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钗素生子】莲开未名、若叶成伤

原创作者:闼婆娑_修身养性等男神,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锋镝 叶小钗 花非花 婴儿 孩子 祖父 眼神 这么 剑圣 叶未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四)

  此子啼哭不止,解锋镝越觉得心乱如麻,不禁向前一步道,”可否让劣者看一看……“

  许是亲缘感应,乍一见此子的面容便生出无比的熟悉感来,而那孩子被解锋镝抱着,用那还沾着泪花的眼珠子滳溜溜地看着他,白胖的手臂在他胸前挥舞了两下,攥着两缕乌丝再也不愿松开了,谁去扯她的手,就急得大哭起来。

  花非花好像很放心把孩子放给他抱,见婴儿在他怀里不哭不闹,便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解锋镝心里颇为疑惑,虽与此子投缘,但始终是个陌生人,哪有家长任着孩子赖在客人怀里,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叶小钗只在旁边看着不出声,嘴角上扬出大概能称之为微笑的弧度,看向他的眼神似是在说:看她多喜欢你……

  弄得解锋镝也不好意思把孩子还回去。

  花非花倒是拿着米汤来喂过她婴儿,但婴儿也是始终攥着两缕头发不松手,吃饱喝足之后,眼珠子继续滴溜溜地在他身上转。就这样一直被解锋镝抱到了晚上。

  花非花把解锋镝安排到了叶小钗的房间,二重林虽然并不像琉璃仙境一样有这么多的房间,但单独收拾出来一间客房还是没有问题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花非花认为,让解锋镝住进叶小钗的房间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她的祖父和这位素前辈的感情早已经好得不能用友情两个字来形容了,生死相随,患难与共,这么多年的相互扶持她是看在眼里的,素前辈失踪的时日,叶小钗因为心有牵系一直闷闷不乐,如今终于把前辈寻了回来,也该抵足而眠,共叙旧情了。她这么想着,理所当然的关上了门。

  叶小钗也觉得理所当然,毕竟这个黑发的青年必须在他的眼前,在他一伸手便能摸得到的距离,才能弥补这段时日他心中的缺失感。

  他伸手撩了一下解锋镝额前的碎发,动作十分的自然,却让解锋镝吃了一惊,他还是不太习惯别人的触碰,忍了他的这一爱抚,在叶小钗含情脉脉的眼神下,抱着婴儿坐到床脚去了。

  小家伙已经趴在他胸口睡着了,口里含着手指,另一只小手依旧抓着解锋镝的头发。

  叶小钗能感受到解锋镝紧张的情绪,不仅是因为与这个孩子莫名的心理感应,也是因为他。他走过来,示意解锋镝把孩子递给他,解锋镝早已经手臂酸痛,自然乐意,把头发小心翼翼地从婴儿手里抽出来,将婴儿递给了叶小钗。解锋镝看着他把婴儿放置在了摇篮里,本是抱刀持剑的手如今为一个孩子叠折被褥的动作却是如此轻柔,让他的心中莫名触动。

  叶小钗,传说中的中原剑圣,令他感到熟悉的人。那位唤作花非花的姑娘唤他祖父,却不知这个孩子与他又是什么关系?

  他想起来他问及婴儿父母时,花非花略显尴尬的笑容,只道了‘不清楚’。若是那位姑娘的孩子,却也不该姓叶。

  忌讳如此,他也知不该再问,却免不了心里好奇。

  若是收养,叶小钗对此子自然流露的亲情也做不得假……

  叶未名,叶小钗……

  ”啊……“

  叶小钗转过身来,看到解锋镝直愣愣对着摇篮陷入深思的样子,出声寻问。

  ”你问我在想什么?我在想,是怎样的父母,才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叶小钗不能说话,他却总能从他简单的音节中读出他想表达的意思,读懂他好像是一种本能,他与他之间的沟通无需言语,甚至连眼神交流也不需要。

  叶小钗在他的身边跪坐下来,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手心轻划。指尖在手心勾出的笔画让解锋镝心中泛出涟漪,越发紧张。

  ”你说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略显惊讶的确认语气,换来他毫不犹豫的点头,正直的眼神童叟无欺。

