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四十七章强盗拦路

原创作者:灵瞳天帝,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易宁 苏彤 谴者 镇长 苏洛 苏家 他们 黑衣人 武技 小镇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是苏家的高手吗,苏家好像没有这门武技?


  看见苏彤那个样子,易宁对她说:“你别紧张,我不敌视天谴者。”

  易宁自己就是天谴者,当然他不可能把这个秘密到处乱说,毕竟是公敌。

  苏彤不信:“知道天谴者的人,不可能会放过天谴者,你怎么认出来的?”

  世人对天谴者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分辨方法,一般是通过身上的异象来辨认,但修为境界变强之后,天谴者就变得明显了。

  一般说来有两个异象,传闻天谴者的眼睛会变成红色,还有他们的性情会随着能力增强而失控。

  但在易宁看来,天谴者很明显,帝相之眼从他们的灵力波动就可以辨认出来。

  他对苏彤说:“先不谈这个,我还知道你也是天谴者,天谴者本就比一般人更有天赋实力,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你哥救出来,如果不早动手,他们有可能把你当成目标。”

  苏彤依然警惕地瞪着易宁:“你有计划?”

  易宁点点头:“我刚才说你们有高手要来,他们不可能没有动作,辛辛苦苦把人绑回去不是为了杀的,我猜测他们今晚就会把人转移,我们今晚动手。”

  “为什么今晚动手?”

  “笨,在人家的地盘上,又是明着上门,直接动手会对我们很不利。”

  易宁瞥了苏彤一眼:“等他们转移的时候,再怎么防范也没有家里方便了,我们下手的机会很多。”

  苏彤觉得奇怪,竟然有人敢说她笨,而且她听起来竟毫无违和的感觉,仿佛就应该这样。

  她不知道,易宁也是大家族出身,苏家还真不算什么,易宁身上也有大家子弟的气度。

  并且易宁曾经熟读武学以外的各种书籍,哪怕在易家,也没几个人敢说比他懂得多,易家只是不让他接触功法武技而已,没想到易宁也并没有浪费时间。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信我的话,跟着我在小镇外埋伏,今晚就能等到。”

  易宁信心满满地说,他放话出去,说苏家高手明天到,那么镇长今晚就会把苏洛转移出去,镇上不可能有地方藏得住,苏家要搜没人敢拦,所以只能是转移出去。

  ……

  易宁把老马放在客栈让人帮忙照看,带着苏彤出了小镇,就在小镇外不远处埋伏。

  这里有一条小路,小镇有很多路通往外面,但他们只守着这一条。

  “你怎么知道他们肯定走这条路?”苏彤不太相信地问。

  易宁无奈道:“因为这里离镇长的家最近,出镇子也最安全,不会被别人看到,而出了镇子以后,他们要去哪里别人就更不知道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会选这条。”

  “如果不是呢?”苏彤很怕出问题。

  “如果不是,那我们只能追踪了,顺着气味追。”

  易宁放出了五只荒狼,笑着说:“充分利用一星荒狼,这一手我还是跟你们学的。”

  “可你说他们有高手,凭我们是拿不下的。”

  “我确实说过,所以我们得提前做些准备,对了,你能伪装别人的声音吗?”

  看见苏彤点头,易宁就给她易容,一边说:“我们要转移一下目标,你易容在镇子外面打劫,看见落单的人就抢,当然抢那些看起来富有的,不要伤人,人多了你就跑……”

  易宁给她面授机宜,虽然苏彤不理解,但还是决定照着易宁的话去做。

  苏彤被易容成了一个胡子大汉,典型的强盗形象,她出动打劫了。

  易宁却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开始练习才拿到的残影步。

  残影步在易宁看来不算太难学,只是用力过猛不好控制,走位飘忽到连自己都不确定出现在什么地方。

  这也是残影步的一个硬伤,控制不住自己,当然就难以伤到别人。

  就如同是攻击的武技,一招发出去自己都不知道打到什么地方,实战起来很难有效果。

  这还是玄级上品,很多人学了之后感觉就是逃命的一瞬间管用,然后就不敢用了,因为再下一刻你自己都不确定会不会往敌人刀口上撞。

  但在易宁看来,这是最适合自己的身法技能,他有强大的灵魂力来控制。

  在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易宁基本上练熟了残影步。

  苏彤的打劫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导致小镇里没有任何人敢孤身出城了。

  一开始她就盯着过往的商人抢,消息传回小镇以后,许多修炼者义愤填膺,组队杀了出来,却不见人影,而他们回去以后单身出镇的人再次遭劫……

  一对一,苏彤并不怕小镇里的任何人,而抓走苏洛的那些人,易宁估计他们不会动的。

  易宁还估计,绝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强大才绑了苏洛,肯定有其他的原因,或者是苏洛中毒了,又或许是其他的可能。

  等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易宁也易容成为了另外一个强盗。

  这个时候,镇子外面有强盗的消息都传遍了,搞得人心惶惶,他们不再敢孤身出镇。

  苏彤有些不高兴地回来,对易宁说:“那么现在呢,你的意思是把他们吓住,不敢出来,等明天苏家的高手来到?”

