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温暖的孤独(第三十八章)是我,鸠占鹊巢

原创作者:娜娜and猫,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索然 温暖 林总助 项目 这么 没什么 事儿 东华 什么 更何况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三十八章 是我,鸠占鹊巢

温暖出院时已是华灯初上,她得跟赶快回来向索然报到,估计他快要急死了。

坐在林总助的车里,看着窗外人群和华丽街灯,温暖的心里并不好过。索然,即将分别我们还闹得这么不愉快。然后,她就在街角真的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和另一个人在一起——这个时空在嘉年华遇到的女孩,上个时空他命定的爱人。

温暖的眼里突然噙满了泪水,林总助也看到了,把车靠边停下,“那个……是你男朋友吧?他们那样子不像是什么亲密关系,你别误会了,回去问清楚就是。”

“早晚的事儿,他开心就好。”

“不是,温暖。”林总助觉得她的回答有点儿没头没脑,“事情还没搞清楚呢,就算是你想的那样,你也不用这么卑微啊,是他对不起你。”

“是我鸠占鹊巢,对不起,麻烦让我安静一会儿。”

温暖没有想到的是,索然也从半开的车窗外看到了她,他想冲上来质问,却又怕她在同事面前失了颜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暖终于浑浑噩噩回到家,只一个晚上没有回来,为什么觉得冷清到如斯地步。阳台上挂着她和索然的浴巾,一只粉红色的hello kitty,一只灰白相间条纹;茶几上放着她和索然的杯子,一只杯盖是长着两只圆耳朵的小熊,一只是通体透亮的白色骨瓷,索然总喜欢喝她杯子里的水;还有地板上一粉一蓝两双大嘴猴拖鞋,索然总是嘲笑她的品位,但穿起来比谁都起劲。

索然,索然,满满的全是索然。如果你要走,请你走得干净彻底一些好不好。温暖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恶心得直想吐,

“温暖,你别难过了,要不你大声哭出来喊出来,这么憋着太伤身体了。”林总助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拿纸巾替他擦嘴。

就在这时,索然开门进来了。不知原委的他只觉得两人肢体接触,十分暧昧,况且对一个陌生人来自己家极度反感,他已经自动把这里视为自己家了。

“暖暖,你……”索然不知道下面该说什么。

温暖看着他,也不知道话从何说起。

林总助识趣,“你们好好聊,我先走了。”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暖暖,就算是我有什么做得不好,你也不能失踪24小时,也不能不接电话,会吓死人的。”

“你没什么做得不好,按你心里想的做就好,我不会怪你。”

“暖暖,你到底在说什么?”

“没什么,好累,我洗澡睡了。”

索然和温暖背身而睡,两个骄傲又相爱的人,谁也不开口,谁也不解释,谁心里想的都是你要离开我了吗?而不是我和那个人没什么,因为他们的意识里是真的跟任何人都没什么。

索然转回身,从背后抱住温暖,“暖暖,你跟平时不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

身前的温暖已经泪留满面,“有一个客户有特别着急的活儿,我熬了大半宿又没吃饭,晕倒了,没能及时联系你。”

“什么?”索然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强力掰过温暖的身子,上下看看有没有少一根头发,“你没事儿吧?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医生都说没事了,别这么紧张。”

“那快睡吧,多多休息。”

“索然,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联系不上你的20个小时,我像死了一回一样,现在一想,又觉得好像上辈子一样恍惚。”

“别胡说,还有别的吗?”

“以后要注意身体,工作别太拼。”

“嗯,睡吧。”

东华集团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温暖请了两天病假在家休息。结果快递一会儿送来一箱牛奶,一会儿又送来几样水果和蜂蜜,购物清单上的购买人姓名清清楚楚写着林总助的名字。

温暖睡了一觉已经恢复过来,大脑开始运转,直觉这事儿不太对,林总助对自己也太过于殷勤了,他们并无深交,甚至连说过的话也不是太多。更何况,她不想孟蝶有任何误会。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温暖皱了皱眉,拿出手机给林总助发短信,

“东西收到了,谢谢,回头我请你和孟蝶吃饭。”

“不用这么客气。”

“是您不用这么照顾我才对。”

温暖重新回到床上,一夜不睡,十夜不醒,她继续补觉。不知道索然在做什么?

