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烛心花二十四

原创作者:十雨燕,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大长老 叶灼华 燕冉 长老 欧阳天 叶孟澄 女弟子 各位 立马 队伍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燕冉有些疑惑,但碍于比赛,他也不多想,带着叶灼华去了会场。

宿醉导致的头痛折磨着叶灼华每一根脑神经,他暗叹,真是一大早就不得安生。

更不安生的是,遇到了在门口与队员商议的叶孟澄。叶孟澄看到叶灼华就立马双眼喷火,截下了叶灼华两人道:“霓儿死了你知不知道?”

叶灼华眼神平静道了个:“哦。”。

叶孟澄听在心里却如火上浇油,揪住他的衣领厉声质问:“哦?我问你,是不是你捣的鬼,那大个子之所以往我们这撞来,是不是你指使那个女弟子干的?!”

“霓儿不过是平日里与你妹妹有些口角,大赛那时候说了你几句不是,你竟然如此狠心,她……她才十五不满!”

燕冉一皱眉,拉开怒火冲冲的叶孟澄,道:“这位姑娘莫要污蔑人,我们和这位叶公子只是萍水相逢,哪来的串通害人?”

叶孟澄不屑的看了燕冉一眼,嗤了一声,她身旁的一个男弟子倒是发话了:“这位公子请谅解谅解,大师姐与霓儿师妹情同手足,才这般冲动。而且……之前二师兄在之前的比赛举止怪异,破了风来吴山,那女弟子好像知道二师兄为何那般,所以就……”男弟子不再说下去,不过在场的各位也已经心知肚明。

“莫如风,你给我退下!”叶孟澄没好气的呵斥道,那名唤为莫如风的藏剑弟子摸了摸鼻子,依言退后。

“你以为你和你妹妹那些惑人的把戏,能在藏剑山庄翻起多大的浪?”叶孟澄向前几步,凑在叶灼华的耳畔咬牙切齿,而后气势汹汹的带着自己的队伍走了。

“灼华,你……”燕冉看着叶灼华,虽然他知道这点事动摇不了这个人,但不免有些担心。

他不知面具下的是怎样的神色,只听叶灼华用极小的声音说了声:“黏贼。(是那么念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哎(#?Д?)???”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了江南方言?

叶灼华看着他问:“你信这些有的没的?”燕冉跟拨浪鼓似的摇头,“那就是了,走吧。”

场内的杨璟一看到两人慢哉慢哉的走着,立马跑过来催这两个祖宗进去,唧唧歪歪了一大堆,最后才点入正题:“喏,我帮咱们抽好签了,六号,最后一个,有的是时间准备。”

话音刚落:“请一到六号参赛队伍到广场前面来准备出发!”

“恩?”杨璟一脸懵逼,看向内部人员叶灼华,寻求答案。

然而叶灼华不语,只是自顾自的往广场的前方走去。六只队伍顷刻集结。

高台上,站着高矮不一的三位老头,叶灼华解释道,左边面目严肃的是大长老,中间佝偻着背的是五长老,右边的鹤发童颜的是三长老。

欧阳天吹了声口哨打趣道:“嚯,一三五,我还二四六呢。”

台上的长老看队伍都齐了,衣袍一挥:“各位选手各位来宾,近日由门下一弟子提案,经长老会讨论,决定更改部分比赛项目。”大长老顿了顿,又道,“今日的决赛场地将设置在不远处的一座庙宇,此庙之前为红衣教驻地,机关陷阱繁多复杂,不过经山庄大师改造,以成为山庄的试炼用地!” 说着,场下一阵惊叹,大长老听着脸上满是自豪。

“娘的,啰哩啰嗦!”五长老小小啐了一声,甩了甩朴素的灰袍,三长老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挚友,抚了抚自己的山羊须。

台上的大长老依旧说着正经的演讲台词,可五长老却略显不耐。

“啰哩啰嗦,啰哩啰嗦的!娘的!老子先走一步!”这个脾气暴躁的小老头跳了两脚,身形灵敏的离了广场。

大长老的脸色霎时就黑了下去,三长老立马上来为老友收烂摊子,笑呵呵的讲了两句缓解了气氛,同时也讨好了一下大长老。大长老脸色缓和不少,哼了一声领着在场的人走了。

欧阳天吹了声哨,与旁边队伍的藏剑女弟子搭讪:“姑娘,你们长老之间都那么相处的吗?”

那女弟子像只受惊的兔子,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啊,那个,那个……五长老修为和大长老不相上下,但是……他向来脾气……脾气暴躁,得罪了不少人,长老会也就……也就只有三长老能劝住他。”说完,立马移开目光,羞红了脸。

女子的羞涩看在欧阳天的眼里十分有趣,笑的咯咯响,一脸痞子气的继续问:“那三长老和五长老又是什么关系?”

“恩……”女弟子想了想道,“好像以前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结义兄弟,后来……不知道……为,为什么就来山庄了,唔……啊,到到了。”

欧阳天一转头,一座庞大华丽的带有神明气息的庙宇晃入眼里,门旁两尊石狮早已残缺,壁画斑驳且有绿藤扶墙,琉璃砖瓦支离破碎,仿若将去之人阐述着故事。

“哇喔。”欧阳天感叹一声,转头问道,“杨璟,你看……人呢?”身后早已没有那个温文尔雅的长歌男子,只听魍魉噗嗤的笑了笑,“他啊,早回去了,说是要帮什么先生。”

“哦。”欧阳天有些失望,大刀一扛,准备跟上前头的燕冉两人,忽然想起了出发前杨璟十分严肃的嘱咐――“看紧魍魉。”

“哎,你说这红衣教挺有钱的嘛……”于是欧阳天放慢脚步,和魍魉并肩而行。

庙宇前,大长老咳了几声示意安静,大声宣布:“这座庙宇,是奇人马鸠马娘子设计的,内有暗室暗道无数,今日,除了参赛的选手,我们还为各位来宾准备了另一个场地,埋下了诸多宝藏,只要各位找到了,就归各位所有,但是――不准做出各种恶意行为!”

立马,燕冉就听见后面的侠士小声的讥笑了声:“谁知道呢。”

“请参赛选手随我来。”三长老和善的笑道。

这边大长老已经打开了两个通道,他在左边的通道做了个请势,那些宾客呼啦啦的涌进去,生怕晚了一步没了宝藏。

队伍里有人笑了一下,燕冉一下就听出来是身旁的人,他的余光触及他的脸,没见他的嘴动,但却听到一声极小的一句“黏贼。”

天呐,这是今天第二次听到叶灼华及其“文明”的骂人了。



芸妈:其实,儿子只会这句话骂人。

灼华:是你的错,你也就教了这句骂人的话。

芸妈撸起袖子:来来来和我说,妈卖批!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