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为了忘却的别离(八)

原创作者:向玩勿,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方维 面包车 爱情 叶悬 自己 一个 陈随 冷静 事情 电话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过突然,就像突然下了一场夹带着冰雹的太阳雨,让陈随有些应接不暇,以至于无法弄清楚对于这一切是该去幸福还是去烦恼。两个女人,一个是他曾经的挚爱,在慢慢淡出他的生活甚至生命的时候又突然出现,同时出现的还有她将要结婚的消息;另一个是自认识以来一直让他心生爱慕却又不敢越雷池一步的人,而他同这个人此时正各自站在悬崖的两边,悬崖并不宽,他伸手甚至都可以触及她,但中间隔着的却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两个难以捉摸的女人一度让他头大。从那晚方维拘谨的态度、无奈的言语以及咄咄逼人饱含深情的眼神中,他知道她并非对自己没有任何感觉,而这两天叶悬平静外表下偶尔闪露出的心不在焉的表情和闪躲不定的眼神,也表明她内心一定藏着一颗同样纠结的心。面对这样两个对他同样重要的女人,他又该怎么办呢?

不管怎样,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决不能再去伤害任何一个女人了,他在内心里默默提醒自己,

冷静是可怕的!它很快把他从漫天的思绪和无边的想象中拉到了现实中来。

冷静中,他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件他早就明白但这几天又突然糊涂了的事情──他和方维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虽然她依然和从前一样没有变,虽然他继续去追求可能还会有一线生机,但他现在的世界里却真的无法容纳她了。他曾经在她面前丢掉了一切,这种扎进心里的刀子已经不是拔出来就能痊愈的了,刀子上带的毒已经流遍了全身。虽然这几年来他对那件事早已淡忘,但当一切变得鲜活,在当初的主人公面前,他却始终无法做到从容。因为对于现在的他,自尊和自信胜于一切,如果他真肯放下这些,就等于放下了这些年来的积累和努力,放下了一个全新的自己,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何况,她已经同肖伟杰定亲了。至于肖伟杰是否适合她,他也已经没有资格去评说,他只能祝福她,那个他曾经心目中的女神,希望肖伟杰不会像从前的自己一样让她失望。

理清了同方维之间的关系,他开始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叶悬身上。他从她们认识之初开始回想,一点一滴的细节泉水破土般涌上心头。越回忆他就越清晰地明白叶悬一直以来的付出和牺牲。她还只是个刚参加工作两三年的女孩子,在这个如花的年龄里,大多女孩子或许只会在男朋友跟前撒娇,天天憧憬着爱情和玩乐购物,而她却能将工作做到尽善尽美,中间还能将他的部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甚至让他这个职场老油条有了依赖之感,这该是怎样的一种付出啊!更重要的是,她重新唤起了他已经久违了的对于爱情的感觉。他内心里从来不否认对于她的喜爱和非分之想,但是他却一直在爱情和工作之间徘徊。如果不是那天晚上的一时冲动,他或许还会在工作的掩盖下继续逃避下去。每当想起那天晚上,他总是在内心深深地鄙视自己。只为满足个人的好奇心,却在那一刻伤害了她的心。可是如果他没那么做,还会有之后的缠绵吗?还会有今天的彻悟吗?

那之后的两天里,他都能透过玻璃看到办公桌前老是走神的叶悬。那如灯火般深沉的惆怅让他感动,油然而出的是深深的怜爱和不忍。怎能再这么伤害她!

爱情里没有因果关系,更不会因付出而改变收获。可即使刨去以上种种,单纯从个人的角度,叶悬更是一个让他渴望和心动的女人。找一个互相理解和尊重,能够达到心灵上的默契,做思想上的交流者的人,共同去缔造一份不庸俗不虚伪,自然而平和的爱情。这个他曾经以为只有想象中才会出现的人,此时不正在眼前吗?

漂亮如她,聪明如她,完美如她,夫复何求!

是该向她表白的时候了,不管结果如何,哪怕需要放弃现在的工作,也都值得。他相信自己的能力,更明白叶悬之于他的重要性。不管她接不接受,他都不会再轻易放弃这个女人。

想到此,他的内心豁然开朗,所有曾经对于工作上的顾虑,此时竟已悄然消散。短短几天的时间,因为爱情的死而复生,使他对未来又有了新的思量。从方维到叶悬,这种爱的情愫竟伴随了他将近二十年。总以为爱情已死的他这才发现爱情竟从未远离他。那个耻辱的下午后,他拼命地去努力,去改变,想要向那早已远去的爱人、夭折的爱情证明自己。一直他都带着一个畸形的梦想奔跑着,他看到了自己的进步,甚至一度喜欢上了这种状态,他的能力和价值得到了体现,也获得了更多的尊重和认可,他习惯了这种生活,慢慢忽略了目的,忘记了寻找。现在,终于有了个选择题让他可以重新反思此时的人生。相比曾经的设想,事业已算成功,何况在这样一个社会,这样一个民营企业,他的路即将走到尽头。他还有什么放不下呢?既然暂时实现了部分生命的价值,是不是该去做些自己真正想做的能够随心所欲的事情了呢?或许现在他找到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那就是追求爱情──这人生最后的稍纵即逝的爱情

从那个下午到今天,十几年的再世为人,中间多少的酸楚和沧桑都已在此时沉淀。这一切起于爱情,而今,也让他终于爱情吧!