  是了,虽说面前这个男人长了一张二八少年的脸,清眉秀眉间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但他不会愚蠢的以为他只是个少年。能担中原剑圣之名,少不得百年修为。况房外那位姑娘亦唤他祖父,想必早在百年前便有了家室,有个亲生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视线忍不住在他的面容上停留,解锋镝欲言又止,”劣者能冒昧问一下,为何不见尊夫人?“

  他看到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接着是摇头,在那一刻他突然读不懂他想表达的意思,直到他拉着他的手,在手心写了一个名字,‘素还真’三个字,像是定心丸一样,直直落在他的心上了。

  解锋镝不免在想:素还真啊,那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叶小钗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如此情深意重,让他眷恋到连否认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而他自己呢?一个从混沌中走来的有生之莲,在他的世界里,素笔勾勒出的线条简单明了,没有肩上的担负,亦没有纠缠不清的记忆。他很快活,却在这一刻迷茫了。只因察觉与这个剑圣暧昧不清的情愫,让他像拾金人一样,不断的想要贪求着那些与他相关的印象,让他觉得,记忆空白的自己,等于一无所有。

  叶小钗拿了木盆端了水过来,放在床边,便去捧解锋镝的腿,在很自然地褪下他的一只鞋子后,解锋镝才反应过来,强忍住弹跳起来的冲动,”你你,你要做什么?“

  “洗脚,我,我自己来就好……”他慌乱地接过叶小钗手中的鞋子,“就,不麻烦……”

  叶小钗抬起脸,清秀的五官依旧,却很自然的荡出一个笑容:不麻烦~

  他如是说,从惊愣的解锋镝手中又收回了那只蓝色的鞋子,放到地板上。

  解锋镝魔愣了,这个男人的一颦一笑都足以扯动他的神经,让他的神智游离在状态之外,只因他的一个动作,就这么顺从的,让他脱了他的鞋袜。

  礼节呢?常理呢?

  他的脚形很好看,被叶小钗握在了手中,带着薄茧的指腹顺着脚背细嫩的皮肤磨砂,果然,不只是容貌的变化,连这肌肤更是变化得如此白皙细嫩,如初生婴儿了。

  被人握了脚看个不停,解锋镝自然感到羞赧,却窒住了呼吸不敢妄动,偏生生那指腹下的皮肤异常敏感,被他揉搓得愈发激起心中怪异的感觉,叶小钗突然低下头。眼见得那温热的唇便要接触到他的脚背,就在这时叶未名大哭了起来,被婴儿哭声牵动,解锋镝心中一急,立刻弹跳起来,一脚踩翻了木盆,叶小钗赶紧去扶,解锋镝脚下不稳,连带着叶小钗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解锋镝趴在了柔软的人肉垫上,腰上的一双手臂还紧紧的揽住了他,睁眼一看,一张俊脸近在咫尺,眉虽是皱着,眼中却有宠溺的笑意。

  叶小钗是连带着两个人的重量摔到了地板上,自然摔得不轻,兼之背下水迹漫延了过来,但贪恋片刻亲密的接触,更加不舍得放手。

  他觉得是因为叶小钗长得太俊,以至于他每次都看花了眼,模糊了神智,温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颊上,解锋镝觉得他觉得他应该做些什么,就腾出一只手抚住了他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水润的唇轻颤了两下,便压了下去。

  “祖父!祖父!”

  “!!!”

  花非花在外面敲门,惊得解锋镝眼也不花了,神智也不昏了,慌忙从叶小钗身上爬起来……

  花非花进来后,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床下一滩水迹,床上正襟危坐的两人,表情肃穆,眼神正直的目迎她从门口走进来。房间内,婴儿的哭声震天……

  “叶子为什么哭得这么厉害?”

  “大概是饿了……”一位眼不动手不动只嘴动的前辈说。

  “啊……”年轻的祖父气定神闲地道。

  花非花目光在二人身上逡巡了片刻,抱起了在摇篮里哭得乱七八糟的叶未名,“叶子还是跟我睡吧……”

  “那是再好不过了。”

  “啊……”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