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师兄

原创作者:y04_非洲鼠王,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江易 吕虞 洪泰 仇梦兰 彭凯波 鲤鱼 女生 师兄 看着 阿易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恩...”
逐渐恢复意识的江易,慢慢睁开眼睛,江易发现自己在一间类似仓库的房子里面,自己的双手被粗绳捆住,身前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还有两双腿,明显可以看出来是一男一女,此时房间中的灯光很暗,江易迷糊中也没想抬起头来,就盯着地上发呆,直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阿易,好久不见呢。”
江易猛然抬起头来看向那个说话的男生,这个男生个子非常的高,身材也特别的匀称,看得出来是个同时具有力量和速度的人。而最让人艳羡的却不是他的身材,而是一双晶蓝色的瞳孔和带那有西方韵味的轮廓和东方精致的五官的脸。
“洪泰师兄!”
洪泰对着江易扬了扬下巴,旁边的那个女生便走过去给江易解开了绳子,虽然没看过,但是江易明显感觉得到眼前这个棕发棕瞳的外国女生正是之前敲晕他的人。
“师兄你怎么回来了?”
江易见到洪泰心情难以言喻,直接过滤掉被抓来这里的事,走到洪泰的旁边去。
洪泰背对着江易,双手背负在身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许久不说话,过了好一会洪泰才转过身来拍了拍江易的肩膀。
“阿易,听说师傅要离开GOATING了?”
江易听到洪泰说起这件事,不禁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想法,不过江易还是带着情绪地说:“是啊,而且师傅说希望我和鲤鱼都不要管GOATING,鲤鱼居然还同意了,准备带着小雅搬到其他地方去,这两师徒真是气死我了。”
洪泰看到江易这样也不禁一笑:“鲤鱼啊,他就是这样的啊。那你怎么打算的呢?”
江易两眼放光激动地说:“这是师傅的梦想啊,师兄你知道的。而且GOATING对我来说也代表了太多东西,我不可能不管的。”
洪泰低着头失神地看着地面呢喃道:“那老家伙的梦想吗...”
“师兄你说什么?”
“恩,没什么。先回去吧你,对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回来了。”
“啊?”
江易这时才想起是怎么被带过来的,不禁怀疑起来,不过洪泰提前把江易打发了。
“先回去吧,这些事以后你就知道了,梦兰他回去。”
江易耸了耸肩便跟着那个女生走出去了,上到车里江易做到副驾驶看着正在启动车的叫梦兰的人说:“下手够狠啊,一下子给我敲晕了。真是性格跟你名字一点都不符合。”
“我姓仇,梦兰只是我的名字。”
仇梦兰冰冷地说着,同时专心于驾驶完全没有看江易一眼。
“你中文怎么说得这么好,你不会和师兄一样也是混血的吧。”
“他是中英混血,我是中俄。”
依旧冰冷的声音,江易却一脸懵样,此时两人再没有什么交流,将江易送到市东路仇梦兰就先走了。此时站在街上,江易仰天望去,一个个疑问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不过此时最大的问题就是他怎么交待。江易突然想起什么,拿出了手机,果然已经被关机了,一打开手机,只有五个未接和两条短信。
“真像鲤鱼的风格。”
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拨通电话打给吕虞。
“喂,江易?”
“啊啊啊,是我。你可真够耐心啊,就打了三个电话给我。”
“别废话,怎么回事?”
“发现一点东西,去看了看。怎么样,抓回去的那两个人。”
“什么都没问出来。”
“果然如此...”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们在哪,我过来再给你们说。”
“你们学校旁的地下训练场。”
“行,马上来。”
挂了电话之后,江易摇了摇脑袋:“呼哈,没事就好。”
......
“你说这个组织对我们没恶意?你怎么知道的?”
吕虞惊异地看着江易,此时江易将事情虚虚实实地编造了一点给彭凯波、董毅和吕虞说了一遍。
“其实我被他们抓到了,但是他们老大还是把我放了,而且我也检查过,我的衣服和身体没什么问题。”
“你这样说的目的就是让我们不再派人监视你啊,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女生搞得很近啊。”彭凯波一脸坏笑着地看着江易。
江易说:“什么叫搞得近,瞎说。”
“好了好了,人家阿易都这样说了就撤了吧。”董毅一只手搭在彭凯波的肩上,,同样是一脸坏笑地看着江易。
“既然没什么事,那就散了吧,彭叔你继续调查那边吧,我和江易就不用再担心了,这几天闷死我了,陪我去跑跑。”吕虞对着江易一甩头,江易立马会意,跟着吕虞走出去。
“那我们先走了。”
“好的,加油噢。”
彭凯波和董毅同时指着江易,并用一副你懂的的表情对着江易不断地抛媚眼,江易一阵无语,和吕虞出去后关上门正转身,发现吕虞停在那里。
“怎么了?”
吕虞转过身来凝视着江易:“确定没什么事?”
江易知道吕虞指的是什么,只是撇了下嘴:“你知道我的。”
吕虞无奈地说:“那好吧,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说。”
江易一笑,蹦到吕虞旁边整个身体倚在吕虞的身上:“怎么样,这几天没见到我是不是感觉生活中都没阳光了啊,鲤鱼。”
吕虞叹了一口气道:“还好,在家里和小雅玩玩游戏什么的,就是有点闷。那个女生怎么回事?”
“唉,还不是为了躲开那群毅叔的人,刚好这个女的叫我教她跑酷,就这样咯。”
“说起来,你找一个女朋友也可以啊,免得一个人没事就来找我,我可不想别别人看作性取向有问题。”
“走了,就你一天想得多。”
两人披着夕阳的余辉走在路上,而此时在远处一栋高楼上,两个人拿着望远镜正看着江易和吕虞。
“那就是你说的吕虞啊,看上去比江易那小子成熟很多啊。”
拿下望远镜,棕色瞳孔棕发标志性的外貌正是仇梦兰,而旁边的那个人自然就是洪泰。
“确实吕虞虽然不喜欢言语,却把一切看得很透。但是可别小看江易,说起细心,我可没看过比江易还要精致的人,而且江易的逻辑性很强,许多事情他都能从不同的角度考虑。只是个人太容易被感情束缚,感性的人必定会路上失去些什么。”
看着淡漠地说着这一切的洪泰,仇梦兰双手托着下巴倚在围墙上:“你对他们很了解啊。”
“他们也算是我和李亚熊带大的孩子啊。”
“那之后你准备怎么办?要对这两个孩子动手吗?”
洪泰转身离去,红色的大衣随风飘扬起来,仇梦兰只看见一个冰冷的背影,一道同样冰冷的声音传来。
“我说过,这只是私人恩怨。”
“不怕他们恨你吗?”仇梦兰喊道。
“即使是那样,我也没办法。”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