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湖心亭看雪第章烈女

原创作者:LM冰彬,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寒江雪 施骁胧 完颜 多尔衮 吴三桂 玉玺 太子妃 湖心亭 骁胧 大雪纷飞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阴雨绵绵,北风潇潇。

带着斗笠,一身灰色长衫,挽起衣袖,可是天气却是异常的严寒,施骁胧抬起头看着城楼。

寒江雪走向吴三桂,吴三桂正于陈圆圆安静睡梦中。

寒江雪:“吴三桂,你完蛋了”。

吴三桂从睡梦中醒来,那是一个六旬,白发苍苍,颇为仙风道骨的老人。

吴三桂:“太子妃娘娘你这是要干嘛”?

寒江雪虚弱的声音:“太子妃,什么太子妃,大明完了,太子下落不明,你,你更新大明的敌人,千古的罪人,我爹我娘,太子,我已经家破人亡,我今天,就,就替天行道,吴三桂,拿命来”。

寒江雪跳过前面两招直接使出了最后一招天涯,却因为反嗜,吐了一地血,差点晕倒,施骁胧从天而降,将寒江雪接住。

寒江雪:“为什么最后会是你”?

施骁胧扶着寒江雪站稳:“因为你在这里”。

吴三桂:“太子妃娘娘我也有我知道的苦衷,现在,趁多尔衮还不知道,我放你们走”。

吴三桂话音刚落,多尔衮就进来了。

多尔衮看了看寒江雪,从衣袖里掏出一瓶小药瓶。

多尔衮:“这是我们家祖传的金创药,拿着吧”。

寒江雪:“不需要你假仁假义”。

寒江雪手一挥将那瓶金创药打翻在地。

多尔衮:“没关系,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人质有所受伤,来人,把这两人带走”。

是夜,夜风微凉。

寒江雪跟施骁胧的手脚都被带着枷锁,被关进了囚车。

九个月后,皇宫,东宫。

寒江雪环顾四处,浅浅的一笑。

寒江雪:“绕了一大圈,又回来了,可惜早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施骁胧:“来,你先把药喝了吧,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寒江雪手一挥将那碗由天山雪莲熬制的药打翻在地。

寒江雪:“他这算什么,软禁还是….. ”。

施骁胧走到寒江雪身边,一把把她涌入怀中,一边抚摸着她的头。

施骁胧:“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多尔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多尔衮咳嗽了一声。

寒江雪:“多尔衮你到底想干什么” ?

多尔衮:“我们翻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有找到玉玺” 。

寒江雪:“玉玺,什么玉玺啊,哈哈,大明已经完了还要玉玺做什么,没有玉玺哈哈”。

大雪纷飞,血色。

只有六岁的福临坐在大殿上。

完颜虹:“完颜部完颜虹,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福临:“众卿家都平身吧”。

寒风从窗子透入进来,完颜虹走了进来。

完颜虹:“寒江雪,呵呵,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可是他呢,这个人,却偏偏是我最爱的人,可是他爱的人是你,我恨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完颜虹将一只匕首插入了寒江雪的腹部,血染红了被子,完颜虹笑着离开了。

寒江雪:“外面的雪下地很大吗” ?

施骁胧:“嗯”。

寒江雪:“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真想回到杭州的家,想看看西湖,还有湖心亭,那个时候,他带着一个书童,在湖心亭内,喝着烧酒,他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施骁胧:“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寒江雪:“他说他叫胡雪枫,家里头也是有人在朝为官,帮京城里头采办些物件,结果等我到了京城,才发现他竟然是太子,骗子,但是,有一件事他对了,京城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最美的,都回不去了”。

施骁胧靠坐在床边,一手抱着寒江雪,一手抚摸着寒江雪的头,寒江雪有些咳嗽,施骁胧给她盖好了被子,寒江雪伸出了一手,抚摸着施骁胧那张沧桑的脸。:“骁胧哥哥,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人真的来世,让我们重新来过吧,骁胧哥哥,等我死了之后,请送我回杭州,请把我埋在湖心亭”。话音刚落,手便放在了被子上,施骁胧的水已经打湿了被子,寒江雪的身体开始冰凉和僵硬。

大雪纷飞,城外,施骁胧将寒江雪放在架台,一手举着火把。

三年后,冬至,湖心亭。

施骁胧坐在亭内,将一壶烧酒倒在地上。

施骁胧:“三年了,我现在才明白,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大雪纷飞,施骁胧的背影消失在大雪中。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