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爱的边缘线

原创作者:一乄些小抑郁6,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沈爱轩 尹沐辰 放不下 为什么 过年 呵呵 妈妈 惩罚 小女孩 知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六十八章

昏沉晦暗的房间内,简单温馨的装饰已抵不住来自深处的一抹清冷,随风摆动的纱幔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随影摆动的倒影在华丽的大理石板上,尽显悲凉。

空气中,混着酒精的味道,带着浓重的腥甜。

“哗……哗……”

洁白的纱幔狂妄的飞起,微弱的灯光下,只看见一个东西,她小小的身子蜷缩着一团,窝在那冰冷的角落里,似乎想要在其中找到一丝温暖,可是,没有支持,没有温暖,有的…只是那刺骨的寒冷,冰冷的排斥。

好冷!好冷啊!

沈爱轩的脑海里好像有着什么声音在细细碎碎的响着,她侧耳倾听着,却听不清声音的来源,突然,有些画面从沈爱轩的眼前闪过,暮色的灯光下,孤独的身影……

那……是什么呢?

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梦里呢?

“嘭……嘭!”

夜如白昼,烟火盛开,人间美景,锦绣烟云,这美极炫极却一瞬而逝的烟火,燃放之后,最后仅剩下一尾淡淡的痕迹消亡。

“妈,你要去哪里啊?你不陪我一起在姥娘家过年吗?”一个怯怯害羞又可爱的小女孩紧紧地拉着母亲的衣角,不顾身边正在拉她离开的舅妈。

“乖,妈妈今天回家过年,后天再上来陪你,好不好?”母亲慈爱的抚摸着女儿红扑扑的小脸蛋,脸上展露着慈爱温暖的笑容,可是,眼中却是一抹失落与无助。

“为什么?!那里的房子没有电,黑漆漆的,妈妈不要走了!我想要妈妈陪我一起过年。”小女孩依旧不放手,脸上写满了不舍与……不甘。是!她不甘,为什么?别人过年是一家团聚,而她却不可以,连身边唯一的亲人都要离她而去。

“好了,好了。姐快回去吧!误了点可就不好了,快回去吧!”一旁的女人似乎早已按耐不住了,满脸应付道。

“嗯,我知道了。小轩乖,妈妈后天过来,然后我们一起过年,好不好?再见,妈妈走了,要听话啊。”

小女孩愣愣地看着,听着那寂寞的脚步声,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心底是阵阵的疼痛。

“好了,小轩我们别看了。”女人一边极其好心的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有意的提醒着女孩该回去了,一边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摁了几下,边拨了过去,“喂,大娘,过年好啊!吃了饭了吗?………嗯,好的,谢谢啊。嗯…我想问您一下,就是老人们不是说过吗?离婚的闺女不能回娘家过年,这样对娘家不怎么好,您也知道我们家……”

小女孩在听到这番话,她的头好像有人在拿一个大铁锤在里面拼命地捶打。

“哦!我知道了,麻烦您了,那…再见!”女人满意地挂断电话,先前离开。

夜色寂寥地笼罩在她的身上,没有星光,地面的投影漆黑幽长。

……

“沈爱轩,我说了没有?!开家长会要爸爸来,为什么你不听!?”

“沈爱轩,你爸爸呢?为什么‘六一’他不过来看你表演呢?”

“沈爱轩……”

“沈爱轩……”

“沈爱轩……”

被刻意遗忘的往事蜂拥而至,幻化成无处不在的飞蚊,在脑海里嗡嗡的作响,飞蚊声幻化成刺耳的笑声,组成一个黑呼呼的模糊的楼,然后,在她眼前崩塌!

“嘭……嘭……嘭……”

她想抓住那些飞炸的片落,尹沐辰只觉得沈爱轩的手指宛如钢铁一般捏痛了他的手,他皱眉忍住,声音却轻柔道:“放松!放松!有我在!别怕!”

