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诡面金剪:会哭的布娃娃

原创作者:佛心与凡情,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宋体 16 32 师父 凤芝 看着 阴阳 芙蓉 问道 寿衣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038章:会哭的布娃娃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想到出门的时候还没锁大门,就跑了起来,跑回裁缝铺的时候,还好,发现铺子里面没丢什么东西。

只是阴阳骨就那么没了,被那个凶猛的疯女人一把火就烧没了,不知道师父明天早晨回来发现阴阳骨没了,会怎么罚我!

关好了铺子的大门,烧热水洗了一个热水澡,我就回房间睡觉了,太累了,天塌下来也要先睡觉!

睡着了梦见师父回来了,在敲房间的门,我起床去开门,看见师父怒火朝天地在看着我,大声呵斥我:阴阳骨去哪儿了?!

我从梦里吓醒了,醒来看见师父站在我床边,平静地看着我……

“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揉了揉惺忪睡眼,看着师父问道。

“丫头,刚刚你起床给我开的门,你忘了?你睡迷糊了吧,开了门被我骂了还照样爬上床继续睡……你从小就喜欢这样吗?”师父无奈地看着我,问道。

“啊?我刚进梦见师父回来了……”我迷糊地答道。

“起来!我在楼下等你,一会儿你下楼来跟我交待清楚,阴阳骨怎么失踪了!”师父瞪着我吼道,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我知道自己又要难逃责罚了,起床洗漱完了,就走下了楼,正好看见师父端着一盘子冒着热气的芙蓉包从灶房走了出来。

“过来,这是从省城带来的芙蓉包,我刚刚在灶房热了一下,来尝尝。”师父平静地看着我,说道。

我喜出望外地看着师父,心里想:师父竟然没骂我,没发火!以前生气了都是罚我不吃饭或者跪红绸的!

我坐在小桌前,看着盘子里面的芙蓉包,又看了一眼在裁缝桌前摆放工具的师父问道:“师父吃过早饭了吗?”

师父没有看我,平静的脸上藏着太多我无法预测的情绪,只是埋头答道:“吃过了,你吃吧,吃完了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阴阳骨怎么失踪了,给我交代清楚。”

也罢,就算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我一口气吃完了十几个芙蓉包,然后老老实实把我昨夜里所经历的事情经过都一五一十地全告诉了师父。

“事情就是这样的,师父。”说完后,我看着师父的脸,等着他爆发,朝我咆哮!

奇怪的是,师父在听完我讲的事情以后,没有生气,沉默了半晌,平静地对我说道:“丫头,去给我沏壶茶。”

“沏茶?好。”我惊讶看着师父平静的脸,连忙起身去灶房,烧了开水,给师父沏了壶茶,提了出来,搁在小桌子上。

师父坐在了桌子前,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师父的脸色,给师父倒上了一杯茶,师父端起了茶杯,问道:“你没受什么伤吧?”

忽然觉得受宠若惊!师父不但没有骂我,竟然还问我受伤了没有!他不怪我擅自跑出去,害得有人破门而入放走了他的阴阳骨么?

“没,没受伤。”我答道。

“没受伤就好,回来的时候,在车上听说这两天小城陆续有人病死,好像都是患了同一种病,可能是传染病,估计这几天要忙了,应该会有人找我们做寿衣。”师父拿着冒着热气的茶杯,淡淡地说道。

“传染病?那我们去量尺寸的话岂不是很危险?”我看着师父问道。

“还没有我怕过的传染病,我活了这么多年了……”师父喝了口热茶,淡淡地说道。

“师父,阴阳骨不见了怎么办?会是谁放走了他们?那个疯女人怎么知道阴阳骨怕火?”我着急地问道。

师父喝了口茶,看着门外平静地说道:“我知道是谁做的,他故意制造有人破门而入的现场,却忘了,阴阳骨怕火的事,我只告诉过他一个人,他借了那个疯女人的身体,拿火把毁了阴阳骨,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

“他?他是谁?”我好奇地追问道,吃了芙蓉包口干,坐在师父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

师父给自己续了杯茶,没有回答我,而是轻轻了叹息了一声,说道:“他以为这么做,我就没办法了,那是他错算了,我还有一手准备。”

“谁?谁算错了?”我着急想知道师父所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看着师父的脸,问道。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想不明白……”师父根本答非所问,只是叹息地看着门外说道。

突然,门外走来一个女人,看着她的模样,特别是她脸上的那颗大黑痣,我惊讶地站了起了,指着她对师父说道:“师父,昨天晚上就是她举着火把烧毁了阴阳骨,她力气好大,一把就把我推飞出去了!”

师父对我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起身走到了门口,那个女人走了进来,神色悲伤,看着师父师父说道:“章佳师傅,我叫凤芝,我丈夫突然得了怪病,走了,不知道您方便去我家给他量量尺寸,给他做身寿衣。”

“什么怪病?他生前是做什么的?和什么人接触过?”师父看着那个女人问道。

“他生前在博物馆当差事,前几天被安排到郊外古墓那边做守卫,这两天就开始变得不正常了,一到夜里就犯病,今天天刚刚亮,他就去了。”凤芝难过地答道。

“犯病?什么症状?”师父平静地看着凤芝,问道。

“一到晚上就胡言乱语,说有鬼,有鬼要杀他,晚上不敢睡觉,不敢关灯,连吃饭喝水都怕,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昨天晚上忽然发高烧,一直说胡话,熬到天亮的时候,还是走了。”凤芝说着,眼泪掉了下来。

“凤芝,你还记得我吗?”我走到凤芝跟前,看着她问道。

凤芝擦了擦脸上的泪,看着我问道:“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昨天晚上……”我正准备跟她说昨天夜里她拿火把烧阴阳骨的事,却被师父拦住了。

“丫头,你又认错人了!”师父瞪着我说道,我立刻就闭嘴了。

“昨天晚上我一直在家守着我丈夫,不瞒你们,我的半岁的儿子被我病疯了的丈夫昨天夜里从楼上扔出了窗外,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找到,这是造什么的孽?!老天留着我独活着,我还不如去死了!”凤芝悲泣道,掩面哭了起来。

“好死不如赖活着,别看不开,走吧,我跟你去你家给你丈夫量尺寸。”师父低声安慰道。

我看着师父背着工具箱和风芝走远了,坐在门口,看着门外地上的蚂蚁发呆,才想明白过来,凤芝根本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她不记得她的孩子被阴阳骨吃了,也不记得她见过我,那她一定是被哪个厉鬼迷了魂上了身了,难怪师父不让我说下去,再问下去一定会吓坏了凤芝!

师父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我们开始忙着赶制凤芝丈夫的寿衣,师父竟然买了一大包的芙蓉包,就这样我们师父一天三顿吃的全是芙蓉包,吃得我心里暗暗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吃芙蓉包了!

天黑的时候,师父把刚刚做好的寿衣折叠好了,就出门去送寿衣了,出门前叮嘱我关好了大门,等他回来。

我坐在铺子里面,喝着茶,看着头顶的电灯发呆,等着师父的敲门声,忽然,灯熄了!

我警觉地放下了茶杯,拿出了金剪刀,瞪大眼睛看着夜色里的铺子,也没看见什么鬼影啊!

我站了起来,心想也许是灯泡坏了吧,准备上楼去拿手电筒下来,忽然背后传来一个鬼魅的哭声。

寻着哭声,我来到了神龛前,听出了那哭声是布匹里面发出来的,是魂魄附在布娃娃里面的冷宜香在哭泣……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