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二十章(古人遗泽今人受)

原创作者:喵九,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青衣 端木 东臣 纸张 众人 师兄 公子 杜华毅 不由 冷夜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如今正值春日,都城的一处楚馆中团花紧簇,花丛中暗影浮动,更有美人于焚香拔琴……
楚馆隔着一条罗河,河边的游子不时隔江探头窥看,却只闻花香琴语,不闻美人摇曳之姿,让人心痒难耐……
小三将青衣从马车上扶下,到河边便有轻舟来接,渡河上岸忽听缈缈琴音中文人的之乎者也,花重处人影闪动,推杯换盏。
“玄郎君来了,请走,请进……”
抬头间只端木东臣迎了上来,一身文士袍,温文尔雅,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端木东臣没有世家子弟身上对下等人的不屑一顾,而是待人皆如一,就算是一个乞丐他也不会吝啬的给他一个微笑。
青衣对他有些防备,第一眼见到他她曾与张兴断言,此人若非大贤便大奸。像端木东臣这种喜怒掩藏的笑面虎最好靠近,她想借他这一块垫板,利用他的同时也在防备他的报复。
因为这样的人很聪明,懂得揣测人心,还比君子小人来得反复无常。若他认同你,便随被你利用也不气,还会助你一臂之力;若心有不甘,那他的剑会追你到天涯海角,让你无可遁形。
青衣在未站稳脚跟想借他之势,同时又猜不透他的心,弄不清他对他是何态度,对他也更加的防备,还真一把无形的双刃剑。
见他含笑向前,青衣不由礼貌的揖了一手,问候道:“端木公子安好。”
“多谢郎君挂念,一切安好。”
端木东臣端正态度回礼,回过礼后又不由轻挑而亲密的靠了过来,将纤长微瘦的手搭住青衣的手腕,小声抱怨道:“你怎的到现在才来,文会都开始了。”
世井传言端木东臣有洁癖,不喜与人相近,就连妹妹弟弟靠近他一分都会生怒,如今见端木东臣与玄青衣这般亲密,引得罗河边上的人猜测连连。又因青衣相貌过于柔美,身段又如杨柳枝,更让不少人暗中恶意猜测两人是否有龙阳之好。
拉拉扯扯的,众人却不知青衣与端木东臣不过方见过一面,上一次见面只因为他于与她酒楼用膳,她送了瓶好酒,与他饮了一杯酒。
感应到众人投未异样的目光,那种在动物园被围观的感觉青衣眉头紧蹙,不由用力的掰了掰他削瘦而有力的手,为难的说:“端木公子,你我这般拉扯甚为不雅……”
“呵呵呵……”
端木东臣却呵呵一笑,温笑道:“贤弟莫理那些世俗目光,你我兄弟亲近有何不成?于社稷有毁?于人伦有碍?既都无又何惧那些疯言疯语。”
“嗯……”
青衣无言以对,本有意离他远点,但平日里察言观色的端木东臣却对此视而不见,更近她一分,这下连贤弟都出来了。
拉拉扯扯间,青衣与端木东臣穿过长廊迈进半月门,琴音忽近,伊手掀开挡在眼前的垂花,只见一道剑气袭来,划飞了满地的落花……
花雨中,一白衣男子头簪白玉钗,手握三寸青芒缥缈踏步,整个苑子被凌利的剑气布满,无处落步。
他犹如一朵皎白的莲花,浊世而清冽,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
在男子收剑之际,端木东臣拍手叫手,笑着说:“师兄的剑法可越发的凌利了,怕世间再无人是师兄的对手了。”
“师弟缪赞了。”
杜华毅随意的拱了下手,目光凌利的射向玄青衣。本以为当日一别无缘见了,不想还能重逢,他本该高兴,但为什么她要与端木东臣这只笑面虎拉扯一块,而且举止这般亲密。
青衣初见杜华毅也感意外,方想怎的不见那声音如天籁的男子,便雕栏前几个翩翩公子走向前来,他就在其中。
青衣对美的东西没有什么抵制力,见几个美男子向她走来,不由露出一丝友善的微笑。
“端木东臣见过玉师兄,李师兄,冷师兄。”
端木东臣拱手行礼,忽然想到什么,猛的扯了青衣一下,向青衣介绍道:“对了,青衣。这是我的几位师兄,莲公子杜华毅师兄;竹公子玉清明师兄;药公子李世白师兄;梅公子冷夜城师兄。各位师兄,这是玄青衣,天外楼的大掌柜。”
“见过各位公子。”
“哦,原来是可解千愁的杜康酒酿制者玄老板,幸会……”
众人皆饮过青衣的烈酒,自然也知晓天外楼。但自古商贾为人所轻,竹梅两人听到青衣为商贾时眼中闪过一些不屑。
桃竹兰梅莲菊药,天机老人的七个得意门生,不想今日可见五人。
世界真小,小到仇人齐聚一块了,青衣内心中不由冷笑连连。
想到玄青衣的悲惨经历皆因天机老人的一句批语而起,她对眼前的这些人没有初见未识前的好感,更有些厌恶。
俗话说:‘什么样的师傅教什么样的弟子。’天机老人口出虚妄之言害得两个无辜女子丧命,玄家好好一个家支离破碎,他教出的弟子能好?青衣表示不屑。
在表面上青衣却不显异样之色,含笑的与众人互相揖手问好,其乐融融。
入屋寒暄了几句,不一会便见娥女送上美食美酒,众人的话题从杜华毅的剑术扯到文学之上……
见青衣从入屋便带着一个小箱子,杜华毅不由好奇问道:“小郎君,你手中拿着的是何物?”
