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青春制暖第十一章一副黑心肠

原创作者:西子情-,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许爰 苏少 众人 酒杯 喝酒 一杯 小姐 回去 一眼 女朋友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许爰被迫停住脚步,扭头看苏昡。


  苏昡神色淡淡,好看的眉目瞅着她,“既然她将你交给我,你就只能跟着我,不能走了,我可不想弄丢人口进公安局。”

  “你根本就不认识我,她胡闹,你跟着胡闹什么!”许爰想甩开他的手,却发现甩不动,顿时发急,“松手!”

  “我认识你!她胡闹不胡闹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若是不想我现在就怕弄丢人口,将你送去公安局让那里面的人看你一夜,你最好别试图离开。”苏昡攥着她不松手。

  许爰气急,对他瞪眼。

  苏昡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面色不变。

  许爰扥了几扥,撤不出手,只能放弃,板着脸说,“我的东西还在她的车上呢!”

  “小李,你去拿她的东西,放在我车上!”苏昡回头对身后一人说。

  那人立即快步出了门。

  “我可以松开你,从现在起,你不能离开我,直到我办完事儿,送你回去。否则,你中途离开一下的话,可以想想后果。”苏昡转回头,嗓音清浅,“听到了没有?”

  许爰气冲脑门,“你是我的谁?”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苏昡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许爰一噎。

  “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苏昡放开她的手。

  许爰立即退后了一步,转身就往外走去。

  苏昡脸色顿时一沉,拿出手机,嗓音清凉,“你走出门,我就报警,你可以想想,你们学校走失人口被传扬开,会如何?”

  许爰脚步猛地顿住。

  “跟我来!”苏昡说了一句,便向前走去。

  许爰站着不动。

  跟随苏昡而来的一群人此时寂静无声,见苏昡向前走去,他们看向许爰,神色各异。

  苏昡走了几步回头,看向还站在门口的众人,失笑,“让众位看笑话了!众位不饿?”

  那些人立即回过神,连忙笑着抬步往里走。

  其中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士走到苏昡身边,拍拍他肩膀,笑问,“苏少,这位小姑娘真是你的女朋友?”

  苏昡笑而不语。

  “杨总,你没看最近的新闻吗?这位小姑娘面熟,本来我还不相信,如今见了真人,这由不得不信。果然空穴不来风。她自然是苏少的女朋友。”

  “看起来可真水灵,苏少眼光好!”

  “那是自然,苏少是谁?挑女朋友的眼光还能差了?”

  “今天苏少可得多喝两杯!”

  十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围绕着苏昡和许爰说笑起来。

  这些人里,当属苏昡最年轻,面对众人恭维说笑,苏昡也不反驳,面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看起来温文尔雅,涵养十分良好。

  许爰站在门口处,一脚就能跨出门外,可是有苏昡的威胁在前,她怎么也迈不出脚去。若是她敢出去,她真的不怀疑苏昡真会报警。这个男人虽然与她不过见了两三面,但她就能清楚地知道。

  “还不过来!难道你要站在门口帮人迎宾?”苏昡招呼众人上楼,还不忘许爰。

  许爰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然后豁出去地跟着苏昡上楼。

  苏昡见她跟来,笑了笑。

  进了一间装修华丽布景高档的包厢,众人谦让一番,依次坐好,同时在苏昡的身边空了一个座位,明显是留给许爰的。

  许爰早已经吃饱了,这些人她一个也不认识,自然不想上桌,准备去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

  “这位小姑娘贵姓?怎么称呼?”杨总笑着问苏昡。

  “姓许!”苏昡看了一眼许爰。

  “许小姐,坐过来!这里给你留了位置。你既然是苏少的女朋友,怎么能不上桌?”杨总对许爰招手。

  “是啊,许小姐别不好意思,大家都是自己人。”

  “不错,现在不熟悉,吃过一顿饭后,就熟悉了,你不要拘谨。”

  一人开口,众人轮流谦让招呼。

  许爰摇头,尽量让自己脸色好点儿,可是好之有限,“不好意思,我吃过饭了。”

  “吃过了也不怕,来坐坐,聊聊天!”杨总看着她,十分热情。

  许爰坐着不动。

  “苏少,我们请不动啊!看来还得你开口!”一人笑着说。

  苏昡转动桌子,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又将身边的空位置的水杯也倒了一杯,不看许爰,淡淡一笑,“既然众位热情相请,你即便吃过饭了,又怎好拂了人面子。过来坐吧!”

  许爰瞪着他。

  “你坐过来,不耽搁时间的话,我们就会吃得快些,也好早些送你回去。”苏昡又说。

  许爰立即站起身,拿着包走过来,坐在了他身边。

  杨总哈哈大笑,“苏少,真有你的!不过欺负小姑娘的习惯可不好。”

  苏昡转头给他也倒了一杯茶,微笑的表情似有宠溺,“她就吃这一套!习惯就好了!”

