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绝情人来在天涯(中)

原创作者:龙骑士尹志平x,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司马青衫 朱小宁 门外汉 说道 女子 青衫 毒药 姑娘 师妹 拦得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青衫脑中一片混沌,霎时间两眼一黑,迷迷糊糊昏了过去。他只当自己已死在穆飞鸢手里,心中激荡悲愤,既爱且恨,但却一直昏昏沉沉,吊着一口气。全身上下时而似火炉炙烤,唇干舌燥,一时而似寒天冰窖,瑟瑟发抖。四肢便如钉在木板上一样毫不能动,稍一动辄便如万针钻心之感。忽然间面前又出现许多人来,有自小抚养长大的师傅、师母,青梅竹马的师妹,又出现了少年时救下的女孩儿。他们无一例外冷目而视,便如自己是豺狼虎豹一般。一时间人影变换,纷乱无比。到后来只能听见一道细若蚊鸣的女声不断呢喃祈祷,断断续续,听不甚清。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一日面颊忽感一阵凉意,又嗅到阵阵馨香。睁开眼来,只见一身着翠色袄裙的女子背对着他,正自低声啜泣。

青衫环顾四周,只见此处是一见光较好的山洞。洞口处长草杂生,不远处还有水声。

他性格向来洒脱不羁,但骨子里却尤为坚忍不拔。就算遇到众叛亲离的大事,被人诬害的大事,也决无轻生之意。是以此次竟然不死,不禁喜上心头,放声大笑起来。

那女子吃了一惊,赶忙转身,嗫嚅道:“你,你醒了?”

青衫向那女子瞧去,只见她一张瓜子脸上泪痕未消。双瞳剪水,脉脉含情,琼鼻娇耳,朱唇皓齿,如云消雨霁后的雪色芙蕖般纯白无暇,端的是纤婉清丽,娇艳无俦。青衫不禁看得呆了,不由说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那女子“噗嗤”一笑,也一本正经地吟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司马青衫一怔,失笑道:“在下乡村鄙夫,眼界窄,没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让姑娘见笑了。”说罢后胸口微痛,咳嗽了几声。

那女子侧着头,一双美目看着司马青衫,说道:“乡村鄙夫吟得这么好的诗?看来我大明王朝果然博大精深,连种田的庄稼汉也熟读诗经,通晓古今呢。”

司马青衫存心与她斗嘴,说道:“在下久居山林,诗经倒是背得一些。我爹爹说过,不背诗经不许种田,于是我就背啦。”

那女子轻啐一声,说道:“你倒是背来听听。”

司马青衫吟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下那女子倒不好意思起来,满面通红,转过身去不理睬青衫。司马青衫说道:“姑娘切莫见怪,在下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在下司马青衫,无名小卒一个。姑娘乃在下救命恩人,再生父母,有生之年但凡姑娘一声令下,在下便是刀山火海也去了。”

那女子低声叹息,说道:“你夸我美,我自是高兴,哪有见怪之意?只是自伤身世罢了。”

司马青衫心想这是女孩儿家心事,便不再问。她说道:“江湖上六神捕之青龙神捕,怎会是无名小卒?司马大侠说笑了。”

青衫笑道:“如今已是众叛亲离啦。连我那……唉,不再提就是了。”

那女子微微一笑,说道:“司马大侠不必忧虑,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你是说你的……师妹吧?你的伤,也是她刺的。”

司马青衫一惊,失声道:“你怎知道?”这一下牵扯伤口,登时眼前一黑,差些晕了过去。

那女子赶忙走近检查伤口,责怪道:“你看你,小心点不好吗?你可知你这命捡回来不容吗?”

