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东风托付旧情怀爱子之心

原创作者:云中羽衣子2011,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星河 重华 舜华 炎华 天帝 璇玑 李天妃 天妃 恭喜 瑶池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百一十章


  

看见那八个字,李天妃淡淡微笑,风华绝世。全不在意。璇玑抬眼看了看,神色难辨,却忽然洒脱一笑,也放在了脑后。


  

天地与他何干?神魔与他何干?他只关心玉衡和星河。旁的人与他有什么关系。天毁也罢,地灭也罢。于他这个千古伤心人,又有什么区别。他冷漠的一拂袖,抬眼望过去,那偌大的万镜虚空所有的镜子都已消失,原来闪闪发光的金字匾额,也暗沉无光。


  

整个万镜虚空如同突然死了一般,再没有原来的那种神秘莫测,光华隐动,法力无边无际的感觉荡然无存。


  

璇玑看不到玉衡倩影,胸中一阵空空落落,他暗暗叹道,时也运也。长身而起,就待要走。


  

李天妃轻轻道:“舜华一向动心忍性,必然还在瑶池上,不得你我性命绝不甘心。”


  

璇玑也不看她,淡淡道:“我上去将他引开,你母子正好走。”


  

李天妃微微一笑,知道璇玑心高气傲,绝不肯让自己相助。但她又非得助一助他,她可不想她的孩儿一生下来就和魔君扯上什么风传,虽然这是事实。何况她虽心性古怪,喜怒任意,却也至情至性。她厌恶的人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但璇玑确实没必要揽事上身,却答应了她的无理要求,只因为看见和他相似的失去至爱的相痛和没及时助她产下儿子的内疚。


  

她一只纤手伸出,拉住璇玑衣袖道:“芊芊替孩儿谢谢恩公,但也想请恩公送佛送到西。等我掩藏了他身上的魔气,我会大喊一声神君降世,百神护佑。我这里有个宝物,可暗中凿水求你暂时藏身水洞中。舜华他们绝找不到你。我有了这孩儿,又被叫破来历,不会有事”


  

李天妃冷冷一笑,嘿嘿道:“舜华想我不明不白死在天兵手里,我此刻却偏要大家知道我是堂堂天妃,众目睽睽容不得他害我。”


  

璇玑静默一瞬,背过身道:“我答应你便是。这茫茫天地,璇玑原无处可去。早一日走,晚一日走,都是一般。”


  

他的心里还在奢望这梦幻之地能将他的玉衡还给他,哪怕只是镜花水月。


  

李天妃袍袖一拂,魔婴前忽然多了满地的奇花异草。璇玑看见宝光盈盈,一时好奇看了过去,也不由得看呆住,饶他是星辰所化,也仅仅识得其中几种。


  

玉红草。赤红色可爱小草,其末端如珠状,食其一果可醉三百年。


  

洞冥草,闪闪发光,折下枝条可作火把,照见鬼物,常食之,身体也会通体发光。


  

影木,白天,一叶百影,花会发光,夜间亮如星斗。万年才结果,果如瓜大,青皮黑子,食之身轻可作掌上舞。


  

养神芝,祖州不死草,生在琼田,其叶如菰,孤生,一株可活千人。


  

更多的却是这北斗星君以及后来游历遍天上地下的堂堂魔君所不能识,李天妃一点也不珍惜这些花草,只从袖中又拿出一个玉杵,将它们一股脑儿全都杵成了汁液,细细喂她孩儿吃了。


  

魔婴身上那层耀眼白光渐渐隐去,全身却幻成一种隐隐流动的金色光芒。那正是天家血脉的象征。


  

良久,李天妃才抬头嫣然一笑道:“可以了。”


  

她袍袖轻拂,一飞身便出了万镜虚空,和婴孩一起进入青碧池水之中。







瑶池青碧如染,绿水平静如镜。蔚蓝辽阔的天空一会氤氲出朵白云,一会又氤氲出一朵,看上去这里美极了,这是昆仑山,真正的人间仙境


  

湖水忽然划破平静,涟漪越来越大,形成白色的美丽浪花,浪花中也不知道哪里的风吹过,一阵梨花飘落,落在水面上,落在天空中,青碧衬着雪白,清冽中清丽绝伦。


  

浪花忽然更大,清碧色的湖水一荡一荡的夹杂着白色的梨花,簇拥着一个人缓缓的从水中升起,她的身侧还在不断的开花,都是一朵又一朵连绵不断的梨花,更有许多花瓣落到碧色的旋涡之中。她人慢慢的从水中浮现出来,飘飘举举,清冷高旷,她的长发如墨,她的脸上再也没有面具,露出一张比梨花还清丽绝伦的脸,


  

她白色的长衣旋开铺在清碧的池水上,梨花落满一裙,梨花的颜色和衣服的颜色完全一样,落下去便如同化为一体。


  

她象是水中诞生的女神,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洁的辉光,所有的天兵都已经看的呆了,完全忘记从埋伏处冲出来。杨戬想动,却被舜华脸色阴沉的一把按住。