  杨总闻言更是大笑,众人也笑了起来。

  许爰实在忍不住,抬脚在桌下狠狠地踩了苏昡一脚。

  苏昡放下茶壶,偏过头,并没有恼,而是眉目浅浅地笑看着许爰,也不说话。

  许爰这一脚用了劲儿,踩得有点儿狠,本来觉得他该踩,可是被他这么看着,还是有些理亏,她低下了头,一动不动,想着大不了让他踩回来。

  苏昡却没踩回来,转过头去,和众人一起点菜。

  在座的这些人,自然都是在社会上有身份的人。开玩笑逗趣也不过三言两语,不太过分,适可而止。所以,片刻后,便没有人再拿许爰和苏昡继续说笑。点完菜后,随意地开始闲聊起来。

  许爰听着这些人聊天,基本都是生意的事儿,是她感兴趣的话题,她自然不觉得烦闷。

  听了一会儿,她发现苏昡大多时候只听着,偶尔被人说到或者问到,也只说一句半句。可谓是惜字如金,但都说到点子上。而且他姿态随意,面容含笑,也不让人觉得寡言少语,拘谨别扭,很是融洽。

  许爰不由得多看他几眼,如此近的距离,能清楚地看到他好看的侧脸,微笑的时候,菱角轮廓更是趋于完美。

  这么好看的人,怎么有那么一副黑心肠!

  许爰转过头,忿忿地喝着茶水。

  苏昡不经意地瞥她一眼,唇角露出些许笑意,不过极浅,很快就转回去,倾听众人交谈。

  菜上齐了,白酒也摆上桌,众人的酒杯都斟满白酒,一边吃一边喝起来。

  有人对苏昡举杯敬酒。

  苏昡想了想,微笑着将酒杯推给身边的许爰,“我稍后要开车送她回去,但是今天难得和众位一聚,不能拂了各位面子。这样吧!让她代替我喝几杯,略表意思。

  众人一怔。

  杨总看向许爰,“许小姐会喝酒?”

  许爰看着面前推过来的酒杯,心里将苏昡骂了个狗血淋头,代替他喝酒?什么意思!

  “她自然是会喝的,不过酒量不大。众位手下留情!”苏昡笑看着许爰,“我若是喝酒,就没办法送你回去了。”

  “你司机呢?”许爰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

  “当我的司机比较人性化,太晚的时候,我就会让他先回去休息!”苏昡手指敲着桌面,“你若是不想喝,那只能我喝了,喝完酒能不能送你,就两说了。”

  许爰咬牙,端起酒杯。

  “许小姐果然会喝酒!”那人笑着和许爰碰杯,竟然一口气干了。

  许爰也只能一口气干了!

  “好!”众人顿时叫好。

  苏昡失笑,“你是女孩子,喝酒不用这么诚实,我可不想今晚将醉鬼拖回去!”

  许爰瞪了他一眼,想起他灌她那一杯极辣的酒来,可谓是新仇旧恨。暗暗想着,今天若是喝醉了,她就吐他一身。让他再冠冕堂皇!让他再衣冠楚楚!让他再披着人皮的外衣欺负人!

  “吃两口菜!”苏昡含笑给她夹了一根西芹。

  “我不爱吃这个!”许爰放下酒杯,一脸嫌恶。

  “挑食可不是个好毛病,不让我看到也就罢了,让我看到,并且知道,你以后在我面前,就要改了。”苏昡催促,“吃了它。”

  许爰气恼,“我就不爱吃,你难道能逼着我咽下去?”

  苏昡转回头,不再看她,低声说,“不吃的话,我心情怕是不太好,我心情若是不好,送你回去么……”顿了顿,“影响开车。”

  许爰真想撕了他的嘴,影响开车?笑话!她撇开脸,不理他。

  “苏少,我敬你!”这时又有一人举杯,话虽然对苏昡说,但酒杯却是对准许爰。

  苏昡含笑点头,给许爰的空酒杯满上了酒,这次满了半杯。

  “唉?苏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许小姐既然会喝酒,看刚刚那架势,也是个能喝的,你给斟满了啊。不能到我这里,就厚此薄彼。”那人看见不干了。

  苏昡微笑着摇头,“陈总,她是女孩子,心眼太实。若是都满一杯,这一圈喝下来,她一旦醉倒,我就要照顾她,没法再陪着众位了。酒不在多少,没有厚此薄彼,贵在心意到了就行。”

  “还是苏少会说话,你这样说,我就没法反驳了!好!半杯就半杯。许小姐,请!”

