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雪夜舞者他的爱情

原创作者:moki莫喜,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蒋淳 孟冉 小天 许乔 女人 大白 手术室 叔叔 医生 谢谢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南山医院急诊室

方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大白叔叔的相遇会是这样一种情景,她好害怕大白叔叔因为她的原因出什么事。不知不觉间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为什么手术室的灯还没有灭,方杺焦急地在手术室外走来走去。

“小黄姐姐!”一个清脆的男孩的声音打乱了方杺的步调。

方杺应声往走廊的方向看去,正是大白叔叔的孙子小天,而小天的身后是一个打扮入时的漂亮女人。

那女人脸上带着怒气,急匆匆地走到了方杺的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一下子方杺的脸火辣辣的疼,走廊上人并不多,但都听到响声,往她这边看。还没等方杺说话,那女人就开口道:“就是你把我爸爸撞了?!我告诉你我爸爸要是有个好歹,你也别想好过!”

“姑姑,小黄姐姐不是故意的。”小天扯了扯那女人的袖子,有点害怕地说。

“不是故意?孟小天你给我搞清楚,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的人是你爷爷!要是他死了,这人就是凶手,你对着凶手慈悲,你傻了吗?想想你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小天的姑姑毫不客气地说。

小天听了她的话,眼泪直在眼眶中打转。方杺忍着脸上的痛,弯腰对小天说:“小天对不起,姐姐不是故意要撞到你爷爷的,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要是我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告的你下辈子都别想好过。”那女人依旧气势汹汹的。

她比方杺高出许多,如果不是现在这样一个情景,方杺是无法把她和大白叔叔联系成一家人,怎么看,他们都是不同的人。但现在方杺能感受到,她看似恶毒的语言中夹杂着些许颤抖和哽咽,她……在害怕。

方杺捂着脸,站在角落的位置,沉默着,小天坐在椅子上流泪,他不过是个孩子,一个曾经感受过死亡侵袭的孩子,一个可能马上又要面临死亡的孩子。小天的姑姑笔挺地站在小天旁边,她从包里拿出一颗烟想要点燃,但被护士台的护士制止了。那颗烟被她死死地攥在手里。

这时一串焦急的脚步声响起,可一个人都没有往那个方向望去。

“方杺。”有人站在方杺的身旁叫她。

“蒋淳?”

方杺没想到站在她旁边的人居然是蒋淳,更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叫她名字的下一秒钟,她已经被他拥入怀中。

那一刻,方杺好像感受到很久都没有人给予过她的温暖。她能感受到蒋淳好似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抱紧她,同时还有他掩盖不住的担心。

“为什么你总是让人这样担心。”蒋淳的声音浅浅地钻入方杺的耳朵。

“我没事。”简单的三个字包含了千言万语,只为让那个为她焦急担忧的他安心。

“蒋淳?!”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蒋淳松开了方杺,而后看到那张他至今都无法忘记的脸。

“孟冉。”蒋淳并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看到这个女人。

“你和她什么关系。”像是在宣誓主权一样,孟冉开口道。

“你管不着。”蒋淳冷声道。

方杺站在蒋淳身后,本能的反应让方杺感受到,蒋淳和这个孟冉之间并不简单,脑海中忽的闪现出一个想法。

“我是管不着,可现在她把我爸爸撞了,我爸现在还在手术室里躺着,这我就不得不管了。”孟冉恶毒地说。

蒋淳盯着孟冉,一字一句地说:“所有责任由我来负。”

“你付得起吗?”孟冉冷笑道,“别像之前那样让你家老爷子替你收拾。”

“孟冉,你别得寸进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年做了什么。”

“知道又怎么样。”

“孟冉,你无需这样咄咄逼人,我们的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再闹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孟冉不甘心地看着蒋淳,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孟冉的父亲被推了出来。

“医生,我爸怎么样了?”孟冉拉住医生问道。

“轻微中风,还好送来得及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需要住院观察。”医生对孟冉说道。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小天,快来,谢谢医生。”孟冉忙拉了小天来谢医生。

方杺在一旁听着,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她轻声说:“谢天谢地,大白叔叔没事。

孟冉不再理会方杺和蒋淳,而是忙活着给她爸爸安排住院的事情。小天跟着她走了几步,又转身折了回来,拉了拉方杺的衣角,说:“小黄姐姐,对不起,你脸还疼吗?我姑姑,她只是太担心我爷爷,才会这样的,我替她向你道歉。”

方杺愣了下,嘴角带笑摸了摸小天的头,说:“没事,我不疼,我知道,你姑姑是担心你爷爷。快去跟着你姑姑吧,别让她着急了。”

小天点点头,而后跑到孟冉身边。蒋淳把方杺拉到自己面前,弯腰去看方杺的脸,说:“她打的你?”