眼睛慢慢地睁开,里面一片乌黑潮湿,仿佛一时间还陷在梦中无法醒来。

“怎么了,做恶梦了吗?”他轻轻地问着,柔柔地用手掌在她瘦弱的脊背上轻拍着,以安抚她的不安。

她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复杂的情绪,耳边依然飘荡着那激烈的质问声。她无法逃避,无法闪躲……黑漆漆的世界里,冰冷疼痛的黑漆漆的世界里……

昏暗的灯光下,灯光将她的身影拉的斜长,轻轻的覆盖在沉默的沈爱轩身上……

尹沐辰就这样轻拍着她的背。她不说,他也不会问!虽然在来的路上,他想到很多很多,想要问她,为什么失踪?为什么手机关机?为什么带着他的牵挂与思念悄悄地离开他一个月,为什么……

但是,当他刚才看见她醒来那空洞洞的眼睛,他语塞了!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他的心,早已随着她一同坠入到了漆黑的黑洞之中……

“……你…终究还是找到这里了。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执着呢?我是一个不祥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吗?不怕吗?”空灵的声音轻轻的回荡在昏暗的房子里,越发显得孤独无助。

“为什么?为什么?!因为……沈爱轩…你是一个贼!,把我的心偷了过去,却忘了还给我!”

“你不该这样,等待……只是无用之功!”她冷静地推开他的怀抱,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沉默的望着夜空中的星星,洁白的脸庞被夜色笼罩着,眼神遥远而空茫。

“如果…等待可以换来奇迹的话,我愿意等,哪怕一年,抑或是一生!”尹沐辰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她身后,从后面轻轻地拥住了她,神情是那般郑重,可是眼神却多了一抹脆弱。

“沈爱轩,你知道吗?你的绝望和光怪陆离的现实,让我感到黑暗如深渊般的绝望。”

“我会带给你厄运的!像妈妈,像……也许,下一刻或者是下一秒,你也会像他们一样,孤单寂寞的躺在那里。你明不明白!”沈爱轩愤怒的甩开尹沐辰的坏抱,不知为什么?在甩开的那一刻,她恍惚感觉到生命中好像失去了什么!

是……什么呢?

……依……恋……吗?

“爱轩!”尹沐辰上前紧紧的拥住她,以便她挣扎逃出他的“掌控”,“不要拿自己过去的错误惩罚现在的自己;也不要拿自己的错误惩罚别人;更不要能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好吗?放下这一切,好不好?很多时候,我们活得太累,原因只有三个字,放不下!放不下远离的人,放不下曾经的事,放不下失去的物,放不下那片时光,放不下那段回忆,放不下成败,放不下屈辱,放不下属于自己的一切或者不甘放弃本已消失的一切!”

“放不下?!惩罚!?呵呵……说得真好!你知道吗?在这段时间里,我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回忆,最后…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竟像一个可笑的木偶,演尽了所有的悲欢离合,我的背上总是有无数根银色丝线,操纵着我的一举手,一投足,然后……是一辈子!所以说,别说什么惩罚自己,放不下过去……那是自由人的事情……与我这个木偶无关!”沈爱轩眼神寒冷,嘴唇紧抿,整个人如一个木偶一般透出一股消颓,晦暗的气息。

尹沐辰浑身席卷着一股戾气,他死死地盯着沈爱轩,迅猛地将沈爱轩甩到床上,然后不顾一切的起身而上,强悍驾驭的吻住她那干裂苍白的唇,在她唇齿之间辗转反侧,一再掠夺她的呼吸,双手与沈爱轩紧紧相扣。

沈爱轩原本混乱的意识,经此更是乱成一团,任她怎么解都解不开!

“唔唔……”

慢慢的,沈爱轩不再挣扎,恍若干尸一般,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尹沐辰缓缓的抬起头,温柔地擦干她的泪水,钻石般的眸光带着缕缕柔情:“我知道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么多,你能给的也只有那么多,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有些人要进去,就有些人不得不离开。可是……我不想离开!不想……我一直在等待,呵…不是等待你让我留下来的那一天,而是……我忘记你的那一天!呵呵……你知道吗?我的这里,这里…有多痛!”尹沐辰苦笑着,执起沈爱轩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在离开你的这一个月里,我为自己总结了两点,想听一听吗?”尹沐辰怔怔地盯着沈爱轩憔悴的容颜,心痛地说着:“接近你…就靠近心痛,远离你…就远离了幸福!”

“还有一句,你知道吗?”他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细嫩的脸颊,紫眸展露着淡淡的柔情与疼惜……

“我什么都可以失去!可是唯独不想失去你!可是,这样的爱…你却如此不屑!呵呵…呵呵呵呵……”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