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青春制暖第二十五章我在你公司楼下

原创作者:西子情-,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许爰 林深 孙品婷 手机 奶奶 电话 老太太 妍妍 赵扬 文案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许爰惊了,不敢置信,苏昡去她家了?


  他怎么跑她家去了?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立即说,“奶奶,您说什么?您再说一遍。”

  “我说小昡来咱们家了,就等着你放学回来一起吃饭呢,你不回来怎么行?”老太太十分不悦,“不行,别管什么文案不文案的了,你现在就赶紧给我回来。”

  许爰这回听得清楚,苏昡真去她家了。她腾地站起来,惊悚地问,“他怎么会去咱们家?”

  “你这叫什么话?”老太太听出许爰语气里的不对味来,更不高兴了,“小昡是你男朋友,怎么就不能来咱们家看我了?况且,他多忙啊,要不是我打电话,他今天还不一定能抽出空来呢。你这死孩子,据说一个礼拜没跟人家打电话了?闹别扭还没完了呢?”

  许爰几乎站不稳,拿着手机的手直哆嗦,不敢置信,“你竟然给他打电话?奶奶,您在干什么啊?您怎么会有他的电话?”

  “我打电话自然是想小昡了,那天我们俩互相留了电话。”老太太教训许爰,“小昡是个乖孩子,听说我想他了,二话不说就来了,哪像你,没礼貌。”

  许爰无语,几乎要跳脚,她怎么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留了电话?什么时候背着她干的?

  老太太又强烈地表达不满,“这公司以前也让你通宵干过活,我记得有好几次了,这就是资本主义剥削,你干脆现在就辞职,别给他干了。”

  许爰闻言不吱声了。

  “瞧瞧小昡,来了这么大半天,帮着我和面包饺子剁馅,干活利索不说,还干得漂亮。这饺子包得跟花一样,比你包得都好。”老太太夸奖苏昡,“尤其是我们聊天的时候,他说他公司特别人性化,从来不要求员工加班加点,就算是他的私人助理,也只是有事儿的时候跟着他,没事儿的时候,自己该干嘛干嘛去,特别晚的时候,都是他自己开车,让司机早早地回去休息……”

  许爰听得郁闷,打断她,“奶奶!”

  “你到底回不回来?”老太太止住话。

  许爰看了林深一眼,见他正向她看来,目光有些深,她低下头,小声说,“我已经答应人家了,没办法回去。”

  “那怎么办?”老太太追问。

  她哪里知道怎么办?凉拌!

  许爰没好气,“您是想他了,又没想我,既然他去了,你们俩吃吧。”

  “你这死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是为了谁?小昡又是为了谁?”老太太似乎要发飙,“我不管,反正你……”

  “奶奶,我现在在地铁里,地铁信号不好,先不说了,我挂了。”许爰利落地掐断了电话。

  没了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声音,许爰吐了一口气,可是心里还是郁闷得想撞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疯了!

  苏昡实在是太不是人了,竟然和奶奶互相交换了电话,还竟然一声不响地跑她家去了。

  他是要干什么?

  他奶奶礼拜一才到她学校看过她,这才礼拜五,他就跑她家去看她奶奶了。

  这样下去的话,还有她活的地儿吗?

  “许爰,你没事儿吧?”赵扬担忧地看着许爰,见她从接了电话起,脸色就变换个不停,如今更是黑着脸,脸色极差。

  许爰沉默了一下,压下满肚子的火,摇摇头,“没事儿。”

  “没事儿就好!”赵扬晃晃手机游戏,“还玩吗?”

  她还哪里有心情玩!

  许爰摇摇头,“不玩了,快到站了。”

  赵扬只能作罢,有些遗憾,“那只能下次再和你pk了。”

  许爰没心情,重新坐下。

  十分钟后,地铁到站,林深站起身,对许爰说,“你若是有事儿,就尽管去忙,我……”

  许爰打断他,“没事儿,我跟你去公司。”

  林深不再说话。

  许爰想着正因为知道苏昡去了她家,才更不能回家了,那个黑心的,指不定怎么算计她呢。她回去就落入他全套了,虽然她不回去,她奶奶已经落入他全套了,但至少她还有救。

  郁闷地下了车,险些撞到一个人身上。

  林深一把拽住她,“是不是真有事儿?你这样的状态,去公司恐怕也做不好。”

  许爰立即丢开乱七八糟的,摇头,“没什么事儿,你放心吧!只要到了公司,我就能找回状态。这三年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林深嘴角抿了抿,点点头。

  赵扬随后下了车,四下看了一眼,“许爰,林深,我从这边走了啊,回见!”

