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太昊纪》第一部《狱中渡魂者》

原创作者:脑洞事务所,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雷灵 余应梅 杨文赫 晏同 小可 钟隐海 楚湄 欧阳 应梅 看着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篇四 慈乌篇 第二十九至三十章


章二十九 慈乌未哺

两人偷偷摸摸地看着正在加班的一班下属,整个房间都很安静,只剩下噼里啪啦地敲电脑的声音和点击鼠标的声音。

钟隐海从包里掏出那串招魂铃,发出响声。雷灵一惊,瞪向钟隐海。钟隐海却摆手:“不是我弄出来的声音。”

就在此刻,雷灵感受到背包里的神鱼骨在剧烈的震动,他忙连骨带包地扔到了杨文赫的办公室前,在办公室上空划出了一条优美的弧线。

“什么声音?”一个同事说。

“刚飞过了什么?”另一个同事说。

一个眼尖的同事看到了那个包,以为谁开玩笑,语气轻松道:“谁的包乱丢啊。”

正准备拿起来,那包却剧烈地震动起来。几个人看到,吓得屁滚尿流,慌忙逃走。

杨文赫正在单独的办公室里工作,新婚妻子李幼宣打了好几个电话来,他也没有接。这时,他听到门外有叫喊声,于是他打开了门,去看看什么情况出现。

就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他屏住了呼吸,整个人僵硬在那里。

他看到,他那本应该死去的母亲,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从来都没出过故障的头顶上的灯管一闪一闪,将母亲的脸的阴影切割成不同的形状。

“赫儿……”母亲张开嘴,苍老如枯石的声音。

他强作镇定,退后两步,并未言语。

“我是妈妈呀,赫儿。你不认识了吗?”余应梅一步步上前,“小时候,你跟妈妈说过的,要永远陪着妈妈,长大后好好照顾妈妈,有了媳妇儿也不会忘了妈妈……”

余应梅伸出那枯枝般的手,摸向了杨文赫的脸。杨文赫看着那冰冷粗糙的触感触及到自己的皮肤,一阵阵恐惧涌上心头。

“你小的时候,同村的人都欺负妈妈。你就是这样摸着妈妈的脸说,不要哭,妈妈不要哭。赫儿会一辈子对妈妈好的……赫儿,我的赫儿,你还记得吗?”

杨文赫颤抖着,往回缩了一步,那脸上的冰冷的触感消失了,他的心也稍微定了些。他强压住喉间颤抖的字符,说道:“妈,您……是已经死了吗?”

“妈死了,你就不要妈了是吗?”余应梅可怜兮兮地看着杨文赫。

杨文赫紧皱双眉,默默地闭上了双眼,像是忍耐些什么:“妈,既然已经不在人世了,您就早点安息了吧。”

余应梅眸中渐渐发红:“所以你不要妈了是吗?”

杨文赫咽了口唾沫。

余应梅依然重复:“所以你不要妈了是吗?”

“你不要妈了是吗?”

“你不要妈了是吗?”

“不要妈了吗?”

……

铺天盖地而来的质问,杨文赫捂上了耳朵,如同逃避一般。余应梅走上前,要扯开他的手,嘴里依然是那句话。杨文赫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力气大,余应梅尽管是怨灵,都无法拽开他的手。

雷灵和钟隐海二人,在门外偷偷探出头来。看到余应梅步步逼近杨文赫,钟隐海说道:“余应梅的怨气值在不断上身。”

雷灵低头看着钟隐海:“没有灵力的神婆,怎么会看出这么高深的东西来。”

钟隐海瞥了一眼:“老娘就是突然能看到了,怎样。”

就在这时,杨文赫突然大喊了起来:

“没错!我就是不要你了!你走!你走!”

雷灵看到,余应梅在杨文赫脱口而出的那些话中,僵直了身体。

“……我可是你妈妈啊。”余应梅说道。

“是!没错!但是你是我妈,你就要控制我一辈子吗?!”杨文赫爆发性地大吼。

余应梅愣在那里,凹陷进去的眼眶里,漆黑的双目不敢置信地看着杨文赫:“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不孝的话?”

“就是为了孝顺,我听了你的话先娶了同如。又听了你的话和幼宣在一起。我知道这样的自己是不对,也不应该找些所谓的借口来掩盖自己的过错。”杨文赫声音哀伤,像一只受伤的幼鸟在嘤呜哀鸣,随即他忽然抬起头来,怒目而对,完全忘记了先前对余应梅的恐惧,“所以从现在开始,我的命,我自己掌握!”

余应梅浑身发抖,不知道是气得还是震惊得。她看着杨文赫,说道:“原来养了你三十多年,也不过是养了个白眼狼。我为了你,没有改嫁,努力打工让你读书成人,受尽了冷眼。我还为了你去杀了人,坐了牢,死在那冷冰冰的监狱里。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

“你只是为了你自己。”余应梅和杨文赫的身后,忽然有个声音响起。

余应梅皱眉:“你是谁?”

