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爱的荣光(八)

原创作者:林苡安_,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林锦 宋景阗 高桥 你们 手机 什么 他们 起来 一个 这样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高桥,你要是输了,从此一步都不能靠近林锦和。



? ? ? ? ? ?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

3.

好像是第一次在校门口见到这伙人。平时喜欢在校门口蹲守的大多都是头发染得很夸张的非主流,而这帮人全穿的运动服,而且高得出奇,看起来像是职业运动员。

“跟我走吧,小家伙们。”其中一人说。

宋景阗完全没有反抗,脸上反而有一种努力按捺不住的兴奋表情。“我跟你们走,你让他先回去。”宋景阗说。

“你干嘛?你也把我想得太没用了吧?”林锦和可不领情。尽管他从没有打过架,但还不至于这么不讲义气,临阵脱逃。

“你没看出来这帮人就是冲着我来的吗?你去不是当冤大头吗?”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怎么就知道是冲着你来的?”

“这还需要证明吗?”

两个人都快要吵了起来。

“喂,你们也太无视我们了吧?还有完没完?”对方的人打断他们,“今天你们谁都走不了,你们死定了。”

宋景阗和林锦和面面相觑。

他们把宋景阗和林锦和左右夹着往小巷里走,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林锦和这才开始有点紧张了。宋景阗撞撞林锦和的肩膀走路,低头对他耳语道:“没事,有我在,他们动不了你。”

林锦和没好气地看宋景阗一眼,那表情仿佛在说“怎么可能”。

来到小巷缺口处的一块空地,一人从后面踹了宋景阗一脚,“给我跪下!”他吼道。

宋景阗只是稍微的蹲了一下,“应该没那么容易。”他回过头来看那人时,脸上还挂着一丝轻蔑的笑。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一人问,“简直就是死皮,欠揍!”

“你们来找我之前没打听清楚吗?”宋景阗把手抄进了包裤里,他最喜欢的动作,这时候看起来简直有点自信心爆棚。

“什么?”

“我—最—好—战—了!”宋景阗一个字一个字地说。脸上的笑沉淀下去,像有一头怪兽从他的面孔下面浮现出来。“你们今天,算是撞开枪口上了。林锦和,你闪开。”

林锦和看他这架势,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必要跟他客气了。林锦和赶紧闪到一边。

“虚张声势!打!”一群人一拥而上。

尽管他们身形高大,但都只有一身蛮力,脏话倒是比乱挥的拳头更狠。宋景阗是柔道红带,几下就在这场战役里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看着他们一个个被打趴下,林锦和像是被震慑到了一般。“你怎么这么厉害?”

?“是不是很崇拜我?忘了告诉你,”落日的余辉投射进宋景阗的双瞳里,发出奇异而绚丽的光彩,“我得过全国柔道冠军!”

“哈?”不止是林锦和,连同那帮人都发出这样的惊叹。

宋景阗微微喘着气,拍拍手对他们说:“快起来,接着干!好久没活筋骨了。”

陆陆续续有人爬了起来,因为之前就已经丧失了不少体力,又听说宋景阗是全国冠军,从心理上就认输了,再起来干第二轮架都有点敷衍了事的意思。只有一个人比较聪明,直接奔向林锦和,冲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林锦和疼得蹲在了地上。

“卧槽!你干什么打他?!”宋景阗发了疯似的打那人,因为暴怒而只是拼命地用脚踹他,好像用踹的比较解气。其它的人趁此机会扑向宋景阗,一起把他按倒在地,拳头和脚一并落到他身上,他没有叫唤一声,只是用手护着头。

“再不住手我报警了!”林锦和举起手机说。

一个人走上去一把把林锦和的手机扔到地上使劲踩。林锦和上前和他扭打了起来。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林锦和的脸上接连挨了好几拳。

“别打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

所有的人都住手,往后退了几步,刚才说话的那人在渐渐变宽的缝隙里出现。宋景阗舒展开四肢躺成大字型,缓缓喘着气。“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啊,高桥。”宋景阗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他安排这些人来的,他们的身上都能找到高桥的影子。

只有林锦和看见高桥的那一刻脑子里一闪而过“啊,你终于来了”的傻念头。“什么意思?是高桥你叫他们这么做的吗?”林锦和不可置信地望着他。

“我只是想收拾宋景阗一个人。”高桥盯着和林锦和打架的家伙问,“你打他干嘛?不是说了只是把他叫过来看看,不碰他的吗?”

