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一百一激将法!总会上套

原创作者:秃驴大人,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上官 父皇 睿明 如此 皇子 明妃 眸光 心下 此刻 素白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那慈爱的面容再次闪现于脑海之中,勾起了往日的种种,轻颤了颤身体,上官玉繠蓦地闭上了双眸。
  “玉繠,父皇都驾崩了你还不下跪?你是要让父皇走的不安宁吗?”凭什么他跪着,上官玉繠就可以站着?这是向她俯首称臣的意思吗?哼!他可不承认!!
  见到上官睿明都发话了,云滁更是恶狠狠的紧盯着那抹素白,包括一旁的戴星,她自然是没有放过,“三皇子,陛下现下尸骨未寒,你便是如此尽忠孝道的吗?”
  世间之上饶是偏偏有这么一种人,急于赶着投胎送死,而云滁恰好便是其中一个。
  上官平遥只是微微眯起双眸凝视着那抹素白,虽然他也有心争皇位,但他知道,上官玉繠一日在此,他便永无出头之日,更何况,昨夜里,自己前去御书房中偷那玉玺之时,也不巧被父皇撞见……如今,幸而死无对证,谁又敢诬陷他这未来的藩王?思及此,唇边的那抹邪笑更甚了些。
  并未理会那二人,上官玉繠只是深沉的望着那抹明黄,原本高贵的龙袍此刻也仿佛失去了生气一般,紧紧的贴在那主人身上,较往日稍稍显得落寞。
  多想再称您一声父皇……暗暗的攥紧了些手心,心下只觉得仿佛有着无尽的怒火,欲要将这一切烧毁殆尽,眸光凌厉的直视云滁,眼底散发而出的杀意尽显,“你昨夜,身在何处?”
  如此被她这么一盯,云滁只感觉身后汗毛直立,背脊也泛着丝丝冷意,但,听到上官玉繠如此一问,原本的高傲也顿时转变为惊慌,“我……本宫不知三皇子此话之意……。”莫非,他竟然是知道些什么?
  上官睿明紧紧的蹙眉,丝毫不顾及其他便端站而起,那云滁只不过是颗棋子,如今父皇都驾崩了,他可不能让她坏了自己的大事,更何况,昨夜里她可是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三皇弟你这是何意?”
  过于明显的开口,不禁让一旁的明妃暗暗头疼,为何上官玉繠不是自己所出,而是这两个没脑子的木头!!“皇儿,你父皇还在,莫要叫他寒了心。”有意无意的提醒,倒是让上官睿明稍稍捡回了一丝理智。
  眸光疑惑的瞥向上官玉繠,她为何要如此一问,莫非昨夜那刺客正是他的人?心下不禁大惊,却也只得稳了稳身体,尽量的保持镇定,“是儿臣唐突了,只是玉繠身为王爷,如此质问后宫女眷,自然有失分寸。”
  “本王且问你,昨夜你为何会出现在大皇兄宫中,直至破晓之时方才离开?”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面面相惧,一时间,整个宫殿没了方才那般鬼哭狼嚎的叫声。
  她必须要在朝廷大臣来之前,将事情办好。上官玉繠微微眯起眼眸,带着审视的眸光,令跪在地上的云滁不由得加快了心跳。
  “你胡说八道。”没有过多的思考便脱口而出,上官睿明此刻已然不知何为理智,上官玉繠想毁了自己,他又怎能答应?!
  亦公公受惊一般的捂住了双唇,这件事他自然是不知道,他只记得陛下昨夜归来之时,口中念念有词,说的正是,‘这两个孽障’,而之后便吐血不止,再也没能醒过来……
  “你……三皇子为何无故冤枉本宫,本宫素来与三皇子无怨无仇……。”事到如今,也只能矢口否认,她便不信,他还会有证据不成,老皇帝都死了,除非他醒过来,否则真相如何,没人知道!
  美眸冷眼睥睨而下,云滁的身影也不着痕迹的轻颤了把,素白的长袖带着三分狠意扫过空气一周,“事实如何,为何不将你宫中丫鬟叫来,一问便知。”话虽如此,但上官玉繠一开始便没有打算如此,她如此一说,只不过,是欲要激怒某人罢了。
  果然,不待云滁开口,只听上官睿明首先答话,“玉繠,云滁好歹是父皇的妃子,也算是半个长辈,你非但不尊重她,还诬陷她,你这是欲要让父皇走的不安生吗?”
  轻轻挑眉,丝毫不将上官睿明放在眼里,此刻他正犹如被踩了尾巴的刺猬,正努力的包裹着自己,展示自己身后的长刺,“噢?大皇兄这是何故?玉繠此刻正与云滁讲话,大皇兄在一旁听着便是,是真是假,本王自然会给你一个公道,何必此地无银三百两?”
  犹如一口气愣是没能提上来,上官睿明噎在了原地,竟然说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可恶!
  “玉繠,你大皇兄,也是为了你父皇着想,陛下尸骨未寒,在此时说闲话,自然也是不好的。”明妃得体的话自口中道出,原本在看戏的众嫔妃无不低头窃语。
  这话令上官玉繠不禁有些好笑,闲话?!可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颠倒是非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噢?既然明妃都开口,那便将云滁带下去,严刑拷问,还父皇一片清净,本王相信,云滁如此细皮嫩肉,不出半日,便可有结果。”
  心下火气蓦地窜起,倘若云滁被带走,依照她的性子,自然忍受不住那刑法,招供也只是必然的结果,上官睿明暗暗的咬牙,此刻他竟然有些看不透往日里风轻云淡的上官玉繠,“你如此做法,便不怕屈打成招吗?父皇都如此了,玉繠怎的还是不识大体!!”
  “本皇子支持三皇兄,”清润的嗓音透着丝丝坚定却有着不容置喙的口吻,“父皇驾崩原本就蹊跷无比,怎么?各位难道都不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如此重大之事,难道某些有心人竟然是想只手遮天不成?”
  “定然不能。”坚定的声线带着三分狂傲,御臣的身影蓦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身后跟随着不少的官员,也皆是一路小跑,匆匆赶来。
  苍老的双眸触及那抹安详的明黄,御臣只觉得眼眶一热,“皇上,老臣……来迟了……。”
  “皇上……。”众官员皆是跪地不起,带着一股异样的悲凉情绪,在这惨白的宫殿之中弥漫开来。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