,眼里的担忧总不会是假的。

半个月?我惊讶道,为什么感觉只是在空中漂了一会儿。

别担心,工作我已经帮你辞了,车祸的事,几乎没有人知道。还好,只是失忆……”

我在脑海中搜索一会儿,遗憾的是什么都没想起来。

阿宁,不要再想了,过去的事就让他成为过去,以后,我会陪在你身边,照顾你,关心你,不会再让你受伤了。

他的表情那么真挚,仿佛说着结婚宣言,我顿觉一阵尴尬,只得轻声道一句谢谢。

我试着坐起来,他帮我将床调节一下,不一会,我便成了一个靠坐的姿势。“你身上还有些瘀伤,先别乱动。

我忙把被子拉至脖子处,瞪大眼睛看着他。

……医生说的。他轻咳了一声,尴尬的说道。

接连几天,我按照医生的指令接受各项检查,身上的伤已好了大半,不出问题,医生说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几天我已经对自己的情况有了大致了解。宁宁,二十三岁,S市人,乐天的未婚妻,会画画。他说起的只有这么多。

乐天对我关心备至,悉心照料,让我开始相信,我是他的未婚妻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毕竟话可以乱说,一个人的感情却不是那么容易假装的。我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他的情意。

只是我很好奇,自从醒来之后,除了乐天,就其它人来看过我,难道我没有家人、朋友么?

阿宁,我已经办完出院手续,我们可以回家了。乐天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

乐天,我以前是不是脾气很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乐天不解。

不然这几天怎么都没有人来看我?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阿宁……”乐天有些迟疑。你在很小的时候家里出了变故,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了,我也是在前几个月才找回了你。

已经不在了,难怪原来,我的身世是这样的。“那我以前是怎么过的,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拼命回想着,脑子里却还是一片空白。

没有。我们回家吧。乐天及时地转移了话题,顺势将我抱起。

“我可以自己走的。”我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你才刚好。”不容我反驳,他已抱着我出了门,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好像以前发生过一样。看样子,我们的确关系密切。

失忆,就像是人生重来一次,将一切清零,然后重新开始。我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他,这个叫做乐天的人告诉我的,而我,也认识他一个人。

春天已经过半,快至五月天依稀有了些许炎热的气息。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除了那些丢失的记忆。乐天对我很好,会煮饭给我吃,会逗我笑,我对他并不反感。我想,可能以前,我们真的是一对。

在想什么?乐天突然出现在眼前,他的皮肤上渗着汗珠,应是刚晨练回来。

“在想你啊。我们以前生活是什么样的?”我好奇的问道。除了医院里的那一个怀抱,其余的我再找不到半点熟悉感,甚至连现在居住的这间房,都没有熟悉的味道。

“嗯,和现在一样,没什么区别,我出去上班,你在家画画。晚上回来一起吃饭,然后看看电视,偶尔会一起出去约会。”他的话没有停顿,仿佛事先从脑子里预演过一遍一样。

“是么?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揉了揉脑袋,对他说的话依旧没有熟悉感。

“你失忆了,当然想不起来了。走吧,我们去吃饭。”他拉过我的手,将我引致座椅上,顺手将做好的早餐端到我面前。“快吃吧。”说话的功夫,又替我将面包涂上果酱,递到我嘴边。

“你太宠我了。”我接过面包,自顾地吃了起来。这个男人,阳光,帅气,温暖,又全身散发着干净的气息,好像让人挑不出什么缺点,更重要的是,他对我很好。

“这么宠你一辈子,我都觉得不够。”他对我微微一笑,比外面的天气还要温柔。

乐天,我伤都已经好了,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我所在的是市中心一座高档的小区里的一所公寓,这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用乐天的话来形容适合养病。这一段时间里,我也只呆在这里,都不曾出去过

“今天刚好周末,吃完饭就去?”他停下,询问我的意见。

“再好不过了,快吃。”我狼吞虎咽的啃着眼前的早餐,同时催着乐天。

“慢点,别噎着。不着急,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他见我的样子,随即说道。

S市某电影院门口,我和乐天并肩站在门外,情绪久久地不能平复。

“刚刚,你怎么哭了?”乐天牵过我的手,低头问道,眼眸带着一丝紧张感。

“被感动的,电影里的女孩也像我一样失忆了,但她只能梦到那个人,通过各种线索一点点找到他。我只是觉得很庆幸,因为你一直守在我身边,让我省了好多力气。”

“是么……”我见乐天眼里一痛,眼神悠悠地瞟向了远方。

“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跟我来就知道了。”

乐天说罢,就拉着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我突然觉得,他好像在刻意压制某些情绪。

半个小时后。我们站在了一条安静的林荫大道上。

“当初我就是在这里找到你的。”他拉着我站在路边,看着一望无际的马路。

这条路的确很美,路边是差不多百年的法国梧桐,路的尽头是一轮桔黄的夕阳,正散发着它最后的余辉。

“那天,这条路上有两个老人,他们牵着手,面对着夕阳散步,影子拉了老长。远远地,我就看到你注视她们。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竟然看呆了。后来,你被一个老太太撞到了,伤了脚腕,差点被勒索,然后我就忍不住冲了过去,抱起来就走了。”

“你还有这么霸道的一面?”我见他陷入回忆,神色有些伤感,却又带着甜蜜,于是打趣道。

“当然,我也是二十八岁的男人了好么?而且还是霸道总裁。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着呢,就你有这么好的运气。”

“为什么我没发现?”

“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阿宁……我只是遗憾,没在更早的时间找到你。”乐天的表情突然开始认真,让我有些无从招架。

“没关系,现在不是遇到了么。”

“不够,远远不够。”他的表情一痛,我总觉得他有些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没事,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安慰道。也许是不想看到他这么痛苦吧。

“你会永远陪着我么?”他低头,深情地注视着我。

我被他这么注视的有点不好意思,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过去一片空白,我该如何给他答案?

见我不作声,他的头慢慢地低了下来,靠我越来越近。他这是,要吻我?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在他即将碰到我的唇的时候,歪过头躲开了。他僵在了原地,气氛好不尴尬。

“对,对不起。我还不太习惯。”我随口说出了一句话,突然,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这句话,我好像说过。

“没关系,我会等。”他收回目光,悠悠地看向远方,那是夕阳落下的方向。

回家的路上,亦步亦趋,我们都没有在说话,只是气氛却有些不同了。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一个疑问,难道以前我们没有接过吻么?既然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我为什么会下意识的躲开?心里还带着一点抵触?

“乐天,我们以前……有过这样么?”思考良久,我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当然。”他给的答案是肯定的。

“那我们有没有?”

“没有。”他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阿宁……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不会碰你,我遵从你的意愿。”

“额……”

我不再发问,他也不再多说,只是一路沉默。良久,他停了下来,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仿佛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

“阿宁,想不想去北方看看?”他有些迟疑地问道。

这就是他的决定么?我看着他既期待又纠结的样子,点了点头。

不同于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北方,应该是旷远而粗犷的。我的眼前自动浮现出一幅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