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青囊尸衣》第章蛊人的阴谋

原创作者:鲁班尺的微博,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有良 ...... 胡不归 鬼壶 蛊人 阿呵 祝由术 小建 前辈 大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胡不归沉吟良久,最后缓缓说道:“久闻风后的骷髅头乃是旷世奇宝,里面浓缩其毕生的功力。‘远古祝由术’已湮没数千年,当今尘世间所谓的‘祝由术’大都以讹传讹,似是而非,功力也自是差之千里。按理说,‘鬼壶’置


胡不归沉吟良久,最后缓缓说道:“久闻风后的骷髅头乃是旷世奇宝,里面浓缩其毕生的功力。‘远古祝由术’已湮没数千年,当今尘世间所谓的‘祝由术’大都以讹传讹,似是而非,功力也自是差之千里。按理说,‘鬼壶’置于掌中,应该可以感受得到其厚重而诡异的气场,可是老夫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呢?”

“前辈的意思是......”有良疑惑的目光望着他。

“此骷髅头内好似空空荡荡,与普通人的颅骨并无二至。”胡不归颇为不解。

有良独臂接过鬼壶置于掌心,暗中催动“中阴吸尸大法”试着以劳宫穴吸了吸,果然没有一丝反映,他回想起临潼西山之巅的那场恶战,口中诧异的说道:“莫非鬼壶一定需要祝由功力方能够开启?”

胡不归摇了摇头,他自忖以其千年之修为,怎么也可以探知一二,而面前的这只“鬼壶”则极有可能已经废了。

“有良小兄弟,此物据说大魇一直爱不释手,始终都是贴身藏着的么?”他问。

“是的。”有良点头答道,秋波前辈也曾经告诉过他。

“这次他轻易的便将心爱之物送还给你,事情似有蹊跷,以老夫推测,鬼壶很有可能已经被大魇掏空了。”胡不归抬起了眼睛。

“掏空?”有良疑惑着问,“前辈的意思是说大魇已经全部攫取了风后的‘远古祝由术’,现今的鬼壶已是一具空壳......”

“正是。”胡不归郑重的点了点头。

“若真如此,那白光大魇再加上风后的‘远古祝由术’,岂不是尘世间再无敌手?”有良闻之愕然不已。

“这也正是老夫所担心的,大魇深谋远虑,不但猜到了你定会前去羊角胡同,而且还警告不让带走小建姑娘,此人事事料敌于先,万万不可小觑。”胡不归神情显得格外的凝重。

“前辈,俺要去一趟滇西,将鬼壶交还给蓝月亮谷一试真假,顺便询问一下神医朱寒生,以小建目前的状况来看能否医治。”有良沉思道。

“这样吧,老夫与你同行,不但能够结识一下蓝月亮谷中的高人,而且还可以共同商量如何对付这只白光大魇的方法。”胡不归谨慎的说着。

“老祖宗,您可不能丢下我啊,本大师看问题有时候还是独具慧眼的。”翁大师乞求的眼神儿盯着他。

胡不归则把目光望向了有良,征求其意见。

“好吧,那就请翁大师一路同行。”有良爽快的应允了。

胡不归和翁大师夺舍的宿主是溺亡的两名孩童,身上并无任何的证件,因此无法乘坐飞机,只能搭长途火车前往滇西雪域高原。

清晨,有良收拾好行装,来向憨叔憨婶辞行,并叮嘱其若是有人来打探他的行踪,可以如实的相告,而不必隐瞒什么。

与大魇的决战时刻就要来临了,他不想憨叔一家受到任何的牵连。

有良一行走出了憨叔家的四合院,一眼瞥见台阶下蹲着个人,原来是宋老拐。

“你在监视俺么?”有良冷冷的说道。

“不是,不是......”宋老拐站起身来,连连摆手,“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请你见到姑姑和姑父,就说宋老拐想要离开京城。”

有良看着他,微微一笑:“俺可以跟邢书记讲,不过你得帮个小忙。”

“你说吧,帮什么忙?”宋老拐爽快的应允道。

“你要随时将小建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俺。”有良吩咐说。

“好的,电话号码?”

“10086......”


雪域高原,落日余晖映照在梅里雪山卡瓦博格主峰之上,反射着耀眼的金光,神圣而庄严。一只喜马拉雅山鹰翱翔在碧空蓝天里,远处传来塔巴林寺的悠悠钟声,古老而苍凉。

胡不归和翁大师眯起眼睛眺望着,高原景色无比巍峨雄奇壮观,与东北长白山截然不同,此行真的是眼界大开。

有良手指着松林中若隐若现的红墙庙宇,兴奋的说道:“前辈,那儿就是塔巴林寺了。”

三人信步走入塔巴林寺山门,早有红衣女尼前去通报,住持明月.邬波驮那匆匆来到了大殿前。

“前辈,这位就是塔巴林寺的住持明月。”有良介绍说。

“有良,你回来了,”明月微笑道,“二丫和孩子一直在寺中等着你呢。”

“二丫......”有良闻言吃了一惊,“她和庸儿出谷了?”

“哇噻,这个尼姑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真的好美啊......”翁大师嘴里禁不住的赞叹起来。

“休得无理!”胡不归低声呵斥道。

明月的目光转向了胡不归和翁大师,笑问:“这两位小男孩儿是谁呀?”

“我是‘中华宇宙功’创始人翁大师。”翁大师抢先答道。

“老夫胡不归。”胡不归拱手施礼,语气谦恭。

明月诧异的打量着他俩,这分明是还未成年的小孩子嘛。

有良淡淡一笑,解释说:“胡前辈是长白山修炼千年的得道之人......”