第二天是星期天,他早早就起了床。简单吃完早餐,他便开始酝酿着给叶悬打电话。该怎么说呢?他明白这个电话一打出去,很多东西便会随之而发生改变,他不知道这种改变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但这个电话却必须要打。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欢快的铃声,让他的心随着跳跃了起来。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他这样安慰自己。

铃声停顿,叶悬在那头轻轻地喂了一声,便没再说话。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直呼陈总,或许已经意识到了这个电话的不同寻常。

“叶悬,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时间呀!”

“我们出来聊聊吧,有许多话想跟你说。”

“好,我们在哪见?”

“那半个小时后,我们在你小区附近那个绿水咖啡屋见吧。”

“好的,一会见!”

“一会见!”

放下电话后叶悬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她的内心并不像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那样柔和、平静。她知道这是自己期望的但却又极其害怕的一个电话。她怕自己会一无所有,失去了哪怕在一边默默地跟在心爱的人身边的机会。是的,结果只有两种:要么是轰轰烈烈地去爱,要么便决绝地转身离开。

她开始在衣柜里选衣服。一件件地拿起,然后又放下。衣服让她本不平静的内心更是波澜四起。那不同颜色的衣服,代表着她复杂的内心情感,会是哪一种呢?

她最终选择了一身浅色休闲装,这身衣服并不出彩,但却清新自然。然后她开始化妆。这是淡的不能再淡的妆了,更多时候,她是在镜子里不断地审视自己,那个美丽而忧伤的面孔,就是最真实的自己。十五分钟后,她起身而行。

不必刻意去强求什么或证明什么,一切随缘吧!她告诉自己。

陈随放下电话便直接出门了。他先上附近一家大型超市精心挑选了一个金发晶手链。是该送她件礼物了。这是他昨晚苦思冥想出来的结果,在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情况下,拿出这个礼物或许是个不错的代替语言的表达方式。他总是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做着各种假设。买完礼物赶到咖啡屋时,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那个咖啡馆离叶悬住的地方并不远,步行五分钟就到了,但他之所以给留出半个小时时间,是因为他知道女人出门前所必须做的事情,那就是化妆,但他更希望看到一个清新自然的她。

正在他浮想联翩时,手机响了。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他心头一颤!他没想到此时此刻这个电话会是方维打来的。方维这个名字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手机里,自从上次存了她的手机号码,他从没拨过也没想着要去拨这个号码。可是这次它却自己出现了,会是什么事呢?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

你现在有时间吗?电话那头现出方维低沉柔软的声音。

嗯……有时间。

我想找你出来聊聊,我在人民广场中心河西边等你好吗?

好!他不知怎么竟莫名其妙地答应了,虽然他知道自己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不该答应的。可他同时又明白,无论何时何地在任何情况他都无法对方维说不的。即使与爱情无关,还会有其他原因,这或许是注定了的!

他估计这时叶悬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他给叶悬发了个短信,说临时有点急事需要处理,让她等他半个小时。他知道,不管方维找他什么事,必须要在半个小时内解决完,否则,他就真的无颜面对叶悬了,就如同十年前他无颜面对方维一样。决不能再让悲剧重演。

也罢,就算在这同一天,给他生命中两个至关重要的女人一个交代吧!从此他将再无顾虑。

一路上他猜测着她约他的原因。已经十年没见了,以他现在对她的了解,实在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约他。难道是想和他重温旧梦?想到这里他自己都不禁笑了。旧梦或许只是对他自己而言,对方维来说可能只有噩梦。

很快他便驱车来到了人民广场。周末想要在广场附近找个停车位真是太难了。他冒着被贴罚单的危险,将车停在了路边。时间胜过一切。

他朝方维约定的地点走去。大老远他就能看见广场中心小河对面独自站立树下黯然神伤的方维。此时正值初秋,小河两边的柳树上仍挂满了黄绿交杂的树叶,秋风浮动,树叶萧瑟,摇曳其中的是她那纤细修长、风姿绰约的身影。此情此景,似乎让他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几年前。曾经的三年里,他时常在村东桥头边上等着她的出现,然后一起上学,那同此时的情景是何其的相像。几步路的功夫,他竟开了个小差,再拉回到现实,已是物是人非,那过去的一切就如同天上的白云河里的流水,已一点点远去,永不能再见。此情此景再相似,也只能徒增神伤罢了。面对曾经心目中的女神,他只能在一边默默地欣赏,暗叹此生无缘了。

