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灵瞳天帝第四十一章诅咒之花

原创作者:灵瞳天帝,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易宁 白虎 圣血 武技 攻击 花瓣 花骨朵 声音 断玉指 花心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地下宫殿的正中央,竟开放着一朵巨大的花!


  白虎在停顿的关头,正好给了易宁瞄准的机会。

  这回的五连珠直接打在白虎左眼上了,连珠基本上是箭法的使用,被他用在了武技上,一般这是很难做到的。但他这也不算两个武技先后攻击,而是一同攻击!

  先后的,只是武技的力道而已,他把一次攻击拉长了,造成连续的效果。

  啪!

  地一下击中了白虎的左眼,果然白虎及时把眼睛给闭上了,这也是易宁一开始就预料到的,没关系,他的攻击才刚刚开始呢。

  啪啪啪啪……

  又连续四声,最后一声是重叠音,他竟然打进去了!

  最后一波断玉指攻击在白虎的眼眶里炸开,把眼珠子都弄爆了,难道说,这才是波动劲最正确的使用方式吗?

  易宁紧张地看着白虎,白虎仰天长啸,怒吼了一声!

  这时苏洛还没有开始融合圣血,他只来得及走到漂浮的圣血跟前。

  回头一看,苏洛大惊,什么时候情况变这样了,白虎居然被弄瞎了一只眼睛!

  再看看苏彤,他妹妹比他还要惊讶呢,因为苏彤看到这绝对不是什么意外。

  没准这小子是深藏不露,那得再加快速度了,真要抢圣血的话也是头疼。

  他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易宁此时并没有想那么多,也从没打过圣血的主意。

  易宁是在想:“这家伙太强了,不愧是三星,这样直接命中眼珠子,居然没有穿脑!”

  穿脑是必死的结局,也是易宁想要的结果,可惜白虎身体内部也这么强悍。

  这本事着实有些吓人,抵御普通刀剑也是不在话下的。

  但这个时候也不是恐慌的时候,易宁继续连攻,趁着白虎叫喊的时刻再攻击。

  这次攻击的是白虎的前脚,打的是关节!

  再厉害,你骨头哪怕是真正的纯精钢打造,要能活动的话,总是容易错位的。

  “波动劲,落石拳!”

  他又玩了个新的结合,拳是锤子指是剑,现在是需要锤子的时候。

  有过第一次的组合,落石拳和波动劲的组合也比之前完善了很多,易宁是第一次尝试这样攻击,感觉上确实比单一的黄级技能威力大多了,至于大了多少,他没功夫体会。

  反正是打在白虎身上,有多痛只有白虎知道。

  咔嚓!

  真让他偷空打中了白虎的前脚,骨头一下就错位脱臼了,易宁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白虎已经瘸了,还瞎了一只眼,活动能力绝对弱了大半以上。

  这个时候正是游击的好时机,他一转身,闪进了向下的那个通道里。

  块头越大,在狭窄的空间里越不灵活,更别提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

  他一进去,白虎也毫不犹豫地追,只是一瘸一拐还不习惯,差点就摔在地上,追击的速度慢得多了。

  刚才那一拳,苏彤已经看呆了,完全没反应过来,嘴里喃喃道:“这是落石拳吗?难道不是地级的山崩拳?不是,应该不是,威力好像还不够……可真的好像,如果是地级的武技,他为什么只打腿呢?太可惜了,刚才的机会多好……”

  她是完全不懂易宁是把两种貌似低级的武技结合起来用,灵力经过波动劲的特殊加工,再用武技打出去,起到了相当惊人的效果,竟把三星荒兽给打伤了!

  往下的通道里一片漆黑,别人进来是很难适应的。

  不过易宁不要紧,他的帝相之眼在发挥作用,完全不受黑暗的影响。

  而白虎瞎眼又瘸腿,进来想发现易宁就得使用它的鼻子了。

  本来用鼻子闻也不是问题,易宁刚才受伤也不轻,身上都往下掉血呢,凭着血腥味就可以追踪,但麻烦的也正是这个。

  野兽凭气味追踪是有前提的,追的只能是一个方向,还得有上风头和下风头。

  在地下通道这样封闭的空间里,气味完全起不到什么指向的作用,而且易宁还浑身是血,血腥味都弥漫了整个通道,混淆一起哪里还找得到人。

  易宁看见白虎追来了,并不进入太深,这个时候跑会浪费机会。

  白虎张开嘴巴就要再发出一声虎啸,这可把易宁吓坏了。

  在宽敞开放的空间里喊一声能伤人,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虎啸绝对就能震死人!

  等级的差距就摆在那里,易宁深知自己绝对承受不了这一下,最轻也是昏死过去。

  所以他决定先发制人。

  波动劲,断玉指,五连珠!