  

李天妃冉冉从青碧色的水中完全站起,她的赤脚立在波涛上,但是却没人敢看向她的脚,她只单手托起纯净的襁褓,微微一笑,她的风神让所有人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她在说什么,只有舜华的脸色变的更难看。


  

只听她说的极慢,极优美,声音恍若微风拂过琴弦,轻轻的,一点点晕开在所有人的心中:“神君降世,百神护佑。”


  

舜华怔怔的站在暗处,看见如同月光一样踏在波涛中的李天妃,慢慢握紧了拳头。他知道他已不能奈何她。她现在已经揭破身份,更重要的是她的孩子已经出世,他带的兵纵都听他的,他也不能不惊动天帝灭了她和那孩子。她的能耐有多大,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场面一时冷场,天兵们全都怔怔的看着那秀丽绝伦的倩影,一个声音温和却又坚定的插了进来:“恭喜父皇,恭喜天妃娘娘,上天让我天家又多了一员神君。”


  

一个娇嫩的女音也跟着浅笑道:“恭喜陛下,恭喜天妃娘娘。”


  

众天兵这才如梦方醒,齐声山呼:“恭喜陛下,恭喜天妃娘娘。”


  

舜华循声望过去,蔚蓝的天空中并肩站着一男一女,男的风神如玉,长发如墨,双眼春波荡漾,女的娇俏可人,小小的瓜子脸上镶着如同宝石一样的眼,只是看起来很憔悴。他们手牵着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站在一起,既没有碧波也没有梨花,却美的如同一幅画,让人再也移不开眼。尤其是那男人,宝蓝色衣衫拂动,面上温柔浅笑,看着旁边的女子,不尽的温柔,让人的心仿佛都醉了。


  

来的正是重华和星河。星河终于在太行山养回了自己,重华便忙着将她带回了昆仑山,他担心炎华,却并不肯告诉星河发生过什么事,是以他虽极温柔,看上去却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星河却象只小云雀,又开心又幸福,只要牵着重华的手,全世界便都在她手里,她的心儿荡漾快乐。


  

舜华瞪一眼重华,这才不甘道:“恭喜父皇,恭喜天妃娘娘。”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昆仑山 增城


  

星河百无聊奈的坐在高高的增城上,昆仑三十六宫都在她的眼底,仙山飘缈,云烟连绵。她却一点也提不起劲来。只因重华和李天妃,舜华,杨戬一起,被天帝召唤去面圣了。天帝没有唤她,也不知为什么,这次回到昆仑山,王母对她也淡淡的,星河有些伤心。


  

她是个很敏感的孩子,以前王母有多疼她,她比谁都能感受。王母现在对她依然态度和蔼,但那态度和蔼里却明显透着疏离,她有些委屈。却也只能识趣的自己找乐。

  


她攀上高高的增城,她那时虽然昏迷着,事后却已听说,重华在这里不眠不休的为她吹奏碧水春波箫。她的心里甜甜的,她微笑着一寸一寸用手去抚摸那些仙石,暗自猜想,哪一块是重华日夜站过的,又哪一块听过重华的箫声。


  

她正逐块用法力去探的时候,忽然一眼看见一个火红的人影从瑶池边扑通跳了下去。她怔了怔,忽然从增城上扑下。她虽没看请,但这昆仑山一身火红的,除了炎华还有谁?她还没好好谢谢他,他为了兄弟之情,竟然甘冒奇险去为她寻甘泉之露。


  

这几天,她也时常会担心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她已经尽了力,用尽所有神力又将甘泉之露渡给他,希望他没事吧。炎华是个很好很好的小伙子,是她和重华的好弟弟。


  

她的唇轻轻扯出个美好的弧度,她可老实不客气的早把重华的家人也当做了家人。


  

瑶池青碧色的池水在暮日下被染的金光粼粼。金光粼粼的湖水将水中的炎华也衬的金光闪闪,只见他忙着一会从水中钻进,一会从水中钻出。


  

星河忍不住笑道:“炎华,你在捉鱼吗?”


  

炎华听见有人叫他,从水中钻出,火红的衣衫一点没湿。他看上去极憔悴。原本光华灿烂的神目如今竟似一湖死水一般。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呆呆的。


  

他呆呆的笑了一下,那笑容又迷茫又孤独,仿佛一个人置身在暗夜的雨夜里,前路茫茫,到处都是雨,却根本没有躲雨的地方。他虽精神不济,却还是极为有礼的行礼道:“这位仙子,炎华不捉鱼,炎华在找东西,却一时想不起自己丢了什么。”


  

星河吃惊的看着他道:“这位仙子?什么仙子?炎华,你不认得我了呀?我是星河啊?你这是怎么了?”


