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轻烟百里》———(十三)一片伤心画不成

原创作者:梨花一枝压海棠,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赫连 百里 柳昭彦 昭彦 没有 ... 那晚 .. 知道 有些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十三、一片伤心画不成

傍晚大片的云絮丝散在霞光散漫的天边,像幅用红颜料挥洒晕染出的古画,让观者自发的心神安定。离那日抓回李因已经过去好几日,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有些苦恼,原本要给柳昭彦赔罪的东西还是没有着落。大哥那里的确是有些好东西,但不够稀奇讨巧,不足以平息那位祖宗的怒火。

他绕着园里的一棵老梅树一边踱步兜着圈子一边想着如何解决问题,过了半晌仍旧毫无头绪,他心头一急抬手拍在树干上,眼下还是深秋季节不到花期,老梅树仍光秃秃的只有自然蜿蜒生长,状若游龙的枝干。

他凝神细细的想着,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晚秋时节,四周景致似乎都透出一股萧瑟的寂寥,那远处青墨的山也显得是巍峨的孤独,身边掠过的一切皆是过客,在那里一世又一世岿然不动,独自看尽人世兴败,自在又空无。

柳昭彦独自外出后穿过大街要往住所去,目光涣散形同游荡,他这几日闲赋在家每日便是这个样子,独自出门晃一圈饿了找地方吃东西累了回家倒头便睡,有时想不通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忽而有一刻又有些知觉,侧身与街上的路人擦肩,每一个人脸上都有生活的烟火痕迹跟期许。

浑浑噩噩的想,自己大概是病了。

走过戏社拐弯往里走,他扶着门额头抵在门板上顿了一会才推门往里走。这世上有些人是只能旁观的人。

“这......”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家被打劫了?不对,谁在他院子里种了棵.....

他走近一观........好大一棵树杈子。这个季节.....是梅花?

谁把这么大的梅花树送到他这里来。

柳昭彦绕着看了两圈,觉着很满意,嘴角衔上一抹笑意。

这时,从房里走出一人来,一身霜色锦袍,腰间一条黛蓝宫绦碧玉双纹佩,身量挺拔眉目俊朗。他震了震垂下眼,这几日没见像是几年不见,不知道该说什么,神情有些局促不安,他想起前些日子的事,又觉着腰板硬起来,“你送来的?”他问。

一旁赫连百里看他神色局促,弯着唇舒朗的笑起来,“是,喜不喜欢?”

“很好。”他点点头。

一时又寂静下来,他转头去看逐渐暗下来的天色,一旁赫连百里开口:“进屋吧,外面要起风了。”

他方又点点头。

进屋坐下喝了口茶,柳昭彦端着茶盏像初见赫连百里时一样,透过氤氲热气默默打量着他,“多谢你的梅花。”这几日不见倒显得有些陌生,本以为他因负罪要好些日子不来了。

赫连百里面色温和的端坐在他身边,目光不知道在看什么,“你我之间不必言谢。本来就是给你赔罪的。”

他垂着头用眼描摹茶盏的轮廓,是赔那晚的轻薄还是那日的惊扰?

但他没问他,有些事情只要对方有心就好,不必太作计较。

两人又默了,各自饮茶不说话。

“以后,我会派两人跟着你。”赫连百里放下茶盏,侧头看垂着头的柳昭彦道。几日不见,他倒显得无精打采。

他低头皱起眉来很疑惑,“为什么?”

“那日抓到的人是重犯,而且——”赫连百里看着他的侧脸,“他是有意跟着你的。”

柳昭彦听罢眉头皱得更深,后背蹿上一股凉意,“他跟着我做什么?”他只是个混饭吃的戏子跟朝廷跟王族们没有一点关系,那人跟着他能得到什么。

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向赫连百里,对方却在他的注视下默不作声的喝茶,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

“说话啊。”他等了一会,看赫连百里慢吞吞的喝完一杯茶,立即发问道。

赫连百里抬起头深望着他,“跟着你,自然是昭彦对他大有用处。”

嘴上比脑子快了一步,还没仔细想就听自己又问道:“什么用处?”

说话间夜色已经悄然翻上,晚风四起屋后的竹林发出沙沙的声音,他起身去关窗子,听赫连百里在身后说:“你已经见过他的样子。”

“对。”他回想了一下“感觉上很...奇怪,太白了,而且..没有眉毛?那个模样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了。”

赫连百里很高兴猜对了他的脾性,“那么昭彦再想想,平时有见过类似模样的人吗?”

“没有。”他很肯定的摇头。这种人模样与别人太不相同,如果之前遇见过那么这一次他也不会觉着那么奇怪。

“昭彦,过来坐下。”赫连百里冲他招手,他听话的走过去坐在他身旁,真是奇怪,一点儿没有这几天浑浑噩噩的感觉,赫连百里用温和像是哄劝小儿的口吻说:“什么样的男人会没有眉毛呢,他不止没有眉毛,他还没有胡子。”

柳昭彦眼一亮“太监?他是个太监?!”

