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魔王奶爸:赌博

原创作者:是盘古混沌不是排骨馄饨,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白痴 坎帕 公主 水雾 那个 之后 小面包 简报 略微 恩宠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碰——碰碰——

远处的天空中响起了两声礼炮,那是在欢迎新入学的学生吧。

只不过,这些和白痴并没有关系。

可就在他以为这些都和自己无关的时候,一只鸽子却是突然从天而降,在他的眼前,这只鸽子凭空融化,身上的羽毛变成了一笔一画,将一串文字浮现在他的面前。

——速来校长室——

文字浮现片刻,再次重新规整成一只鸽子,振翅一拍,向着神圣恩宠中那座最高的白色高塔飞去。

(那个老头,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

暗灭的抱怨似乎无穷无尽,但是白痴的行动却不能有丝毫的迟延。

他将扫帚簸箕摆放好,背着小面包缓步走向那白色高塔。在沿着那一圈圈的螺旋楼梯走到塔顶,来到那校长室的大门前,敲了敲门。

“进来。”

白痴推开门,走了进去。那大门也是在他的身后应声闭合,整面墙壁上毫无缝隙,就如同那里根本就没有门。

“你很及时。”

办公桌之后,坎帕似乎永远都不会给白痴任何的好脸色看。

这名老者的目光也是瞥见了那个正趴在白痴背上睡觉的面包,在略微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一天到晚清扫校园,帮奎琳做助手,你的工作完成的也算是不错。”

白痴不怎么猜得出这个老头的意思,所以并没有回答。

坎帕也不在意,他略微挥了挥手中的一份文件,说道:“但是,仅仅完成扫地做助手这样的工作,可不够你偿还我之前给你的食物,布匹,以及一些零散的工资的费用。更何况,我还把那么大的一栋房子给了你,你欠的钱哪怕是在这里工作十年恐怕也还不了。”

血瞳冷笑一声:(呵呵,说的还真是冠冕堂皇。每天工作超过十二个小时,给的吃的都是一些压缩饼干和干粮。外加那么一栋破房子要你多少钱?人类小子,我可以宰了这老头吗?他看起来应该很好宰的样子。)

白痴略微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

坎帕也知道这个男孩在等,他呼出一口气,也就不再拐弯抹角:“我这里有一份任务,应该可以让你更好地攒钱归还。你看看吧。”

随手一扔,一叠文件资料就落在了那办公桌上。白痴稍稍沉默了片刻后,终于走上前,拿起这份资料看了起来。

在白痴看的时候,坎帕随口解释道:“基本上这也算不上什么非常艰难的任务。不久之后,有一个贵族小姐将会乘坐魔导列车离开风吹沙,进行一场十天十夜的沙漠游猎活动。这场活动的参与人很多,也有很多的学生会参与。”

“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那位贵族小姐的佣人和玩伴。同时,也要负责保护她的生命安全。”

白痴看得很仔细,并没有因为坎帕的介绍而有任何的疏忽。

坎帕也不介意,继续说道——

“虽然说是保护,但你应该不用做什么。毕竟随车行动的人有很多高手,但是对于贵族来说,你这种平民对其进行‘保护’是理所当然的应有事项。所以,你基本上只要做好男佣的工作就行了。另外,那位大小姐的年龄和你相仿,你也要当个好玩伴。”

看着白痴快要看完,坎帕着重说了一句——

“等到任务完成,公主平安回来之后,你可以来我这边领取你的报酬——十苏拉。”

看完简报,白痴手一合,将简报合起,重新摆放在桌子上,看着坎帕。

“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任务,会怎么样。”

坎帕冷笑一声,面对白痴的那副冷漠,他的眼神似乎可以变得更加冷漠:“可以。但是你连一个玩伴的工作都做不好,我的神圣恩宠还留着你有什么用?你可以回去收拾你的衣物,然后滚出我的小树林了。哦,对了,记得戴上你背后的那个累赘,我可不想哪天我找人去收拾小木屋的时候,看到那里还有一堆婴儿的骨头。”

白痴的脸上始终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简报,打开,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的出发时间和地点之后,将其抱在怀里。

“还有事吗。”

“没了。”

“那么告辞了。”

白痴转过身,离开。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

待的大门关上,坎帕那张紧绷着的脸庞再次松懈了下来。他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让被魔帝之剑寄宿的人参加这次的任务?”

