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寻回爱第一章

原创作者:雨天5331540820,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爸爸 我们 妈妈 总是 喜欢 觉得 我爸 后来 花生 凉鞋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章

童年生活

我出生在一九八九年的夏天。

我家在河南农村,一个宁静安详的小村庄。

小时候家里住的的房子是用蓝色砖头盖的,房顶也是蓝色瓦片,坐北朝南。爷爷住的东屋和厨屋是挨在一起的两间,是土坯房子,房顶是用碾过的麦秸杆做成的,一到雨水多的日子,房子会漏水,天晴了会找村上的人帮忙修葺,有时也会从房顶掉下来虫子,把我吓得大叫!四周是矮矮的院墙,我们小时候经常在院子里玩耍,后来到两千年的时候,家里的房子又盖成红色砖头的两层楼房,后来一直住着。

大家都叫我小瑞,其实户口本上我叫赵瑞红,但我小时候不喜欢这个“红”字,因为那些街坊邻里十七八岁的大女孩的名字里有这个“红”字,我那时小,我很不喜欢。只有在生病看医生,上学时才会被爸爸报这名字。

记忆中的我,留着学生头,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皮肤不白不黑的,在生人面前总是很拘束,都不太敢说话,走到哪里爸爸都带着我,因为他很喜欢我。后来头发留到齐腰,我总是不想梳它,等哪天听到收头发的在门前吆喝,我就跑去叫住他,把头发卖给他,每次买个七八十块,这钱自己是不要的,总是高兴地给妈妈,等再长长的时候再卖。我总是不喜欢穿新衣服,总觉得有替换的就好,只有过年时妈妈才会给我们买新衣服,我的新衣服总是放很久才去穿它,一是不舍得穿,二是总觉得穿不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平时我更喜欢穿妈妈用大人旧衣服改小的,也喜欢穿人家给的旧衣服。我还记得,曾经我妹和我争一双运动鞋子,那是大姨家的孩子不穿的的鞋,我们却宝贝似的争起来,还哭了,最后是我穿了,因为我的脚刚好穿那个鞋子。

我有一个弟弟,比我小三岁。他是一个长着圆圆的脸,大大眼睛的小孩,很瘦的样子,很可爱,大家都叫他“一休”,原因是他太像动画片里的小和尚一休了。

妹妹比我小两岁,她很瘦,短短的头发,尖尖的下巴,我们总是会打架,又会很快和好,小时候总觉得她是“外来的”,原因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家里只有我和弟弟两个小孩。后来才知道我还有妹妹,那时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妹妹从一岁就被抱到大姑家养,该上学前班才回来的,她总是看着跟我们有点格格不入,有点敌对,可能是刚到家所以有点不能适应,她很少叫妈妈。

妈妈是很传统的农村妇女,很实在,没有坏心眼的人。个子不是很高,一米五多,但她很能干,家里地里的活都是她干,经常在地里干农活,她被太阳晒得有点黑黑的。可能是因为我们小孩子不懂事,我们几个太吵了,她脾气不是很好,经常唠叨我们。我们其实是有点怕她的,不喜欢跟她亲近。像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在妈妈面前,好像只有提起姥姥她才会笑呵呵的。

长大后才知道妈妈是那种不太会表达自己对孩子的关心和爱护的人,不够细腻。但身为孩子的我有时甚至会想,她对我们不好啊,也许她是后妈吧!,

爷爷是我很爱的长辈,高高瘦瘦的个子,很慈祥。

爷爷是很坚强的人,那些年很不容易!听街坊老年人说,我的奶奶在我爸三四岁的时候就因病走了,我有三个姑姑,我爸最小。爷爷一个人拉扯一大家子,也没有再娶,他说过“早先有贞洁烈女这说法,那我就当烈男”!