  林深对他点点头。

  许爰挥了挥手。

  二人一起向地铁站外走去,许爰将林深的外套递给他,林深接过,没说什么。

  出了地铁站,走了一小段路,林深回头看了许爰一眼,“先去吃饭吧!”

  许爰其实没什么胃口,可是已经到晚上了,也不能不吃,就算她不吃,林深也不能陪着她饿着,点了点头。

  林深找了一家干净的餐厅,走了进去。

  许爰随后跟了进去。

  依照习惯,点了两热一凉两个菜,要了一壶茶水。

  许爰想着从她挂断电话,老太太再没打来,估计这时候她和苏昡两个人也在吃饭了。

  林深点完菜,对低着头的许爰问,“要米饭?还是、、、、”

许爰刚想脱口说饺子,又咬牙吞了回去,“米饭。”

  林深点点头,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许爰倒了一杯水,闷着头喝,没心情说话。

  林深多看了她两眼,垂下眼睫,也不再说话,跟她一起喝着茶水。

  不多时,服务员将饭菜一起端了上来。

  林深刚要拿起筷子,手机响了起来,他从兜里掏出来,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按掉了。

  他刚按掉,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眉头又皱紧。

  许爰抬眼看他。

  林深察觉到她的视线,抬眼看了她一眼,忽然抿了一下嘴角,按了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隐隐传出一个女声。

  桌子之间的距离短,许爰隐隐能听出是程妍妍的声音,似乎是在问他明天有没有空,她妈妈邀他去她的家里。因林深没按免提键,听得不太清楚。

  许爰低下头,拿起筷子,默默地吃饭,心里嘲笑,她的耳朵听力未免太好了,这也能听见。

  林深听明白程妍妍的意思,冷淡地回话,“对不起,我没有时间。”顿了顿,他补充,“也不会去的。”话落,利落地挂了电话。

  这般简短寡言,符合林深一贯的风格。

  许爰想着是不是从那天酒会,因为她,两个人闹了矛盾?否则林深应该不会对程妍妍是这个态度。她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她被赵扬拦住问男朋友,赵扬问她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答,而程妍妍刚开口,他便迫不及待地解释。

  想到这些,她心里鄙视自己。

  许爰,你想什么呢?即便他跟程妍妍之间出了问题,虽然关你的事儿,但是你也没戏。更何况,如今传扬得人人皆知你是苏昡的女朋友了,再回头想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所有情绪,默不作声,只专心地吃着饭。

  林深放下手机,看着她。

  许爰感觉到林深的视线,也不抬头,当不知道,想着他一定是想起了那天她对付程妍妍,间接让他难堪了吧!可是那天她不觉得自己哪里不对,所以,不会道歉的。

  过了片刻,林深拿起筷子,一言不发地吃了起来。

  两人吃饭向来没有过多的交谈,每次吃饭都极其安静,习惯了,便不觉得别扭。

  许爰没什么胃口,自然吃得不多,林深的胃口似乎也不太好,吃过饭,一起走向公司大楼。

  来到公司楼下,许爰看着这栋楼,有点儿陌生。

  她已经有几个月没来了,这是曾经林氏企业的一个分部,林深妈妈死活保下来的地盘,当初为了还债,都租出去了,只剩下一个楼层,后来林深接管,渐渐地,都收了回来。随着公司日益稳固,渐渐扩大,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小公司了。

  虽然这家公司如今在业内还不出名,但是有着曾经林氏的根基,有林深在,她成为将来一颗耀眼的星指日可待。

  这里面,有她的功劳。

  在林深最困难的时候,是她陪在他身边,一步步起步,稳固,壮大,到了今天的样子。

  许爰心里不是不感慨的,这三年来,她除了学业,所有的拼劲、爱情,都奉献给了它。那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不属于她。

