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赤日黄埃

原创作者:蓝调的永恒,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高俊熙 蒋斯馨 郑伟德 自己 父亲 高父 事情 爱情 可是 军人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36 生活有时就是一个黑色幽默

郑伟德走了,蒋斯馨的心也跟着走了,每天魂不守舍的。

高俊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觉得蒋斯馨对于郑伟德主要还是有一种愧疚感,爱情应该是在自己这边了。这几年一起工作、生活,年少时的种种情意都被两个人回忆了起来,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基础还是很深厚的。

尽管这样,两个人的感情却依然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两人是因为郑伟德牺牲这个必要条件才旧情复燃的,如果郑伟德没有牺牲,那么两人未必能够走到一起,至少不会这么快,这就为两人的感情世界留下了一个隐患。所以一旦郑伟德回来,肯定会给两人的感情世界带来些许涟漪的,甚至是大的波动。

要说,这也不算什么。要怪就只怪郑伟德曾经救过蒋斯馨的命。这一点是高俊熙所无法与之相比的。可是,如果当时的情景换了是自己,自己也是会拼死相救的。高俊熙想,自己与蒋斯馨的爱情真的是历尽磨难,一开始是家族不容,好不容易两人重逢再次相恋了,可是对方的老公却又复活了,而这个老公在蒋斯馨的心目中还非常有份量。

这特么真的象一个幽默。

一个彻头彻尾的黑色幽默!

象郑伟德这种被宣布死亡,却以失忆状态出现,最后又完美地恢复了记忆的情节,似乎只应该在自己编撰的剧本里才会有。

可是,在生活中它偏偏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了。

而且还出现在高俊熙与蒋斯馨之间。

高俊熙感觉自己好象中了千万元的彩票,概率如此低的事情让自己碰上了,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

高俊熙知道,如果郑伟德没有因为失忆而被宣布死亡,那么他与蒋斯馨的恋情就不会发展的这样快。郑伟德被宣布死亡后,蒋斯馨的心一下子就被击沉了,她象一只孱弱的蝴蝶,对每件事都失去了主意,而高俊熙在这个时候给了她最大的帮助和最好的安慰。

两人一点儿也没有悬念的旧情复燃了。

在这件事情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蒋斯馨是明星,是公众人物,随着影片的宣传和上映档期的临近,本来只在话剧界有些名气的蒋斯馨在影视界的名气也开始大了起来,她的一些个人消息成了某些花边小报急切需要的材料。如果她在前线作战的丈夫活着回来了,而她却已经移情别恋高俊熙这件事情被他们知道的话,这个话题恐怕得在全国的娱乐报纸上刊登,而且全都得登在头版头条!

高俊熙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棘手。

他爱蒋斯馨,他是绝对不可能将她再归还给郑伟德的!

他与蒋斯馨重逢,知道她嫁给了一个军人的时候,他基本就打消了与她再续前缘的念头。人家老公在前方打仗,你却在后面觊觎他的老婆,这事换任何一个有良心的男人都是做不出来的。可是这次的问题却不在这里,上天给了高俊熙重新与蒋斯馨相爱的机会,她老公被宣布死亡了,即使他是个军人又怎么样?一个军人已经牺牲了,他的妻子当然可以再寻找自己的幸福,如非这样难道一个女人一旦嫁给军人做妻子就得为这个军人守一辈子活寡不成?

事情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大家都还应该是心安理得的,女主的老公牺牲了,女主的青梅竹马出现了,然后女主与青梅竹马相恋了,事情的发展顺理成章。

可是,已经颁发了阵亡通知书,且召开了追悼会的人竟然会复活了,上帝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爱情是自私的,但上帝是慈悲的。上帝已经给自己创造了重新把握爱情的机会,这个机会虽然有些让人苦笑不得,却已经足够自己把握了。难道自己却要因为对方是个军人,而军人的婚姻受到法律保护就选择退缩吗?