爷爷,爸爸,妈妈,和我们三个孩子,在我们那个小乡村里裹着平静安详的生活,大人们种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小孩子整天玩玩闹闹,上学放学。我们家虽然没什么钱但很快乐,一家人和和睦睦的!

顺着我家的方向一直往东走是一片小树林,旁边有一条小河,水从北向南而流,河上有座桥,桥东头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艰苦奋斗”四个大字。小时候在那里乘凉,放羊,捉小鱼小虾,晚上拿着手电捉蝉的幼虫(我们这儿叫摸爬嚓)有的吃有的卖钱,但我却不想去,因为夜晚河边会有青蛙和癞蛤蟆,我最怕这些!我比较喜欢坐在大人跟前,听他们说话聊天,像我老爸 ,他总是有很多故事讲,都是他以前十几岁时在外面打工的故事。

九十年代,那时候农村家里是没有电扇的,所以一到夏天大人小孩都到小树林乘凉,有的往地上铺席子,坐在上面打牌,聊天,有的则是绑在树上一个网兜,躺里面睡,有的妇女也在休息之余割篮青草回家喂猪。这是一幅田园生活,悠然自得的画面。

有一次,我和爸爸去树林玩,刚到那儿,我就把鞋子脱掉,跑着玩去了。橡胶凉鞋,前一年夏天买的,穿了一夏,这个夏天又重新找出来,看着也不算烂,被我剪成拖鞋穿,虽然妈妈已经给我们几个孩子买了新的凉鞋,可是我觉得旧的凉鞋剪成拖鞋穿很有趣。

一会儿,爸爸喊我回家,我就去穿我自制的拖鞋。当我刚穿上鞋准备走,奇怪的是,我的拖鞋怎么烂掉了?从中间完全开了,两只一模一样!正当我不解之时,我看到爸爸正笑着看我,哦,我这下明白了,原来是他搞的鬼!我又好气又好笑,撅着小嘴看着他,爸爸笑着说,走,咱们回家换新鞋。我知道他这么做是想让我穿新的凉鞋,他觉得我太仔细了,不舍得穿新鞋。但爸爸不知道,我穿自制的凉鞋也是自得其乐。

有次正在树林玩,被爸爸在家门口远远地叫回,原来是要给我们打耳洞。我不怎么怕,但看着其他几个比我小三岁的女孩哭喊着,被他们的爸爸拉着抱着。小女孩子害怕痛嘛,她们都是哭的哇哇叫,挣扎着就打上了耳钉。轮到我了,我很镇定,没有哭闹,那人拿着像手枪一样的东西放在耳朵上,只听见嘭的一下,就打上了。后来几天,耳朵会红肿,发炎,我老是每天去旁边一个诊所,问他要一块药棉,然后自己擦擦,没多天就好了。但我妹和那几个女孩子耳洞都又长住了,因为发炎她们就不戴了。我是觉得,打耳洞虽是为着好看,可我也不爱漂亮,是爸爸叫我们打的,但既然都打了,打一次很不容易,受疼又花钱,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它长住!后来,妈妈还给我们打了几副银的耳环,叫我们带,说戴戴银的,以后耳朵眼儿就不会长住了。

上小学五年级时,在社会书上看到介绍全国各个省的人情地貌,还有神秘的少数民族,知道了香港,澳门,小渔村港口变成国际大都市,看到了郑新竹小朋友的家,那个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宝岛台湾。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特别的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很想又朝一日能去那里。也许就像作家三毛文章里说的那句:“我不能解释的,属于前世回忆似的乡愁”吧!也很想长大之后去全国各地走走看看,开阔眼界。但小时后也觉得这些都太遥不可及,因为生长在农村,每天所看到的都是田间地头的庄稼和辛苦劳作的人们,还有自己家的小瓦房。虽是如此但也为自己生长在农村而骄傲,我们的生活多么自由自在,睁开眼睛都是大自然。