他大步朝前走去。然而,还没踏上小桥,对面突然发生的一幕,让他惊讶异常,呆在了那里。

就在他朝方维走去即将踏上小桥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正缓缓地来到方维身后,停下。靠近方维那一侧的前后两个车门随之同时被打开,接着从车里跳下一胖一瘦两个男子。他们来到她身边,和她说了几句话。她似被说动,跟他们来到车边。她在车后门跟前停下,伸头往里看去,也就在此时,旁边一个粗壮男子突然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搂住她的腰,只一使劲便将她提起并推到了车里,还没等她挣扎叫喊,他们已各自上车,关上了车门,一直没熄火的车子随即便窜了出去。

整件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而且一气呵成,只是几秒钟的光景,别说方维,就连一边看的陈随都没有反应过来。也因为事情发生得太快,广场上游玩的人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发生的这一切,仍然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也幸亏是陈随一直将目光放在方维身上,否则很可能一走神的功夫便不见了她的人。

望着远去的面包车,他还是迅速地做出了反应。他转身奔回到自己的车跟前,发动车朝面包车驶去的方向追去。

等他再次看见那辆面包车时,他们之间已经隔了一条街。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得拼命地踩着油门,不断地超着车。又过了两个路口,他离面包车已近了许多。就在这时,一直直行的面包车在前面一个路口处突然一个转向,向右拐去。

陈随紧随其后。他猜想是不是面包车已经发现了他想要甩掉他。

此后,面包车不停地急转弯,这让跟在后面的几百米远的陈随追起来很是吃力。终于在第四个拐弯处,他跟丢了面包车。他从没这样开过车,何况还要去远距离地追一个不打转向灯总是急转弯的逃亡车。他将车停在路旁,望着茫茫车流,不知所措。他想要报警,但一想事情没弄明白之前,报警或许会影响到方维的安全,于是便放弃了。可是面包车早已不知去向,他又该如何是好呢?他不停地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冷静再一次帮了他。

他开始快速地回忆刚才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他脑海里立马闪现出几个疑问:这显然是一起绑架,那么他们在绑架后上哪藏身呢?大多人会选择地广人稀交通便利的郊外。而通往郊外的路在城西只有刚才他们一直直行的那条路。面包车为什么会突然拐弯?两种可能,一种是发现了有跟踪的车,想甩掉它,另一个可能是他们本来就要左拐。根据他们拐弯既急又不打方向灯的情况看,显然第二种可能已被排除。再看他们拐弯的路线,先前他看到的几个转弯都是右转弯,没有左转弯,连续的右转弯的结果就是划了一个圆圈,显然他们这样做并不只是单纯地想甩掉后面的车或者是误导后面的跟踪者,他们很可能还有另一个目的。话又说回来,既然是被迫拐弯,那么如果他们没有发现跟踪者的话,他们是否就不会做这些多此一举的行为而会一直直行呢?想到此,他眼前一亮,随即启动车,猛踩油门,汽车又窜了出去。他在前面路口先是一个左转,然后下个路口又一个右转,他又来到一开始走的那条通往郊外的大路上了。

根据他的推测,面包车在发现有车跟踪后连续几个右转弯将跟踪车甩掉,同时在转了一个圈后又回到一开始走的路上,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通过这条路到城郊去。

当然这些都是猜测,但他只能一试。这已是他唯一的机会。他祈盼自己本能的推理是正确的。

在往前猛追了几里后,在他即将绝望的时候,那辆面包车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虽然相隔很远,甚至都看不清车牌号,但他还是认出了那辆面包车,因为他早已记住了那辆面包车最醒目的特征——面包车屁股上那一道黑色的刮痕。虽然相隔很远,但那道刮痕仍然特别显眼。他同时庆幸,幸亏那是辆面包车,要换成好一点的轿车,他恐怕只有绝望的份了。宝马追面包车,他还是有把握的。

狂喜之余,他还是不停地提醒自己,此后每一步都得小心,否则一步走错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出于车辆对比得到的优越感,也因为此时已经出了城,岔路不多,不好隐藏,所以他并没有继续同前车拉近距离,而是一直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以免再次被发现。

他们之间一直间隔着五六辆车,通过判断,显然面包车这次并没有发现远远跟在后面的如幽灵般的宝马车。车子越往前走,便离市中心越远,他的内心也越没有底。他知道此时自己能做的只能是继续小心地跟下去。他想拿起手机跟还在等着自己的叶悬说一声,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何况现也不能有任何的分心。

叶悬,只能对不起了,之后一定会加倍补偿你。

他一面小心地跟着面包车,一面想着那个脑中最大的疑问:他们为什么会绑架没有任何背景的方维?是为色?显然不像。这显然是一起经过精心设计的有预谋的绑架,单为色不至于如此。为财?可方维只不过是一个小学老师而已,家庭背景也很是一般。为仇?方维一介女子,一个小学老师,性格温柔善良,又会得罪谁呢?显然他对现在的方维了解太少,想找出一个合理的原因实在太难。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