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诗词街   



第十三章:三更夜正浓,阎王上门时。

原创作者:大圣只爱猕猴桃,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却是 酋长 少年 竟是 匕首 弧刃 队长 一下 部落 一把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是夜三更,玉带河,巴乾部落中。

夜色已经很深,天空全是一片黑幕,全然不见半分月色。远处仅剩下一点点的篝火,似是这黑夜最后一点的光明。

而那鬼煞卫小队长却是扭了扭脖子,嘴里喃喃道“天黑好办事,这次是要直接脱了草原老娘们的玉带了。”说完却是一挥手。身后的身影却是迅速分散开来。

那年轻小子却是一把扭断防卫的脖子,与对面之人略一点头示意,竟是开始了攀登那座瞭望塔,不一会儿,便达顶附在了瞭望塔下,待得守卫走出之后,竟是一个鲤鱼翻身,直直抽出手中匕首一刀插进守卫脖子中,手握住守卫嘴巴,双手开始缓缓收缩,几息之后,那守卫逐渐不动了。那年轻小子于是打了个暗号,让那塔下之人上来巡守,自身却是飘然而下,直朝那部落首长的军帐走去。

军帐内,那巴乾部落酋长在灯光下看着这个月进来的账目。不久后,疲惫的仰着头,不禁轻揉自己的眉心,脑海中却是想着前线战事,姐夫率领的巴乌军第一战竟是吃了不小的亏,看来这阎罗军还是有些门堂的,族中已经抽调了三万儿郎前去支援,再加上自己这里征集养蓄的马匹,后期战事估计应该是一边倒的态势,就不知道自己能否随这些战马一起杀向前线,赚几个中原将军的脑袋好回族中好好炫耀一下。想到这里不禁笑了一下。随后却是一惊,大喝道:“谁在外面?”

却听到一个声音在外说道“酋长,马匹不知为何竟是全部倒下了。”

“什么”酋长听到这里赶忙起身,那些马可是我的命。在拨开帐门的时候却是一道劲风袭来,那酋长却是将头一缩,一下往回一倒,即使反应如此之快,背部却还是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那酋长赶忙在地上打了个滚,随后在帐内拿起了那把父亲临死前嘱咐自己要让巴乾部落成为北莽首屈一指的大部落时随后亲手交给自己那把弯刀,紧张看着帐门。帐门微起,却是迎着面门射来了两只小箭,只见箭头乌黑,竟是淬了毒。酋长一刀斩断两箭,随后却是一刀震退了那如同毒蛇的一刀,酋长望向来者,却是一个身披草原服饰,面目漆黑的少年,唯一清晰地便是那少年的双眼,乌黑明亮,而所折现的确是惊人的寒芒。酋长眯了眯眼睛,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在跨进这座守寨行刺的时候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你可知我们是为完颜军神做事的。”

那少年却是嗤笑一声,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独自来得呢,你看看你周围。”

那酋长却是一边警惕的盯着少年,侧足倾听,耳畔回响的却是燃烧的声音和部落里呼喊救火的声音。面色一变,他们是在烧粮草。

轻声吐出一口浊气,面目重新坚定了起来,看着少年,说道“不管你们目的如何,我一定会杀光你们,你身后的势力也必须付出代价。”

说完便是一刀斩来,那少年手握一把短匕,却不曾硬接,转身一躲,灵巧一把匕首,快速转动,却是在那酋长身上留下了七八道划伤,那酋长却也是一点都不去看伤口,一把弯刀被他使得虎虎生风,竟是一下让少年无法近身。待得稍微向后一点,那酋长却是一下抽出另一把弯刀,将拿双刀拼接起来,做了一把双弧刃。随后竟是直直冲杀过来,一刀斩下,少年还是一下闪躲,却不料那把双弧刃回旋如此之快,那把毒牙一般的匕首乘着破绽近身刚想扎进酋长的脖颈中之时,却是一下劈开了贴身软甲,在腹部留下一道伤口。少年迅速后退,不想那把双弧刃沾了血竟是寸步不让,正要一刀斩掉少年头颅之时,却是另外一把匕首硬解下了这一斩,而那持匕首之人也是一沾就退,抱着少年随即后撤。

那身影放下少年。那身影对着少年说道:“都说了不要随意行动,烧烧粮草,开门给将军我们就可以后撤了。你这样会很麻烦的。”随即却是满脸不在乎的走向酋长,掂量了一下手中的匕首,仿佛刚才说麻烦的根本不是自己一样。那少年却是抬头一望,看着自己那个总是操着一口关西腔的小队长,那个并不特别高大的身影,在此时却是如此可靠。

而那酋长听到队长说的话时,却是一惊。中原人,他们是何时进入的草原,不可能,前线尚未攻破,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得去上报王帐,说不定这丢马之罪或许可以免除。不过还是表面上从挥舞着双弧刃杀向队长,双弧刃宛若一道道银芒,匆忙消失又匆忙出现。那队长却是一直闪躲,却也不硬接。只是看着酋长一直挥舞,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此时看来倒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姿态。那酋长看着如此状态,却是一刀向前斩去,而队长却是双手一挥,两只毒箭直朝那酋长双眼而去,那酋长一着不慎,却是双眼一黑,满脸皆血。手中的双弧刃却是胡乱挥舞,打翻了桌上的残灯,一下竟是将军帐点燃。

而队长却是回到了少年身边,用匕首轻轻敲动着手掌,倒数着“十,九,八,.......二,一”。刚刚数完,那酋长正好倒地。那队长转身对着少年说道“我们是杀手,主要目的是干掉别人。什么手段都无所谓,你又是何苦一定要比拼武艺呢。”看着少年因为失血过多而微微发白却又挂满倔强的少年模样,却是一叹“我知道你江小鱼是不服气王驰,和你同时入营,结果他一年就已出师,甚至还光明正大的做起了将军的随身侍卫,不像我们还需要活在黑暗中。王驰的武学天赋的确逆天,甚至是将军都亲口夸赞的。你没必要做他的复制品,我们,只是一群孤魂野鬼罢了。”说完他又是一叹,似乎也是在叹自己,正准备在说点什么来宽慰这个倔强的少年时,却发觉他已经晕了。却是一笑,帮他包扎好伤口,却是背着他出了军帐。

军帐外,烈火肆意,恰似天火坠在这无尽草原上。


而那军寨入口处,李阎罗率着豹尾出现,却是下令“杀,取了马匹迅速撤离。”

身后黑甲如同潮水一般,冲进了这座军寨。

不过一会儿,喊杀声停止。却是无数鲜血流入玉带河内,在玉带河上蔓延开来。

恰似,那年王府小涛湖上同样蔓延开的鲜血。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