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月枫痕    故事   



第十三章苏木阳的第一次飞剑之旅

原创作者:和风百万里,发表于千月枫痕
主题 清雅 苏木 飞剑 天狐心 天狐 云朵 一道 唤魂果 狐族 纤腰

注册后阅读更精彩:注册传送

北漠,一处无名沙丘上,两道身影凭空出现。

其中一道身影捂着左耳蜷缩在地上,口中发出低沉的吼声。而另一道身影则双手抱臂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对方。

“天狐心印,刻骨铭心,心印一成,永世守护。你忍忍就好。”站着的女子悠悠开口。

“什么是天狐心印?”地上的男子忍着疼痛艰难地问道。

“天狐一族的本命神通之一。被赐天狐心印者,需经历一阵刻骨铭心的疼痛。疼痛过后,心印方成,从此所有狐族都会对你青睐有加,会无条件地帮助你。”

“可是我要这个有何用?”男子冷汗直流。

“无知!天狐乃神兽!潜力无穷,神通广大,羽化飞升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狐族更是妖族十大势力之一,等闲莫敢招惹。妖族最重血脉,天狐血脉必被奉为狐族之主。你有天狐心印,将来就是整个狐族的座上宾。以后谁也不会无故招惹你。须知天狐一生只能结一次天狐心印!”

“这个小家伙真是……”男子感动地说道。

这两人正是从秘境中传送而出的苏木阳和季清雅。

苏木阳被小狐狸留下了天狐心印,此时正在经历刻骨铭心的疼痛。

……

苏木阳熬过那阵剧痛后,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空发呆。

“你的运气真让人嫉妒!唤魂果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宝物,一颗足以让人以死相拼,而你却拥有五百多颗。天狐心印更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奇遇。你却轻而易举地获得。”冰块也有不淡定的时候,她的俏脸充满了嫉妒之色。

“又有何用?运气再好,也没能救下自己的女人……”苏木阳什么事都能扯到余南南身上。

“不知好歹!你可知唤魂果是何物?你可知天狐血脉意味着什么?若是这沙狐能够进化出九条尾巴,那它就会成为顶级神兽——九尾天狐!到时候整个凡人界没人会是它的对手!你说不定还可以求它带你去幽冥界,救你的余南南!”季清雅气冲冲地说道。

“说话就说话嘛,干嘛生这么大气?”苏木阳转过头奇怪地看着季清雅。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看不过你不识好歹!”季清雅更生气了。

“好好好,我不识好歹行了吧?你别生气就行。”苏木阳好心退让,可是他的话却适得其反。

“我没有生气!”季清雅下意识地握紧了剑鞘。

“哦。知道了。”苏木阳吓得连忙闭嘴。

季清雅看到苏木阳寒蝉若惊的样子,心中怒火更盛,气得扭头望向别处。

许久,苏木阳对着季清雅的背影说道:“那个,唤魂果你若想要,我分你一半。”

季清雅眼中闪过一道波澜,却头也不回地拒绝道:“无功不受禄!不要。”

“哦。”

又过了许久,苏木阳再一次主动搭讪:“你接下来去哪?”

“回忘情宗。”

季清雅出乎意料地补充道:“你若愿意,我可以保你去忘情宗修道。”

苏木阳诧异地看了一眼季清雅,这可不像她嘴里说出的话。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只去北幽宗。”苏木阳摇摇头。

“随你,别轻易死了就行。”冰块又冒寒气了。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苏木阳嬉皮笑脸地问道。

“你死了我的本命魂魄也会消失。我的灵魂会痛苦一阵子。”冰块冷冷地回答。

“这才合理嘛。”苏木阳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我带你出去。免得你死在沙漠里。”季清雅伸出右手。

苏木阳难为情地看着季清雅,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放上。

“你若要自己走就随便。我先走了!”季清雅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身子一跃,踏上了飞剑。