每到花生收获的季节,初秋,晚上,爸爸就会把黑白电视机搬出来,我们一边摔花生,(在花生垛上搭根棍,坐在那里,拿起一到两棵花生朝棍子上摔,花生果都会从坠子上落下来)一边看电视。可是摔花生虽然说快速但也有不好的地方,会落下很多土,弄得一身脏。有时也会有花生嘭到脸上,很疼。后来,不摔了,改成择花生,这样比较干净,但速度慢。每年都会干这些活,后来,黑白电视换成了彩电,家家都按了有线电视,择花生看的节目变成超级女生,那已是零几年的事了。

我从小爱坐车,各种各样的车,自行车,三轮车,尤其是买票的那种大汽车在我们那土路上行驶颠簸的让人想睡着,可是小时候哪有那么多机会做那种汽车呢,只是跟着大人做过两次。

那天,爸爸和大爷家的哥哥要去乡里交公粮。我吵着要去,可是妈妈不让!我很生气,站在那儿不动,爸爸看到我不开心了,走到我身边,伏在我耳畔小声说:去跑到桥上等着我!我一听就破涕为笑,小跑着到桥上,等爸爸开着奔马牌三轮车过来时,我立马上了车,那高兴的呀,比吃了糖还甜!后来,爸爸再要到哪去的话都会用这种办法,让我去桥上等他。

我爸爸爱养狗,好像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家都没断过养狗。各种各样的狗狗,我印象最深的的是,有一只狗妈妈生下三只狗宝宝,可是过了半个月就死掉了。爸爸买的奶粉和奶瓶,冲好之后给我让我喂它们,我坐在一只小板凳上,抱起一只小狗坐在我的腿上,我把奶嘴放进它嘴里,刚开始它还害怕,喝到奶就不怕了,三只小狗争着抢着喝。我喂完一只,又换另一只,直到奶瓶干净为止 ,我觉得很快乐。也有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死掉的小狗,我会很难过,找个地方把它埋掉,我记得我家的小猪死掉的时候我也是挖了个坑把它埋掉。我觉得把它们扔掉很可怜,所以就找个地方把它们埋起来。

爸爸很爱养小动物,有时他喂大狗吃馒头,妈妈觉得很可惜会说他几句,但他总也不听,还是我行我素的。

另一面的爸爸

爸爸也不是只有笑呵呵的一面,他生起气来是非常严重以及吓人的!

我们小的时候也会调皮和不懂事,惹他不高兴了他也会踹我们两脚,假如这时候你掉眼泪,他会更生气,命令你三个数之内擦干眼泪,并且不准哭!通常是我们停止掉眼泪了但还是会抽泣。像我阿弟,他比我小三岁,他犯错误的话,爸爸一贯的做法就是让他在地上画个圈,自己跳进去,自己打自己一巴掌,然后问他:“打你亏不亏?”阿弟回答:“不亏!”

假如妈妈因为一点小事唠叨爸爸,我们也会第一时间劝妈妈别再说,因为我们害怕爸爸被惹火,他不会打人,但很会摔东西。只要他生气了,那家里的锅碗瓢盆就要遭殃了!

爸爸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会即刻去做。

所以,我们尽可能的不去惹他生气,叫干嘛就干嘛,非常听话。

他有时会叫我们三个排排站好,给我们一个一个掏耳朵,假如我们不肯,他就假装要生气的样子,吓得我们只好答应让他掏。

有次坐着爸爸骑得摩托车从外面回来,天非常热,我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时候,小腿刚好碰到排气管,只一瞬间,烫了一下,不一会儿就起来一个包,像鹌鹑蛋那么大!我爸一直说:“挑破它,好的快。”可我太害怕了,不敢!到傍晚的时候,我和爸爸 在大娘家的大门下的席子上坐着乘凉,我爸指着路上说:“快看,那边那么多人干嘛呢?”我顺着他指的方向去看,什么都没有嘛!突然小腿像是被被蚂蚁咬了一下,我回过头来看时,那个包已经被爸爸扎破了,不是鼔鼓的了。我带着哭腔大叫起来,而爸爸却是大笑,一直说,“不疼不疼嘛!”我爸总是这样,

