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前记夺命黑珠

原创作者:安安OLA,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五狗 刘老 怪鱼 珠子 黑珠 下去 鱼头 感觉 伤口 最后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太阳也开始泛红了

“我还要下去!”五狗醒来第一句话。

“你个野仔疯了?你看看你自己烂成什么样了,差点就死在这鬼地方了,你还下去做甚哩?你已经采了不少珠了,够了知足了!”刘老说着将篮子里大蚌倒出来,翘开,里面有好几颗大个珠,圆润饱满,属上品。

五狗往半边身子冲了点淡水,咬牙用衣服裹住了半边的伤口:“我就下去采最后一个,采完我就立马上来。”

“瞧瞧你这样,走路都成问题,还下去,还要采那个做甚子?”

“那是一个黑珠,就在刚刚那条怪鱼的头上。”五狗用手臂撑着身体,盯着刘老说道。

刘老一震,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愣了一会,缓缓喝了一口水平定了一下心绪,说道:“你确定那是颗黑珠?刚刚我刺它时居然没注意到,居然长在这家伙头上,难怪难怪啊!”可以感觉到刘老声音都开始振奋了起来:“黑珠,一辈子都难得遇上一次,若我们采上,这辈子的米都不用愁了!”刘老说完往海里吐了一口水喊道:“吗北,要去也是老子下去,你呆这!”

“你不晓得下面什么情况,下面血雾一时半会散不去的,下去找肯定磨蹭时间,天色快乌下来了,不能在耽误了,我晓得下子里什么情况,待会拖下去血腥招来争食的大鱼就完了!”五狗忍着剧痛大声呵斥刘老,似乎完全忘了刚刚自己差点就成了一具尸体。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对长辈说话。

“你伤成这样,刚刚从鬼门关过来,又要下去,你受的住?命都不要了,要这珠做甚啊……”刘老实在不忍五狗这样拼命了。

“别在唧唧这些子废话,天一黑下来都要回不去,还有馒头毛?给我嚼几口!”说着五狗不管刘老什么态度接过一个馒头就着一壶淡水几口就囫囵下肚了。

五狗抢过绳子和往身上一系。掀开衣服看了看里头的伤口,疼痛刺激的他异常清醒。猪尿泡在之前打斗中丢失了,五狗必须一口气下水找到怪鱼尸体,取出黑珠。

刘老呆呆站在那里,眼眶滋溜就湿了,转头背对着五狗。

忽然间,五狗举起一边的船桨,扬起对着刘老肩脖就是一劈,刘老缓缓跪倒了下去。五狗看了看倒在船板上的刘老,刘老不知什么时候也反握紧了船桨。五狗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下手快。

五狗对着昏迷躺在船板的刘老说道:“我晓得你不会轻易让我下去的,所以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这个黑珠子,我一定要搞到,对不起了。”说着五狗抬头看了看太阳,时间不多了。

五狗也知道,这一浆的力度,能让刘老晕个十来分钟而已。便不再耽误时间,将绳子另一段系在了船头,猛吸了几口气,带着竹篮,一个猛子就再一次钻进了水里。

海水浸泡到伤口,五狗疼得龇牙,身体有些颤抖,在水底游起来不如之前那么流畅了,不过,身体的疼痛正好可以抵御一下冰冷的海水。

五狗依旧在朝着下方鲜红海水下潜,怪鱼散出大量血还没有散去,过不了多久,这块地方便会招引周围的大鱼前来争食,很快又会变成一个残忍的战场。

五狗凭借这记忆去搜寻怪鱼临死下坠的方位,眼睛眯着观察哪里血色更鲜浓。很快五狗便触摸到了礁底。五狗向着周围摸索着,他知道肯定就在这附近。

水压,温度,寒冷,空气,危险,一切都在威胁着五狗微不足道的生命,五狗咬着牙,划动四肢,不停在探寻。果然,不一会,他便看到了怪鱼的尸体,那条怪鱼挨了这木刺已经死透了。

五狗游到近前,可以观察到怪鱼滑溜的背部上一条大口,已经不再有血冒出,周围扑着一群小鱼。硕大的鱼头上面直直没入一根大木刺。周围水流看起来还有一丝混浊没有沉淀,看来这鱼临死前还挣扎了一会。

五狗仔细看了看鱼头上,还好,木刺旁边那散发微光的蚌还在。五狗明白用蛮力他是取不下来这蚌的。

五狗又转向怪鱼的右眼,他那把锋利的小刀还在里面,几乎看不到刀柄了。怪鱼那只眼睛也是搅的破烂,五狗竖着手指朝着怪鱼眼睛一手插了进去,凉凉滑滑的,接着用力一握,手极力一扯,小刀带着半个眼珠,一块被五狗给扯了出来。

五狗看着觉得恶心,拨开刀上的异物,又转身回到了蚌旁。

岸上的刘老醒了,瘫着半个肩头,撑起身体,嘴里嘟囔骂道:“五狗你个野仔,算计我,不怕遭报应!”刘老也是看了看上头太阳,意识到五狗应该下去有一会了,抓住系在船头的麻绳,只得坐在一旁唉声叹气。