“与你无关。”来人冷眼看着余应梅。

角落里,雷灵和钟隐海看着那人,圆圆的脸蛋上却是清冷的肃杀之气。

他们异口同声道:“小可?”

来人——小可走向余应梅:“适可而止吧,余应梅。你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罢了。”

“你……你都胡说些什么。”余应梅愤怒地颤抖,“我对文赫的付出,全都是因为我是他的母亲!我处处为他着想,我只是希望他活的更好!”

“是吗?可是你看看你儿子的样子,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有开心过吗?”小可指着表情痛苦到扭曲的杨文赫,问道。

余应梅看向杨文赫,他扭曲的样子和平日乖巧懂事的儿子一点也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在她怀里嗷嗷待哺、粉嫩白胖的小娃儿,已经长成了瘦长的成年人。眼中已经有了她看不懂的情绪,就如同雾一般隔开了她。

“你为了你儿子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口口声声以爱为名,想要让你儿子好。结果你看看,这就是你对他的好。”小可补刀道。

余应梅退后两步,哀嚎道:“不是,不是!”

她抬头,怒吼了一声,抓着自己的脸,脸上青筋突起,那血管血红血红,仿若从皮肤中爆出来一样。

小可见状,忽然浑身颤抖,随即倒在地上,雷灵忙接住她。抬头一看,一个悬浮在空中的身影立在他眼前。

“刚……刚那是鬼上身吗?”钟隐海颤抖地帮雷灵把小可拖到门后。

雷灵看向那身影:“是同如。”

“啊?”钟隐海不解地道。

“晏同如,余应梅的媳妇,杨文赫的亡妻。”

章三十 景云逃狱

“原来是你。”不知为何,余应梅看到晏同如,那浑身的怨气倒是小了一些,目中有些畏惧。

看来余应梅也并非极恶,在面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责,她还是有一瞬间的敬畏和愧疚。

“是我,婆婆。”晏同如冷冷道,“虽然文赫也有错,但铸造出来这样的他的,也是您。”

晏同如走向余应梅:“如今您也是依然没有后悔过是吗?”

余应梅看向晏同如,红着眼。

“婆婆,我也是母亲。我能理解你。”晏同如忽然低头一笑,“所以为了我女儿的父亲,我也得做一件我应该做的事情。”

钟隐海躲到雷灵身后:“咱们快快快快逃。”

雷灵心有不安:“怎么了?”

“晏同如要和余应梅同归于尽,用自己的灵魂消除余应梅的怨气!”钟隐海猜测道。

雷灵听罢,忙扭头看向晏同如。晏同如那处发出了可怖的蓝光,照在了被浓郁得化不开的血红色布满脸颊的余应梅,余应梅惊恐地看向晏同如,晏同如扑向了余应梅。

只听到余应梅枯石般的喉间发出一声惨叫,整个光亮照满了整个杨文赫的办公室,刺目得让雷灵等人睁不开眼。

雷灵眼前一片白,他仿若回到了学生时代,那时晏同如还是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

晏同如甜甜一笑,说道:“雷灵,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同如……”雷灵失神地看着晏同如。

晏同如和当年一样,慢慢地走向雷灵。

“你曾经说过,你喜欢我,因为我……身上有你得不到的东西……”晏同如春花一般的脸凑近雷灵,“雷灵,你想要的温暖……是什么呢?”

待光亮消失,惨叫结束,雷灵也从幻觉中回来,他怀里还抱着小可,看着小可沉睡的样子,雷灵的心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雷灵,她们不见了。”钟隐海指了指刚才的地方,只剩下杨文赫晕倒在那里,“我们要不要把杨文赫送医院?”

看着空地许久,雷灵才说:

“只是吓晕过去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自己会起来的。”

而在此刻,雷灵怀中的小可发出嘤咛:“嗯?”

“小可。”雷灵上前问道,“你还好吧?”

“我……我……”小可有些虚弱,又昏厥了过去。

雷灵对钟隐海说:“去医院!”

说罢,雷灵公主抱起小可,迅速地走出了杨文赫办公室。

钟隐海看着雷灵有些乱的步伐,表情变得有些若有所思。

三日后——

钟隐海推着轮椅上的小可,在阳光下走着。

“唉,就是个脑震荡,还真当个大事儿了。”小可无奈道。

“也不知道你是什么问题,注意点总归是好的。”钟隐海说。

小可耸肩:“没想到……当初我瞎八卦去查晏同如的事情,结果搞得鬼上身了。”

“知道就好。你一个女孩子啊,以后别去墓地那种那么危险的地方啦。”

“我只是想帮……”小可说着忽然噤声,“我只是好奇晏同如这个女人罢了。”

钟隐海想起那日晏同如和余应梅的灰飞烟灭,感慨:“女子虽弱,为母则强。晏同如为了自己的女儿,即使是痛恨杨文赫和余应梅,也用自己仅余的灵力去改变杨文赫的记忆,只是希望他和李幼宣在一起的时候,能够善待自己的女儿。”

小可眸中出现困惑:“那你相信吗?”