别人问起我们最喜欢谁时?我们三个孩子总会异口同声地说“俺爸”!最爱的就是爸爸,虽然他生气时很吓人,也会打我们,但那只是少数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很亲切温和的,他很风趣幽默,像个老顽童。高兴起来也会唱几句豫剧或流行歌曲,特别是吹口哨,连吹壹整首歌,像《女儿情》这首是他吹得特别好的。他有时甚至手舞足蹈!也常常会在妈妈数落我们时 将妈妈逗笑,然后,我们就没事了!

爸爸对我总是特别好,对我总是有求必应的,他总是偷偷地往我手里放两个一块的硬币,不让弟弟妹妹知道,给我的钱,我总是不舍得花,放起来,放很久,后来连自己都不知道放哪里去了,然后在那难过的流泪!呵呵,我就是有丢三落四的毛病。

现在回想起童年时光里,还是觉得满满的幸福,幸福来自爸爸的给予!

我总是觉得,我爸很年轻,比我同学的爸爸要年轻许多。有时,我看到电视上正在放周润发的电影,我会指着电视跟爸爸说“爸,你跟他长得好像啊!”通常我爸就会笑呵呵的。后来爸爸买了几张周润发的影碟集,我们就跟着爸爸看完全部,像赌神一二部,监狱风云一二部,英雄本色一二三部,喋血双雄等等······也是那时候起喜欢上那个潇洒不羁的小马哥,手拿双枪,有情有义的高大人物。女影星只爱一位,就是永远的东方不败,林青霞,好喜欢她,很漂亮,她在戏里一袭红衣,英俊貌美的扮相,她的武器只是针和线,这是我从小到大惊讶跟佩服的!

记得一个暑假,妹妹不在家,她又去大姑家了,她是只要星期天或者放假都回去大姑家的,也许她还不能适应这个家吧!我回想起;她在家里时有点拘束,也不喜欢叫爸妈,叫我也是直呼其名,从来没有叫过我姐姐,有时我和弟弟也会捉弄她,而她,总也和我们对着干,总是像个刺猬一样,也是锋芒毕露。想到这里,我觉得,我也不好,没有做到一个姐姐的责任。我很后悔,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了几句话:“妹妹,你从小就不在家,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你回到这个家来,我们也没有好好对待你!也许是我们都不太适应吧,你再回来,我们不要再打架了。”写完我把那张纸条用一个夹子夹住挂在墙上就出去玩了。

我后来就忘了这事。

一天,下午,爸爸在门外和几个人打牌,都是住在一起的街坊妇女们。我就在他旁边看,他边打牌遍说,说什么呢?原来说的是我写给妹妹的话,我爸他当着街坊邻里的面,笑着说着,我觉得很难为情,不让他说,伸手去捂住他的嘴,可是爸爸他还是都说了。我开始笑着后来有点生气,就回家去了,那感觉,好像自己的 秘密被人发现了,还公之于众!我越想越气,我回到屋里,把那张挂在墙上的纸条给撕了,把东西也给扔在地上。爸爸回来看到后,不说二话踹了我几脚,我就难过的哭起来。可是又怕他啊,所以不敢哭出声,只是默默地流眼泪,爸爸很生气的说“不许哭,去把脸洗干净。”

又过了两天,我们一家人围着锅子吃饭,爸爸突然对我说:“看了你写的东西,是老爸的不对,老爸跟你道歉。”我听到这,我也不说什么,又开始流泪,我只是觉得,念出来很难为情,别的没有什么。

因为自己是个内向的人,我的心里想什么,总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心事从来不会告诉别人,连妈妈也没有说过。久而久之,总是封闭自己的内心,喜怒哀乐都不想被别人看穿。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