高俊熙突然觉得这其实也是上帝对自己与蒋斯馨爱情的一个考验。

爱情不光是风花雪月,爱情有时候也是战争啊!想获得完美的爱情,有时候就得去斗争!否则普希金也不会因和情敌决斗而失去生命啊!

自己只是个普通人,自己并不想与蒋斯馨的老公决斗。

而且这里是中国,不是俄罗斯。

决斗是19世纪前的事情,现在只需要郑伟德同意与蒋斯馨办理离婚手续就一切OK了。

郑伟德应该与蒋斯馨离婚!

因为他已经不能够给予蒋斯馨幸福了!

只有自己才是唯一能让蒋斯馨幸福的人!

高俊熙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目前三人的关系:蒋斯馨与郑伟德分别已经近三年,而这三年都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看得出来,蒋斯馨对自己的感情并没变,自己在她的心目中还是年少时的那个爱她、宠她、叫她“神仙妹妹”的高家哥哥。三年,会让很多事情发生变化,包括一对曾经爱得如胶似漆的夫妻的亲密关系。三年的离别和疏离,会让这对夫妻形同陌路。高俊熙对自己与蒋斯馨的感情非常自信,这位少校军官与蒋斯馨的关系如今剩下的可能只是一纸证书以及政府所谓的对军人婚姻的保护了。

想明白三人之间的关系,高俊熙的心里就轻松多了。

可是,高俊熙的轻松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的心情随即又沉重起来。

他所预感的大麻烦终于要来了。

一个月前,高俊熙接到了父亲的电话。高俊熙在大学毕业以后,曾经回过一次上海,可是蒋家已经搬了新址,而父亲也正准备带着母亲回原籍。在这几年间,父亲将之前费尽心思转移到上海的所有产业再一次转移回了海滨市,这在高俊熙看来,简直是开玩笑。一个如此大的企业,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如此盲目的决策根本就不象是父亲的风格。

高蒋两家世代交好,可是到父亲这一辈为什么就变得这样剑拔弩张起来?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致使两家造成如今老死不相往来,以及儿女不能结亲的现状?

以前两家大人对自己与蒋斯馨的关系是早就默许了的,后来为什么却要百般阻拦?这点尤其令高俊熙百思不得其解。万念俱灰之下,他没有回到海滨市,而是直接来到了北京。他从高蒋两家人眼中直接消失了。

高父的电话是打给影视公司的,由影视公司的工作人员转给了高俊熙。高父在电话里简单询问了他的一些情况,说是母亲非常想念他,过一段时间会来广州看望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据父亲说,他是从报纸上看到高俊熙的消息的,知道他成功导演了一部电影,心里很为他高兴。

他也看到了他与蒋斯馨即将结婚的消息,他让他暂时先不要着急谈婚事,有一些事情,他们需要跟他谈谈。

高俊熙的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父亲这次好象是有备而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过,无论如何,不管父母的意见如何,自己都不想与蒋斯馨分开了。

已经尝过的苦,好不容易挺过去的煎熬,怎么可以再重蹈覆辙呢!

父亲的飞机11点到,10点半的时候,高俊熙就已经等在了飞机场。

毕竟几年不见了,毕竟是至亲至爱的血亲父子,再大的矛盾也难以阻挡亲情的感召。血缘是个奇怪的东西,高俊熙觉得无论怎样他都无法去恨自己的父母。

高俊熙想,自己其实还是很顾虑父母的感受的,否则就算父母再不同意,他也会不顾一切地去寻找蒋斯馨,哪怕找到天涯海角。父母的意见就象一根无形的绊脚绳,阻止了他寻找蒋斯馨的脚步,减弱了他对爱情渴望的激情。

可是,现在不会了。现在,无论怎样,他都要说服父母接受蒋斯馨。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是,如果自己非要兼得呢?

