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番外二除名史册

原创作者:熊犬苗,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李子 主子 皇帝 李盈 父皇 冰块 洛儿 儿臣 小七 棺椁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这个番外是写古时男主作为皇子的故事,顺便交代一下洛王妃死后发生的一些事。?



漫天的白色帷幔,将窗外的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


可屋子里却依然亮如白昼。


数百盏长明灯沿着黑漆镀金的棺椁两侧一字排开,仿佛没有尽头。


李子瑜刚为其中一盏填了些灯油,而后走到横放在房间中央的棺椁旁边怔怔出神,一怔,便是好久。


棺椁里躺着一具保存完好的女尸,素衣绿裙,略施粉黛却极尽妍丽,那平和的神态仿佛刚刚入睡,在一旁看着她的那个人很容易就能想象得出她在下一秒睁开眼时,那如小鹿般灵动的样子。


很静,很静,落针可闻。时光也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没有什么再可以将她从他身边带走。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


“主子!主子!”


李子瑜走到房门旁,将门开出一条细缝,“手脚轻点,她刚睡着。”


李盈先是被他家主子苍白的面孔吓了一跳,接着又被他家主子细声细语的叮嘱吓了一跳,吞了吞口水才艰难地开口道:“主子,你没事吧?王妃她已经… …”


那未出口的后半句话硬是在他家主子森严的目光逼迫下叫他活生生地吞回了肚里,“内个,主子,你要的冰块来了。”


顺着门缝望去,便可瞧见一排排的推车,每一辆车里都一箱一箱地装着满满的冰块。


“嗯,好。放在门口吧,剩下的事我自己来,你们笨手笨脚的,会惊到她。”


“哈?”李盈瞅了瞅门口几十箱冰块纠结了一阵,弱弱地开口道:“可是,主子… …”


“哪有那么多可是?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你是。你是… …”可主子你现在的精神不太正常啊。


“还有,除非你死了,不要再带任何人来烦我。”


我死了还怎么带人来烦你啊… …


最终,李盈还是选择忍住自己的疑惑,叹了口气,默默地离开了。


李子瑜把那几十箱冰块都运进屋里一一放好后,就又坐在云净晨的棺椁旁恢复到木头人的状态。


你曾说过,你生来怕黑又惧热,所以阳光对你而言好坏各一半。


你看,现在我想到一个两全的法子。你是不是该起来夸夸我呢?


好吧,我知道你累了,睡吧,你相公我就在这守着,哪儿也不去了。


第三日。


“什么?小七不吃不喝地把自己和一个死人关在房间里三日了?简直胡闹!成何体统!”老皇帝拍桌怒道,虎须颤了三颤。


皇后将皇上的不悦反应尽收眼底,心里尽是幸灾乐祸,皇上平时最器重的两个儿子便是老四与这小七,她亲生的嫡子却连正眼也瞅上不瞅。


现在好了,一个结党,意欲谋反,另一个又为了个女人丢了魂。


她故作善解人意的慈母状,道:“其实呀,这也不能全怪他,圣上您不让那个云净晨入李家宗祠,这小七的心里呀,多多少少是有些难过的,耍些小孩子脾气也倒正常。”


“不怪他?你的意思倒是怨朕喽?一个罪臣之女,留她全尸已是给足了他这个七皇子的颜面,还想怎样?跟朕叫上真了不成?”老皇帝竟像个小孩子般地置起气来。


“臣妾哪敢怨皇上您啊,只是小七还小,又刚经历了丧妻之痛,难免不懂事。”皇后陪着笑脸,表面在替李子瑜说情,实则处处使绊子。


“还小?!他若一直这样,朕怎么放心把大T江山的未来交付于他?不过是没了一个女人,至于跟丢了魂似的吗?等他将来到了朕这个位置,放眼天下,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老皇帝越说越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竟不小心把自己属意的太子人选说漏了嘴。


皇后听得心惊肉跳,原来在她这个原配夫君心里,她家老三半点登帝的可能性也无,不由咬碎了银牙,暗自恨恨,“还不是沈妹妹去得早,小七平日里疏于管教。”


提起李子瑜的母妃,老皇上终是有些不忍,念起了旧情:“是朕以前太惯着洛儿了,是时候让他长长规矩了!德公公,摆驾洛王府,看看那不争气的小子去!”


皇后为刚刚说错了话而后悔,正要补救,却见皇上就这么走了,望着他急急离去背影,目光渐渐转为幽深怨毒。沈千叶,你何尝不是死了也阴魂不散!

“砰、砰、砰!”


又是敲门声。


“本王不是说过了,若非是你死了,就不要带人来打扰我… …”李子瑜嘴上虽这么说着,但还是慢悠悠地走过去开了门。


他第一眼瞧见的便是带着一脸“主子你这回死定了”的表情的李盈,第二眼,才瞧见此次寻人的正主——满眼怒意,却在与他对视之时化作隐隐怜惜的老皇帝。


“洛儿,你这是在咒谁死呢啊?是不是要朕的全天下都给她陪葬了去,才顺遂了你的心意啊?”


“儿臣不敢。”


“不敢?朕看你是敢得很呐!”老皇帝的语气不怒自威,带有自然而然的天家风范,一句话下来,震得德公公和李盈都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只有李子瑜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父皇哪有的话,儿臣不过是近日不想出门。”


老皇帝从鼻子里发出了“哼”的一声,“瞧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


不知话中所指为谁,其余三人皆未敢随意应和。


又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干瞪了半晌,老皇帝才不耐烦地开口道:“没用的奴才!都在这杵着做什么?退下!洛儿,为父有话跟你讲,还不迎朕进去!”


李盈和德公公暗自擦了擦汗,连连应是,君心难测啊。


可李子瑜还是一动不动地立在门口,“父皇,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老皇帝闻言刚刚熄灭的怒火又蹭蹭蹭地涨了回去,“怎么?连朕都进不得了!人都没了,还怕扰了她休息?可笑!朕今天还偏要进去说!”活脱脱一副受气老父亲的模样。


李子瑜微微皱了皱眉,拳头紧握,依然岿然不动地挡在房门前,“那就请治儿臣不孝之罪。”


“好啊,你小子!当真以为朕不敢治你的罪是不是!”


李子瑜低头不语。


老皇帝怒火中烧,举起手掌欲打,却在离李珺脸庞半分处堪堪停下。


他这个最愧对、最宝贝的儿子,如他生母般,天生生得一副绝世容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狼狈憔悴了?


好似一夜之间,往日光华便尽数褪去!


散乱的发冠,惨白的脸色,游离的目光… …


这不是那个招人怜爱的臭小子!


“哼!第一公子?朕都替你丢脸!”老皇帝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把手收了回来。


“父皇!”他就知道,他的父皇舍不得打他的,就凭他那张与母亲八分相似的脸,就凭老皇帝在他面前会忽然变作一个普通的父亲。


李子瑜在叫了一句之后,便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搂住老皇帝胖胖的大肚子,依赖地靠了上去:“父皇,儿臣好累。”


老皇帝的眼眶悄悄红了红,一掌结结实实地落在李子瑜头顶,“没用的臭小子!”


顿时,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烟消云散。?


你们从来都木有人举个爪啥的,我都要怀疑自己的点击都是哪来的了,求冒泡( ? ▽ ` )?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