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来世不可待

原创作者:南羽赫M,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星夜 仙祖 蓬莱 陆堇灿 溪水 司锦尘 轮回 朱亦晗 锦尘 师父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梦里的山涧也是大雪飘扬……

她知道此时,自己的灵魂游走在梦里,却不知为何,偏偏是到了这个地方。

山涧的溪流却并没有结冰,潺潺的流水中,躺着两个人,浑身是血,血水染红了溪水,看起来阴森恐怖。

她心里有些害怕,脚步却停不下来的向前走着,想要看清溪水中的两个人。

那是……

待走近了,她终于看清了他们的面孔,眼神开始颤抖,脚步忽而停顿,再也不能上前。

那溪水中,虞星夜和司锦尘闭着眼睛,安静的躺着,各自身上都有一柄利刃。

她自然知道,司锦尘心口的,是星夜的青虚剑,而星夜心口的,是司锦尘的锦翼刀。

那一瞬,她觉得心如刀绞,两腿发软。

跪下身去,看着面前那两个人俊朗的面容和殷红的溪水,内心的幽凉瞬间将她湮没。她伸出手来,恍惚是在看自己手中紧握的前尘。

忽然,那溪水渐渐漫过她的膝盖,似乎想要将她一起浸入溪水中。她一动不动的跪着,眼神空洞的看着的双手,蓦然瞥见,红色的溪水中,有一张黄色的纸笺。

“一袭白衣引风至,公子折扇惹相思。蹙眉凝望轻叹息,一心慕君君不知。”

捡起那纸笺,仔细的看着,她突然想起,这是那年初遇后,自己写给星夜的。

可世事突变,想要说的,也在那一年,再也不能说了。

不知,是被谁揣在怀中,直到这一日。

然而,殒命那一日,以一缕执念用身体化作花瓣对星夜做了最后的告白,却不知,他有没有看见。

也许,看见了,也以为是说给司锦尘听的。偏偏那时,不愿意伤害了锦尘,在之后说了那些话。

误会这种事,也从来都由不得自己去解释清楚。

想到这里,再去看,那殷红的溪水已经不见,自己跪着的地方,变成了蓬莱的沙滩。

那里,星夜和司锦尘并肩而立,站在礁石上说着什么。星夜一贯的沉静,淡淡的笑着,司锦尘则笑得前仰后合,白色衣衫随风飞舞,与这蓝色的大海融在一起,像是要展翅飞走的白鸥。

她怔怔的看着,有些出神。

多希望时光就凝结在这美好的一刻,然而……

哀怨的笑了一下,再去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礁石上消失了两个人的身影。

“星夜!锦尘!”

她在梦中焦急的呼唤,却只有海浪声回应着她。

“堇灿。”

从那些破碎的记忆碎片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面前是蓬莱仙祖阴沉的脸,像是此时阴沉的天空。

朱亦晗和星夜站在蓬莱仙祖身后,担心的看着她,又是摇头又是做鬼脸,满眼都写着害怕。

“师父……”怯怯的喊了一声,陆堇灿知道蓬莱仙祖生气的缘由,脸色苍白的下了床来,跪在蓬莱仙祖面前,“弟子自知有错,请师父责罚。”

“你开启禁术,以灵换灵,简直无法无天!”怒斥着跪在地上的陆堇灿,蓬莱仙祖的眼中都是惋惜和悲悯,“若不是为师昨夜及时赶来,你可会当场殒命啊!这天谴为师都承担不起,何况是你!!”

“什么天谴?”

这一次,星夜将那两字听的真真切切。他猛然蹙眉,目光如炬的盯着陆堇灿,瞳孔缓慢的放大,嘴唇开始颤抖。

“没什么。”躲避开星夜凌厉的目光,陆堇灿拢好耳际的发,有些心虚的冲着朱亦晗使了个眼色,让他拉了星夜出去,“你们先出去吧,我跟师父有话说。”

蓬莱仙祖看了看两人,不发一言。

两个人却早就明白了师父眼中的意思,虽然不放心,却都走了出去,关好了门。

“师父,修道者开启禁术得到的天谴,究竟是什么?”卧房里只剩下了师徒二人,陆堇灿跪在那里,嘴唇没有一点血色,仰着头急切的道:“当时我只觉得浑身如刀割般疼痛,心像火烧般的难受,之后也并未见其他不适,也不曾殃及他人。”

“那是焚心蚀骨之痛,也亏你承受的来!”想到她那时承受的痛苦和日后的种种,蓬莱仙祖阴沉的脸色渐渐温和,看着陆堇灿时,是心疼的眼色,“以后每一年的那天,你都会承受一次那样的痛苦。随着年岁的增长,你净灵者的修为将慢慢削弱,三年之后,你的修为尽失。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什么?”

跪在冰冷的地上,仰起头看着蓬莱仙祖悲痛的神色,陆堇灿心里袭来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一瞬,她甚至不再想知道最后的结果。

“待你百年之后,你的灵魂将幻化为风,再不能轮回入世了。”然而,那让人心凉的话还是随着窗外凄厉的风声来了,而后,恍惚之间听见,谁的心在风雪里碎了,“为师原本以为,若是星夜可以转世轮回,你们可圆了这段姻缘,谁成想……你竟……”

“千年之前,天帝震怒,不是罚星夜永远不可轮回么?”

就在蓬莱仙祖说完了那些话,陆堇灿眼中倏地溢满了凄凉,她悠悠的问着那句话,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瘫软下去,颓然坐在地上。

“为师已经求了天帝,若是你们除掉了柳清灵这个祸患,便可以让星夜重新轮回入世。”闭上眼,静默的倾听着,听见蓬莱仙祖悲切的声音,还能想象到他空灵悲悯的双眸,“可你……”

时光在静静的走过……

耳边没有风,也没有任何人的呼唤。

很久之后,陆堇灿睁开眼睛,眼中忽而掉落两滴凄绝的泪水。

这世间的阴差阳错,原来从未停歇。

“也就是说,即使星夜可以轮回,我……”哽咽着,那些离别的话语无法继续,“也……”

“没有下一世了。”

话说完了……

一切都在风里散了。

从千年前初开的樱花,到而今飘落的白雪,至此,便是最后的结局了。

那一刻,陆堇灿心如刀割,却怕门外的星夜和朱亦晗听见自己哭泣的声音,握紧了拳头隐忍着,静默的哭起来。

星夜,锦尘,我与你们微薄的缘分,到这一世为止了。

可即使这样,我也不悔……

下一世的时候,希望星夜身边有一个挚爱的人,可以相守一生,希望锦尘能永远纯净天真。

终究……

我和你们之间,来世不可待了。


阅读完整连载:本故事暂时已完结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