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五章银铲将军鬼妓院

原创作者:鬼公子呢,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蠢人 老鸨 妓院 孔乙己 将军 包子铺 鲁迅 银铲 先死 锅铲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两人离开时,月亮当西了,他妈的这么久了连饭都没有吃也是饿惨了!

于是就奔向天下第一包子铺去买包子,两人来到包子铺,发现铺里大白天还亮着灯,却并没有开门,纸糊的窗户上正映着几个人影。仔细看时,两人都惊呆了。

原来几个人正挥舞着刀在砍一个活人,那活人挥舞着手,显然是在抗议,而血溅到窗户上甚是血红血红的。

看来这第一包子铺果然名不虚传,这人肉包子都是现做现卖啊,不知道,现在倒霉的又是哪个乌龟?变态说道。

既然没有开门,两人只好饿着等到开门,不然被下馅的可能就是他们了,这天下第一包子铺也真够狠的,自从开铺以后,就把其他的铺子给整得没有了生意,不是倒闭就是改行,或者到外国投资去了。

两人商量好,等变态变成人妖后再来找他。

吃完包子后,两人就各奔地球的两端去了。

扯到这儿,该中场休息一下了,为何?原来那蠢人的队伍已经出发了,居然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来拍摄出发时的排场,整的他暴跳如雷,这不,居然向我她个皮球的发起怒来:你要是不给我发几篇添油加醋的见闻录,小心你的读者都被我给抢去了。这着实让人惊慌了一把。好吧,满足蠢人的面子排场心情吧,我去公众号给他发几个泳装特写吧!他决定先去找出版盗墓小说的编辑,但到出版社的时候,编辑已经去了印刷厂,据说印刷厂里鬼气森森,加印的所有盗墓小说都没有了女主角。蠢人气愤地准备往印刷厂赶去,却在半路上被一个穿着金缕玉衣的人给拦住了,

听说你要去墓地?那人问道。

Yes,不过我要找到写盗墓小说的家伙才能确定去还是不去?蠢人回答道。

哼,哼,气若游丝地几个哼哼过后,那人亮出一把银光闪闪的锅铲阴冷地说,小子,除了我谁也帮不了你?

你?笑话,别以为拿着一把锅铲就当洛阳铲了,你那玩意我在cctv的天天饮食节目里看的多了,表面看是银的,说不定是镀银的吧,这年头,cctv的招牌也不能相信。蠢人表示了深切的慰问和怀疑。

没错,我这不是什么洛阳铲,正是那天天饮食里的锅铲,镀银的也没有错,不过这假的只要用地毯式的广告狂轰乱炸出一个一个又一个的闪电,电瞎世人那双势利的眼还不是小菜一碟?哼,哈,呵呵!那人笑起来颇幽灵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告诉你把,那人的下身就像一阵风似的飘到一颗菩提树上将整个人倒挂了起来,嘢,让我荡两个秋千整理一下思路,那人荡着荡着就把头荡到了蠢人面前,然后说,我是鬼吹灯里的主角,叫银铲将军,相信我等于相信你自己。

你忽悠我么?谁不知道那主角是摸金校尉?蠢人冷笑了起来。

哼哼,唉,让我唱一首《午夜怨曲》给你听吧,不然你不知道这世界是弯曲的,如果唱得不好是因为我绝对不会对口型,真唱噢,

昏暗的路灯下

秋风吹得紧

一红衣女子迎面走来对我说

大哥啊,前面就是我家,去坐坐吧

屋子里燃着香气

从浴室走进卧室

我看见,啊,我看见,啊……啊……(要断气的啊一长串)

那女子手拿菜刀

猛砍脖子

血流满地

突然她走向我说

你想尝尝被砍的滋味吗?

一刀砍中我的脑袋

我知道我就这么死了,好冤枉啊!嘢噫嘢噫嘢,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嘢噫嘢噫嘢!

沉默,突然的沉默,极度喧嚣后的沉默是鬼气冲天的沉默。

完了?唱的犹如鬼哭狼嚎,谅你是真唱就不计较了,不过你到底是谁?你怎么没有唱出来。

唉,这世界真是十八弯九连环啊,没有一点就通的事啊,唉,摸金校尉砍了我的头,顶替了我主角的位置啊,你说这人间还有天理吗?

噢,这人间天理容不下你,难道,竟然,你……你,莫非你成了鬼了?蠢人大骇起来。

8错个鬼,我是吊树鬼,号称银铲将军,受了奸人的陷害失去了成为盗墓明星的命,所以我才来帮你啊!

你怨气这么厚,八成是想借此机会成名吧,你这个鬼机灵的上海小瘪三。蠢人若有所思地道。

怎么讲?我不能说你说的是对的,但又不能说你说的是错的,这世界纷纷,纠缠不清,你想想,那摸金校尉早已成名且贿赂了写他的作者,他们会帮你这个盗墓菜鸟?

这倒是,不过你肯定还有企图。蠢人说。

企图?那不重要,你吃鸡蛋的时候会追究母鸡是否傍过铁公鸡款爷吗?肯定不会的是不,你看重的还不是那白色的蛋清到底是人造的,还是土鸡的,或者是肉鸡的是不是?

你真是个鬼机灵,蠢人有点佩服起来,你该不会是西方间谍鬼吧?那我可惹不起!

哼,你说这话简直是侮辱了鬼,让人穷开心,那西方不产鬼,只产鬼怪!银铲将军说。

是吗?你以为我蠢就可以糊弄我吗?《人鬼情未了》里的山姆不就是鬼吗?还有吸血鬼不是鬼吗?

那是幽灵,听着,西人叫幽灵。

是吗?算啦,我不和你计较这个啦,老子现在急得很,必须立即出发了,走吧,你这个鬼。蠢人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便不再啰唆了,他决定让这个鬼帮他去找那木乃伊。

帮你没有问题,但你得给我找几个女鬼陪着?

