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沧海渺云楼【第二十六章:千山万水的你】

原创作者:西门晓泽,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朔风 李樾 秦慕 飞雪 钟伯 柳遇 龙山 云楼 找到 江湖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离开终南山后,孙朔风虽惦记着龙山图之事,但还是想先找到秦慕芫。

他先到了万通庄悄悄找过万慕松,才知秦慕芫已有半年未曾归家。又到南陵鹰潭岭一带找过,仍旧不见秦慕芫半点踪迹。后来各处去找柳遇五问个下落,但柳遇五却也如同鬼魅般连个影子也找不到了。他又往先前和秦慕芫同游过的蜀中、长安、无名客栈等处寻过,数月来南北东西走了个遍,却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时已深冬,年关将至,漫漫长途因这寻人不得的煎熬,而变得让人心焦灼不安。孙朔风从来没有过这么不安过,这样的不安让他苦恼地剑眉紧锁,只管用一壶又一壶的酒,来浇灭心头的焦灼。

“风老弟,你怎么会在这里?”正欲送司空飞雪返回大漠的李樾在无名客栈的大堂里看见正独自狂饮的孙朔风,大声呼喊。这一对指腹为婚的人,已然亲密无间了。

孙朔风终于见到了两个老朋友,大喜过望,忙将二人招呼过来坐下,问长问短。

“我们那日离开后你便也出山了,用去几个月打探秦姑娘的消息,却至今没有找到?”李樾一时难以置信。

孙朔风自觉有些难堪,只好顾左右而言他。

司空飞雪瞪一眼李樾,道:“天下这么大,要找到一个人确实不易。不过依我对秦姑娘的了解,她或许反过来在找风兄弟你呢,你们这一来二去的说不定倒给岔开了。不如你去一个你们常去的地方等着,也好不互相耽搁。”

孙朔风听飞雪说的有理,想到秦慕芫每年元宵都会去到莲花坞,也定然知道自己每年总会去江边竹舍祭奠钟伯,因而心下打定主意,不日便回莲花坞等候。

这边心思一理清,顿觉神清气爽,才想起问李樾前些日子突然在江湖上引起纷争的龙山图之事,没想到李樾却是连连摇头。

“此事蹊跷得很。我小心查问过,龙山图起初落在一个毫无来头的小贩手里,因有人说将此图拿到云楼找到贺兰云山便能得千两黄金,那小贩图着钱财便去了,到了云楼给贺兰云山验过是真,又听众人说龙山图是价值连城的藏宝图,便揣着跑了出去,没跑多远就被人给杀了。这图便兜兜转转,在一些寻常江湖人士手里夺来夺去,死了的也都是小门小派武功平平之人。但江湖上顶大的几个门派,却都未曾有任何举动。眼下,却没有人知道那图到了哪里,只知道最后死的是南盟洞庭派的一个弟子。我和空明先前追不到龙山图的下落,就只好先行搁下,他回了书房古寺,我就送飞雪送大漠。”

孙朔风沉思片刻,问道:“武林宗主金赟可有什么举动?”

“据说派了马酉等属下也在追查,但也没有结果。对了,你可还记得那位汾门的得意弟子马酉?”李樾说到汾门忍不住叹一口气,再道:“郭子玉自杀后,马酉便投了金赟。”说罢冷笑几声举杯饮酒,心中始终耿耿。

司空飞雪在一旁并不出声,只默默替二人将酒杯倒满。

孙朔风陪饮一杯,问道:“李兄可曾见过柳遇五?”

“云楼和漕帮对着干这件事如今江湖人尽皆知,听说柳遇五曾几次出现在云楼,不过我也一直再未见过他,你寻他作甚?”

孙朔风也不好意思道出真正原因,只道:“也算是个谈得来的朋友,许久未见了,想着什么时候见了一起好好喝顿酒。”

李樾忍了忍,终于道:“风老弟,你为人不拘小节,为兄有句话还是要提醒你。一来漕帮在江湖上向来行事口碑不佳,再者,柳遇五这个人我总觉得他过于阴郁,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做事的目的是什么,总之,他让我不太放心。”

孙朔风也知道李樾是好心提醒,不便反驳,笑一笑算是听过了。

三人吃喝叙话罢,次日李樾便与司空飞雪同赴大漠,孙朔风则一路南下。

***

又到一年将尽时,北方遍野飘雪,南方阴冷潮湿。千万里路踏过,心中的孤独却愈发绵长,到了莲花坞,见了伯鹤影,总算稍为缓解。

可是这一年的莲花坞,比起往年还是要冷清些。

尹梦魂也不知是何时离开的,连鹤影未曾提及,孙朔风隐约察觉些什么,也不好再问。

明珠赶着年底归来,也是一脑门子的心思,痴痴傻傻的呆了几日,便回扶欢谷去了。

孙朔风一直等到元宵夜,也未等到秦慕芫的声音,次日一早便急急赶往江边竹舍。

只是经年,院子里已长满了荒草,竹屋里落满了灰尘。

孙朔风含泪将院中的杂草除尽、屋里收拾干净了,再给钟伯点上香烛祭拜一番。这一切他都做得极慢,但一切都做完了,还是未听到那个声音突然出现。

“钟伯,是您教风儿,心里想什么,就要勇敢地去捍卫它。可是风儿浪荡惯了,身怀师命,却一再懒得去理那龙山图之事。明知皇帝和王舅都试图拉拢,也懒得去理会他们的争斗。情爱之事原是不想的,可这几个月却愈发心浮气躁,只觉得必须要找到她才能弄个清楚明白。但我找不到她,越是想找到她也越害怕找到她。钟伯,您是深爱着我母亲的吧,您爱着她,心里承受了多少的苦痛煎熬,最终还因为这份关系丧了性命。风儿不够勇敢,因为知道,一旦……一旦爱上一个人,必是要去舍命守护的……”

孙朔风说着,眼中泪意冲撞,他想念钟伯,想念在这竹屋里得到的那位长辈的疼惜关爱、谆谆教诲。

没有什么能够报答他对自己无私的爱护,只有吹一曲《静音妙相》,才能聊慰他的亡魂。

尽管孙朔风怀着悲伤的心境,但一曲《静音妙相》着实有让人心境愉悦的魔力。

孙朔风吹着吹着突然醒悟,即使钟伯一生深爱不得,但他依旧是幸福的,从这曲子里便知道他心里想起所爱之时,是如何的欣喜快乐。

孙朔风又回想起和秦慕芫在一起的一幕幕来,自船上初次见面,到南陵最后一别,即便当中发生不好的事情,有她在一旁时他的心里总是踏实的。他终于明白,这并不是自己曾以为的朋友之情,这正是水云裳所说的,仿佛那个人拥有魔力、只要她笑你便开心、只要她在身边你便觉得连风都是甜的……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