  “明天还有开山宗的人回来招收弟子,所以他们也不会担心太久的。”

  易宁在把自己的衣服弄得乱一点,更像是强盗,一边解释:“但我让你这么捣乱不是让他们出不来,而是让他们以为我们是真正的强盗,到时候他们无法用你哥的命来要挟。”

  苏彤恍然大悟,如果他们以劫匪的身份动手,那就不会在乎什么人质了。

  现在她闹得只是单个的人不敢出来而已,挟持她哥哥的人还是会出来的。

  “那我们就在这里守着?”

  “嗯,你在一边看,不要动手。”

  苏彤被易宁的自信唬住了:“他们可是劫走了我哥哥的人,你一个人能对付?”

  “这里又不是演武场,我们进行的不是决斗。”易宁淡淡道,“所以我就可以用出最强大的武技了。”

  “最强大的武技?”

  “没错,就是偷袭,首先我们要废了他们的眼睛。”

  路架起几个火堆,按照易宁的要求烧起来不能有明火,烧出来的全都是浓烟,哪怕点起火把,也看不远。

  “但这是要救我哥哥,我怎能不出手?”苏彤不甘心。

  易宁只好说:“那你尽量不要用天谴者的能力,因为我怀疑他们有克制这种能力的手段。”

  苏彤听了十分震惊,有这种手段吗?

  听起来不可思议,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谁说过这种手段,但这样却能解释她哥哥怎么被劫的,这原因就说得过去了,以她哥哥从小受过的训练,甚至用毒高手也很难有机会。

  不管怎么样,该来的总会来,就算不用天谴者的能力,苏彤也自信这里没有自己的对手。

  然后他们就一直等,易宁闭着眼睛,不让自己帝相之眼的光芒被发现。

  “来了。”忽然易宁小声说,“你去,先把他们的退路堵上,把火堆燃起来。”

  苏彤出动,果然远远看见道路上有火把的亮光,她等人过去后点燃了火堆,用大块湿布盖起来,只能有烟不能有明火,就这样截断后路。

  然后是易宁出来拦路,他又换上了另一副面孔,直接跳出来挡道。

  “这路虽然不是我开的,但我还是想你们留下点买路财。”

  他看见后面的黑衣人扛着袋子,里面可以肯定就是苏洛了,黑衣人一共有十几个,前后保护,镇长也跟在队伍里。

  这种时候镇长作为头目当然得出面,喝问易宁:“你是谁,为什么拦我们?”

  他心里意识到这是和人质有关,但易宁就是要绕开这个问题:“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留下财物,我让你们离开,镇长大人,没想到把你们给等来了,我可见过你哟,您可是炼荒大师,这样的身家,拿出来的财物总不能让人失望吧?”

  这样急匆匆出门,谁会带上很多财物?

  镇长不耐烦地下令:“不要废话,干掉他!”

  两个黑衣人就走了过来,易宁却不急于打草惊蛇,自己往后退,一边说:“既然大师这么吝啬,那我说不得也要逼一下了,居然一点小钱都舍不得。”

  易宁转身消失,黑衣人不敢追,怕有埋伏,正在他们小心翼翼的时候,四面都升起了浓烟……

  “不好,快退!”镇长不敢冒险。

  后面的黑衣人回答:“后路也有烟,我们好像进入别人的圈套了。”

  镇长心里一惊,会不会和苏洛有关?这个可能性很大,拥有这样手段的强盗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呢?

  如果真是和苏洛有关,那他就可以用苏洛的命威胁对方,但现在没有确定,他不能自己把事情捅出来。

  忽然一个黑影掠过,谁都没看清楚是什么人,一个黑衣人就惨叫着倒下。

  “怎么回事?”

  “大师,我们被偷袭了,来人的速度很快,刚才只是残影!”

  旁边的黑衣人把倒下的那个扶起来,然而人已经死了,镇长急忙问:“怎么样?”

  “死了,咽喉似乎被一指洞穿!”一个黑衣人声音严峻地说。

  是苏家的高手吗,苏家好像没有这门武技?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查看更多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