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二十八章:二少醉酒

原创作者:皇太后驾到1984,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二少 酒吧 ...... 穆泽铭 张可颐 经理 弟弟 别墅 卓雅 秦北寒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一章至第二十七章

我非常顺利地将房子租出去了。

租房的是一个小白领姐姐,名叫张可颐,长得甜美可人,生活简单,单身,无不良习惯,总之就是一宅女。张可颐性格不温不火,对人也是不咸不淡的,每天下班回家老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除了吃饭、上厕所基本不出门。真受不了这种性格,要是我天天待在家里,一定会闷死。

所以,我和张可颐的关系,也就算个室友吧。

见过四大家族成员后,二少早出晚归,常常不在家,就算是晚上,也很少在别墅里过夜。我一直以为他是和他心中的那位女神约会去了,看来好事将近了吧!

其实我心里多少有些小失落。可是,我是什么身份,就一小保姆,有什么权利干涉老板的自由!

没人跟我说话的日子真是孤单寂寞冷清,对着诺大的别墅,对于我这种成天热闹惯了的人,真是一种折磨!

还好有卓雅,本以为她提出向我讨教厨艺仅仅说说而已,没想到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真的坚持每天到别墅来学做一道菜。

本以为,我已经算是一位资深话唠,没想到一点大小姐架子也没有的卓雅比我还能说,成天叽叽喳喳地谈论她的邵哥哥,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短短时间里,我和卓雅变成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尚氏在晋城是一大家族,几乎垄断了晋城的时尚业和娱乐业,旗下的模特、小演员无数,卓雅虽然还在上大学,但时常和尚少参于各种时尚界的盛世。从小在帅哥堆里长大的卓雅,厌烦那些胭脂气重的男子,只对邵亦楚一人倾心,她说,邵亦楚身上有一种别的男子没有的阳刚气,让她心驰神往。

为了邵亦楚,她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执意留在国内上大学,为的就是能时常看到她朝思暮想的人。

这种毅力让我倾佩不已。

天气越来越冷,南方的冬天没有那样凌烈,可是到了夜晚,还是冷得椎骨,这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快要过年了,弟弟也放假了,在学校里长高好长一截,在学校里待着整个人神清气爽,竟平添了几丝儒雅的气息,看来,让弟弟去上学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虽然代价有些“惨痛”......

今天不用在别墅守夜,想到家里只有弟弟和张可颐两人,便早早回家了。从别墅回到家,顶着呼啸的寒风,整个人包裹成个粽子,还是冻得不像话,感觉有些感冒,头昏沉沉的。弟弟自理能力挺强的,我到家的时候,他已经早早地在客厅睡下了。

我坐在客厅里发呆,好像有一个星期没怎么见到二少,只是每天在电话那端听到他那沉稳、有力的声音,在律所打扫卫生,也只能看到他匆匆而过的背影。

天哪,我竟然开始想念二少了!秦北寒,你醒醒吧,不要犯花痴了,你和二少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要一得空就瞎想!你是吃饱了撑着,活腻了,竟然想二少!唉,他就是个害人精,走到哪里,都会祸害一大帮无知少女,所以,秦北寒,你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他那张蛊惑人心的俊脸迷惑了!

我一再告诫自己。为了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我把客厅重新打扫了一遍,又开始利索地整理弟弟的衣物......

直到深夜十二点,一阵浓浓的睡意袭来,我趴在大落地窗前入睡。夜色静谧,窗帘外,霓虹灯光影影绰绰,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

弟弟憨憨地呶道:“姐,接电话!”

我有气无力地打开电话,眼睛都睁不开,哪个天煞的现在给我打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寒丫头小姐吗?”电话那头的音乐声咚咚咚的,震耳欲聋,费了半天劲儿,才听清楚电话那头的声音。

“我不是寒丫头,我是秦北寒。”我迷迷糊糊的,意识还没回笼。

“那你认识穆泽铭先生吗?”

“穆泽铭,谁啊!”我模模糊糊地听着一个名字,觉着耳熟,下一秒便清醒了:“穆泽铭!我认识!”他是我大爷。

“我们这里是狂夜酒吧,穆先生喝醉了,现在走不了了,他让我给你打电话来接他。”

晕,真是够了!不能喝就不要喝这么多酒嘛,还让我来接,他不是有这么多朋友,为什么一定要我来接?除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诡异地笑起来。

“我马上过来,您能给我酒吧的地址吗?”看我怎么讥笑你!

“好的,另外,麻烦您来的时候带点钱来,因为,穆先生和朋友打架,把酒吧里的东西砸坏了不少,而且,他也喝了不少酒,所以......”

靠,一向自律的二少今晚怎么了,居然跟人打架,真是新鲜,穆大律师也有恼羞成怒,失去理智的时候!

“要多少钱?”

“一共一万!”

“一万!”你怎么不去抢呢?二少真会找麻烦,喝醉了也不安生。我哪有这么多钱!算了,只能去了再说。

狂夜酒吧。

二少趴在桌子上,黑色的西装已经皱巴巴的了,眼角和嘴角都有淡淡的血迹。周围一片狼藉,酒瓶子碎满地。酒吧经理非常不满地盯着我:“小妹妹,就你一个人来吗?”

呵呵,我也不想来好吗!我没好气地扫视经理一眼,他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见我穿的如此朴素,整张脸黑沉得不像话。

我不理会他,俯下身摇了摇二少,二少没任何反应。唉,受什么刺激了,要这么折磨自己。

我使劲全身力气将他撑在我肩膀上,紧紧搂住他的腰,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压在我身上,感觉真不好受,二少的脸颊在我脸庞边蹭来蹭去,还有那似有似无的呼吸声,和着浓香飘逸的酒气,让我有些心神恍惚,脸颊发烫。

“小姑娘,你一个人能行吗?”给我打电话的酒保问道。我报以感激的一笑,终于有人说句人话了!

“谢谢!我可以的!”

“等一下,这些,怎么办?”经理的脸快挤出水来了:“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我在二少的左右裤兜里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他的皮夹子。里面只有几千块现金。我一股脑扔给经理。

“只有这么多!剩下的,等我们老板明天醒了,会派人补给你的。”

“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赖账呢?”经理横在我前面,本来撑着一大高个就很辛苦了,还拖这么长时间,我已经开始喘粗气了。我气呼呼地从二少的钱包里抽出他的名片和一张金卡,这张卡我见过,卓雅有一张,她说过是某银行为晋城有名望的权贵专门设计的。眼前这位经理如此势利眼,应该认识二少和这张卡吧。

“看清楚,这是我老板的名片,他的律所就在这附近,明天一早就把钱给你送过来。”

经理定睛一看:“穆泽铭!”脸色骤变,立刻笑脸迎人:“原来是穆二公子!没关系,穆二公子想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不着急。”

看着点头哈腰的德行都恶心:“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可以......”经理恨不得让二少今晚就在酒吧里过夜,也好攀攀关系:“你还愣着干什么,去帮帮小姑娘。”

在酒保错愕的眼神中,我们离开了酒吧,有其他人的帮助,我顺利地将二少抬上计程车。二少醉的不省人事,头重重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根本没办法挪开,嘴里还呶呶着什么。我尽量离他的呼吸远一些,不想沾染他的气息,因为我怕会无法自拔!

今晚,甭想睡觉了!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