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悲汉月第二章你安是我幸你危是我命

原创作者:Happy栽花草,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汉月 秦云 发簪 月儿 回家 官差 狐狸精 鳏夫 围观 女人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那晚,汉月一夜未眠,第二天她早早就跑到邻家大婶那里,嚷嚷着要跟她学厨。


想到这里,秦云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对自己狠狠地骂了一句:“既然要疼她,那为何要伤害她。”这次秦云害怕了,害怕汉月此生此世,永远滚出了他的视线,如果他能找到了汉月,秦云只想对她说一句,“月儿,对不起!”


“发簪,女孩子最喜欢的发簪,快来买咯……”摊贩兀自叫卖着自己的生意。


女孩子…都……喜欢发簪么?那他怎么没见过月儿插过发簪?


秦云缓缓走了过去,淡淡地问着摊妇:“女孩子都喜欢发簪吗?”

这次,他想送汉月礼物了。


摊妇热情地笑着回道:“那当然了,普天之下,有哪个女孩子不爱美的呢?客官,你就买只发簪送给你的妻子吧!我保证你的妻子见了发簪之后,肯定高兴的合不拢嘴来。”


汉月喜不喜欢发簪另说,但若秦云送她礼物,她肯定会很高兴的。这次他一定要送件礼物给月儿。


“多少钱一支?”


“十个铜钱。”


可秦云那里有钱,这次他准备要抢了。他正拿着发簪偷跑时,无意听见身边有两个过客说:“我刚从前面回来,看见酿酒那家的泼妇,又开始当街扒别的女人衣服了,这次我见那个倒霉的女人像是从乡下来的,长得倒是秀丽得很,别说我没告诉你,就在这前面,你们此时去,说不定还能饱饱眼福呢。”


另一个鳏夫听得心喜,脚下生风便向前面径直跑去。


那两个过客,却又是引诱汉月去偷酿酒枝术的那两个人。


“那个女人像是从乡下来的。”秦云听得这句话,莫明生出了一种不详。


呸,呸,乡下来的人那么多,凭甚就是他家的月儿。


秦云也跟着那几名鳏夫追去,他此时的心里非常矛盾,一面是渴望,他们说的那个乡下女人就是他的月儿,因为这样,秦云就能找到月儿了,秦云一面又害怕他们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汉月,因为那样,他的月儿会有危险。

秦云走到一条小巷,只见一群看热闹的人,把一个地方围得里外八层,还听见围观之人的责骂声,有的说:“这女人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真没想到却是个水性杨花之人。”


有的便很直接骂道:“打死她这个狐狸精、打死她这个狐狸精……”


由于围观之人遮挡了视线,看不清里面是何人,既然是人人喊打的狐狸精,那自然不是他的月儿了。听得此话,秦云挪足走了。

日上三竿,秋日的太阳失了夏日的热情,遍地的阳光,多了一丝丝的萧瑟,汉月一面在卑微地求饶,一面发疯似的反抗,奈何是一个弱女子,她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奈何磨破了唇舌,仍无有人帮她。汉月向旁边站着的几个官差求救,然官老爷们却无动于衷,反倒像是在欣赏戏曲一般,个个看得津津有味。


一张张狰狞的面目,汉月与生俱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此时,那两名鳏夫如似两头色狼,不,应该就是两头色狼,硬把人群撕开一道口子,他们冲到了汉月的身前。


汉月向他求助:“求求你们救我,我不是狐狸精,我没有……。”


两人看见汉月凄惨的模样,却露出了令人恶心的奸笑:“快扒了她衣服,快把她衣服扒下来,让我们都瞧瞧,哈哈……”


汉月闻言,只觉背梁骨一抽,她下意识凝聚全身的力气死死抓住衣裙,发出凄厉的声音:“不要……”


