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寻舅日记:谁的眼里有亿万个太阳

原创作者:郑非凡,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小黎 永安 谢谢 桑塔纳 声音 真实 梦中 手电 泥泞 梦里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61

雨停了,道路情况却并没有好转,视线所及范围只有我一个人,泥泞的盘山路上,各种各样绿色的植物显得很是鬼魅,冷不丁刮一下车身发出点声音,要是晚上,司机肯定会崩溃。我紧紧握着方向盘,手心阵阵发冷却出汗,嘴里假装哼着“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其实心里害怕极了,对于一个在公路上都跑不利索的新手,遇上如此险恶的道路状况,不出事撞死也要吓死。

一块蓝色的牌子上写着:“山体灾害易发区,请行人车辆注意安全”。看到这些字的同时,已足以想象出山体滑坡将我和车一起掩埋的景象,喇叭和嗓门再大也没用,没有人在我身边,谁都不在,只能等着氧气耗尽窒息而亡,咽一口唾沫,咕咚一声,把心也捎带了回去。

可怜的桑塔纳毕竟不同于我爸的切诺基,这种道路加上这种天气,不知到底是车的问题还是技术问题,或者二者兼备,车老是老打滑,每打一次滑,我就多想象一次摔下山崖去的感觉。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才明白什么叫进退两难,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打电话求救,该死的中国移动却“无服务”,绝路是否能够逢生,全看命。风雨交加,桑塔纳的左前轱辘正陷在泥泞中,比雪上加霜更惨的是泥上加雨。

干脆挂上空挡熄火,站在只有一车多宽的山路上,使劲推车,车子好像有一丝动弹的意思,窃喜,又加上一把劲——天呐!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我被力的反作用推向了山下,冰冷的植物们疯狂划过身体,头狠狠磕到一块大石头上,大吼一声,撕心裂肺。

心脏漏跳了一拍,上半身和床呈九十度夹角,被自己的声音吓醒,冷汗顺着鬓角流进脖子里,大口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确认真实的我还活着,刚刚那只是个噩梦。我没有孤身一人开车去南方找小黎,我在宾馆,永安县的山寨如家宾馆,夜雨如注,声音真切,我还活着。

重又躺下,不久之后,又进入了休眠状态,梦也接着做了下去——

我没摔死,而是被好心的村民救了回家,而那好心的村民正是小黎的爸爸,知道在做梦,可是梦里的细节却比真实还真实,梦里的我也失眠了——长夜漫漫,睁眼的黑,闭眼的暗,都一个德行。开了灯,一排长脚蚊子在木墙上整齐列队,虎视眈眈,我大气不敢出,生怕它们集体对我发起进攻。雨的声音反而让这里显得更加安静,仿佛打个喷嚏就能将世界吵醒,拿着手电蹑手蹑脚出门,“吱呀”一声还是很响亮,忘了拿伞,手电的光束不小心照到了黑狗的脸,它居然痴痴望着某处,眼神没有焦点,梦见的狗会走神,神奇。

虚构的一切像真的经历过一般,她的父母知道我的身份后,欣喜溢于言表,拿最好的饭菜招待,对我说了无数个“谢谢”,谢谢我这么多年对小黎的照顾,并且叮嘱我们要早点结婚,他们告诉我,那五十万正在用于建造新房,再有半年就差不多了,真的太谢谢。

透过火锅散发出的腾腾白气,盯着他们俩的脸,我好想放声大哭一场,可是被理智及时制止了,多么可悲,连做梦都要隐忍。早晨安然醒来,决定暂时不开车,更不会离开永安。梦中一切全是假想,小黎就是秀容人,我们只是约定毕业后去南方旅行,去风光最秀美的地方看看。——但我还是愿意认可梦中给的小小温暖,既然人脑的补偿机制编出了安慰的借口,通过梦来让我好受一点,又何必拒绝。

胃袋空空,饿得人头晕眼花,却什么都不想吃。站在窗户边晒了好一会儿太阳,还是觉得应该进食,哪怕是为了继续寻舅,已经进展至今,只剩下最后一个部分,到全部完成时,我就踏实了。在踏上新的征程之前,我打算再留给永安一点时间,这个给过我最大善意的地方,这个和亲人们共同欢笑生活过的地方,我多想,在散步时,可以和舅舅撞个满怀,假装文艺道:“啊,原来你也在这里”。

尽管永安只和秀容相距不到四十千米,然而很多东西竟那么不同,都怪我上一次带有太多的感伤情绪,没能用一种平和眼光去凝视这座小城。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