  “等等,先吃了青菜!”苏昡拦住许爰举杯的手。

  许爰恼怒。

  苏昡等着她,也不管陈总还举杯等着,只盯着许爰。

  许爰被众人看着,面皮有些火辣辣,到底她接触这种酒场的机会寥寥,很快就撑不住了,拿起筷子,夹了那根西芹吃了。

  “这就乖了!”苏昡拿开拦阻的手。

  许爰端起杯子,忍着气,和陈总干了。

  苏昡又给她夹了一根西兰花。

  许爰不看他,夹起来吃了。

  接下来,气氛更热闹起来,果然如苏昡所说,众人都轮番对苏昡敬酒,当然,这些酒都进了许爰的肚子。每一人敬完酒,苏昡就会选择一样青菜夹给许爰,哪怕遇到不喜欢的,许爰也皱着眉吃了。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

  一圈下来,一个小时过去了,都是实打实的白酒,许爰酒量再好,头也有些晕了。

  “她幸好喝的是半杯,若是一杯,如今我就麻烦了。”苏昡微笑,对众人说,“她的学校有点儿远,我就失陪了,先送她回去,众位继续。”

  众人闻言也都痛快,“苏少要送女朋友,我们自然不好阻拦,下次再聚的时候,苏少一定也要叫上许小姐。她的酒量在女孩子中可是顶顶好,这样喝酒才尽兴。”

  “好说!”苏昡笑着站起身,问许爰,“还能走吗?”

  许爰点点头,慢慢地站起身,伸手去拿包。

  苏昡先一步将她的包提在手里,然后伸手拉住她的手,对众人笑着说了句“失陪”,便拉着许爰出了包厢。

  许爰想甩开他,甩了两下,没甩开,只能跟着他下了楼。

  饭店门口,小李迎上苏昡。

  “钥匙给我,你回去吧!”苏昡对他伸手。

  小李点点头,将车钥匙递给苏昡。

  出了饭店,车就停在门口,苏昡打开车门,将许爰放在副驾驶座上,给她系好安全带。然后自己走到驾驶座,发动车子,离开了酒店门口。

  车行驶了一段路,许爰才慢慢地说,“我的学校是……”

  “我知道!”

  许爰住了嘴。

  “还清楚要回学校,看来醉得不太厉害。”苏昡偏头看了她一眼,喝这么多酒,不吵不闹,安静的女孩子少有。

  许爰哼了一声,“只要不被人再灌一杯极辣的酒,我就醉不了。”

  苏昡轻笑,“原来你还记得!”

  “我跟你有仇吗?”许爰转过头,困难地瞅着苏昡,夜晚的夜色太深,车中光线昏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觉得他在笑,似乎心情很好。

  若是她欺负了人,心情也会很好吧?

  许爰心下又忿忿。

  苏昡眸光微动,打开音乐,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说,“你睡一会儿吧!到了我喊你。”

  轻音乐的音符流动在车内,许爰也懒得再琢磨乱七八糟的,点点头,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这一天实在太累,不多时,她就真的睡着了。

  苏昡见她睡着,将声音调的轻了些,专心地开着车。

  北京的夜晚,灯火璀璨,街道上车流不息。

  一个半小时后,苏昡将车停在学校大门口,喊醒许爰,“醒醒,到你的学校了。”

  许爰向外看了一眼,迷迷糊糊地说,“去女生宿舍楼下,10栋。”

  “你到不客气!”苏昡失笑,重新发动车子,向女生宿舍楼驶去。

  车开了不远,许爰彻底地醒了过来,立即大声喊,“停车!”

  “怎么了?”苏昡问。

  “就这里吧!我就在这里下,不用你送了。”许爰想着这时候还不是太晚,若是让苏昡这辆拉风的车开到宿舍楼下的话,被人看见她从车上下来,那么被吃饱了撑的人再发到校园网,难道她还要再黑一次校园网?

  苏昡闻言摇头,“就送你到楼下。”

  “我说了不用了!”许爰见他不停车,急了。

  苏昡淡淡瞥了她一眼,嗓音不高不低,“就算现在停车,我也要亲自将你送到目的地。你是选择下车咱们俩一起走过去,还是选择车开到宿舍楼下?没到你住的地方,都不算将你安全送达。万一这么短一段路你走失的话,我岂不是辛苦送你回来却做了无用功?”

  许爰气极而笑,“云天集团的苏少原来是这么好心肠的人吗?”

  苏昡也跟着笑了一声,“不算是好心肠的人,但是对自己的绯闻女友,总要尽点心。”

  许爰一噎,无语地看着他。

  “10栋在哪里?既然你醒了,我也不用费力气找了,你来指路。”苏昡从窗外收回视线。

  “左拐,右拐,直走,再左拐。”许爰向外看了一眼,给他指路。

  苏昡不再说话,打着方向盘,顺着许爰指的路走。

  路上有不少人走动,看来是从自习室出来。有的背着书包,有的拿着书本,有的拿着手机。

  不多时,来到宿舍楼下,苏昡刚停稳车,许爰立即解了安全带,拿着包跳下车,催促苏昡,“你赶紧走!”

  苏昡看了她一眼,见她跟做贼一般,他笑着点点头,发动车子,二话不说,利落地开走了。

  许爰见他的车转眼便没了影,顿时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拿着包上了楼。

  上了楼后,忽然想起她买的那些衣服似乎落在了他的车上。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