“索然,这份东西客户下午就要。”

“这么着急?”

“不算急了。你同时接两个项目,人家才不管你这些。小伙子,干吗这么拼啊?”

索然笑笑没再说话,他无奈地关掉想给温暖订餐的网页,埋头于一大堆工作当中。

索然在高薪行业,工作强度和难度可想而知,他手头的两个项目都是一言难尽。

其中一个,他本人就不太看好,这个项目采用的确实是世界最新技术,但在建设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一方面是由于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需要过程,弯路不可避免;另一方面是因为采用了这个技术虽然一定程度上节约了资源和能耗,但投资成本超出类似项目三倍以上。索然一直不太赞成公司投资这一项目,后续如果想赢利,必须有政策支持和该技术在其他项目上的大面积推广,但他调研了国内的大部分地区,认为并不具有推广价值。

索然在最后的投资报告上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可是上层一意投资这个项目,估计是出于其他因素的考虑。可想而知的结果就是现场因为技术原因一再停工,板子都打在具体执行人身上。虽然替老板背黑锅都是不白背,可是压力值也不是白给的。索然一边要应付上层的种种考核和项目预估,一边还要与项目执行方沟通交流,更何况后续的投资要不要继续这种烫手山芋更是迟迟无法定论。

另一个项目就更加不知所谓,时间紧,任务重,对方又一再轮换交接人,以至于后期索然的工作,除了做自己的那份儿,还要培训对方熟悉情况。费时费力不说,一旦有了纠纷责任很难划分。索然发誓以后无论报酬多么丰厚都不再接这种项目,而且这两个项目周期很长,所谓报酬还真是要等到望穿秋水才行。

这天,两个项目同时出了问题,索然既要保持理智,保证数据不出错,又要跟各种人沟通交涉,疲惫到了极点。

而温暖这边,东华集团又出纰漏,负面事件出现后,集团下了所谓“封口令”,大意不过是关于此事集团有统一的出口对面公布,希望大家不要妄加揣测,更不要随意对外评论。作为上市企业在遇到问题时规范信息披露口径本来没什么问题,没想到一纸普通的通知竟然被发送到网上,标题又起得抢眼,搞得像大集团威逼员工闭嘴一样。

温暖早就提醒过他们,既然有人会在网上对付他们,那么通常是有“内线”里应外合,让他们在处理时尽量口头通知,不要发布纸质文件。结果对方根本不把她的建议当回事儿,再加最近跟索然的种种隔阂郁结于心,温暖也怒了,本来网上都没什么事儿了,舆论也引导得不错,你们现在这样什么意思?不相信就不要来找我。

林总助立刻按住了她,有才华的孩子脾气大,他见过不少,温暖已经算好的了。更何况给客户施加些压力也好,这么一意孤行,后面的工作会更被动,公关效果也不好评估。

漫长又扯皮的会议后,对方终于再次听从了温暖的建议。这种“封口令”暂时没办法解释,解释得越多问题越严重,更何况“证据”确凿,网友才不会信什么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那一套。温暖预计3个小时后,国务院会出台个税新政,公众对事关切身利益的关注度总会高过东华远在天边那点破事儿。东华原计划是开个发布会对外解释一下,新闻中心在集团内是个弱势部门,好不容易有机会展示一下,新闻中心的负责人抓住一切机会表现同时又缺乏专业性的态度令温暖十分厌恶。

她最怕这点,明明是做事,最后变成做人。事再复杂都可控,人心却最给预料。她甚至遇到过有想出头的,自己在网上闹事儿又自己平事儿的情况。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