这么一会五狗已经察觉到了身体已经要支撑不下去了,气快消耗完了,就差最后一点,拼了命也要把它搞下,五狗心里想着。

举起小刀,五狗对着蚌下的鱼头肉就切,五狗才发现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这蚌下的鱼肉非常坚硬,一把小刀这样根本使不上劲。想割开这鱼头一个伤口口都要费上九牛二虎的力气。显然五狗体力已经不允许了。他必须抓紧想别的方法,取下这个蚌。

一秒钟的时间在这都显得非常重要,五狗最后用力试了几下,戳在鱼头上仍旧没有大的效果。五狗气的有点躁动了。

他握住一旁插入鱼头的木刺,突然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可以借这木刺刺开的伤口割过去,割到蚌的下面,将蚌给取下来。在冒出这个想法的瞬间五狗就开始行动了,让五狗抓狂的是这刀在这会显得又是那么无力,这中割肉的速度,他恐怕早就溺死水底了。

五狗心里怒火被冰冷海水压了下去,他从来没考虑到,这破鱼一具烂尸体会成为他的最大阻碍。

五狗最后吐出一口气泡,咬了下牙齿,一手握住蚌上方,提起刀对着蚌口就开始撬。

五狗感觉全世界的东西都在和自己作对,无论是怎样的方法,都不是那么艰难,在考验他身体的极限。五狗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终究是将刀尖刺入蚌口,微微开出了一丝缝隙。这么久来,第一次的小胜利,似乎给五狗充了一点氧气,只要再深入一点,撬开,黑珠就能到手了!

刘老又是一次显得如此无力,他不知道水下的任何情况,他无法做任何的行动,但在五狗成功后发出信号的一瞬间他必须在船上拉绳接应。刘老感觉自己的胸口甚至比在水下的五狗更加让人窒息。

五狗已经记不清是他第几次拼命了,他也不知道这条命能拼到什么时候。不为了其他,就是为了生存,为了他的哥哥,他的所有亲人们。

五狗最后还是将蚌口撬开了,来不及细看,五狗一把将手塞进蚌肉摸索,滑滑的蚌肉,对于五狗来说再熟悉不过,他知道,珠子一般藏在哪个部位,一个蚌里通常会有一整排的珠子,而五狗一整排摸过去,竟然没有一丝的硬度。这意味着没有一个珠子。上天给他开的最大的玩笑,他拼了老命为了这个蚌,居然没有珠子。

没有珠子你发个鬼光,没有珠子你长这鬼样,没有珠子你寄生大鱼吸个鬼精气!五狗心里咒骂起来,心里已经问候这鬼蚌祖宗几十代了。

五狗沉了一下气,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喉咙在收紧,大脑快停止运作了。他放缓速度又摸了一遍,终于,在最底落摸到一个小疙瘩,没有任何犹豫,五狗用拇指和食指指尖一抠,来不及细看,迅速抽身,冲身而起。

五狗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离海面会有那么遥远,握着麻绳对着上面传去信号。

五狗感觉到自己眼睛开始眩晕了,他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们,都飘在水中,看着自己,伸出了他们的手掌。

五狗也想伸出自己的手掌,才意识到自己手指捏着珠子,突然隐隐感觉到捏着珠子的食指指甲盖瞬间钻入什么东西,透心的疼了一下。

五狗暗叫了一声糟糕。

用最后的一点意识,五狗缓慢拿过系在身后的竹篮,将珠子放了进去。做完这最后的动作,五狗眼皮都快睁不开了,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黑珠,原来长这样。

五狗四肢已经怂耷下了,只剩腰间绳子在慢慢牵扯上升……

五狗又清晰的感觉到了,从指甲钻进的东西,一直顺着手臂,到胸前,大腿,一直在他身体迅速游动,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五狗最后面朝着海面,微微笑了笑,之后,在五狗脸部皮肤下一个小东西在迅速钻动,游过的地方,微微鼓起,瞬间,五狗青黑的脸迅速的干瘪了下来,没有一丝的生机,只剩下一层皮肤贴着骨头,仔细一看,五狗全身上下就剩下空洞的破衣服挂在包着皮的一具骨骼上面。腰间的绳子已经系不住五狗了,五狗的躯体,或者应该说是骨架就这样滑落了下去。

等刘老拉上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篮子和一件包裹五狗伤口的破布。

刘老大脑一片眩晕,瘫坐在船头,打开竹篮寻到那颗小指指甲盖大的黑珠,放在手掌,刘老失声痛哭,大声咆哮了起来……

黑珠似乎将周围的光芒都吸收完了,天空也快要暗了下来。刘老可以感觉到四周的水下慢慢正在聚集一些庞然大物。

刘老收起破布,提起桨,发了疯的朝着回去的方向划走。他必须将这两个东西带回去,五狗的家人现在还在望断池等着他回来…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