对于爱情与亲情,高俊熙这次是志在必得。

高父是一个人来的。

他长相、个头都与高俊熙差不多,只不过被岁月染白了头发,沧桑了容颜,与高俊熙相比他的身上更多了一些时光的味道。

高俊熙老远就认出了父亲,他向他挥挥手。父亲走出闸门,与迎上来的高俊熙拥抱在一起。

血浓于水,高俊熙心里对父亲还是非常想念的。

“母亲为什么没来?”高俊熙问道。他知道,在自己与蒋斯馨的问题上,母亲反对的程度要比父亲强烈很多。

“她病了,从报纸上看到了你的消息之后,就一个劲地催着我来看你。可是她的病很重,我一时走不开。就拖到现在了。”高父说道。

“那么母亲现在康复了吗?她得的是什么病?”高俊熙边开车边问道。

“出院回家了。她得的是癌症。”高父稍微停顿了一下,说道。

“癌……”该死的,高俊熙的心疼了一下。自己不孝,离开这几年,母亲竟然得了这种病。

“小熙,这几年你也吃了不少苦吧?我四处打听都打听不到你的消息。我和你妈妈还担心你在外面会遇到什么不测,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做得这样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儿子。爸高兴。”高父说着,眼睛里竟然涌上了一层雾水。

“爸,我对不起你和妈妈。当年太任性。其实现在想想,有些事情应该是可以说开了解决好的。我们都太自尊了。”

“小熙,有些事情可以协商,有些事情却是不可以协商的。”高父的话让高俊熙刚刚有些通气的心口窝又堵上了。

“爸,哪些事情可以协商,哪些事情不可以协商呢?”高俊熙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后视镜中的父亲一眼,有些气愤地问道。

汽车后座没有传来回答,高俊熙知道,自己与蒋斯馨的事情母亲还是强烈反对的。

这个情况其实并没有超出高俊熙的承受范围,原本他也没有指望只是经过几年的时间,父母就会对以前事情的态度一下子来个180度的大转弯。

自己与蒋斯馨之间的事情,还真的不只是郑伟德复活以及凌遥的插足这些烦恼。父母亲的态度一直是横亘两人之间的一座大山。不,还有蒋氏夫妻,一共两座大山横亘在两人之间。

两人结婚除非是私底下进行,否则如果想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和同意,那么还需要经过一场艰苦卓绝的努力。

这些,高俊熙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是母亲得了癌症这事让他有些不安。他的心里一时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父亲来这一趟的真正用意究竟是什么。

强行将自己带回家吗?父亲并没有带保镖啊!再说这种手段对付小孩子还行,对付现在的自己恐怕已经不是什么好主意了。

威逼利诱吗?自己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父亲,只要同意自己娶蒋斯馨就好了。

高俊熙想,正好趁着父亲单独来这个有利时机,跟父亲好好谈谈,或许父亲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父亲,你是到家里住还是到宾馆住?” 高俊熙在一个十字路口迟疑了一下,问道。

“你说呢?那个家是你的吗?”高父又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明白了,那么我们到白天鹅吧!广州最好的宾馆。”
“我的秘书已经在那里为我定好了房间,你把我送过去就好了。”说完,高父闭上眼,双手交叉在胸前,后背靠在了真皮沙发上,不再说话。

“是,爸爸。”高俊熙答应了一声,一脚油门开向下一个路口。

这么多年,父亲既没安排人来寻找自己,也没动用关系干涉自己,这不象他的风格啊!

早先凌遥偷袭自己的时候,自己还误以为是父亲派来的。可是,父母对自己除了坚决不同意自己与蒋斯馨的婚事以外,其他并没有什么不满。现在看来,父亲对干涉自己儿子的个人事情的狂热度,已经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烈。个中原因可能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父亲的主意有些变化了,也可能是其中另有原委。

可是,母亲病了,而且是癌症,这对于高俊熙来说确实是个没有料想到的坏消息。

(未完待续)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