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在躲过雨的香樟树下等你(三)

原创作者:纸飞机秋千结,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江暮雨 叶臻 段寒 江蕙子 教室 班主任 同学 班干部 大家 我们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同学们大家好,我叫叶臻,是你们这个学期的班主任。和大家一样我也是初来乍到,我是从外校调过来的。不过呢,我之前也当过班主任,所以大家是不用怀疑我当班主任的专业水平的。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我希望大家可以互相尊重互相体谅然后把我们高一四班打造成全年级最好的班级,好不好?”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正是江暮雨班上的班主任叶臻。

由于是开学第一天,同学们都莫名兴奋再加上在讲台上说话的叶臻不仅看着友好而且有着年轻好看的外表,台下自然是很给面子呼声一片。


“哇哦,原来班主任也有帅成这样的!”江蕙子一脸惊喜地对坐在自己旁边的江暮雨说到。


江暮雨也笑称这是上高中的第一个福利。作为颜控掌门的江暮雨和江蕙子自然是对自己的现任班主任特别满意了。女生大多数还是会喜欢看帅哥的。


前桌钟芩听到两人谈话便回过头,“要我说啊,我们的成绩绝对和老师的颜值挂钩!”


“什么颜值啊,要不要这么肤浅?”暮雨故意嘲笑到。


“这哪能叫肤浅呢明明就是大实话!哎呀就是不知道臻哥教哪个科目,千万不要是那万恶的数学啊!”钟芩说完便转过头去看讲台上口若悬河的叶臻,江蕙子和江暮雨都被她那夸张的表情逗笑了。


“老师,你是教哪个科目的啊?”代理班长沈益见说出了大家的疑问。


“这个嘛,你们猜。”叶臻故作神秘。


“不会是数学吧!”钟芩心直口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台下唉声一片,仿佛这个难得一见的帅气老师就是教数学的。


“不是不是,再猜!”叶臻笑着摇了摇头。


“老师,是物理吗?”


“化学吗?”坐在前排的学生吵成一片。


“怎么大家都认为我是教偏理科性的科目呢?”叶臻笑着提示。


“奥……是语文”几乎所有学生同时脱口而出。


“猜对了!不过我只说了不是偏理科的大家怎么不说是语文呢?”叶臻向大家说出自己的疑问。


“因为你没有英语老师的气质啊!”沈益见一语道破,引来同学们一阵哄笑。


“原来大家都认为英语老师比语文老师有气质啊。”叶臻一点都不介意地说,“好了,现在玩笑也开过了我们言归正传,今天就只有两个任务,一个是竞选班干部还有一个就是发教科书。从现在算起离放学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就用来竞选班干部,下午三节课就去行政楼搬书上教室然后发书给大家。既然说好是公平竞选,那么从现在开始,有意愿当班干的同学可以上台发言拉票,最后再由同学们一起投票决定出最终的班干部成员,我相信经过这几天军训的共同相处,大家都对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好吧?那现在开始……”


才用了半个多小时,台上的发言投票就结束了,除了体育委员下面是一片空白其他几个班干职位下面都写了名字。几个同学已经把小纸条上的学生意见统计出来了。


“好了,下面我宣布一下本学期班干部最终成员名单,班长还是之前的代理班长沈益见,副班长吴青,学习委员蒙萌,文艺委员柳轻轻……”叶臻看着并宣布手上拿着的统计结果,“体育委员怎么没有人竞选啊?我们班的男孩子们要积极一点啊!”见还是没人回应,叶臻便说“那就由我来随便选一个吧,那就那个同学吧,坐窗户边那个穿白衣服的男生!”本来昏昏欲睡的段寒被班主任看一下后睡意全无。


“哈哈,小寒寒你被臻哥翻牌子了。”孟小珊一脸坏笑地看着段寒。


“既然同学们都不愿意,就由你来当我们这个学期的体育委员了吧,可以吗段寒同学,就当是帮老师一个忙。”叶臻走到段寒身边说到。


“那……好吧。”段寒默默地点了点头。


“很好,那这样我们本学期的班干部就这样确定下来了。”叶臻满意地走向讲台。


“恭喜你啊!”江暮雨转过头满脸堆着笑意。


段寒看着却有点不爽,“怎么在你脸上看到了幸灾乐祸四个字?”


“哪有?”暮雨转过头,嘴上否认,嘴角却有明显的笑意。


“寒哥就是厉害,开学第一天就弄了一个芝麻官来当。”孟小珊拿段寒开涮。


“芝麻官怎么了?有本事你也弄一个来当当啊孟大爷!”段寒给了他一记白眼。


“得了吧,爷不稀罕……走吧走吧下课了我们吃饭去。”在孟小珊眼里什么官都不如吃饭重要。


下午是搬书时间。


“哎呀,好重啊,暮暮。”江蕙子抱着一大叠书跟在江暮雨后面哭天喊地。从行政楼四楼把那么多书抱下来已经很费劲了更何况还穿过了一个篮球场再把书搬到教学楼五楼的教室去。


“我的也重啊。”江暮雨哭诉到,“要不你拿点书给我然后你把书搬上教室再下来接应我。”


“那你可以吗,一个人抱那么多书,这周边又没有可以放书的地方。”蕙子不忍心地说到。


“我可以的,你别啰嗦了赶紧把书给我你等下快点下来就好了。”江暮雨催促到。


“那好吧!”江蕙子腾出一只手拿了一部分书堆到江暮雨手里就赶紧把剩下的书搬到楼上教室去了,剩下讲暮雨一人抱着一堆书在楼下动弹不得。


“怎么了,搬不动吗?”段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哎呀,总算看到一个救星了!”江暮雨说着赶紧把手上的书全堆到了两手空空的段寒怀里,段寒顺势接下,边走边说“你搬不起就别拿那么多书啊,是不是傻!”


“都怪蕙子,她说如果我们最后去搬的话那里肯定没有几本书了结果等我们去搬的时候还剩好多书,我们俩只好硬着头皮把书全都搬下来了。”江暮雨说时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谁让你们想着偷懒的,现在知道错了吧!”段寒对两人的行为哭笑不得“那江蕙子现在人在哪呢?”


“我让她先搬一点书上教室然后下来接应我。”


“哎呀呀,段大侠,辛苦辛苦!”从大老远狂奔过来的江蕙子看到段寒手里一堆书而江暮雨两手空空自然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对段寒万分感激。


“好说好说。”段寒笑着应到。一旁的江暮雨对两人的对话一脸无语,只好傻笑。


江暮雨又问段寒都搬好了书怎么去了教学楼下面。


“我刚把书搬回教室就去了楼下洗手刚好看到她抱着一堆书傻站在那里就忍不住见义勇为了。”段寒不要脸地继续居功。


“万分感谢大侠的侠肝义胆。”江暮雨双手抱拳表情夸张地配合着他。


三人笑着走进了教室。


由于是本学期的初始周暂时不需要上晚自习,简江中学的学生每天下午早早便能放学回家。五颜六色的自行车一起穿过学校门口那条两侧长满香樟树的林荫小道,清一色整洁干净的校服,自行车上的那些人儿,或追逐打闹,或浅浅细谈。


这是一个真正好的年纪,我们还会满脸稚气开怀大笑;这是一个真正好的青春,不论是在上课的教室里还是在回家的途中,最重要的人总是会在身旁。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