“哦,原来如此,贫尼怠慢了,请施主入禅房内饮茶。”明月领着着他们来到住持禅房,有执事女尼奉上香茗。

“去将朱施主请来。”明月吩咐着。

须臾,寒生及贾道长急匆匆的赶来,有良连忙站起身,一一作了介绍,众人寒暄后落座。

有良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鬼壶递给了寒生,并大致陈述经过,最后着重说出了胡前辈的怀疑。

寒生疑惑的盯着手中的风后骷髅头,沉思片刻,遂请贾道长把沈才华叫来。他同时对有良说道:“从你描述的小建情况来看,应该是一种‘走火入魔’之症状,只不过她的中阴身脉象,却颇令人费解。”

“俺来这儿的途中,在火车上接到过宋老拐的电话,他说小建的症状似乎每天都在减轻,直立的头发也一日软似一日,慢慢的倒伏下来。”有良解释着。

“既然已入中阴之身,恐怕需七七四十九日方能苏醒过来......”寒生沉吟着说道。

门开了,鬼婴沈才华与墨墨手牵手的走进来。

“有良哥......”墨墨顿时惊喜的喊道。

沈才华瞥见有良,并未搭腔,眼神儿里似有一丝妒忌之色。

有良淡淡一笑,在蓝月亮谷虚空,小孩儿的心智发育确实是太慢了。

“才华,你马上以祝由神功‘天地玄黄’来试试鬼壶是否已经丧失了能量。”寒生语气异常的郑重而严肃。

沈才华知道事关重大,于是不敢怠慢,赶紧盘腿坐在了地上。但见其双手食指伸入鼻孔与耳道,剜出些鼻屎与耳屎,并一股脑儿的塞进了嘴里,口中念念有词:“鼻屎耳屎,吾屎吾吃,香屎何求,鬼壶猪油......”

此乃西晋郭璞所创“祝由十八式”中的最后一式“天地玄黄”,能够开启风后骷髅头内蕴藏着的强大磁场。当年鬼婴就曾以此释放出数万远征军将士的魂魄返回故里,在临潼西山之巅也以其收进和封印了秦军虎狼之师的阴兵军团,端的是厉害无比。

此刻,风后的骷髅头静静的躺在地毯之上,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深夜子时,紫禁城乾清宫,蛊人再次召见阿呵。

“主公,小建的身体似乎已经在好转,但仍无脉象,鬼壶遵照您的吩咐交还给了有良。”阿呵战战兢兢的禀告着。

“嗯,”蛊人在龙椅上翘着二郎腿,似乎很是满意,“本尊终于弄明白了,小建中阴之身总共需时七七四十九日方能彻底清醒过来。在此期间内,你要日夜不离的照看好她,明白么?”

“是,”阿呵谨慎的应道,“阿呵有一事不明,还望主公释疑。”

“说吧。”蛊人情绪看来不错。

“鬼壶既是主公心爱之物,那为何还要交还给有良呢?”阿呵小心翼翼的说着。

蛊人阴沉着脸冷笑了两声:“有良意外得到鬼壶,必然会尽快的送回蓝月亮谷,而此时购买美国‘长曲棍球’间谍卫星照片,有的放矢,必定能发现其进入虚空的通道位置。”

“主公英明。”阿呵恭维道。

“本尊近期将会十分繁忙,等两会结束后,那时小建也差不多该清醒了,我们就一同前往蓝月亮谷虚空里。”蛊人的神色似乎有些疲倦。

“是,主公。”阿呵应道。

“嗯,你可以走了。”蛊人摆了下手。

阿呵躬身施礼,然后默默的进入暗门离去了。

大殿内黑黢黢的朦胧一片,蛊人高高在上的坐在龙椅中,以君临天下的睥晲目光,仿佛穿透了乾清宫大殿和紫禁城,将中原万里江山尽收眼底......

“哼,袁天罡,你以为挖断了蟠龙山,就可以阻挡本尊了么......”蛊人桀桀狂笑不已。

许久,他默默的从怀中掏出那卷张道陵的画轴,将《敦煌夜魇图》铺在了地上,然后自衣袋里取出那枚大洛莫的狗牙,撂在手掌中轻轻的抚摸着......

大洛莫果然狡猾无比,密匙竟然是一枚狗牙,此物不但能开启僰王山机关,而且还可以随意进出张道陵的《敦煌夜魇图》。看来大唐王朝,除了李淳风和袁天罡外,也就属这个僰人小侏儒最聪明了。

可惜啊,此人不能为己所用,死守着“尸蛊术”的秘密不肯吐口,宁可烂在棺材里,最后不也没能保住他的僰族一脉么?自己在蟠龙山地底下苦苦思索了一千三百年,才悟出此术,否则早就破墓而出,改写了中原的历史。

世事造化弄人,想不到大洛莫的狗牙竟然会落到一个头脑僵化,只会吹牛皮的县委书记手中,还毁了自己派出去几名尸虫杀手,真的是讽刺啊。

不过话说回来,因果相承,张道陵的画轴落于己手,大洛莫苦心积虑所隐藏在僰王山中的十余万尸虫,最后还是为本尊所用,这可是当年李淳风和袁天罡始料不及的......

蛊人踌躇满志的踱着步,撸起袖子瞧了眼手表,已是凌晨时分,可以行动了。

他手里攥着大洛莫的狗牙,悄无声息的纵身跃起,一头扎进了《敦煌夜魇图》里......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