“没事,不疼。”方杺说,她以为她能像以往那样笑着对他说话,可是当她看到蒋淳的眼睛时,不知怎么的,眼泪忍不住留了下来。

“你……能再抱抱我吗?”方杺哭着说。

蒋淳愣了下,而后将她拥入怀中,方杺再也没忍住,放声哭了出来。

那一刻,方杺才明白,这么多年来,她的坚强都是装出来的,她其实一直很渴望有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能够为她遮风挡雨。

她……似乎,终于找到了。

蒋淳看着像孩子一样躲在他怀里的方杺,忍不住叹了口气,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道:“你在生气吗?”

方杺猛的抬头,道:“生什么气?”

“生气我和孟冉,生气她打了你?”

“你和孟冉?”方杺摇摇头,“不生,我只是想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这灰暗的人生,能够开出这样绚烂的花朵。

“谢我什么?”蒋淳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被方杺哭花的前胸,“谢我就是要把我的衣服哭成地图吗?”

“我不是有意的。”方杺抽泣着说。

“其实,我跟孟冉……”蒋淳低声说。

“我知道。”方杺打断了蒋淳的话。

其实这件事,她是无意间知道的。那天她正在打扫客厅,碰巧听到南嘉和许乔在说话。

“哎,你发小现在还那样吗?”许乔说。

“嗯,他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南嘉叹息道。

“就为了个女人?”许乔道。

“也不全是,他是个很骄傲的人。之前他还高兴地跟我说,他喜欢上他的女助手,打算同那个女人结婚,什么都准备好了。谁知道那个女人拿了他的作品去参赛,得了奖不说,还诬告他强暴她。”

“我不信蒋淳会做出那种事,摆明了是诬陷。”许乔很是不平地说。

“我们都不信,可这女人是有意的,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蒋淳,又到处散布蒋淳的流言。你也知道蒋淳平时的样子,有很多人恨不得踩上两脚。这事越闹越大,后来还是蒋叔叔出面去摆平的。”

“哎,也真是倒霉,对了,那女的叫什么?”许乔问道。

“好像姓孟,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南嘉说,“现在几点了?”

“两点半。”许乔说。

“那我赶紧出门了,我约了人。”南嘉忙去房间拿包。

“行了,我也回去补个觉。”许乔边说边打哈欠地上了楼。

一切又趋于平静,方杺呆坐在沙发上,朝二楼的某个房间看了一眼。

那天的雪下的很大,蒋淳和方杺走出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方杺在前面走着,蒋淳在后面跟着。

蒋淳觉得有点无奈,这姑娘为什么走这么快,他都快跟不上她了。

忽然,方杺的脚步停了下来,她并没有回头,只是把自己的手向后伸了下。蒋淳心下明了,便上前牵住她的手。

原本一前一后的步调变得平稳了很多,他们就这么漫步在B城的大街上。走到中心广场的时候,方杺突然对蒋淳说:“蒋淳,我想跳舞。”

蒋淳愣了下,对她说:“好。”

方杺松开了蒋淳的手,站在没有人的广场上,跳起了舞。蒋淳原本以为方杺只是随意地玩玩,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方杺的舞姿很优美,她像只白天鹅般在这里无声地起舞,坚强的美丽的绽放着绚烂的光彩。

他忽然觉得很惊喜,究竟这个女孩有多少事情是他不知道。

多年后,他回想起那个夜晚,会忍不住庆幸,生命的美好。

雪夜,无人的广场,翩翩起舞的女孩,还有他最美好的爱情。

作者说:《你是我的小温暖》暂时告一段落,希望大家能期待我的下一部作品《你是我的小幸运》,不靠谱的作者谢谢大家这几个月的关照!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