“什么?”钟隐海低头不解。

“李幼宣也能够对晏同如的女儿视若己出吗?”小可问道。

“人都有善恶,没有人故意想找事端,让自己过不去的。”钟隐海道。

小可低头不语,随即雷灵走了过来,手上拿着奶茶。

“诶,你来的正好。”钟隐海说,“我刚好想去厕所了,你推一推小可。”

钟隐海说罢,就离开了。

雷灵将奶茶递给小可,随即推着轮椅走着。

“你胆子挺大的,大晚上晏同如的墓地也闯。”雷灵笑道。

小可低头浅笑:“看到朋友这么苦恼,总是想想点办法帮一下罢了。”

雷灵停了下来,微怔:“朋友?”

小可回头,圆圆的脸蛋带着亲切的目光:“我们不是朋友吗?”

雷灵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微笑道:“是的,我们是朋友。”

说罢,他继续推着轮椅走。

小可捂着嘴嘻嘻地笑了起来:“不过,这次因祸得福的是,我竟然看到鬼魂了,真是有趣。”

雷灵敲了下小可的脑袋:“这种事可没什么有趣的!”

两人小打小闹地说着,这时钟隐海从厕所回来,看到雷灵和小可二人聊得正热络。嘴角忽然扬起一丝诡异笑容,像是菜市场提着篮子跟邻居八卦的中年妇女,她偷偷地离去了。

“钟隐海那家伙……”过了很久,雷灵朝厕所的方向望去,“上个厕所还能上一两个小时。她是掉进粪坑里了吗?”

小可说:“不如你推我去厕所边看看吧。”

雷灵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推着小可向厕所行去。

这时,雷灵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欧阳阳。欧阳阳素来与他虽是交好,但平时也不轻易打电话给他。他有些好奇地按开通话键:“喂,欧阳,什么事儿?”

“景云……景云逃狱了!”

雷灵赶到南梦城监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欧阳阳焦虑地站在监狱大门,看到雷灵像看到救世主一般迎了上去:“雷大爷你可算来了。”

雷灵问:“怎么回事?”

“今天我值班,值班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景云的床位是空的,走进去一看发现他人不见了。我搜遍整个监狱都不见他,问其他人他们也说睡觉前景云还好好地在监狱里……现在我叫其他犯人帮我瞒着,就当是景云在睡觉。好在平时他们也怕我,也肯帮我这个忙。”欧阳阳急得快哭出来,“我记得你和他关系不错,你知道他可能去哪里跑?”

“他虽然与我相处愉快,但有些东西他也是闭口不提,这时应该去找楚湄调档案过来看。”雷灵说道。

欧阳阳如梦初醒:“对哦。那我们赶紧快去。”

雷灵和欧阳阳二人赶到档案室,楚湄见到欧阳阳一脸慌张,雷灵虽面上没什么情绪但喘着粗气,想必也是心急的。

楚湄问:“什么事,我都快下班了。”

“楚湄,你可不可以先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雷灵此刻将楚湄叫了出来。

原来欧阳阳不敢告诉楚湄景云不见了,只得求雷灵去支开楚湄,他去查档案。

楚湄有些奇怪地盯着两个人,然后跟着雷灵走了出来。

“说吧,开门见山,什么事。”楚湄问。

雷灵有些尴尬,他只得问:“最近,齐玉锵没什么动静吧?”

楚湄觉得有些好笑:“你问我这个干什么?你真当我和你一样是卧底,去侦察这个侦察那个的?”

“你也是警务人员,通力合作也是履行义务。”雷灵严肃道。

楚湄表情也随着雷灵变得冷漠了起来:“不知道,我除了每个礼拜定期去找老向,其他时候都不在监狱里。你走了之后,南梦城监狱也太平了不少。”

她走近雷灵,审视着他:“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呢,雷灵。”

雷灵正面迎视楚湄的目光,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这句话,也应当是我问你才对吧。”

楚湄眉间有一丝颤动,她有些茫然:“什么?”

“你真当我相信,你是偶然地发现我在棋牌室吗?还有图书馆那本书,志怪神异录,也是你放在图书馆的吧。”雷灵噙着温和的笑,语气里却是毋庸置疑的强硬。

楚湄听到雷灵这么说,没有慌张,反而笑了:“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

这下反倒是雷灵不解了,他看着楚湄。

楚湄难得不挂着那个冰山脸,狡黠一笑:“我还以为你发现……其他的秘密呢。”

“其他的秘密?”

这时,欧阳阳从档案室走了出来,雷灵说:“总归有一天,我会知道的。我们先走了。”

欧阳阳和雷灵离开。

楚湄耸了耸肩,随即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喂,小可?”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