什么?你以为你是鬼皇帝啊,还要整个三宫六院72妃不成?

否也,否也,你没有听说过做鬼也风流的格言么?

好吧,妈的,原来你还是个好色鬼。

咱们彼此彼此,哈哈,我这德性和你相比也不过是五百除以二啊!

于是蠢人和银铲将军这个鬼立即风尘仆仆地向天下第一鬼妓院奔去。

那天下第一鬼妓院坐落在鲁镇的咸亨酒店旁边,早先的格局是和韦小宝他的个妈呆的怡红院差不多的,但自从那孔乙己死后还是鲁迅死后,这却成了一个鲁镇猜想,有人说鲁迅先死,而也有人说是孔乙己先死,更有人说这照说来鲁迅应该是孔乙己他的个爹地,而鲁迅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孔乙己去尽孝,结论是孔乙己先死,但更更有人说要是孔乙己先死,怎么没有听说鲁迅为他办丧事,这么说来论去的实在是折磨人,不过那鲁镇旅游开发局却高兴得痛哭流涕起来:这真是太好了,整个鲁镇猜想勾引那些白痴来关注本地旅游,省得花钱做广告,这真是大赚特赚的美事啊!

好像走偏了,噢,幸好有人在监督,把这主题拉回来。那妓院现在的格局已经完全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因为咸亨酒店在鲁迅死后就越来越不景气,最后终于泯没在北京饭店,白天鹅宾馆,香格里拉酒店,萄京大酒店这些迅速崛起的五星级酒店之外八千里路和云之处了。

到最后就被妓院给低价收购了,搞的一干革命工人的金饭碗被打了个稀巴烂,不过那酒店的店长却摇身一变成了妓院客房部部长,一时成了闻名遐迩的一段佳话。

蠢公子,哟,好久不见,听说你最近犯桃花呢,不过你也知道的呀,我这里可不做人的生意的啊?妓院的老鸨刚从北大总裁研修班结业,于风尘味中透出一股文化的腐朽气息来,着实让蠢人感到了突然的惊讶。

呀,你这变化可大的呀,原来的淫荡味儿竟然也有了一丝丝儿文雅了,不过这倒像淫不淫雅不雅的,活像个太监拍伟哥广告的范儿呢。

见笑了,见笑了啊,妓女立贞洁牌坊惹谁了呢?老鸨拿个北大博士学位不是搞活教育么?我花了好多好多的钱呢,你以为北大好进啦,不过你今天来错了地方吧!老鸨不高兴了起来。

哼,我以为有多么的文化呢,居然仍然脱不了势利的红肚兜儿,今天是我的这位兄弟来逛窑子,不但逛,还要出局呢,选几个惹眼的来,价钱自不会亏待你,蠢人说道,银铲将军,露一把给这个老鸨看看。

那鬼听了后拿起锅铲就铲。

妈呀,我奶奶的爸爸的妈妈呀!高兴得我屁滚尿流如长江之水泛滥不堪啊!老鸨又惊又嚎还咋乎乎个不停,道个什么缘由惊喜着了她?原来是那一铲居然铲出了一个万人仰视的熊猫级大明星,这最多只能让人感到惊奇,但那明星居然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天真无邪地说:喝三聚氰胺奶,喝死不要紧,只要赚钱真,死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肾里结出大钻石,做鬼也是赚死鬼。

蠢人一看那老鸨的鸡婆样,呼呼大笑起来:搞什么飞机,这就喜到你要用尿不湿了?

哎哟,你这广告打的好,这明星我认得,那个号召力大的比三峡工程都要大的大哟,看样子该有不少人要去喝那奶了,我这妓院的生意好的将不是让人能比喻的哦!太好了,真是谢天谢地谢个死人奶,哎呀呀,老娘给你好妞儿外加好价钱。

老鸨让妓院的妞儿一字排开,任凭银铲将军韩信将兵。不过将军却并不多多益善,只要了三个飘荡在空中摇曳多姿的鬼妓,价钱给打了7折,实际本是6折,因为老鸨悄悄塞了一折的回扣给这个鬼将军。

出的妓院,蠢人说:看来我们得去买一辆悍马。

但银铲将军却说:那大可不必,只要你多买多喝那三聚氰胺奶,我自然有办法让你走得比那悍马还快。

什么?奶?怎么你老提那奶?莫非你拿了生产厂家的好处?蠢人疑惑起来。

唉,实不相瞒,我是那个奶的代言鬼,但我喝了那奶肾过敏,再也不敢喝了,可那些鬼啊神啊人啊猪狗什么的啊都谴责我代言了却不亲自喝,有违代言准则,如果你喝了,我就好向天堂地狱人间鬼界做个交待了。

Shit,有钱真能使鬼推磨啊,我和你又没有关系,我即使喝了你交待什么呢?

呵呵,这关系还不是靠扯上的嘛,你就不能假装是我的亲戚?

真是个鬼婊子奶大的个你,这你倒是个鬼聪明,把你亲戚都拉下水了,那些家伙自然是心服口服了。

第九章 去china白宫

嘿嘿,怎么样?只要你干了,就省下买悍马的钱了,这交易可是大大地便宜了你!

靠,我干了,那我不是要长肾结石了?

放心,我代言的是婴幼儿奶,成人喝了不结实!

好吧,干吧,这么双赢的事即使昧着良心丧失道德底线也要干。

基本上蠢人的行当打点整齐了,时间刚好是傍晚,但是遗憾的是没有媒体来大肆炒作他的出行,使得其悲壮的气氛比荆轲易水出行所造成的轰动要低得不是用档次可以描绘的,简言之,那差别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