“别别,我上来还不行吗?”苏木阳连忙喊道。

季清雅不情愿地再次伸出右手。

苏木阳刚刚踏上飞剑,就听见一句“抓稳了。”,紧接着飞剑便直冲云霄。

“季清雅,你能不能飞低一点。”苏木阳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惊恐地叫道。

飞剑速度不减。季清雅嘴角上扬,脸上到处都是笑意。

在苏木阳的大呼小叫中,飞剑进入了云端。天空在凡人眼里充满着神秘,苏木阳自然不能免俗。他好奇地张望着身边的云朵,一时间忘了恐惧为何物。

与想象中的不同,原来云朵内是丝丝水雾。视线被水雾遮挡,看不到多远,一切都朦朦胧胧的。苏木阳惊奇地伸出右手,想要抓住身边的云朵。

季清雅感知到身后男子童真的一面,脸上笑容更盛了些。

这时一道狂风吹来,苏木阳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掉下飞剑。他吓得连忙抱住了季清雅的纤腰。

季清雅的身子瞬间僵直,眉头紧锁,表情奇特。她宛如木偶般驾驭着飞剑,继续向着高空飞去。

仔细看会发现,季清雅的胳膊略微抬起,避开了和苏木阳胳膊的触碰。也许是狂风太大的原因,季清雅的俏脸一片绯红。

飞剑上的两人姿势奇特。女子娇躯挺直,双臂抬起。男子抱着女子的纤腰,双目紧闭。要说这姿势换过来应该会更恰当一些。

不久后,飞剑冲破云霄。

只见艳阳当空,云海做底,阳光直射而来,将这两人照得栩栩生辉。

“你打算这样抱多久?”也许是离开了朦胧云朵的缘故,或者是阳光太足,以至于季清雅的面皮无法阻挡。总之季清雅在见到阳光后,重新变得冰冷起来。

“啊!哦……对不起,这个……”苏木阳清醒了过来。他这才想起,他惊慌之下抱住了季清雅的腰,而且好像还抱了不短的时间……

苏木阳想到这里,脑海中出现了季清雅正在冒寒气的铁青脸蛋,吓得他连忙松开双手。

苏木阳这一松手可不得了。他太过紧张,松开双手的同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直接从飞剑踏到了空中。只见他后仰着掉下了飞剑。

在苏木阳的尖叫声中,季清雅将他拦腰抱起,面无表情地把他重新放回了飞剑。

“站不稳就抱着吧。”季清雅红唇轻起,发出一道蚊子般大小的声音。

“啥?”风太大苏木阳没有听清。

“站不稳就抱着我!”季清雅的声音恢复了正常的大小,也恢复了正常的冰冷。

“哦。”苏木阳言听计从地轻轻环住了季清雅的纤腰。

“再掉下去我可不管你了!”季清雅的嘴角又一次扬起,飞剑的速度加快了三分。

嗯,风速也加快了三分。苏木阳受到气流地冲击,不由得又抱紧了季清雅。

季清雅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种叫做幸福的表情在她脸上越来越清晰。

飞剑凌空,男环女腰,当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季清雅突然皱紧眉头,表情极端得痛苦。她连忙调转飞剑方向,向着地面俯冲而下。

剑尖直直地面,苏木阳无处借力,整个身子都趴到了季清雅背上。季清雅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重,她没有理会苏木阳动作的不雅,飞剑下降得越来越快。

在苏木阳的尖叫声中,飞剑平稳落地。

季清雅冷着脸站在地上,一动不动。苏木阳委屈地看着季清雅,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这个姑奶奶又生气了?可是这也怪不得他啊,谁让她的飞剑那么快……

阅读完整连载: 下一页

分享到:

猜你喜欢
关于千月枫痕
千月枫痕是一个定位于文学聚合化阅读的平台,隶属于重庆韬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用数据挖掘技术解决个性化推荐的问题。
公司主页
友情链接:诗词街