见众人投来好奇的目光,青衣神神秘秘的说:“这可是好东西,文人的至宝。”
“哦。”
李世白抬起眼睑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上次相遇是在夜晚,再者她脸上抹了灰土所以看不清她之样貌。今日仔细瞧来发现青衣很美,那种不同寻常女子的美。
她有清莲不染浊气之气质,像韧竹不屈不挠之品德,若梅花无与伦比的傲气……
她不似女子,倒像一位征战沙场的将军,自信,无惧危险,一往无前。
说实话,他不曾见过像她一样的女子,她更像山间云雾,虚无缥缈,难以捕捉。
青衣笑盈盈的打开箱子,这里面装的纸,她初来到这个世界还以为纸张已经出现,后发现世上无蔡伦此人,造纸术还未问世,可把她高兴坏了。
如今前人的智慧传承落入她手,青衣觉得有必要将纸提前造出造福人类,以报前人遗泽之恩。
只见青衣将的纸张从箱子拿出,又让人拿来了笔墨,一首小词浮现在纸张上。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好词。”
梅公子冷夜城不吝称赞,对于有才之士他都颇为赏识,只凭这篇小词,他便可忽视青衣商贾的身份,降下身价与之相交。
冷夜城看到的是词,而其他人却看到不一样的东西。端木东臣捻起一张洁白如玉的纸激动的问:“这是何物,洁白如玉,薄如蝉翼,还可记事。这,这……”
见众人疑惑的目光,青衣呵呵解惑道:“此乃纸,如今我等用于记载之物通为竹简,竹简不只笨重还不利于蓄存,每几年竹简上的文字便会模糊不清,让许多精典文学随之流失。而用此物记字的话,字经千年而不消,传万世而犹存。”
青衣的话让在座的人感到震撼,端木东臣的脸猛的涨红,许多不见消退。
“宝物,真乃宝物……”
几人对纸张的出现涨红了眼,藏着满满的渴望,却因从小严格的教育矜持着不去动。
而精明的青衣怎会看不出,含笑着将纸张划分递给众人,“初次相见无出手之物,此物便送与各位哥哥。”
众人也不推托,大方收下。将身上的一物取下反赠之,文人互赠乃是常见之事,却不显端木等人的唐突。
洁白如玉不曾见过的纸张,众人自是爱不释手,冷夜城更提起青衣方才用过狼亳笔,连写了几篇平日里最爱的文章。
白纸墨字,笔走龙蛇,众人动笔后便再停不下来,转眼间每人的纸张便只剩下寥寥几张,当下懊悔不已。
在众人寻问还有没有时青衣不由苦笑道:“在下原本想在都城内开了一间文房四宝,专卖纸墨纸砚,但苦无后台怕引来贵人们的窥视所以迟迟不敢行动。
今天端木世子相邀说有大儒文士,在下本想寻一个大人庇护小店,不想失望而归。这纸张青衣便先送于各位,待来日青衣寻得庇护之人将文房四宝开起来后再将文房四宝送上。”
“这么说朗君手中这种纸张还有不少?”杜毅华一下子捉住重点。
青衣点头,众人的心再次活络了起来,刚想提出为她给予庇护时青衣却以天色不再了提出告辞。
众人一路相送到青衣的听涛小榭前,在青衣的府中吃过晚膳方离去,当中端木东臣不仅一次想提起纸张的事,却被青衣一次又一次的拔开。
“主公,天机七子的名声也不低,主公为何不顺着应承下来。”婢女上官玉儿很是不解。
青衣用热水洗了个脸,走到镜子前将发冠取下,淡淡的说:“我要的不只这些,等着吧,有人会给我真正想要的。”
上官玉儿上前为青衣梳发,她不懂青衣说什么。但知道一点,主人让你知道便是你该知道的,不该让你知道的便不该问。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