“月儿,”刚走了的秦云似乎听见了汉月撕心裂肺的喊声,他猛然回首。


此时,汉月身上仅剩下了一件殷红的抹胸。她的脸上早是红彤彤的一片,如刚被烈火炙烤一般,脸上的肌肉浮肿起,再寻不到她前的花容月貌。


突然,汉月听见了一声怒吼:“都给我让开。”


声音犹如是一把利剑,砍在了围观之人的脚上,众人都情不自禁地挪开一条道来。


吼声之人,见着眼前的这一幕,一股怒火从心脏涌入他的脑海,他迅速冲到汉月身前,猛然一拳打翻了压在汉月身上的肥妇。

秦云生来俱有一股神力,只要他怒气横生,一出手必定是惊涛骇浪,势如破竹。不管是人或畜,只要在他的拳上都难活命,这妇女更不可能受得起这拳,便还在撕牙裂嘴漫骂中,就两眼一瞪,恐怕是到了黄泉,她都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呢!


围观的人看傻了,几秒后,个个吓得连忙散去。


唯有站在一旁的官差没有散去,其中一个官差,一下子扑跪在地上,抱起妇女的尸体悲怆地喊道:“姐,姐……”


这位官差名叫刘章,正是两月前认这个肥妇为干姐姐那人,这一切,都是他在设计吗?


汉月见到了久违的暑光,终于把她从黑暗中拉了出来。汉月一把扑在秦云的怀里,惶恐地哭着说:“你为什么才来,你为什么才来……”


秦云连忙解下自己的袍子,围在汉月的身上,他不晓得汉月因何事与人发生冲突,但看着汉月锥栗未消,便不忍抛根问底,那些人的无中生有,对他只是一股耳边风捊过。


他看着汉月受伤的眸子,一阵阵自责犹如层层海浪,猛地敲击他的心房,让他难受,秦云把汉月揽在胸前,他望着汉月,眸光黯淡而深邃,仿佛是一种坚如磐石的誓言,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汉月的脸颊,他很想说几句安慰汉月的话,可是话到了唇角只变成了三个字:“还疼吗?”


望着汉月脸上青紫交错的肌肤,秦云心头已然乱作如麻,不知是何情绪?是愤怒,是心疼,是内疚,是的,是他没有保护好汉月,所以他没用。


眸中蕴着惨白,汉月像似一个受了惊的婴儿,她死死地抱住秦云,那是她的救命稻草,是她的依靠。她摇着头说:“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是的,她想回家,从此唯念和秦云一直幽居乡下。他不为功名利禄,她不为荣华富贵,她只为和他相濡以沫,白首偕老。


“好,回家,我们这就回家。”秦云抱起汉月,正要回家之时,这时刘章放下了他干姐姐的尸体,站起身来,扯高嗓子对秦云吼道:“想走!杀人偿命,你们以为你们还能走吗?”


今世道,人命可廉于草芥,亦可贵为无价,是何人所杀?死者何人?乃是关键,“法”是贵权之家的玩物,确是白布人家不可侵犯的神灵,秦云一介白身,今摊上命案,回家,他还能回家吗?


现今他们还能相伴的只是一条通往衙门的路,这条路好短,仿佛只需要一步就能走完这条路,这条路好痛,彷徨路上长满了荆棘,汉月每行一步都将她馥软身子扎的遍体鳞伤,他们一路沉默着,凄泪潸潸,走这条路很痛!痛过闯刀山赴火海,却又甘愿在这条路上,走上百年,千年……因为这条路上有他。


天空不知几时凝聚了几朵乌云?看似久违的甘霖似乎就要光顾了,人们都在兴高采烈地迎接这场甘霖,唯独一向无悲伤的汉月今,却默默流泪神伤,心仿佛被扎上了一根针,让她疼痛。



这是一个人间的决别。汉月望着秦云踏进监狱时的背影,她似乎看见了一颗绚目的流星,很美,但只是一瞬间就消逝在天际,似乎那颗流星并不是属于她汉月,只是那一瞬间,便在她心上狠狠地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关注我微博,我每天努力更新,千万别忘记打赏哦,九十度鞠躬。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