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我家的怪物

原创作者:范典,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剧组 警察 皮肤 窗户 场记 瘌痢头 朱玲 本领 窗纱 女人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第二天,他们问我朱玲是不是昨晚跟我在一起,我说“是啊,吃完饭就走了。”我发觉我说谎脸都不红了,不像以前,看样子“滚珠法”果真有用,可以做了亏心事后还保持好心态。导演打了好几通电话没人接,看他们心急如焚的样子,我当作无事人站在一边。

可是下午,朱玲竟然出现了,她跟导演提出辞职,而且不领一分工钱。大家都惊诧不止。

只有我知道,那是绿毛扮的,它扮女人最在行。

事后,没有什么麻烦事再发生,场记换了一个男孩。

我噘噘嘴,跑过去跟他打招呼。

“嗨,晚上请你吃饭啊!”

死的人越多,我的本领就越来越强。现在我晚上翻墙越楼二十分钟就可以在市区与住处之间来回一次。那棵乌桕树零点一过就成为我练翻滚本领的道具,某种意义上来说,除了不吃人类皮肤以外,我的本领和怪物一样强大了。

那天,来了个警察,虽然他学过擒拿术,还是被我拿下。瘌痢头的功夫也着实了得,不用扒皮,直接就从他嘴里缩身钻进去。我看着那些血从警察的指尖、脚底流出来,嘴巴像一个垃圾桶一样开着,瘌痢头一把把将里面的肠子、神经、肌肉往外头扔。

这个夏天,我的屋子里飘满了尸体的味道。我不得不买些空气清新剂,可是实在抵不了用,后来就用烟熏,也去不了。那些怪物不喜欢我拉窗帘。我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白,而且皮肤上开始出现光泽,有一次,竟然在手臂上照见自己的脸。恐怖!

为此,我不得不购置一批防水的BB霜,不管刮风下雨流汗流泪,皮肤永远像珍珠滚淀粉一样,表面覆着一层毛糙的东西。不致于让人对一个龙套演员过于精致的皮肤和心机有所揣测,否则剧组的怪象不断,会把所有的警察都吸引过来。

我演的那部电视剧杀青了。几位演员在说去泰国度假的事,可我哪里有那么多钱,一个人去山上走了一圈回来,算是度过假了。

不过,很快剧组就收到警察局的传令,不得解散。说这个剧组刚拍摄时有48人,现在只剩21个人,足足少了27人。这些人不是莫名其妙辞职,就是突然消失,为此制片人委托警察局参与调查。问询期间,我们被安置到一处三星级的酒店,每日的餐饮由酒店提供。费用均由剧组提供,制片人叫苦连天。但有什么办法?

阿蒙和场记LEO跟我一个房间,为了省钱,整天泡方便面。

警察穿梭于我们各个房间,进行问询、笔录,每个人还拍了大头照。其实,他们怎么困得住我,我一等他们睡熟,就从卫生间的窗口溜出去,跑去大排档吃个贼饱。下榻房间在11楼,我爬了好长时间,肚子鼓得不时蹭到墙面,幸亏手掌上生出的吸盘很管用。

正当我躲在阴影里歇息时,看到边上窗户里有一个女人。她正背靠着站在白色窗纱后面,身材曼妙,穿了件粉红色睡衣,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她捞起来甩到肩膀前面。她后背对着窗户,窗户外是城市明灭的灯火。

她有一根异常精致的颈项,从乌黑的丝缎般的乌发中穿出来,贴着玻璃微微蠕动着。我把鼻子尖整个都凑上去,贴着玻璃去舔她漂亮的颈项。

哗——一声,白色窗纱被一只手撕开,女人微微转过身来,我这才看到她两腿张开,从她两腿间伸出来一个脑袋,是个男人!女人娇羞地微张着嘴,好像被舔得整个都融化了一般。

这时,她的粉红色睡衣被那男人褪下来,她整个身子被扳转过来,现在她变得跟我面对面了。她两只手扶在玻璃窗上,微微俯着身子。哦,我的天,幸亏她此时很享受地闭着眼睛,而且,鼻孔很夸张地张开,我的视线正从她的下巴一路往前直冲乳房——她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还没等她尖叫,我急忙往上一蹿。我听到楼上传来什么声音,好像正是从我们那间房里传来,等我从卫生间的窗户爬进去,脚一落地,灯一下子亮了。没等我回过神来,两个警察一脚踢开门,冲进来一把按住我肩膀,令我动弹不得。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