  

“星河?”炎华怔怔的看住她,摇了摇头,歉然道:“星河仙子对不住,炎华近日记性不大好。你是我们昆仑山哪一宫的仙子,我不记得了,你莫见怪。”


  

星河有些难过,却转瞬即逝,她立即笑道:“忘记了就忘记了罢。咱们重新认识,我叫星河,来自太行山,本体是朵古莲花,是重华的未来妻子。”


  

炎华侧着脑袋,似乎在回忆什么,慢慢道:“原来是二嫂,小弟得罪。”


  

星河很不习惯这样的炎华,上前就去拉他的手道:“你丢了什么?我帮你找。”


  

“不用了。”炎华却在星河快碰触到他时,很自然的避开了她的手,微微对她点了点头,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


  

他走的不快不慢,在擦身而过时,她看见他挺直的鼻梁,憔悴的眼,那个永远象在燃烧的少年到哪里去了?


  

留下在原地的星河怔怔的看着他的身影。几次以为他会回头,他却脊背挺直,顿也不顿,径自走了,他连话也没有和她多说。


  

原来被人忘记,如此的……奇怪。





星河惆怅的一个人站在瑶池边,一忽儿忽然鸾凤齐鸣,沧海龙吟相和不绝,六龙车从瑶池另一侧匆匆而过,隔着密密的重帘,星河看不清里头的人。正在奇怪,一会儿天马如龙,又看见舜华杨戬和天兵们奔腾而过,天马脚下祥云涌动,说不出的神气威武,

  


舜华杨戬两哥两却垂头丧气,仿佛满腹都是牢骚委屈。从星河身边跑过,也没看见星河。


  

星河想了一想,返去找重华,才到玉虚宫门前,她不由煞住脚步,她分明看见王母在垂泪,董双成不言不语,却不时递一块绢帕,又上一盏茶水伺候着。星河模糊的想,许飞琼这千灵百巧最会哄王母开心的神女哪去了?她似乎已经很久没见到她。


  

她想了一想,跨步想要进去,却被一只手轻轻拉住。星河回头一看,却是重华。重华朝她轻轻的摆摆手,将她带离了玉虚宫。他深知母亲最最要强,绝不愿意被小辈看见她的软弱。


  

原来--------------------





  

一个时辰前 玉虚宫


  

浩浩荡荡的天兵在舜华杨戬的带领下,拱卫着李天妃和小小的孩子,来到玉虚宫面圣。众人山呼:天帝陛下文成武德,万载千秋。


  

李天妃恭恭敬敬行完礼,刚盈盈站起,天帝抬眼正看她,她整个人却忽然软倒下去,还好有跪在她身后的重华垫了一垫,不然就直接摔在了圣架前,但她怀中的孩子却已仰天高高抛出,眼看就要重重摔在地上,众人楞了一楞,待想要去接时,已堪堪错过。


  

只见一个金色身影闪动,一伸手已将孩子抱在了怀中。出手的正是天帝,他顺手就要递给旁边的仙侍,却一低头看见婴孩小小的嫣红的嘴咧着对他使劲的笑,一双眼睛象黑水晶一样乌溜溜的看着他。他的心头不知怎么,忽然彻底软了。


  

这,毕竟是他的孩儿。他昊天这辈子又多了一个儿子。李天妃和他原都是天上人间第一等的人物,姿容绝世,风采照人,他们的孩儿也确是玉雪可爱,还在襁褓中,就已经有几分俊秀超逸。


  

堂堂天帝竟忍不住用手指勾了勾小小婴儿的下巴,那小婴儿格格一笑,竟一口含住天帝的食指,吸吮个不停。


  

天帝召唤原本的心意如何不得而知,现在的玉虚宫静的可听见一根阵,众人都屏住呼吸静待圣命的时候,他竟然情不自禁的在逗弄娇儿,连舜华的脸色都有些不自在。


  

重华却已扶正李天妃,往她手腕上搭了张丝帕,才三指搭脉,此刻脸上竟似有重忧。


  

又过了半晌,天帝才想起众人,将怀中娇儿交给女仙,问道:“天妃如何?”


  

重华想了一想,又搭一回脉,朝父亲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不是作伪,这才开口道:“禀父皇,娘娘情况凶险已极,她郁结于内,七情伤肝,久已成不足之症,却又急火攻心,血热妄行,犹山崩于眼前而不可节制。”


  

天帝沉声问道:“血山崩?”


  

重华答道:“是,天妃娘娘产子时无疑凶险万分,不但血山崩,孩子也不是正常途径取出,如是寻常女仙,此刻早已一尸两命。娘娘更是急痛攻心,全凭一股旁人绝难想像的艰苦卓绝的毅力才撑到如今。”


  

他底下沉吟了一会才又道:“产后虚弱,血山崩凶险,娘娘竟又浸了瑶池冷水……”他摇了摇头,不再说下去。


  

天帝这时才狠狠的瞪一眼舜华,怪他把他的孩子妃子弄成这样,全然忘了是自己默许。


  

他一振衣重重道:“摆驾回天宫,召天医司。”他不召天医司再至昆仑显然是提防有人继续出手祸害他甫出生的孩子和刚刚为他生完孩子的佳人。他虽狠辣淡漠,却也到底起了愧疚之心。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