一旁的杯中,葡萄酒再一次地翻滚起来,形成了一片水雾。其中,那双冰蓝色的瞳孔睁开,发出了疑问——

“你昨天面见这个国家皇帝的时候,不是还说最近局势不稳吗?上次那个崔特逃跑时的共犯始终都没有找到,黑龙帝国的人很可能会继续策划什么。这个时候让魔帝之剑陪伴那个人类公主左右,你就不怕出事?”

坎帕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外面那个正在缓缓离开的男孩。沉默片刻之后,才开口说道——

“我当然知道让魔剑的寄宿者陪伴在公主身旁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但是……公主,却并不是一个那么刁蛮任性的公主。”

水雾中的蓝白色双眼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说……?”

坎帕呼出一口气:“或许,公主从小的教育就有些许的偏差吧。将她培养成了这么一个不通人情世故,以为这个世界都是那么单纯而善良的姑娘。虽然这是缺点,但是同样的,我们的公主也同样有着名为‘善良’这一美好的品质。”

回过头,坎帕看着水雾中的那双眼睛——

“我将魔剑寄宿者安排在公主身边,是希望公主的善良或许会影响他……哪怕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影响,那可能都会对这个世界的未来造成最好的结果。那个男孩的眼神非常冷,那是一幅几乎不会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任何善良与美好的眼睛。与其让这双眼睛在将来的某一天完全被红色所掩盖,还不如现在试试看,看看我们的公主可以做到何种地步吧。”

水雾中的冰蓝色瞳孔略微沉思:“你就不怕适得其反?再说了,万一黑龙帝国的那些家伙真的袭击过来怎么办?”

对此,坎帕倒是有些信心,他笑着道:“这点我还是挺放心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女儿,我们的陛下可是安排了许多高手在那辆列车上。所以就算黑龙帝国的人会来袭击,也应该轮不到魔剑寄宿者出手吧。”

“……希望如此。”

水雾中透出最后的一句话,之后,葡萄酒重新滚入杯中。

坎帕端起酒杯悠悠然然地喝了一口,不由得扬了扬眉毛——

“嗯,这次冰镇过了。”

————

沙漠游猎。

白痴并不傻,知道这个词代表什么意思。

如果想要在外面那个他亲身经历过的死亡沙漠进行所谓的游猎玩闹,那么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充分的保全。而能够进行这种游乐的人,可真的是有钱的不得了啊。

指定日期是一个大晴天,白痴一大早就背着现在还在昏睡的小面包走出小木屋,离开神圣恩宠。

他双手双脚上的镣铐依然没有去除,虽然为了活动方便这些镣铐并没有互相连接,但一路走来也是叮叮当当作响了。

走到魔导列车站,远远地,就可以看到那一排排的士兵层层戒备,调查每一个出入这里的人。当他们看到白痴,和他手中的那份盖有神圣恩宠校长章的任务简报的时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那个坎帕老校长怎么会安排这种乞丐上车?”

对此,白痴表示漠然。

虽然带有疑问,但是章却不会撒谎。一名士兵带着白痴穿过层层守备进入车站,将一套虽然简单,但还算是干净的男仆装递给他。

“穿上,这么脏乱怎么可能服侍?穿上之后去那边那个女仆那边集合,那个女仆会告诉你们这些男仆应该怎么做。”

说完,士兵就转身离去。白痴看着手上的衣着,略微沉吟之后,就脱去身上那套早已经脏乱不堪破破烂烂的衣服,穿好男仆装。

(呵,守备那么严格,甚至还有皇家卫兵来保护。人类小子,你在接下来的十天之内要服侍的这位大小姐,身份可还真是不同寻常啊!)

“咕呜咕~~~”

小面包醒了。

白痴轻轻地搂着她,抱抱。这小丫头也不哭也不闹,而是看着四周那些新鲜的事物,眼睛瞪得老大,好奇地东张西望。

穿好衣服,但是鞋子却还是没有换。

白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那双白布鞋,将手中的那双普通布鞋放在旁白,轻轻地抱起小面包朝着车尾走去。在那边,有一名黑发女仆正在和几名与白痴年龄相仿的男孩说些什么。

“我说的话记住了吗?从上车之后开始,你们就是雄鹿公主的仆人。虽然公主很平易近人,但是不能太过得意!一定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明白吗?”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