“你是没看见刚才的情况吗?他要报警,总不能不制止吧?”那人揉着被打痛的地方说。

宋景阗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对高桥勾勾手指,“来来来,既然来了,我们来单挑一局。”

高桥鄙夷地看着他,“就你这样?”

“我这样怎么了?我照样可以把你撂倒!”

“好啊,来啊。”高桥说着就一边挽袖子,一边朝宋景阗走去。

林锦和一个大跨步挡在宋景阗的面前。“够了,高桥。”林锦和训斥道。

高桥张了张嘴,突然像小孩一样地大叫道:“是他先惹我的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是他先抢了我的座位,现在又想让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是我让他坐那个位置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

“能有什么原因?你倒是说啊!”高桥逼近一步,插着腰,蛮横地说,“你少在这儿帮他开脱,他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么向着他说话。”

宋景阗把林锦和推开,“别废话了,来吧,你要是输了,从此一步都不能靠近林锦和。”

“好啊,那你输了你就从林锦和身边彻底消失。”

林锦和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们说得他都犯了尴尬症。“你们把我当什么啦?我要跟谁做朋友还需要你们打架来决定吗?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我决定吗?卧槽!你们是不是闲得蛋疼?”林锦和还是第一次爆粗口。

“这…”两个人都怂头怂脑地看向林锦和。

“是啊,为了一个男人,犯不着这样吧?”一旁的人说,“我们还以为是谁抢了你的女朋友呢?结果你是为了他啊?这一架打得不值得啊兄弟。”

“闭嘴!”高桥好像也觉得羞耻起来。

“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那我告诉你,你跟我走。”林锦和捡起扔在不远处的书包和手机,板着脸原路返回。高桥愣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

“喂!”宋景阗在他们身后喊,“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你随意了。”林锦和头也不回地不耐烦地说。这次的麻烦,算是宋景阗自己惹出来的,要是他稍微对高桥有那么一点善意,高桥也不至于这样。

宋景阗看看周围站着的那几个人,问:“还打吗?”

“打什么啊,当事人都走了。”

“收工收工,等下还要训练,回去洗个澡别被教练发现了。”

“我脸被打出血了啊,不被发现才怪。”

“打了半天原来是为了一个男人,早说我绝逼不来。”

“我就说他少女漫画看多了,看多了容易变态。”

那群人骂骂咧咧地走开了。留下宋景阗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骂了句:“这不有病吗?”


“是不是不该告诉高桥呢?”林锦和躺在床上有些后悔地想。

可是高桥一副不告诉他真相就绝不罢休的样子,威胁林锦和道:“我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你信吗?”林锦和知道高桥真的做的出来。为了不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他只好跟他透露了一点情况(况且,林锦和真的不知道应该撒什么样的谎!不过高桥赌咒发誓说不会传出去,总不至于骗他吧?人与人之间起码的信任还是有的吧?)林锦和并没有说得那么具体,关键他也不确定宋景阗究竟得的是什么病,只说亲密接触会传染,高桥应该也不会胡思乱想到那方面去吧,最多只会想成…肝炎?

林锦和用被子蒙住头,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时,枕头边的手机有短信进来。林锦和摸过手机来才发现屏幕裂得像蜘蛛网,那人踩得可真够狠的。不知道换个屏幕要多少钱?林锦和马上又打消了修理它的念头。将就用吧,反正平时也很少用手机。

“?”宋景阗就只发来一个问号。林锦和也回复一个“?”

“高桥没有为难你吧?”

“没。”林锦和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宋景阗的事。是做了吧?出卖宋景阗的隐私,这样的事情他的确是做了,不管初衷是什么。

“伤怎么样?”

林锦和回复不下去了。强烈的内疚感困扰着他,他站起来走出屋子去喝了一杯水。

“人呢?睡了?”宋景阗又追加一条短信。

“没事,睡觉。”

但愿明天什么事都不要发生才好。


? ? ? ? ? (不定时更新,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