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二十九章狼与狗

原创作者:青恙dyc,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白筱 叶宸 陈梦 张可真 阳海 男人 看着 程远 白小姐 表情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好了没?”
白筱笑看着张可真神神叨叨的表情。


张可真嘴里念了句什么,然后把抽中的那张牌摊在白筱面前,面色庄严肃穆,“筱筱姐,你喜欢狗还是狼?”

白筱瞥了眼牌里的图案,“我比较喜欢大象。”


张可真选择无视白筱的戏谑,语气老道,“这张牌在塔罗里排位十八,代表着迷惑和不安。你看,这里有一只小龙虾,正从水里爬出来,它要去觐见月亮女神,可它必须在两座高塔中做出正确的选择才能达到目的。”
“你是说,那只小龙虾是我?”


张可真不答,反问:“你再看,岸上的左右两侧是不是分别站着一只狗和狼。”
“嗯。”



“狗代表对旧世界的依赖,狼代表对未来的恐惧。”




白筱抬眸看向双手叠在胸前的小真,“所以呢?”
张可真神秘一笑,“所以,单从爱情来看,你可能会陷入三角关系,难以脱身。”


白筱眸光流转,没搭腔,淡淡笑着。









**
梦愈医院。



“你来了。”

白筱看了眼翘着腿喝咖啡的女人,“早上好。”

陈梦拖长尾音,“好,好得很。”
白筱纳闷,“有事?”


陈梦把手里的报告递给她,没说话。
“这次这么快!”白筱翻着报告,有些惊讶。





“你丫的还挺淡定。”
白筱看着报告上的数据,面色平静,“病情反复是很正常的。”

陈梦张了张性感的嘴唇,没好气地开口:“我看你就作吧,什么时候把自己作死了就完事了。”


“哪有那么严重。”
“是,只不过是失眠加重,甲状腺激素升高而已。”

白筱知道她是在担心自己,笑得讨好,“好了,我会尽力控制自己的,放心了,我是个医生唉,我会把自己治好的。”

陈梦皱着眉,语气难掩无奈,“白筱,我就不明白了,这病治得好好的,你干嘛要和程远分手啊,看着好不容易好转了,你倒好,一句分手就一拍…………”


“好了!别提他行不行!”白筱沉了声音。



陈梦不依不饶,“你看看,我才说几句你就这样,白筱,你没发现你越来越难控制自己了吗,有的时候我真是搞不懂你,说什么怕程远爱上你所以到此为止,可是,除夕那天你没看到吗,人家根本不缺女人,你又在这瞎琢磨什么劲。”


白筱看着窗外,脸凉凉地,侧着脸,陈梦看不清表情。

过了好一会,空气里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话。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可以走了。”



陈梦愣在原地,只差一点,便气绝身亡。



白筱直直地盯着医院门口的巨型屏幕,思衬着开口:“今年的山区援助,我去。”
“正好,眼不见为净。”


白筱笑,“你还让我控制情绪,你比我还暴躁。”
陈梦气鼓鼓地瞪了她的背影一眼,踩着高跟鞋,“嗒嗒嗒”地走了出去。





倘若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去利用别人,那么我们能做的,只剩下,减少伤害,或是,放弃利用。这是白筱的原则,也是她的己所不欲。











**

纽约.曼哈顿。
美国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叶宸站在摩天大楼里,隔着防弹玻璃,俯视着拥挤的人行道上缓慢涌动的黑点,眼眸幽深平静。



“叶先生。”
莫小谦走了进来,站在叶宸身后。


“什么事。”
“这…………”

叶宸眉头轻皱,转身看着欲言又止的手下,“说。”
“他们盯上了白小姐。”
叶宸微眯了下眼,似是想到什么,“是檀香山那栋别墅。”
“是。”





“终究还是没瞒过他。”叶宸表情严肃。
莫小谦默了默,低了头,“是属下一时疏忽。”

叶宸笑了笑,坐到了沙发上,抽出一支雪茄,“不妨,程远想玩,我就陪陪他。”
“属下不明白,他到底想从白小姐身上得到什么,您的行踪,白小姐根本无从知道。”




“是那批货。”叶宸淡淡开口。
“您是说……”
“他想靠白筱接近张可真,当年消失的那批货,他们还在找。再者,他们查出了白筱,就猜想是否可以顺藤摸瓜找到我。这是一石二鸟。”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叶宸转着手里的雪茄,看着它冒着一丝一丝的烟,笑得意味不明,“等忙完手头的事,你就回国。”
















** 白筱收拾好行囊出发那天正好赶上下雨,淅淅沥沥地,有些湿冷。
春雨贵如油,在没有庄稼的城市,却谈不上价值,甚至,还会招来路人的抱怨。





白筱坐了两个小时飞机,终于抵达朗卡,这个全年日照超过3000小时的城市。
可,很不巧,这里下着比樱市大得多的暴雨。



“嘿,美女,到坚村吗?十块。”
“格勒格勒,二十咯,二十咯。”
“绛曲去吗,十五,十五了。”



白筱顶着一把几乎要翻面的大黑伞,站在行李箱旁,被狂风吹散了头发。
看着汽车站门口吆喝的男人们,一时不知所措。




“我去阳海。”
“阳海?阳海别说汽车,拖拉机都不去。”一个黑面的男人接了话。
众人一阵哄笑。



白筱瞥了眼忙着寻找下一个目标的男人们,拖着箱子准备离开。
“喂,你等等。”
一个小个子男人叫住了她。



男人擦了擦顺着头发流到脖颈的雨水,“你给多少钱?”
白筱愣了愣,“十块?还是十五?”

“五十。”男人抓抓后脑勺,看向白筱。




“桑吉,你想钱想疯了吧,这个天,去阳海,就你那破车?”
黑面站在人堆中央,看着男人和白筱。



男人往后瞪了眼表情复杂的众人,怕白筱不答应,“你放心,我准能送你去。”
白筱看了眼小个子背后的一群人,笑道,“那走吧。”




就这样,白筱坐着只有一个座位的小货车,开始了她的阳海之旅。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