  他再次发动了攻击,就在白虎张嘴的一刹那。

  三星的白虎确实铜皮铁骨,但也不是没有弱点,当然弱点是平时找不到的,嘴巴一张弱点就出来了……但谁能抓住这样的弱点,那正好是白虎攻击的时刻!

  可惜此刻白虎已经全然愤怒,失去眼睛和瘸腿也让它状态下降。

  所以这声虎啸就来得晚了那么一点点,正好让易宁手脚麻利地打出了断玉指!

  断玉指的气劲直接透入了白虎的身体,波动在白虎躯体里爆开,只发出了“噗噗”的闷响,这比脆响伤害更大,意味着被攻击的目标已经把威力全吃下去了。

  然后下一刻白虎就干脆利落地趴在那里不动弹了……

  易宁紧绷着神经,用脚上前挑了挑,看是不是死了,装进戒子里会不会反噬。

  然后他松了口气,白虎已经死得透透的,身上再也没有反抗的灵力。

  易宁手脚麻利地把白虎尸体收进了戒子里,三星荒兽啊,至少他觉得比那个什么圣血要强多了,还带着圣兽分身的名号,肯定更值钱!

  收进了白虎,易宁想了想,转身朝通道更深处走。

  这个时候外面那家伙肯定在融合什么圣血,是对他最有利的时机,先看看有什么再说。

  往下是一排排的阶梯,折来折去,没多远易宁就找到了一个超大的地下宫殿。

  这里好像是上头大殿的正下方,和上面几乎是一样大,易宁发现了光亮,紫色的光。

  地下宫殿的正中央,竟开放着一朵巨大的花!

  易宁用脚步丈量了一下,这朵花的位置似乎也正对着上面的祭台,而紫光就是从花心处释放出来的,这和上头又有什么联系呢?

  花瓣正在绽放,易宁可以清楚地看见花瓣的动静,难道是因为上面在融合圣血?

  他努力往花心处探望,没有马上动作,怕这里面有什么邪门的地方。

  忽然一个声音在召唤他:“来,到这里来。”

  易宁浑身一震:“母亲!”

  “来,到母亲这里来。”那声音温柔地又继续说。

  易宁眼中闪过七色彩光,脚步并没有动:“你不是我母亲,敢冒充她,该死!”

  “呵呵呵……”那声音笑了起来,“脾气可真大呢,我就喜欢这样的孩子。”

  “你到底是谁!”易宁不想跟她拐弯抹角,四处好像没有人影的样子。

  “我?用你们的说法,可以叫我诅咒之花。”

  “诅咒之花?”

  易宁也算是熟读众多典籍了,居然没见过相关的描述,也没听人提起过。

  那声音继续说:“你很特殊啊,进到这里还能保持清醒的人类,你是第一个。”

  “那照你说,我应该怎么样?”

  “来跟我融为一体啊,来到母亲的怀抱里……”

  那个声音似乎充满了温暖,但易宁仍然不为所动,声音又疑惑:“你身上带着什么宝物?”

  易宁不理她,跳起来往花心处看,居然在花心处看见一个花骨朵!

  花中还有花?

  紫色的光正是那花骨朵里发出来的,在花骨朵的内部放出来,把包裹的花瓣都照得半透明,易宁从包起的花瓣看进去,竟隐隐看出了一个少女的轮廓!

  曼妙的曲线,纤细的腿,还有散开的长发。

  “你果然吃人!”易宁心神绷得更紧。

  “哈哈,我不吃人。”那声音说,“我只吸人的精血,你看见的这是我女儿,当我吸了一个人的精血之后,生命将会传给她延续下去。”

  女儿?易宁才不信,这家伙刚才还冒出自己的母亲,现在又多了个女儿?

  易宁觉得自己该把人救出来,看还有没有气,再不行也得把这大花给毁了,别这么害人下去。

  于是他就往花朵里冲,双手撕开花瓣。

  那声音惊恐起来:“你要干什么?不,不要伤害我,我是你的母亲……”

  易宁眼中闪过七色光华,一点都不受这个声音的影响,他要冲到里面,那那个少女给救出来,留个全尸也是好的。

  “你……你为什么不受影响,我知道了,帝相之眼!竟然是你!”

  现在易宁是什么都不听,他认准了对方不是好人,想要蛊惑人心的都不是好人。

  他已经冲近了中央的花骨朵,似乎这朵大花没有什么攻击力,毫不犹豫地开始动手救人。

  “断玉指!”

  “不要!不要伤害她,那样我的诅咒就没有传承了!我可以送你很多宝贝……”

  易宁不听,直接用断玉指切断了中间的花苞与整朵花的联系,然后他就发现周围拢起的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来,中间的花苞竟也打开了!

  那一刻,易宁看直了眼睛。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