“是但也不全是,他能从深宫中逃出来还能找到你,就说明身后是有人的。那么当年入宫时他是不是真的太监就有待追查了,而且..他这些年一直在服用各种药,虽然还不知道他的目的,但他的皮肤如此白怕也是这些药的作用。”

他无声的看着赫连百里,眼里欲言又止,想到有些话不是他该问的。

“好吧。”

“但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他抓我做什么。”

“他知道你认识我。”赫连百里回答道。

柳昭彦很不明白,“所以呢?那么多人都认识你。”难道就他看起来比较很好对付?

“所以——”赫连百里向后倚着椅背,“树大招风,而你是我的朋友。”

他听了有些恼火,“我又不是傻子,就因为我是你朋友他就冒这么大危险要来抓我,那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哈哈哈哈。”赫连百里垂眸笑起来,声音低醇尔雅,柳昭彦被他这一笑闹得更恼了,差点想给他一下子。

“哈哈....昭彦为什么觉着他就不能单单为你是我的朋友而来抓你呢?”赫连百里收住笑脸,但眉梢嘴角仍留着笑意。

他听他这么一问,一时间还没想好该怎么说,那只是一种感觉罢了,“大概是...只是抓个朋友有什么用呢?”

“嗯?”赫连百里眨眨眼,表示没有明白。

“就是....只是随便抓个普通朋友,哪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他说完这句觉着似乎有什么不对,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并没有哪里不对。

赫连百里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但他却这么做了,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打算不管旁人死活只管要把你带回去。”

那就表示...

他狐疑的看着赫连百里,对方回他一个和煦且肯定的笑。

肯定他的想法。

他可以影响他,成为他的把柄。

会吗?

.......

他骗谁呢!

柳昭彦正色道:“跟你说正经的。”

烛光下赫连百里的脸与那晚的重叠起来,朦胧清晰,他偏头目光专注与柳昭彦对视:“我也跟你说正经的。”面容又变得严肃起来“为什么他独独会抓你,是因为他知道我们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他会知道,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

他倏然站起身来,“——就只有你还不知道。”

柳昭彦抬头仰望着他,似乎这才是自己看他最正确的方向,看自己无措呆坐的样子映在对方幽深的眼底,看自己的嘴一张一合:“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人,到了最后也总爱骗骗自己。

“小昭彦。”他垂眼看他,硬挺俊朗。循循善诱道:“我对你好吗?”

他呆呆的点头“好。”他待他确实是好的,几近无微不至。

“朋友之间,会这么好吗?有必要吗?”

“.....不会吗?”不会....吗?

“不会。”

“是吗?”

“若我说那晚,我根本没有醉呢。”赫连百里弯下腰,靠近看他呆滞的样子。

柳昭彦一个激灵,但被赫连百里两手把住扶手圈在梨花木椅子上,“最近的日子发生了太多事情,但天会越来越冷,我会想方设法保住你,你也需要自己小心。”

“不,你那晚没有醉?!”

“所以从今晚开始外面的两人会一直保护你的周全。”

“不不不,那晚你没有醉?!你!你骗我!”

“昭彦,你先冷静一点。”赫连百里圈住他。

“你为什么要作出这般..事来?”他几乎不敢去相信,自己任由一个清醒的男子吻他?!

赫连百里两手制住他,说:“昭彦,我与你所了解的那些人不同,我没有一点要玷污你名声让你不高兴的意思,我不会去娶哪家小姐或者公主为妻的,一生寥寥数十载,应该与真心喜爱之人相守。”

他偏头逃开与赫连百里的对视,一大波失望涌上心头,“借口。”

“统统都是借口!你与他们没有分别!我怎的会不知道他们哄骗那些无知戏子的时候是不是也用的这种伎俩,说什么真心喜爱,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你骗了我两年,你们不过都是看上这张皮相罢了!我真心待你当朋友!你却如此待我!”他愈说愈激动,疯了一般去掰开赫连百里的手,对方怕他受伤只得顺着他,他远远的跑开站在房间另一端的墙角,脸上怒容中带着悲戚的神情望向赫连百里,他语气里带着疲累:“你一定又在胡闹,这种玩笑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他盼望他这是胡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这么说,悲伤会大于被欺骗的愤怒。

但是...

“我没有,我今晚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胡闹,昭彦,我没有胡闹。”他也只是在他面前开过几个玩笑罢了。

他终究难过得靠在墙上,仰着头,道:“赫连公子。”

“柳昭彦此生为戏子只求安宁淡然,不敢求富贵,不敢求名达,公子错爱愧不敢当,公子,恕草民不远送。”他膝盖磕地垂下头颅向他行叩拜大礼。

你来时我未相迎,承你多日照顾,今日大拜送君远去。

额头点地腰背绷直固执的不肯起身,听到似乎是谁一声嗟叹提步离开。

又似乎是谁两行清泪隐入鬓角。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