司马青衫听她语气虽是责怪,但语气温柔,竟像是妻子责怪丈夫般,不由得心中一暖,心想:“方才她说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这是相信我了。唉,没这位姑娘,你司马青衫早已尸横山林了。”

那女子将金疮药敷在伤口处,又喂了他几粒丹药,边喂遍说道:“你在睡梦中说的。不是说‘师妹,你为何要杀我,我没杀师母,有人陷害我。’就是‘师傅,您也不信徒儿?’,该说的都说啦。”

司马青衫脸上无光,闭口不言。

那女子又说道:“我恰巧在山中游玩,见到了你。说来真是巧合,你被刺伤前已中了剧毒,且这种剧毒无药可解。据本……我所知,使这毒的除了‘琴鹤二老’,别无他人。这毒药早已深入你骨髓,但你福大命大,你那穆飞鸢师妹正刺入你手厥阴心包经的‘天池穴’,这毒药之弱点偏就在这‘天池穴‘上。再者,偏偏这毒药有一特性,便是使人体血液凝固。这样一来,你便被吊着口气在那里,不死不活,伤口血液凝固,不至于流血至死,同样呢,一时毒药扎到了宣泄口,也不至于毒气攻心。你都昏迷了七天了。”

“我随身呢,又正好有颗丹药可解天下剧毒。这毒药药性减弱不少,我便喂你吃下了一颗。”

司马青衫心下感激,忙说道:“姑娘大恩大德,在下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还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

那女子嫣然一笑,说道:“朱小宁。”言毕,忽然传来一阵怪异至极的呼啸声,似猿啼又似枭鸣,忽远又忽近。朱小宁花容失色,说道:“坏了!这老贼又追来了!”

青衫问道:“谁?”

朱小宁:“咱们快走,我背着你。”还未等动身,肩上已有一张蒲扇般的大手搭上。朱小宁额头上霎时冷汗直冒,司马青衫瞧去,只见一宽袍长袖的男子独脚而立,少了一条手臂,但气度飒然,不动如山。仔细瞧去,只见他脸上自脸颊至脖颈处,有一二十处密密麻麻的刀痕,鼻子塌陷,眼睛也少了一只。即使如此,司马青衫依旧觉得喘不过来气。

他心中已然雪亮。普天之下,能有如此功力且残疾至此的唯有一人——金残“门外汉”!

门外汉也不开口,只是按着她肩头。朱小宁幽幽一叹,无奈道:“前辈,您知道我是决计不会说的,何必还苦苦找来呢?不如您一刀杀了我吧。”说完双目闭上,一副引颈受戮的模样。

司马青衫吃了一惊,但随即想到:“我虽与她相处不久,但却能看出她心思机敏,该不会冒此大险。”

果不其然,那门外汉开口说道:“小妮子,别以为我不敢杀你。老子想杀人,普天下还没几人能拦得住我。”

朱小宁咯咯咯笑了起来,门外汉怒道:“你笑什么!”

她说道:“我是替你害臊呢。没人拦得住你?我且说几人,你看看能拦得住么?”

门外汉只是冷笑,并不答话。朱小宁正色说道:“武当破阵子道长,如何?”

门外汉说道:“破阵子剑法通神,我挡不住。单是他杀死皇甫归田那一剑,我便决计挡不住。”说罢低声叹息,自怨自艾起来。

“少林不苦大师呢?”

门外汉说道:“不苦大师功力当今无可匹敌,般若掌,罗汉拳更是已臻化境。他老人家若要出面干预,我当可卖他一面。”

“千机童子?我看他可厉害多了。”

门外汉冷哼道:“千机小儿故弄玄虚,我施展上乘轻功离他远些,要杀人易容反掌!”

朱小宁美目流转,说道:“解语花呢?她开口求你,你忍心拒绝?”

门外汉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娃娃不了解我,别说解语花我从未见过,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在我面前,又待如何?该杀还是杀!不过解语花轻功之强,当世罕见。”

朱小宁眉头紧蹙,嘟着嘴说道:“那武当掌门麻衣道人、少林元空大师、峨眉绝歌师太、丐帮帮主吞天神龙廖一心、浩然宗王崴,也都不如你法眼喽?”

门外汉冷笑道:“联手尚可,单打则不足一晒。”

朱小宁随口问道:“唉,那这样看来,锦衣卫都指挥使吕丹心吕大人,也不足一晒了。不说也罢。”

门外汉忽然勃然大怒,反手一掌辟出,将洞旁的巨石击成碎片。怒声道:“好哇,你是来摸底来啦!”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