  林深也不会属于她。

  她回头看林深,不知何时,他走到了她的后面,此时见她停住脚步,他也停下,跟她一起看着这栋大楼。

  夕阳西下,晚霞的余光铺开在天际,将林深的身上踱了一层霞光。

  她忽然想起《大话西游》里被人说烂了的一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我猜不着这结局。

  她也猜到了开头,也没猜到结局。

  没想到,短短时间,他们之间会到这个地步,她无论再如何努力,也是跨不过去沟壑了。

  许爰收回视线,进了楼内。

  林深没立即进去,依旧站在门口,因为背对着夕阳,脸上隐隐约约形成昏暗的光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大楼内除了保安再没别的人,进入之后,空空荡荡的。

  许爰在里面等了大约两分钟,才见林深从外面走进来,见她等着,对她说,“去办公室。”

  许爰点点头。

  二人一起上了电梯。

  她在公司内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每次来这儿,都是和林深挤一间办公室,以前她求之不得,如今她对林深没了念想,到也不会觉得不方便。反正,三年来,即便她多的是送上门的机会,林深都不要,更何况如今了。

  林深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将文件放在桌案上,对她问,“要喝水吗?”

  “不要。”许爰摇头,“开始吧!”

  林深没异议,坐下来,打开文案。

  许爰坐在他对面。

  三年来,二人对待文案早已经形成了默契,很快就入手,依照上面的资料,尽快核对起来。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文案核对到一半的时候,许爰渴了,刚要起身,林深已经站起身,拿过她放在这里的杯子,走向饮水机,同时对她问,“要白水还是咖啡?”

  许爰愣了一下,想了想,“咖啡吧!”

  她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晚上十点刚刚进行一半,最快的话,也要凌晨两点才能做完。真是要通宵了。

  林深点点头,给她冲了一杯咖啡,放在了她面前。

  许爰拿起勺子搅拌,抬眼见他也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她捶捶肩,继续去看文案。

  “反正都是要通宵的,先歇一会儿。”林深说。

  许爰摇摇头。

  林深看着她,忽然喊,“许爰!”

  许爰“嗯?”了一声,没抬头。

  林深握紧手中的杯子,“这三年来,谢谢你陪着我,没有你,我……”

  手机忽然响起来,打破了安静,盖住了林深的声音。

  许爰在林深说话时,忽然很紧张,这种紧张是没来由的,手机打断了紧张,不知道为什么,让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觉得这电话响起的真不是时候。

  她抬头,见林深住了口,她伸手摸到手机,见是孙品婷来电,站起身,按了接听键。

  “我奶奶问,你明天什么时候带苏昡来我家?”电话接通,孙品婷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

  许爰用手握住话筒,“明天可能没时间去了。”

  “啊?为什么?”孙品婷追问。

  “今天公司有文案要做,明天签合同用,今天需要通宵。”许爰说。

  孙品婷闻言顿时不满,“你还给林深干?又通宵?在他公司?就你们俩人?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一连串地问句之后,又甩出一句话,“你可别忘了,你如今是云天苏昡的女朋友,关于几十亿的新闻热度刚消停了,难道你又想因为脚踩两只船上明天的头条?”

  许爰一听,脸顿时黑了,“你说什么呢?”

  “是我要问你在做什么呢才对?”孙品婷没好气,“我奶奶念叨一个礼拜了,你若是明天来不了,自己给她打电话说。”

  许爰揉眉心,“好,你别管了,明天我给奶奶打电话。”

  孙品婷又继续说,“我提醒你,你可小心点儿啊,外面沸沸扬扬地吵着你和苏昡的事儿,林深却无动于衷地该找你干活还是找你干活。这里面谁知道打的什么心思,你……”

  “好了,不说了,我忙着干活,先挂了啊。”许爰听不下去了,利落地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办公室更显得安静。

  许爰抓着手机看向林深,见他低着头,手里捧着咖啡,似乎是在看咖啡,又似乎在想什么。

  她刚要坐下,手机又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还是孙品婷,伸手按掉,手机又响起来,再按掉,手机还响,这时,林深抬头看来,她无奈,按了接听键,没好气地说,“要教训我也等我今天忙完了,再找个时间让你好好地教训,现在别再给我捣乱了。”

  她话落,那边传来一声轻笑。

  这笑声不是孙品婷。

  许爰一惊,立即将手机从耳旁拿到面前,来电的人是苏昡,她吓得几乎将手机扔出去,但到底还有点儿自控力,又将手机拿回耳旁,恼怒地质问,“怎么是你?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苏昡似乎心情不错,嗓音分外好听,丝毫不受许爰语气影响,“我在你所在的公司楼下。”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